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二十六章把他关在门外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死男人。”我随手一巴掌朝他扇过去。

    “怎么?老公也要打。”他侧过头去,握住我的手,笑嘻嘻的。

    我爬起来,瞪着他:“你就要与我离婚了还不忘占我便宜,好意思吗?”

    他嘻嘻一笑:“ 这叫离婚不离家嘛。”

    靠,这都能说得出!

    我气晕了,站起来推他。

    他反手抱住我,把我压放在另一张病床上,这下可好,不用担心吵醒妮妮了,他一只手捉住我的双手反按到头顶去,唇狠狠吻住了我的唇,开始霸道缠绵的深吻我来,另一只手则从我的睡衣下摆伸了进去……

    他非常熟悉我的身体,每一次撩拨都能把我内心深处最潜藏的原始渴望给激发出来,不一会儿在他的强势攻击下,我浑身软得像团棉絮,眼前是一片七彩的星光闪铄,甚至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依依,好……想你。”他舐吮着我的耳珠,呵舔着我的耳心,那些缠绵羞耻的情话就这样在我耳畔间回想,低低粘人的声音,带着醉人的热度,穿透我的耳心,钻进了我的耳膜里,让我的头脑一阵阵晕乎。

    他似乎天生就属于我的,就像螺帽螺丝那样,完美匹配。

    他能轻易把我压在身下让我为他痴狂,愉悦乃至痛苦,而他能轻车熟路地掌控着我的情绪,乃至主宰着我的思维。

    这都让我很恐惧。

    我不敢在他搅起的密不透风的漩涡中旋转,怕最终失去的是只有我的心,然后我会万劫不复。

    从迷茫中睁开眼来,男人的面容就在我的眼前,他的睫又黑又密,正扑闪在我的鼻尖上,瞳仁的光也正与我的光撞上。

    我眸底深处的痛苦一览无余。

    他愣了下,侧过身去抱起我在怀里,久久没有说话。

    我被这种煎熬沉静折磨得快要疯去。

    我追求的是纯粹的爱情,哪怕他一无所有,我也愿意陪着他去流浪,可现在的他富可敌国,觑予他的女人数不胜数,都比我有钱有家世,既然无法得到,而我又无法忍受我爱的男人与别的女人来共享,最好的办法还是早解脱早好。

    “阿越,帮我去楼下买瓶矿泉水,好吗?我好口渴。”我被他捂在怀里,脸红红的,轻声央求着。

    “好。”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我挣开他的怀抱坐了起来。

    他看着我,捏了下我的小鼻子:“等着哈,我马上就回来。”

    “好的,谢谢。”我对他道谢,媚眼如丝。

    他心神一阵晃动,站起来朝外面走去。

    我眼看着他高昂的身子一步一步地迈出了病房,怔然坐着,直到他的脚步声消失在了走廊尽头,才迅速站了起来朝门边走去,轻关上病房门,反锁上后再仔细检查确认无误了,才返回了病床上躺着,心海里乱成了一团。

    “余依,开门。”一会儿后许越买了矿泉水回来在病房外面拍着门板。

    我一动不动地躺着。

    “喂,听到没有,余依,开门。”

    我侧过了身去,用被子捂住了耳朵。

    “余依,死女人,竟敢把我反锁在门外面,什么意思。”直到此时他才明白我让他帮我买矿泉水真正意图了,在外面恨得咬牙切齿的。

    我闭着眼睛,任他如何喊叫也不答话。

    不久,身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接通。

    “阿越,回去吧,这里有我照顾着妮妮就行了。”我轻声说着。

    “不行,快把门打开,我要照顾妮妮。”他被我耍了很气愤,在手机里命令着,“快给我把门打开,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阿越,你是真心想要照顾妮妮吗?妮妮是我的女儿,与你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你怎么会如此热情呢,能给我一个理由吗?”我嗤笑了声后问道。

    他在那边怔了下,“你是我的妻子,妮妮也是我的女儿。”

    我轻嘲了声:“许越,别自欺欺人了,我与你算哪门子夫妻?明说吧,我想知道你对妮妮这么好的原因。”

    “你在怀疑什么?”他沉声问道:“我只是喜欢妮妮,一看到她就喜欢,莫名其妙的,我觉得她身上有我的影子,也是因为我爱你的原因,难道连这些你也要怀疑我有什么动机么?余依,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女人了?”

    我的心颤抖了下。

    他说他看到妮妮就喜欢,是因为血缘关系吗?

    不管妮妮的爸是谁,就算是许晟昆的,也与许家脱离不了关系,不管怎么样,妮妮的身体里都流淌着许氏家族的血液,会是这个原因吗?

    “死女人,你到底在瞎想些什么,快把门打开,外面好冷。”许越又在手机里叫了。

    此时的外面北风呼啸,寒意一阵比一阵强,快接近深冬了。

    “不会,我不会给你开门的,妮妮不需要你的任何照顾,这里条件也差,你赶紧回去吧,我要睡觉了,晚安。”我仍然这样说着,固执地挂了电话。

    “喂,喂,余依,你这个死女人。”许越站在门外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拿我无可奈何。

    夜晚静寂无声。

    “余依,你不开门就能难倒我吗?我去找护士小姐要钥匙去了。”许越竟然还没有放弃,仍站在外面恨得牙痒痒地喊。

    “阿越,你走吧,不要再进来了,就算是强迫着进来,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哪天需要去民政局时,你随时通知我就好。”我下床对着窗户空隙说道,“我们都冷静下,有些事情你再好好想想, 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许越在那边沉默着。

    “余依,我只想陪着你和妮妮,不放心你们娘俩,开门吧。”一会儿后,他央求着说道:“就算是在梦里我也放心不下你们二母女啊。”

    “不,我不会开门的,请你走吧,我要睡觉了,不要吵醒妮妮了。”我狠起了心肠,转身爬到了床上,熄灭了床头灯。

    霎时,卧房里漆黑成一团,只有病房外面的北风声。

    我用棉被捂紧了耳朵。

    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爸爸,妈妈。”不知什么时候,妮妮在梦中哭出声来。

    我立即爬起来。

    她边哭喊边剧烈咳嗽着,小脸上一片红晕。

    “妮妮。”我吓了一大跳,用手一摸,小家伙竟然又开始发烧了。

    这下我急坏了,急忙按响了床头铃。

    很快,护士在外面敲响了门。

    我急忙跑过去拉开房门。

    我惊呆了。

    许越竟然还没走!

    他正站在护士旁边,我这门一开,他就面无表情,跟着护士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爸爸,妮妮难受。”妮妮睁着迷迷糊糊的睡眼,看到许越后叫了声,又开始咳嗽起来,满脸红通通的。

    “妮妮,不要怕,有爸爸在,你的病很快就会好了的。”许越满脸心痛的弯腰下去摸她的额头,沉着脸朝吩咐护士道:“快,给她退烧,若烧坏了脑子我会把你们医院给砸了。”

    护士吓得连忙出去拿退烧药去了。

    我手忙脚乱地拿了退烧贴贴到了妮妮的额头上,又去给她拿水喝。

    “袁医生,怎么回事?我女儿又发烧了,你给我赶紧过来。”许越则在一旁拿出手机来拨打起了袁医生的电话号码,在电话里冲他吼。

    我就听到袁医生在那边哀声叹气:“许总,放心,不会有事的,小孩子肺炎有时会反复发烧的,别急,我来了。”

    许越挂了电话后,没好气地冲着我吼:

    “死女人,竟敢把我关在外面,看看吧,妮妮这又发烧了,告诉你,这笔账到时我再跟你清算。”

    他满脸上都是倦色,面容憔悴,估计这半夜坐在走廊上很难受吧。

    我低下头去不看他。

    此时的夜晚天寒地冻的,我真没想到他竟会在外面守着我们娘俩大半夜,这对一个处处尊贵的豪门公子来说真的太难得了。

    我再也无法说出赶他走的话了,心思特别的沉。

    护士急急过来给妮妮喂了退烧药,半个小时后,妮妮浑身大汗,烧退下去了,可仍在咳嗽个不停,小小的身子越发的虚弱,咳嗽得厉害时,整个身子缩成了一团。

    我揪心不已,含泪给她换了套干净的病服,抱着她缩进被子里,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许越沉默地站着,看着我们娘俩可怜的样子,叹息一声,把我们护进了怀里。

    一会儿后,袁医生匆匆赶了过来。

    一阵听闻望诊后,袁医生给妮妮加了个肺部理疗与雾化措施。

    自始至终,许越都是黑沉着脸站在袁医生的旁边,把个袁医生弄得惶惶然,最后还是把他给训了顿,袁医生大概知道许越这个臭牌气吧,只能无奈的忍受了。

    终于当这一切忙完时就到了凌晨四五点的光景了。

    医生护士走了后,病房里安静了下来。

    万事万物陷入了一片暗沉静寂中。

    我不再趋赶许越了,只是抱着妮妮躺下来,许越把那个病床上的被子也盖到了我们娘俩身上来,低声在我耳边说道:“依依,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我承诺,我不会辜负你们娘俩,请相信我。”

    我蒙着被子不说话,装睡。

    身后的床铺塌了下去,一双有力的大手从背后伸过来抱住了我和妮妮,他把我们抱紧在了怀里,然后我们一起沉入了梦乡。。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