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二十章梦钥怀孕了?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好,今天晚上见。”我笑了下,立即答道。

    “依依,有什么喜事么?”冷昕杰抬头打量着我,“我可是很少看到你这么笑的。”

    “ 不会吧,我经常有笑啊。”我放下手机后朝他笑了笑。

    “是的,但从没有笑得如此神秘过。”冷昕杰唇齿微露,莞尔而笑。

    我嘿嘿了下。

    有谁知道我此时的心情呢,不笑还能怎么样?

    黑夜如约而至。

    五点半,我准时下班了。

    占记酒楼大厅。

    我赶过来时,林姣姣已经坐在大厅里等了。

    “依依,这里。”看到我进来,林姣姣朝我招手。

    “陈世章呢。”我看到只有林姣姣一个人坐着立即问道。

    “他被许越抓过去加会儿班了,一会儿就过来。”林姣姣用开水烫着杯碗筷子淡定地说着。

    我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依依,许梦二家组成的基金协会下个星期六就要开幕了,我听说许总准备收购电信盈科,这可是个大项目。”林姣姣休闲地喝着茶,慢慢说道。

    我对这些并不太懂行,但知道这是个特牛逼的项目。

    “有钱就任性嘛。”我淡淡回了句。

    “你知道电信盈科是什么吗?”林姣姣笑问。

    我淡然摇了摇头。

    “那可是整个东南亚的电子科技中心,几乎涵盖了整个亚洲,这是任何一个商人的野心,许总早就想收购了,但因为资金问题一直没有动手,我告诉你呀,许总去年用几百万入股了豚信,现在股价飞涨,光那份干股都不知要涨了多少个亿了,去年,他差点因为想收购电信盈科而放弃了豚信的,幸亏没有,那时也幸亏得许晟昆控制了一部分权力,坏事倒变成好事了,否则不知有多后悔呢,我初步估计,今年许总肯定能登上亚洲财富榜第三的位置,这还是保守估计呢。”林姣姣满脸的艳羡,不停地说着:

    “许氏集团可不比那些靠网络起家的暴发户,它是实体经济与网络经济共享,是正宗的豪门贵族,你想想吧,这么诱人的家族,难怪乎梦钥要想尽办法嫁进去了,许越又那么的英俊潇洒,几乎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呢。”林姣姣双手托腮,一副仰慕的样子,叹息一声,苦兮兮地说道:

    “我可怜的依依,真不知你是幸还是不幸啊,有幸的是你得到了许越的爱,不幸的是,这份爱太多女人觑予了,只怕难以善终啊。”

    说到这儿,扳着手指说道:

    “你知道那个林嘉儿嘛,娱乐圈一姐,那长相可谓是倾国倾城吧,她跟了富豪刘伯豪整整八年也没能嫁进去刘家,主要原因还是传统观念的问题,所以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还有那个赵蔓云,有个当副市长的爸,按理来说身份应该没问题吧,可她偏偏看上了许晟昆那个花花公子,到现在连个小妾的名份都得不到呢,看她以后还有谁敢要,不过这些男人真是贱,你看那许晟昆都快五十岁的人了,还整天与那些明星玩暖昧,反正就是不结婚,整个一渣。”

    林姣姣喝着茶与我说着闲话儿。

    “姣姣,你别这样看着我好么?我可从没想过要嫁入那些豪门的,也不屑去贪那些什么虚荣,走到这步,我愿意吗?”我看着林姣姣很有些无语。

    “我知道啦,我只是替你惋惜而已。”林姣姣知道我心情不好,就这样拍着我的肩安慰着。

    正在说话间就见到穿着一套玫红色运动服的陈世章捏着兰花指,扭着水蛇腰走了过来。

    “呀,余依,拜托你别这样看我好不,我这被看得渗得慌呢。”陈世章一走过来,我的一双眼睛就落在他的脸上直盯着,他被我看得发毛,冲着我叫。

    “陈助理,那你是不是做过什么亏心事呢,比如说三年前……”林姣姣慢慢靠近他,板着脸问道。

    陈世章一怔,用兰花指拂了下浓密的黑发,瞪着林姣姣,“我说林姣姣,你这到底是不是真心想请我吃饭的?”

    林姣姣嘿嘿一笑:“当然是请,不过要先拨你根寒毛。”

    说完手往他头上一扯,陈世章油光焕亮的头发立即被扯下了几根头发来。

    “呀,林姣姣,我与你不共戴天。”一向视头发如命的陈世章脸上变色,怪叫一声,兰花指捂着头发弹跳起来,跳起来的同时又碰到餐桌,‘哗啦’一下,碗筷被打落在地,顿时一阵手忙脚乱。

    饭厅里所有人都朝我们望来。

    林姣姣则嘻嘻一笑,拿出一个塑料袋把那几根头发不急不慢地包装了起来。

    “我说陈世章,扯你几根头发会要你命呀,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那么大惊小怪干什么呢。”看着嗷嗷乱叫的陈世章,林姣姣撇撇嘴不屑地说道。

    “林姣姣,你竟敢如此对我,小心点。”陈世章立即从身上掏出面化妆镜来对着梳理起那一根一根柔软黑亮的发丝来,边梳边狠狠威胁着林姣姣。

    “怎么的?你还想给我穿小鞋么?”林姣姣可不怕他,一昂头,“告诉你,你没看到许总对我特别关照么,知道我是谁么?我可是许太太的好闺蜜。”

    林姣姣边说边把塑料袋递给我,示意我收好,扭头朝着陈世章做了个鬼脸。

    陈世章脸红脖子粗,看我一眼,突然妖孽的一笑:“余依,不瞒你说,你这好日子快要到头了,今天我得到消息说,梦钥已经怀孕了,梦开阳要求许越与你在基金协会开张前必须离婚,这是最基本条件,你说,你还能好么?”

    ‘怀孕’这二个字一出来,林姣姣正端着茶喝了口,这下‘哇’的一声,连着茶全部喷了出来,喷了陈世章一脸。

    “哇,我的脸,我的头发,不得了了。”陈世章一下又捂住脸和头发一阵怪叫。

    我端着茶杯的碗也瞬间跌落在桌上,茶水洒了我一身。

    梦钥怀孕了!

    我的脑海里只有这么几个字,什么都看不到,听不清了。

    许越竟然让梦钥怀孕了!

    嘿嘿,讽刺么!

    “林姣姣,你是不是疯掉了?”陈世章连着挨了林姣姣几次整盎,黑头黑脸的,边用湿纸巾擦着脸和头发,边质骂着。

    “说,梦钥怀孕了,这是不是真的?”林姣姣惊醒过来,一把抓起他胸前的衣服大吼着。

    陈世章一向是西式教育,文雅惯了,绝没想到林姣姣会如此的粗鲁,被她抓着胸前的衣服,竟不知所措起来。

    “姣姣,你要真想知道就去问许越呀,我也不能肯定,但我去许越那小子办公室时偷听到了。”他苦着脸说道。

    “哇,这偷听到可比当面听到还要真呀。”林姣姣顿时泄了气,松开了陈世章胸前的衣服,跌坐在椅子上。

    我茫然坐着,脑海里回想的是许越的话:依依,下个星期五,我们民政局门口见!妮妮是我的女儿,谁敢欺负她!

    我忽然想笑,狠狠的大笑。

    怪不得他会亲自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民政局等他了!

    “依依,你没事吧。”林姣姣在旁边看着我很有些着急。

    陈世章似乎这时才知道说这话有些残忍了,嘀咕着埋怨林姣姣:“都是你,像个男人婆似的,我本来不想说的,被你一激,这下可好,什么都说出来了。”

    “你不想说,是想替你表哥瞒着余依吗?没想到你们许家的男人全都是这个德性,没有一个好的。”林姣姣把桌子一拍,没好气地吼。

    陈世章满脸的苦相,委屈地说道:“喂,林姣姣,我可没得罪你吧,你干嘛要这样对我,还说什么请我吃饭,这完全就是鸿门宴嘛,干嘛要把许家男人一杆子全部打倒呢。”

    林姣姣冷笑一声:“陈世章,你有没有得罪我,那也要等到鉴定结果出来后再说,我先问你,三年前你有没有强,奸过一个女孩子?”

    “什么?强,奸!”陈世章这下真的生气了,脸色一凛,用兰花指指着林姣姣怒声说道:“林姣姣,你若再这样没素质,乱说话,我真要与你翻脸了。”

    “陈世章,我也要告诉你,你若真做了对不起依依的事,我也一定会打得你满地找牙,哭着叫妈的。”林姣姣毫不惧怕,寸步不让,“还就告诉你了,现在的我对你们许家的男人一个也没什么好感了。”

    听着他们的吵闹声,我拿了陈世章的头发站起来朝外面走去。

    “依依,你不要在意呀,陈世章那王八蛋乱说的,我呆在公司里可从没听说过梦钥怀孕了呢。”林姣姣追上来,心急如焚地说道。

    我扭过头来看着她,虚无的笑了下:“姣姣,你放心,我有自知之明,你应该知道我连在意的资格都没有,梦钥是许越的未婚妻,他不让梦钥怀孕那要让谁怀孕呢?”

    “不,你与许越现在还没有拿离婚证,法律上你们就是正当夫妻,许越这样的行为,是婚内出轨,你去告他,至少让他赔偿你一笔财产。”林姣姣满脸正色地说道。

    我听得十分好笑:“姣姣,你电视剧看多了吧,你当这官司是那么好打的么,再说了,就算是他真分给我家产,我也不会要的,算了,不说了吧,我心中有数,天色晚了,我先走了。”

    “你要去哪里?”林姣姣看我神情恍惚,心惊惊地拉住我。

    “我先回冷昕杰家,下个星期我会从他家里搬出来,你肯收留我吗?”我看着她。

    林姣姣望着我,突然上前抱住我,哭出了声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