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一十八章妮妮的亲爸就在你的身边呀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坐着愣了下。

    脑海里开始闪过些片断。

    昨晚,我好像喝醉了来着,对,我与林姣姣因为心情不好,在牛肉馆一起喝闷酒,后来呢,怎么会到这里来了?

    我低头看了下身上的睡衣,脑子里闪过了一些镜头,昨晚我喝醉后好像有个男人一直抱着我,陪着我,把我带到这里来了,还给我冼了澡,换了睡衣呢。

    这个男人是谁?

    我记得好像有人叫他‘许总’。

    我捂住了嘴,打量着这间奢华的卧房,这不正是许越在深市替我买的那套别墅么!

    果然没错,那个男人就是许越。

    我的脸开始泛红,不知昨晚我喝酒后失态有没有做些什么难堪的事,有没有说出些什么不该说的话呢!

    说实话,我宁愿昨晚的那个男人是冷昕杰。

    不知道许越是怎么知道我和林姣姣在牛肉馆里喝醉了的,但昨晚是他把醉酒的我送到这儿来,那是绝对没错的!

    我快速走进卫生间里冼簌起来。

    “妈妈,妈妈。”当我走到客厅时,妮妮欢快地叫着朝我奔来。

    一个多月没见,这小家伙已能跑步如飞了,说话也口齿清晰了许多。

    “妮妮。”我忙蹲下去抱起了她,在她稚嫩的脸蛋上重重吻了下。

    妮妮抱着我的脖子开心地笑着。

    看着女儿这么开心,这一刻,我心底里所有的郁结都消失了不少。

    只想尽快把妮妮接到a市去,再也不离开她了,陪着她快快乐乐地长大。

    “想妈妈没有?”我抱起她轻声问。

    “想妈妈,还想爸爸。”妮妮奶声奶气地答。

    一句想爸爸,让我的心快速沉了下来。

    “少奶奶,请您吃早餐吧。”保姆听到我的声音后走了出来,礼貌地说着。

    我随着她走到餐厅,许越没有在。

    “周妈,少爷已经走了吗?”我有些失落地问。

    “是的,少爷昨晚把您送过来后连夜就走了,他叮嘱说让您以后住在这里不要走了。”保姆在旁边答道。

    我嘘了口气,唇角扯了下,没有说话。

    吃完早餐后,小宇带着妮妮去上心理辅导课了,我朝卧房里走去,准备给冷昕杰挂个电话。

    自从前晚出了那个事后,我再没有与他联系过。

    而我昨天已经旷工一天了。

    他一向都是关心我的,想必会很着急。

    刚走回卧室,手机就响了,我拿起一看,是林姣姣的。

    “依依,你现在怎么样,还好吗?”接起电话后,林姣姣在里面问道,我听到她的声音有些迷糊,显然是刚刚才睡醒吧。

    “我还好,你呢?”我也想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是许越送我回深市了呢,他又是怎么知道我喝醉酒了的。

    “我也还好,依依,你是不知道吧,昨晚我们二个喝醉了,我在那里大喊大叫,快要把那个牛肉馆给砸了,那里的服务员吓坏了,想找我们的家人,正好看到了你放在桌上的手机,而那时许越刚好给你打来了电话,他们就接起来了,然后许越派人把我送了回来,我呢,一觉睡就到了现在,起来没看到你,担心你怎么样了,就打个电话问清楚下。”林姣姣在那边吃吃笑着解释着。

    我满脸黑线!

    “你这酒品也够可以的了!”我取笑着,这才明白昨晚怎么了,想着自己那么狼狈被许越看到了,心中还真不是滋味。

    “对了依依,昨晚你给我说起你的经历后,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你不是说不知道妮妮的亲爸是谁吗?那天的亲子鉴定明明得到了二份结果,一份是亲生关系,一份是非亲生关系,这个鉴定虽然不能说明谁是妮妮的亲爸,但也说明妮妮的亲爸就在你的身边呀。”林姣姣这样说着,在那边爬坐了起来,声音清晰了许多。

    我握着手机一怔,原来不太清晰的脑子似乎灵光一闪,对呀,我怎么会忘了这一茬呢?

    “依依,你想呀,那天我们送过去检验的头发是从你身上找到的,既然沈梦辰不是的,那么就说明妮妮的亲爸有头发跌落到了你的身上,而这个范围就小多了,一般来说,头发也不会无缘无故掉到你身上吧,总会要与对方接触,哪怕是擦肩而过也好,你现在就好好回忆下,那天你都与哪些男人有过接触?”林姣姣非常认真地分析着从我身上找到的男人头发的来源,让我好好回忆那天与哪些男人有过接触。

    我握着手机陷入了沉思中。

    “依依,只要你想出谁来了,我们就再去拔他根寒毛来送到鉴定中心去检验下,只要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你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找上门去了。”林姣姣有些兴奋,嘿嘿笑着,“我还真是很好奇,到底有谁有那个狗胆在三年前动了你呢。”

    我大脑里开始急速运转着,那天的情景开始浮现。

    “依依,你想想我说的对吗?”林姣姣在电话那边看到我许久都没有说话,追问着。

    我握着手机,“没错,姣姣,我怎么能忘了这些呢,谢谢你提醒了我,看来妮妮的亲爸有望找到了。”

    “对呀,那你快想想,你身上那套衣服是什么时候穿的?然后在那段时间里,你与哪些男人接触过?这样就能采取排除法,或者干脆一个个找上门去检验dna,我就不信不能把那个男人给揪出来。”林姣姣越来越兴奋了,“真要找出来了,我帮你去收拾他,看他是吃了什么豹子胆,竟敢做出如此禽兽之事来。”

    我抿了抿唇,嘿了下,“好,谢谢你提醒了我,那就让我来好好回忆下吧,到时再告诉你。”

    说完挂了电话后在房里踱起步来。

    那天虽然过去了那么久,但我的记忆还是比较清晰的。

    于是,我拿了个小本子来,摊开在茶几上,坐在沙发里开始了滴水不漏的回忆。

    首先大早起来后,我遇到了许越,然后我们去坐电梯,因为我怕尴尬不想与他同剩一个电梯,我独自跑到了后楼梯,似乎在楼道里遇到了一个陌生客人,但那客人与我擦望而过,至于有没有头发飘到我身上呢,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性,但几率应该不算大。

    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把这个陌生客人记在了本子上。

    然后,走出电梯后,许越又让我坐了他的车,下车时冷啡替我打开了门,我从冷啡的身边经过了,好吧,冷啡也记上吧,就算是擦肩而过,那头发也有可能从天而降,不是么。

    于是遇到了沈梦辰和赵蔓云。

    沈梦辰已经排除了,可忽略。

    在会议室里开会时,那个男人就多了点,但真正与我接触过的人并不多。

    那天,坐在我右边的是林姣姣,那左边呢,好像是陈世章,对了,那天,这个家伙在赵蔓云过来倒水时还用手肘碰了下我的手臂呢,这可是很有可能把他的头发掉到我的身上了。

    乍一想到陈世章,就想到了他那娘娘腔,立时把手握住了嘴,天,该不会是这个家伙吧,要知道以前在法国时,他可是个风,流种来的。

    不可能,不可能!

    我这样想着,还是把他的名字写了上去了。

    真要是陈世章那个家伙动了我,我一定把他打得下十八层地狱的。

    散会后,在走廊上,我与沈梦辰发生了冲突,我抓了他的头发,但在上电梯时还遇到过二个男同事。

    对了,当我走向我的办公室时,在走廊上似乎还看到过许晟昆,他朝着我正面走来,虽然只是打了个招呼,但也不排除他的头发有飘落到我身上的可能,毕竟他的头发很短很黑,这与那天送过去的样本很像。

    如此一想,我浑身都寒意森森了。

    若是被这个花花公子给糟踏了,我还真是生不如死呢。

    想到他与赵蔓云在办公室里苟合的事,我用手捂住了嘴,恶心得想死的心都有了。

    回到办公室后,我就与赵蔓云发生了冲突,打了起来,这时我心中一凛,与赵蔓云打架时我们二人扭打在一起,不排除她身上的头发会落到我身上来,毕竟她与许晟昆早就好上了,身上能有许晟昆的头发也不出奇的。

    再然后就是许越来了,我撞到他的身上……直至从他的公室里出来到林姣姣帮我身上找头发。

    我把所有有可能接触到的男人全部想了一遍,写在了本子上,他们分别是:许越,酒店一陌生客人,冷啡,沈梦辰,陈世章,办公室里开会的同事,许晟昆。

    看到这么多男人的名字,我还真有些触目心惊,没想到就那么一天我就与这么些男人或擦肩而过,或说过话,或共处一室,或碰撞过,看来想从这里找到答案也不会那么容易的。

    但至少范围缩小了。

    有希望就好。

    想到妮妮的亲爸有可能找到,那个夺去我初夜的男人也有可能被我抓到,我的心在复杂之余也是有些激动的。

    这时我手中的手机又响了,我一看,是林姣姣打来的。

    于是,我就把这些名字一个一个的念给了林姣姣听。。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