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二十二章民政局门口,他竟然没有来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清晨,空气中流动着细沙样的薄雾,一缕阳光正从薄蒙蒙的轻纱中飘散斜射进卧房里来。

    我睁开眼睛爬起来。

    今天是星期五。

    是我与许越彻底结束的日子。

    我坐在床头怔忪了会儿。

    那天,他说今天下午在民政局门口见,明明还早呢,可我已经毫无睡意了。

    起床冼籁好后心情有些郁闷,就想去楼下的花园里走走

    我走下楼梯,经过客厅旁的一个房间时,门突然开了。

    我怔了下,抬起头来,盛司雨正从里面走出来。

    她双眼红肿,面色憔悴,完全没有一点点初见时的那般星光灿烂了。

    盛司雨也看到了我。

    “果然是你,竟然住在了我杰哥的家里,怪不得杰哥铁了心不肯与我和好了,你这贱人。”她稍微愣了下后,双眸越加的猩红,脸上因为嫉忌而显得狰狞可怕。

    我莫名就感到阴森森的冷。

    “盛小姐,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马上就会搬走的,而我与冷总之间除了上下级关系外,真的没有其它了,请别误会。”她那般的绝望,怨毒把我给吓着了,我没来由的有些心慌,往后退了二步,解释着。

    “呵呵。”她冷笑,“余依,你当我傻吗?我会相信你这些鬼话吗?像你这样的女人,为了能嫁入豪门,那还不是想方设法地往男人床上爬。”

    这样的话实在太难听,可大清早的我不想与她起争执,她整个人看起就是一副气急败坏,很不理性的模样,再说了,这里可是冷昕杰的家里,真吵起来也不太好。

    “盛小姐,如果你不愿相信我也没办法,那对不起,我先失陪了。”我只得无奈地说了声,越过她朝外面走去。

    “贱人,去死吧。”突然,她从背后奔过来一把抓住我后脑的长发朝后狠狠一拽,我整个人被拉得向后倒去,她剩机向我侧脸打去,长长尖锐的指甲从我的脖颈处往下划拉过去,我就感觉头皮像被扯掉了般,脖颈处更是火辣辣的痛,整个身子的重心也朝后面倒去。

    就在我以为后脑勺着地,会摔得晕过去时。

    保姆正好走了出来,看到这个场面大叫了一声,朝我跑来,在背后接住了我,朝着盛司雨焦急地说道:“盛小姐,先生去晨练了,要是回来看到这个场面,恐怕会发怒的。”

    可此时的盛司雨已经失去理智了,精致的五官扭成了一团,眸里的光异常的恐怖,我估计她昨晚上根本没睡,都在哭泣,现在积郁成燥,把所有的怒火都发向了我。

    她伸出长长的手指甲,狰狞着脸,怒声朝我喝骂道:“贱人,我让你用这张脸去勾引男人,今天我要毁了你。”

    说话间,她尖尖的指甲就朝着我的脸上抓来。

    我的身子刚被保姆接住,根本来不及躲开,眼见她尖尖的指甲朝我脸上抓来,就感觉到眼睛会被她抓瞎般,再也顾不得什么,抬起一脚朝她踢去。

    她被我踢中下腹,身子朝后退去,可在退后之前,她在我面前张牙舞爪的手仍然朝我脸上落了下来,眼看着那尖尖的指甲就要落在我脸上的眼睑处,保姆急忙伸过手来挡住了她的指甲。

    只听一声“哎哟。”保姆手背上立时被抓出了好几道长长的口子。

    与此同时盛司雨也被我踢倒在地。

    “余依,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她爬坐起来,扭曲着五官,咬牙切齿地朝我警告道。这时的她披头散发的,脸上对我的憎恶毫不掩饰,我被她对我的恨吓到了,原本一个美丽的女子因为失去爱情后变得如此的不理性和可怕。

    嫉妒真的会毁掉一个女人的,这话一点也不假!

    “阿姨,你手背流血了,我去给你包扎下吧。”我没空去理会变,态的盛司雨,而身边保姆的手背正在流着血,血腥味刺激着我的鼻子,我没办法无视不理,她可是为了救我受伤的,当下我拿起她的手背,着急地说道。

    “没事的,余小姐,等下我敷点药就行了。”保姆笑了下,朝着盛司雨走去,估计是想去扶起她。

    毕竟我和盛司雨都是冷昕杰家里的客人。

    可没想到,保姆还没走过去,失心疯的盛司雨竟然爬了起来,恶毒地看着我,再次朝我冲来,还想要打我。

    正在这时,前门一响,身着一身短衣短裤,刚晨练完神清气爽的冷昕杰走了进来。

    一看这个场景,他脸色顿时变得异常的可怕。

    盛司雨迎面正好看到了他,自然而然也把他脸上的表情变化收在了眼里,在快要冲到我面前时终于站住了,她脸上闪过丝惶恐害怕的表情,似乎直到这时才开始清醒过来。

    “怎么回事?”温润如玉的冷昕杰声音异常的严厉,脸上也是前所未有的愤怒。

    “冷总,没事,既然你回来了,那就陪下盛小姐吧,她情绪不太稳定。”我实在不想生事了,只是淡淡地说着,拉着保姆的手说道:“阿姨,我带你去上点药吧。”

    说完朝保姆眨了下眼,示意她不要说了,拉着她就要离开。

    冷昕杰的瞳孔紧缩成了一团,朝着盛司雨冷冷问道:“盛小姐,我想想问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回事?”

    盛司雨嘴唇哆嗦着看着他:“杰哥,你竟然叫我盛小姐?”

    “不然呢,刚刚我进来时可是亲眼看到你在我家里要打我的客人,你认为我的耐性有这么好吗?”冷昕杰异常严厉地喝道。

    “我……”盛司雨脸色发白,呆呆站着。

    “依依,不要走。”冷昕杰及时叫住了我,走过来伸手帮我整理了头上散乱的头发,突然眸光落在了我的脖颈里,脸色又变得阴沉可怕起来,“你脖子里的伤怎么了?盛小姐抓的吗?”

    此时的我脖颈里正火辣辣的痛,实在是那伤口太长太显眼了,想遮掩都难。

    “冷总,算了吧。”我只是朝他摇了摇头,自多我认识许越和冷昕杰后就感觉有太多的女人忌惮我了,我真不想盛司雨把我恨到了骨子里,因此只是乞求地看着冷昕杰,对他摇着头,希望他能息事宁人算了。

    冷昕杰岂会不懂我的心思,眸光里都是无奈与心疼,最后只得叹了口气,拉着我的手臂朝沙发上走去,柔声说道:“依依,来,我帮你擦点药。”

    说完,他走进书房里里提了个药箱出来,打开,拿了其中的一支递给了保姆,温言说道:“谢谢你保护了我的客人,这个月的薪水给你翻倍,你自己先去擦擦手背伤口吧。”

    保姆没想到还会有这意外的收获,立即弯腰道谢,拿了药膏后走了。

    “依依,来,侧身躺好,我给你消毒擦药膏。”他强按着我躺倒在沙发上,侧过身去,拂起了我的长发,看到我的伤口后,声音里隐忍不了愤怒:“没想到女人心狠起来会这样的毒,真是最毒妇人心。”

    盛司雨抖抖索索地站着,看着冷昕杰半跪在我面前,温柔细致地替我擦着伤口,痛苦地喊:“杰哥,我也受伤了,为什么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可冷昕杰只是认真细致的替我消毒,上药膏。

    “盛小姐,你在我这里撒野,对不起,我这里不欢迎你这类女人,司机就在外面,你跟着他走吧,以后我也不希望再看到你。”他替我擦完药膏后,看都不看她一眼,背对着她冷冷说道,说完后又弯腰关切地问我:“怎么样?好点了没有,还疼吗?”

    “好多了。”我了坐起来摇了摇头。

    “好,杰哥,你为了这个女人这样对我,我记住了。”盛司雨气得浑身哆嗦着,怨毒地看了眼我,哭着朝外面跑去。

    她走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冷昕杰带我到餐桌旁吃完早餐后,我就随他去了公司,整个上午,我心不在焉的,想起早上发生的事,心情再难好起来了。

    中午,吃完中饭后趴了会儿,二点钟时,办公室门轻轻开了,我抬头一看,冷昕杰走了进来,显然他已经休息好了,脸上带着浅笑,精神很饱满。

    “依依,走吧,我陪你民政局。”他朝我微笑着。

    ‘民政局’三个字像有把锥子在敲着我脆弱的心,一下一下的,很疼。

    “谢谢,”我勉强笑了笑,站了起来。

    “这样睡不太舒服吧。”他审视着我的脸,怜惜地问。

    “并不会。”我笑了笑答。

    其实冷昕杰的办公室里也有自己的休息室,他有提议过让我中午去套房里休息的,但我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婉拒了。

    他带着我朝外面走去。

    外面已经变天了,天空阴沉沉的,北风开始猛烈地刮着。

    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站在民政局大门口等着许越的到来。

    冷昕杰陪在我身边,不时与我说着俏皮话,排谴着我的郁闷。

    我不知道许越什么时候会来,但我尽量早点来,宁愿我等他也不想他来等我。

    我不想给他留下我不愿意离婚的印象。

    这样的合约婚姻,不要也罢。

    可当我们在民政局门口等了将近二个小时后,仍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我终于沉不住气了。

    再有半个小时就要下班了,他这是什么意思?忘了吗?。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