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二十三章吵架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北风吹得身上冷嗖嗖的,冷昕杰带着我在民政局外面站了会儿后,又领着我去了里面的休息室里坐着等,最后我们终于都忍不住了。

    “依依,给他打电话吧。”冷昕杰看了下表,“这都快要下班了,这到底是来还是不来呢?你要不方便,那就我来打给他吧。”

    “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来打吧。”我的耐心也已经尽失了,但还是不想让冷昕杰帮我打这个电话,许越对冷昕杰一向都是很忌讳的。

    我拿出手机来拨通了许越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后都没人接听,我有些气恼。

    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意思?把我约在这里却迟迟不见人影,若是有事最起码也要跟我说声吧!

    在我第三次拨通电话时,终于有人接了。

    “许越,你什么意思?我在民政局门口可是等了你快三个小时了。”我接起电话劈头就问,如果不是忍无可忍,我才不会给他打这个电话呢。

    那边沉默了下后才慢条斯礼地‘哦’了声,似乎到现在才想起有这个事情来般。

    我被他这态度惹得有些激动:“许越,是你告诉我今天下午在民政局门口等的,我站在这北风里等了你几个小时了,你没来也就罢了,竟连个电话也没有,现在我主动打给你了,你这又是什么态度?”

    我真的很激动,这男人什么时候都只想到自己,从不想想别人的感受,我若是让他这样在北风里等这么几个小时,他会怎么样呢?

    真是太让人气愤了!

    许越似乎正在那边忙碌着,“我女儿病了,现在医院里,我怎么去呢?”

    他女儿?还在医院里?

    搞什么鬼!

    “你说什么?你哪来的女儿?”我立即竖起了耳朵,狐疑紧张地问道。

    话说他什么时候又有个女儿了?难道是梦钥早就替他生了个?

    “我说余依,你是怎么当娘的?女儿病了不闻不问却来找我离婚,有你这样做妈的吗?”许越却在电话那边不满地指责着我。

    什么?我女儿妮妮病了吗?

    瞬间,我脑子轰的一响,慌神了,立即问道:“你是说妮妮病了吗?怎么可能?我怎么会不知道的?你现在哪个医院?是什么时候生病的?快让妮妮接下电话?”

    我紧接着抛出了一连串的问号。

    我是实在难以想象妮妮会生病了,明明昨天离开时,她还好好的呢,骗谁呢?再说了,若妮妮真生病了,小宇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反而打给了他,什么道理?

    真不知他在搞什么鬼!

    正准备再次发问时,他又在那边幽幽开口了:“妮妮肺炎,高烧到40度,现在袁医生正在给她看病呢,好了,别罗嗦了,我要照顾女儿了,看来把女儿交给你,我还真是不放心呀,你这一天到晚的不着家,哪像个当妈的样子。”

    说完竟呯的一下把电话给挂了。

    我拿着手机发呆。

    “依依,怎么了?妮妮生病了吗?”冷昕杰在旁边听了后,又看到我这副模样,立即关切地问道。

    我看着他:“我也不清楚,可许越说他正在医院里照顾她。”

    “那你再打电话问下,妮妮现在哪里,我马上送你过去。”冷昕杰一听也有些着急了,“昨晚降温了,现在天气冷,小孩感冒是正常的。”

    “妮妮。”我一听在理,一时心急如焚起来,叫了声后,哪还顾得上离婚的事了,忙拨起深市的电话号码来。

    要知道妮妮一向都是体弱多病的,每次感冒都会引发肺炎,这次因为生活条件好了,心情好吧,都已经有好几个月没生病了,这若现在生病,也不是没可能的呀。

    电话很快打通了,是保姆接的。

    我问了后才知妮妮确实生病了,今天下午发起了高烧,然后小宇着急之下打了电话给许越。

    我简直快要晕死了。

    她打电话给了许越,却不通知我,这是什么逻辑!

    我朝外面跑去。

    “依依,别急,我送你去。”冷昕杰紧跟着我走了出来。

    我急得语无伦次,这个时候全城都是的的打车,叫出租车还真不是那么好叫的。

    冷昕杰快速把车子开了出来。

    我急忙上了车。

    车子朝儿童医院开去。

    坐在车子里,我又给许越挂了个电话。

    “余依,你到底要怎么样?”许越接起电话来,可能以为是我催他去离婚的吧,不耐烦地问,“妮妮正在吊瓶呢,你这当妈的连个人影都没有,我这当爸的若再不在,难道妮妮没父母管么?”

    他这明显就是强辞夺理,我这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只好挂了他的电话,再另打给了小宇。

    “少奶奶。”小宇倒是很快接了。

    “小宇,妮妮生病怎么不告诉我?是不是因为你拿的是许越的工资,是他请来的?”我是很不高兴的,毕竟妮妮是我的女儿,小宇首先应该告诉我而不是许越,我觉得这是很不对的,说白了,妮妮关许越毛事呢!

    “少奶奶,不是这样的。”小宇大概从没看到我这么数落过她,着急了,“妮妮今天下午午睡后突然发起了高烧来,情况紧急,您没有车,又在a城,我怕来不及,少爷毕竟是男人,各方面条件好些,因此先打给了他,一路上妮妮呕吐了好几次,我还没来得及给您挂电话呢,我是想着等瞧完病了再打给您的,毕竟小孩子的病是不能耽搁的。”

    我听着这话,沉默了下,语气缓和了些,问:“那妮妮现在哪个医院?哪间病房?”

    “儿童医院vip病房603,刚才已经进行了许多检查,都是少爷亲自跑上跑下的,现正准备着输液呢。”小宇立即答道。

    “哦,好,那我马上就来了。”我轻嘘了口气,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时,我释然了。

    小宇的做法算是对的,当时妮妮发高烧,如果她通知我,我肯定会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况且我也在a城,要回深市哪有许越方便呢。

    诚然,有爸爸妈妈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呀!

    可我……

    我双手掩面,把头埋在了双膝间,想到可怜的妮妮,禁不住一阵颤粟。

    将来,我将要带着我的妮妮在这个可怕的人世间艰难的独自前行,这对我和妮妮来说又是多么的残忍啊

    眼泪从我眼眶里流了出来。

    等我来到儿童医院时,妮妮的各项检查已经完了,许越正在陪着她打吊瓶,小宇在卫生间里清冼着被妮妮呕吐脏了的衣服。

    “妮妮。”我冲进去快步跑到妮妮病床前,着急的喊。

    妮妮正有气无力地躺着,烧已经退下去了,脸色很白,眼神也没有什么光泽,这与我出来时那个模样是大相径庭的。

    看到我后,她眼睛亮了下,叫了声:“妈妈”

    “妮妮,对不起,妈妈来晚了。”我弯腰下去亲了亲她的小脸,用手抚摸着她的额头,眼泪滴到了她的脸上。

    心灵感应似的,妮妮嘴巴一撇,也委屈地哭了起来。

    “妮妮不哭,妈妈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拿起纸巾轻抹掉她脸上的泪,轻声哄着他。

    好一会儿,她才平静了,不哭了,却把眼睛看向了我身边站着的冷昕杰,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妮妮,认识叔叔吗?”冷昕杰这时亲切地对她笑了笑,弯下了腰来,温和地说道,“小妮妮乖,等病好了,叔叔带你去玩好吗?”

    可妮妮只是很陌生的看着他,没有半点表情。

    “叔叔今天来得急,没带礼物来,明天叔叔买个礼物来送给妮妮,表扬妮妮的勇敢好吗?”冷昕杰仍然面带微笑,耐心地与她说着话。

    可妮妮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就把眼睛望向了在一旁坐着的许越,有气无力地叫了声‘爸爸’。

    这时我才想起旁边还坐着个人呢,顺着妮妮的眼光瞧去时,许越正坐在病床旁冷眼看着这一切,眼睛不时从我身上溜到冷昕杰身上,再从冷昕杰身上溜回到我身上,唇角挂着抹嘲讽不屑的冷笑,恍若我这是带着个野男人回家了般。

    冷昕杰出于礼貌与他打了几声招呼,他像没听到般,爱理不理的。

    我知道这家伙有时很会胡搅蛮缠,也很不讲道理,懒得理他,只是淡淡说道:“许总,谢谢你今天带妮妮来看病了,我已经来了,就不麻烦你了。”

    “怎么?有情,夫了就不需要我了?利用完就翻脸了么?”许越唇角浮起的那抹讽笑越加的深刻了,啧啧着,“光顾着自己风,流快活,连女儿也不管了。”

    “你……”我脸上变色,这家伙竟在妮妮面前说些这样的话,太过份了。

    我怒视着他。

    “许总,又何苦为难一个女人呢?余依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么,今天下午可是你让余依去民政局门口等着办离婚手续的,这能怪她吗?”冷昕杰在旁边替我说着话。

    许越危险的眸光眯了眯,看着冷昕杰:“冷总,你总是无时无刻地关心着我的太太,这似乎不太好吧。”

    冷昕杰心照不宣的一笑:“许总,通知余依去民政局的可是你自己,到了这个地步,还把‘太太’二字说得如此亲昵,在下实在是佩服之极。”

    许越脸色变了下,挑起了眉:“当然,只要我们一天没办完离婚手续,在法律上,她一天就是我名正言顺的太太,你就没有权利觑予她,难道我说的这些不对么?”

    “对。”冷昕杰别有深意地笑了下:“不过,许总,我还真是希望你与许太太能百年好合呢,但在这之前,请你男人点,不要为难一个弱女子了。”

    顿时,许越的眉宇间都是黑气,脸色变得难看。

    妮妮躺在床上似乎听懂了我们的对话似的,特别是‘离婚’那样的字眼,她好似心有灵犀能感悟到似的,哗的一下哭了起来。

    我一看,心疼极了,忙蹲下去半抱着她,亲着她,安慰着她。

    “妈妈,我要爸爸抱。”可她似乎知道我正在趋赶着许越般,这小家伙的心立即偏向了许越,朝我哭闹着。

    我的头一下就大了。

    许越立即面露得意之色,从我怀里接过妮妮抱起来,小心翼翼地看着她打吊瓶的手,怕针头伤到她吧,小心平放后,这才抬头冲着冷昕杰说道:

    “冷总,看到吗?我女儿不喜欢你在这里,请你即out吧,还有,我若把妮妮交给你们二个照顾,实在是不放心呢,看来还得我自己来照顾了。”

    冷昕杰对着许越笑了笑,双手插进裤兜,“没想到许总还这么会带孩子,真是看不出来呢。”

    我一看这架式,只要许昕杰呆在这里,许越就会没完没了地与他斗嘴,这对妮妮不太好,就拉着冷昕杰走了出来说道:“冷总,你先回去吧,这几天妮妮病了,我只能留在这里照顾她了,到时再电话联系吧。”

    冷昕杰也明白这个道理,对我无奈的笑了下,只得关切地叮嘱着:“那你要小心点,不要太操劳了,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记得打电话给我。”

    “嗯,谢谢你。”我重重点了点头。

    “怎么?舍得让情,夫走了么!”我回到病房里,许越正把妮妮放回病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看到我走进来后,阴阳怪气地嘲讽着。

    我听得很恼火,可当着妮妮的面不想与他吵架了,只是板着脸说道:“许总,冷总已经走了,那么你,也可以走了,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你应该去陪你的梦钥小姐的。”

    说到梦钥,我就想起了陈世章说的话:梦钥已经怀孕了!

    没来由的就觉得一阵恶心,我的脸色难看极了。

    他马上就会有自己的亲骨肉了,妮妮说到底八竿子与他也打不到一块儿,说是照顾妮妮,不是讽刺么!

    况且这样的照顾与关爱又能持续得了多久?

    不如早断早好。

    因此我冷了声,很严肃正经地说道:“许总,请你回去吧,这次妮妮既然回了a市,我就没打算再让她回深市了,你放心,以后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女儿的,就不劳你费心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