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一十五章是谁让我生下了妮妮呢?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去了江边,走在铺着红花瓷的江岸上,双腿都在发抖。

    江岸边,有流浪汉歌手正在弹着吉它,煽情地唱着那首滚滚红尘,歌声抑扬高昂,婉转悲情,亦如我此时的心情。

    后来,我坐在一条长椅上听着悲歌,吹着冷风,浑身像散了架般疼痛。

    不知坐了多久,我肩包里的手机不停地响着,可我没去理它,只是傻傻坐着。

    “姣姣,我想去你家里休息下。”直到中午来临,我拿出手机,看到上面都是冷昕杰打来的电话,我翻找了下唯独没有看到许越的,唇角是抹凄苦的笑,想了下后,拨通了林姣姣的电话。

    林姣姣接起电话,听着我这声音,大概是我的声音十分的空洞无神吧,忙关切地问道:“依依,你在哪里?”

    “我在外面,现在没地方可去,想去你家里休息下。”我有气无力的答。

    “好,我来接你。”林姣姣大概是被我的声音吓着了,心急如焚地说道,“你快发个位置图给我。”

    “谢谢。”我发了个位置图过去,然后把手机放进包里,耷拉着头等着林姣姣过来接我。

    不到十分钟,林姣姣的车就开了过来。

    “依依,怎么回事?坐这儿干什么?”林姣姣打开车门跑到了我的面前,焦急地问。

    我抬起冻得通红的脸,看着她,摇了摇头。

    “来,先回家再说吧。”她扶起了我,朝车上走去。

    我被她搀扶着坐到了副驾驶位上,她替我戴上了安全带,然后满脸严肃地发动了车子,一路上没再说话,似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姣姣,你上班去吧?我冼个澡睡会儿就好。”进了林姣姣公寓后,她把我扶到沙发上坐下来,我躺下去有气无力地朝她说道。

    林姣姣站在我面前,双臂环胸,打量着我:“依依,你是不是与许越已经离婚了?”

    ‘许越’这个名字现在只要一听到就像是在我胸口上插了把刀般疼痛。

    我沉默着。

    “哎,能把你折磨成这个鬼样子,也估计只有许越了。”林姣姣叹息一声,从衣柜里拿出套睡衣递给了我,在我身边坐下来,想了下说道:“依依,不要太难过了,听我一句劝,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我低着头,唇角微微扯了下,心里却酸涩得不行。

    “怎么说呢?你与许越其实是挺般配的,但在现实生活中,你们的身份地位差距太大了,别看古人常说‘门当户对’觉得挺封建的,其实现在想想这四个字也是蛮对的,现实就是现实,许越毕竟是豪门子弟,他的家境是不容许他找你这样的平民百姓的,如果他有个开通的妈还好说点,但那个吴向珍势利眼得很,根本就瞧不上你,就算许越已经跟你拿了结婚证,她也是百般拆散,你想想,这样的日子能过得下去吗?可能她有她的无奈,毕竟孤儿寡母的,在许家那样的大家族里混也不容易的,她也是想保住许越的地位。所以,依依,别太伤心了,认命吧。”林姣姣看我意志消沉,这样劝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拉着我的手,有些激动地说道:

    “依依,我看那个冷昕杰还不错,他应该是对你有意思吧,否则哪会在这个风口浪尖上收留你呢,而且,我听说他参与那个竞拍项目也是为了你,一个男人能这样做,我想一定是有目的的,如果你能接受他,也是好事一桩,我觉得不会比你跟着许越差,其实冷昕杰与许越二人的势力也不相上下的,而且他们的家族可能比许氏家族更适应你。”

    我听到这儿,抬头茫然看她,苦笑:“姣姣,别逗趣了,冷昕杰只是我的同学,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的。”

    “切,少来吧。”林姣姣嗤之以鼻,“这天下的男同学多了去了,你有见过哪个男同学对一个女同学如此照顾的?这要没有点目的才怪呢,你可不要把男人想得那么高尚伟大,这男人呀,说到底大多都是种马。”

    我听得低下了头去。

    “说实在的,依依,我给你分析下哈,冷昕杰比许越呢,还真不一样,我个人觉得冷昕杰更适合你,首先,他的公司并不依附于祖传的家业,他有独立性,不需要看家里人的脸色行事,听说,他还有个哥哥,那个才是祖业的继承者,家族自然对他的期盼也会少些,再则,他人比许越更加随和体贴,对你也好,关健的是他没有风,流债,没有招惹上像梦钥那样的女人,至于许越呢,他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就算是他想给你一切,可除了钱之外,其它的很难给到你,如此分析下来,其实冷昕杰真是个不错的选择,你自己好好想想我的话吧,如果真想通了,那就做出决定,从此后走出情伤,坦然接受冷昕杰,幸福快乐地生活着,前途一样阳光明媚。”林姣姣继续非常理性地给我分析着,头头是道。

    说到后来时,她重重叹了口气:“女人呀,要现实点,不要把感情看得太重了,在感情上,谁付出得多谁受到的伤害就越大,我们要爱惜自己点,女人总归要自己心疼自己的。”

    我微微一笑:“姣姣,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愿你自己也要一样,放心,我一定会走出来的。”

    林姣姣听我这样一说,嘿嘿笑了声,“依依,这样吧,你先在这里休息,我要上班了,最近,许越每天绷着脸,怪吓人的,动不动就把人骂个狗血淋头,我们公关部有好几个下属都被他骂哭了呢,不过,他对我还好,就算我出点什么错,他也和颜悦色的,我估计呀,那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但我也不能老犯错,对么,这样吧,我先走了,你乖乖晚上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去吃牛肉火锅,我们附近有个新开的涮牛肉店,特别的好吃,现宰现吃,很新鲜的。”

    她这样说着,拿起背包,给了我个飞吻后,打开门跑出去了。

    看到林姣姣后我心情好了不少,再怎么样,我还有个好朋友不是么。

    她能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了这么久,我又凭什么不能呢?

    拿着她的睡衣去浴室冲了个澡,看着自己身上满身的吻痕时,我的心还是那么的酸涩不已。

    后天就要去民政局了,一切都要结束了,以后这样的事绝不会再有了。

    我是绝不会允许自己与许越离婚后,还藕断丝连的,那不是我的个性,我从来都是看不起那些当小三的,认为她们道德败坏,因此,我也绝不会允许自己去做那样的事,如果真那样我宁愿去死。

    冼完澡后,我爬上床睡了个深沉的觉,后来,我是被林姣姣摇醒的。

    “起来,天都黑了,我们出去吃牛肉火锅。”林姣姣把我从被子里拖出来,笑嘻嘻地:“现在冬天了,吃火锅好,补下元气。”

    我起来后直感到凉嗖嗖的,“降温了吗?”

    “是的,降了好几度呢,听说明天有雨。”林姣姣在化妆镜前化好妆,又拿了件昵子外套,穿着一字裙,戴着时尚围脖,把自己打扮成了个新潮丽人。

    我畏寒,向她要了件丝绒外套穿了,我们二人才手挽着手朝外面走去。

    北风乍起,寒意丝丝。

    林姣姣哼着歌,心情很好:“依依,有你这个朋友真好,今天我完成了一单业务后,许总一高兴,你猜他给我了多少奖金?”

    我本来挺高兴的,一听到她提起许越,心中沉了沉,可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多少?”

    “哈,十万。他竟然嘱付财务室特意给我发十万块钱的奖金,当时把我吓傻了,我就觉得他神经太不正常了,这单业务呢加起来还不值十万呢,后来,我一想,明白了,他这完全是看在你的份上呢,他把对你的内疚全弥补到我身上来了,这公司里很多人都挨他的骂,甚至被降职了的大有人在,可只有我是完好无损的,而且还提拔我做了公关部经理,我这年薪呀,都五十多万了,你瞧,我已经快成小富婆了,我觉得呀,这都是因为你的缘故,所以,你真是我的福星。”林姣姣笑得星光灿烂,眉眼弯弯的,“当然这样的好事我可不会嫌多,就让弥补来得更猛烈些吧,谁会跟钱有仇呢!”

    说完,她捧腹大笑!

    我听了也为她高兴,可一想到她老是提许越,这很影响我的心情就郑重警告道:“他给你什么好处那也是你工作所得,可别老在我面前炫耀他,以后若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不允许在我面前提他,懂么?”

    她直起身子,眨了眨眼睛,“好吧,不提他,不提那些臭男人。”

    说完又望着天空,笑:“哪天,他要是因为对你的内疚而奖给我一套别墅那就太美好了。”

    “你就想得美吧!”我看着她,也跟着她笑。

    “切,这点钱对于许氏集团来说算个毛毛虫,到时那个基金协会启动后,许氏集团的财富只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的。”林姣姣不屑地说着,“你还别说,只要他一高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那你就等着做白日梦吧。”我听到她提起那个基金协会就想到了梦钥,没好气地瞪着她,“你真要想要那就去做他的女人呀!”

    “停,打住。”林姣姣见我越说越离谱了,脸上正经起来,“我这只是开开玩笑而已,真要给我也是不会要的,对了,我问你,你们离婚,他给你什么财产没有?”

    我脸上的笑彻底没了:“姣姣,我与他本就只是个合约婚姻,与财产没有半点关系,请你以后不要再问我这类事情,否则跟沈梦辰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林姣姣看着我,挽紧了我的手臂,叹息着:“姣姣,你真是个好女人,许越失去你绝对是他的损失。算了,以后不提这些事情了,糟心。”

    说完挽着我往前走去。

    “是,他可以不提,但萧剑锋的事,我抽空还是要向你了解情况的,这次,你不能再糊弄我了,否则我真会与你绝交的。”我看着她笑了笑,一点也不含糊。

    要知道,这段日子来 ,尽管我发生了这么多事,但她与萧剑锋的事情我一刻也没有忘记过,说实在的,他们的事比我的事还要复杂严肃得多,毕竟他们之间有了个孩子,孩子的事从来都不是小事,而我与许越则不同,我们还没有孩子呢,说离就离了,没什么牵挂的。

    刚一想到孩子这事,我突然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整个人怔住了。

    “依依,你怎么了?”林姣姣挽着我的手突然看到我不动了,不由奇怪地问道。

    我若有所思地站着,突然拉着林姣姣的手问道:“姣姣,你还记得妮妮与沈梦辰的亲子鉴定吗?”

    “亲子鉴定?”林姣姣站着想了下,点点头说道:“记得呀,可那又怎么样,沈梦辰不配做妮妮的爸,现在房子也夺回来了,那样的爸不要也罢了。”

    “不,沈梦辰并不是妮妮的亲爸。”我呆呆的,脱口而出。

    上次,当我从沈梦辰口中得知他并不是妮妮的亲爸,而是许晟睿糟踏了我,是我怀上妮妮的罪魁祸首时,那时的我震怒之下,为了妮妮能有个安定的成长环境,决定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算了,也并不打算告诉给任何人知道,包括林姣姣。

    可当昨晚,我从许晟睿口中得知三年前他并没有碰我时,我不知有多惊讶,直到后来许越救了我,那样的激情一夜后,倒把这个事情忘了,现在乍一想到孩子,我所有的思维都回归来了,意识到这个事情可能很复杂,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这可关系到妮妮的亲爸,我总不能连妮妮的亲爸都不弄清楚吧。

    事情至此,我觉得没必要再瞒着林姣姣了。

    不堪的是我的人生,是我悲摧的人生,三年前被谁强了都不知道,还莫名其妙的生下了孩子。

    现在来看,沈梦辰肯定不知道是谁强上了我,否则他也不会认定是许晟睿所为了。

    而许晟睿听他昨天的口气,也显然是不知道的。

    那么,三年前,到底是谁强上了我,让我生下了妮妮呢?。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