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二十七章我不想妮妮失去爸爸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天亮时,我们都是被医生护士的查房推门声惊醒的。

    我醒来时才发现许越几乎把所有的被子都盖在了我们娘俩身上,而他大半个身子都祼露在外,虽然病房里有暖气,但架不住如此深重的寒意,天寒地冻的不盖被子怎么都不好吧。

    莫名的,我就觉得鼻子有些酸酸的。

    医生护士查完房后,小宇就从许氏庄园里提着早餐饭盒进来了。

    我们围坐在一起吃过早餐后,许越接了个电话后就走了,临走时再三叮嘱小宇好好照顾着妮妮。

    他高大的背影离开房门时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我也正好抬头看他。

    二目相撞,眸光中彼此竟都有依依不舍的感觉。

    我被自己这样的感觉吓着了,立即避开了他的眸。

    他唇角微翘了下,大步流星走了。

    许越一走,病房里顿时冷清了许多。

    我给妮妮穿上了厚厚的羽绒外套,拿出电话给林姣姣打了个电话后,吩咐小宇好好帮我照顾着,也紧跟着出了门。

    医院外面,北风呼啸,寒风大作,光秃秃的树叶被风吹得吱呀乱叫,看来马上要下雪了。

    街道上的行人很少,为数不多的几个也是缩着脖颈,脚步匆匆地走着。

    我打了出租车直接来到了林姣姣的公寓。

    刚从电梯里出来时,楼道里一个人影一闪,倏就不见了。

    我吓了一跳,难道还会有贼么?

    想了想,随着楼道走了二层楼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人,一定是昨晚没睡好,出现幻觉了吧。

    这样想着摇了摇头又朝着回路走来。

    “姣姣,我昨晚拿到了许越的头发,请你快速帮我送到dna鉴定中心去鉴定。”我把装着许越头发的塑料袋递给了林姣姣,语气有些急。

    林姣姣刚起床,睡着厚厚的睡衣,边打着呵欠,边伸手接了过去:“好,不要急,是谁做了这种事,不久就会真相大白了。”

    “可是我想尽快。”我搓了下冻得有些僵麻的手说道。

    “嗯。”她点点头,看着我奇怪地问:“对呀,还有陈世章那混蛋的头发呢。”

    “不用了,妮妮一定不会是陈世章的孩子。”事情走到现在,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了,只不过是想要验证些什么罢了。

    “那么肯定?”林姣姣讶异地看着我,“你也真是的,好不容易拿到了陈世章的头发不管是不是真的也进行下排查嘛。”

    “不必了。”我无比坚定地摇了下头,“他现在完全可以排除了,我们那天送过去的头发根本就没有陈世章的那么黑亮柔软。”

    “好吧,那就随你了。”林姣姣向来也知道我的个性,我虽然外表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但有时候也是很倔强的。

    “姣姣,结果一般要几天才能出来呢?”我有些心思沉沉的问。

    “上次就等了半个月呢,这次也应该差不多的,不差这么几天吧。”林姣姣把许越的头发放进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

    “姣姣,能不能帮个忙,三天内出结果。”我上去拉住林姣姣的手恳求道。

    “三天?”林姣姣直摇头,狐疑地看着我:“你急着去打鬼呀,就算真是许越干的,他也不至于这几天里就凭空消失了吧。”

    “不,姣姣,你知道的,梦开阳正在威胁许越在基金协会开幕式前与我离婚,开幕式定在下个星期六,在这之前只剩下这么几天时间了,我要在这之前拿到亲子鉴定书。”我拉开包包,从里面抽出一沓现金来放到了林姣姣的手上,认真说道:“姣姣,不管怎么样,拜托你三到五天内一定要出结果,你去想办法吧。”

    林姣姣无比惊奇地看着我:“这么说,你确定是许越在三年前强上了你?”

    “我不知道。”我头痛无比,摇着头:“如果不是他强上了我,就一定是许晟昆那个畜牲。”我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定,只因为妮妮身上的特征越来越像许越了。

    林姣姣站着好半晌,用手拍着脑门:“天,如果真是许越强上了你,那他自己不知道吗?那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姣姣,所以现在一切都是一团迷,我需要亲子鉴定来证明这一切。”我忧心忡忡地说着,“原谅我,我不想妮妮失去爸爸。”

    林姣姣恍然大悟,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激动起来:“依依,要真是许越强了你,那你和许越就不用离婚了,你们之间有了孩子,还怎么离呢!”

    说到这儿,突然又高兴地笑了起来:“这下,那个心机女梦钥算完蛋了,毕竟你们有孩子在先。”

    我沉默着。

    “对了依依,如果三年前真是许越强上了你,你会原谅他吗?”她突然又想起了这个令我头痛的问题,很认真地问道。

    我沉吟着:“现在三年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不清楚呢,我昨晚试探了下许越的口气,他似乎也是不知道有这么回事的,如果三年前他是被人陷害的,那真怪不得他,但如果他是恶意睡了我拍拍屁股就走了,我一定不会原谅他,可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应该早就认识了我,同时也意味着他早就知道了妮妮是他的女儿了,但我觉得并非这样,否则他在我和妮妮面前怎么能伪装得这么自然呢。”

    “嗯,听起来有道理。”林姣姣似乎也来了兴趣,拍拍我的手背说道:“放心,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现在就给你去权威私人鉴定中心去鉴定,只要有钱,相信这几天内能出结果的。”

    “好,那就谢谢你了。”说完我站起来要走,毕竟妮妮还在生着病呢,我不敢离开太久了。

    “依依,你准备什么时候搬过来呢?”我走时林姣姣想到了这个问题,叫住了我。

    “等妮妮出院就搬来住一个月吧,我的房子装修倒是好了,但家俱那些都是新的,怎么说也要隔断时间才能搬进去,我怕甲荃超标。”我回头答道。

    “好,我等你,真等妮妮搬过来了,我也要把我的皓皓带过来住段时间呢。”林姣姣笑着,一向大无畏的脸上竟也闪过丝母爱的柔情。

    “好。”我笑,“我也正想看看你的小帅哥呢。”

    我们相视笑了下后我就走了出去。

    等待的日子总是那么难熬,在亲子鉴定出来前,我沉住了气,在许越面前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来,内心里却在翻涌着惊涛巨浪, 几天后,结果出来后,我该要如何来面对这一切:

    如果妮妮真是许越的孩子?我该怎么办?当然,如果不是,我们一定会按照正常计划离婚的,但若真是呢?我又当何去何从?要不要为了妮妮去争取些什么,再怎么样我也不想看到妮妮失去爸爸吧!

    这天我正在医院里翻看着电脑设计图,小宇在我身边陪着妮妮识字, 这段时间在小宇的认真教授下,妮妮竟然还认识了不少字呢。

    床头的电话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冷昕杰的电话。

    “依依,妮妮好些了吗?”接通后,他在电话里关切地问。

    “冷总,已经好些了,咳嗽还挺厉害的,没这么快,有个过程。”我连忙回答道。

    “嗯,小孩子生病总是很焦心的,好好照顾她吧。”冷昕杰贴心地说着。

    “谢谢冷总的关心。”我连忙道谢,“只是我又耽搁了一天没上班了。”

    前二天正好是周未,今天可是星期一,是要上班的。

    “没事,不用谢。”冷昕杰笑了下,“你是我的秘书,又是我们公司的职员,理当关心的。”

    这话虽然在理,但公司职员的孩子生病了,大总裁都会去关心么?

    我看不见得吧!

    “依依,先不要着急来上班,好好陪着妮妮,让她的病好了后再上班也不迟,只是不要忘了,这个星期六你可要陪着我出席许梦二家的基金协会喽。”他在那边细心叮嘱着,后又提醒着我。

    我怔了怔,我竟然忘记答应他要出席这个开幕式了。

    说实在的,这样的宴席我并不想参加的,尤其在知道卫兰青也要参加后,更加不想去了。

    “好吧。”但我答应了冷昕杰,而我本身又是他的秘书,没有理由推托的,再说了,我这秘书真的没帮他做些啥,感觉比花瓶还不中用。

    “记得那天早点过来,我要带你去下美容院。”他这样说着,又问道:“许越这几天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他有事忙呢,今天大早就走了。”我笑 了笑后说道。

    “嗯。”他在那边应了声,沉吟了下说道:“依依,我有听说梦开阳已经在向许越下最后通谍了,在基金协会开幕前你们必须离婚,梦开阳手中握有与许氏集团合作的百分之三十的项目股权,还有这个基金协会,对许氏集团有着举足轻重的份量,这都是梦开阳从很早的时候就计划好的,为的就是他的宝贝女儿梦钥,如果这几天你与许越去民政局办手续的话,给我个电话,让我陪着你去。”

    我的唇角是抹苦笑,心颤粟了下,低声答应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