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零五章彻底断裂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许总,这个时候还不能出手,一定要再忍下,您接位还不久,上次把恒华地产整破产,梦开阳已经产生怀疑了,现在许晟昆,许晟睿根本还没有死心,一直在暗中活动,因此,不能轻举妄动啊,基金协会一定要如期召开,如有可能,您与少奶奶先离婚为好……”我才走近病房就听到了冷啡焦急奉劝的声音,怔住了。

    “冷啡,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给我说这些的,滚。”病房里传来了许越冷厉的喝骂声。

    “许总,我是一心为了许氏集团,必须要先稳住梦开阳,只有趁他不备时才能出其不意彻底甩掉他。”不怕死的冷啡仍在冒死进谏着。

    我头有些晕,茫然转过身去,步履沉重地朝外面走去,然后再也没有回到病房里了。

    在大街上走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个公用电话亭,给冷昕杰拨了电话。

    电话才拨通就接起来了,他似乎正在等着我的电话。

    我说了个地址后,就走到了一旁大厦的台阶上坐着等冷昕杰来接我。

    台阶很凉,毕竟初冬了,可我没什么感觉,只是双手抱膝,无力地坐着,头埋在双膝间,一动不动,像尊石像!

    “依依。”冷昕杰的车很快就来了,车一停下,他就打开车门大步迈到了我的面前,看着我这个模样,微微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声开口:“夜凉了,回去吧。”

    说完,他脱下他的西装披在了我的肩上,弯腰扶起了我。

    我站起来时,头有些晕,幸亏他扶着,否则有可能滚下去。

    他有力的手臂扶着我,带着我一步步走上了他的豪车。

    坐在后排上,我闭着眼睛,直到冷盺杰把我扶进了客厅的沙发上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客厅里开了暖气,保姆端来了一杯热茶,我道了谢握住热茶,全身才有了点知觉。

    冷昕杰又吩咐保姆给我热了碗燕窝汤来,他亲手接过,俊逸的五官上脸色很凝重,语气虽温和却不失严肃:“依依,你的脸色太差了,来,喝了这碗燕窝汤。”

    说着,他用勺子舀起燕窝汤送到了我的唇边。

    我张嘴接过了。

    看着我乖乖喝下去了,他脸上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轻抚着我的头,低声叹息着:“我的傻丫头,为什么这么不知道怜惜自己的身体呢!”

    我鼻子一酸,忍不住滚下泪来,忙从他手里接过汤来,低着头,和着泪几口喝完了。

    一碗温热的燕窝汤喝下肚后,精神也好了不少。

    冷昕杰看着我温暖如春地问:“依依,还要吃点什么东西吗?”

    “不了,我没什么胃口,只有些疲倦想休息下。”我摇了下头,抬头看着他。

    他穿着白衬衣,戴着墨镜,皮肤白腻,俊逸的五官上面笑容浅浅的,特别的暖心。

    “嗯,那就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带你去上班。”他点了点头。

    “好。”我站了起来,笑笑朝他摆摆手,“冷总,晚安。”

    他微微笑了笑,点点头。

    我迈开步子朝着楼上走去,背后那双眼睛灼灼温宛,仿佛能穿透我的后背,我莫名的有种不安和难受。

    回到卧房后,我给林姣姣去了个电话。

    林姣姣接到我的电话后将我好一通埋怨,说我上午无故挂了她的电话,又说我轻视了她,气得要死要活的,我只好安慰了她一阵子后才从她那里要到了许越的妈吴向珍的电话号码。

    我坐在床沿,给她发了个信息:阿姨,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好字交给许越了,请您催他签字后去民政局拿离婚证。落款:余依。

    信息发了后,我甚至还来不及喘口气,手机立即有了回响,点开一看:“好,谢谢,难为你了,我会催他的。”

    我把手机丢到了地上,瘫倒在床上。

    第二天,许越派冷啡把那张支票给我送了过来。

    自此后半个月,我再也没有见到过许越,他也没来找过我,我从不会主动打他电话或发微信给他的。

    他也没有打过我的电话。

    我们之间就像彻底断裂了般,再没有彼此的消息。

    甚至连他的微信朋友圈都是如一汪死水般平静,有时,我会怀疑我是不是从没认识过一个叫许越的男人呢。

    可他留在我身体里的印迹,在我感情上留下的创伤,即使在午夜梦回时,我都能有痛彻心扉的痛感。

    一切终于过去了, 我们之间唯一还需要联系的就是那张还没到民政局办理的离婚证。

    至于住在深市那套别墅里的妮妮。

    我还没有急着把她接过来,主要是我现在的房子还没装修好,也请不到像小宇那样适合带妮妮的好女孩子。

    我了解到许越这段时间并没有去过深市,那里,他似乎也像消失了般,这才是让我最放心的。

    这样,当我去带走妮妮时也不需要与他见面,而妮妮通过这段时间与他的疏远,相信会适应过来的。

    我也渐渐适应了冷氏集团的工作,每天除了上下班外,就是去丽江小区装修我的房子。

    而沈梦辰自从那天出现后,再也没来搔扰过我,后听林姣姣说那天后的次日,他就被逮捕进局子里了,我再也不用担心他会来搜扰我了。

    我的新生活似乎正在开始了。

    昨天晚上,临睡前,手机里发来了一条信息,我打开一看,是吴向珍发来的,她告诉我,许越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让我放心。

    看到这条信息时,我的心还是像被蜜锋蛰了般疼痛。

    让我放心?

    我唇角浮起了讥讽的笑,这到底是让我放心呢,还是警告我不要再靠近她儿子了,好让他儿子彻底对我死心吧。

    好在,我早就有思想准备了!

    接下来我每天忙着装修房子,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想妮妮了,从那一别,竟然快有一个月没看到她了,这小家伙总是在我心底的最柔软深处呆着,让我在万分绝望痛苦时,不时崩出来安慰下我,鼓励着我。

    她成了我的全部精神支柱。

    这天下午,冷昕杰早早出去了。

    我坐在办公桌前整理着明后天的几个将要签定的合约资料,并规划好这几天冷昕杰的行程,

    吴晓珊悄悄走了进来。

    她是总裁助理,是在冷氏集团这段时间里唯一能与我说得上话的女同事。

    “余秘书,你一个人在呀,冷总呢。”她进来后朝着冷昕杰的办公桌看了眼,笑眯眯地问。

    我抬头笑了下:“出去了,应该是有私事吧。”

    “哦,余秘书,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坐坐怎么样?告诉你,这条商业街新开了个巴西烤肉店,听说味道很不错的,我们去尝尝怎么样?”看到冷昕杰不在,她彻底放松了,用手支在我的办公桌前拖腮看着我,笑嘻嘻地问。

    我抬头看她,笑了下:“你不是要陪男朋友么?”

    “切,我男朋友反对我吃这些烤肉玩意,不支持我,我还是找女朋友去好了。”她撇了下嘴,很无奈的模样。

    我轻笑了下:“其实这些烤肉吃多了确实不太好,不过,如果你真需要我作陪,可以考虑下。”

    “耶,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听到我同意了,她高兴得叫出声来,“好吧,今晚我请你。”

    “不用了,我请。”我把面前的东西收拾了下,对她说道:“想要吃,那就快去把手头的工作做完了才能及时下班喽。”

    “好,我马上去。”她欢呼一声,转身一溜烟跑了。

    下班时分,我刚拿好包,她就溜了进来,挽着我的胳膊,我们朝着电梯走去。

    刚好是下班时分,公司的职员都在挤电梯。

    我和吴晓珊也挤在了一起。

    “吴助理还挺会站队的,余依那可是冷总的大红人呢,这眼力见还挺好,看来很快要高升了。”有职员在电梯里面小声议论着。

    “切,算什么,不就是花瓶么,冷总早有未婚妻了,那可是盛氏集团的盛司雨小姐,名门闺秀,那个才是正牌的冷太太,这些野花野草的,只香一会儿就没影了,到时不知多惨呢。”

    这样的小声议论声就算压得极低,还是让我和吴晓珊听了个一清二楚。

    吴晓珊很气愤,想要与她们去议论,我这些年早就习惯了别人的冷言冷语,心也麻木了,当下一把拉住了她,待电梯门一开,我就带着她快步走了出来。

    进到巴西烤肉店的时候,还没走进去就闻到了烤肉的香味。

    我们笑嘻嘻的,挑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有服务员送来了冷饮之类的。

    这里的烤肉全是师傅放到炭火上烤,烤熟完后用叉子拿着送到每一位客人的盘子里,我们点了些鲜菜后只管坐着等吃就行了。

    “余秘书,这个烤肉店是最新开的,味道很正宗的。”吴晓珊边清洗着面前的杯碗边这样说着,说完后,双手托着下巴,望着外面繁华的商业街说道:“余秘书,知道吗?我大学时做梦都想进到许氏集团和冷氏集团这二个大的集团公司来工作,没想到后来梦想成真了,想来我运气还是挺好的。”

    “。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