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零一章你泼辣的样子我更喜欢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许越用手摸了下鼻子,拿出纸巾来擦着,从我身上侧翻了下去,把我搂入怀里,他现在应该是确定我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了,放了心,紧紧抱着我,声音轻柔:“依依,对不起,只因为我太爱你了。”

    我气愤得翻身而起,骑在他身上拼命捶他。

    他看着我,笑:“余依,你泼辣的样子我更喜欢。”

    我看他歪头躺着,鼻子被我咬得红红的,脸上的表情很不正经。

    “许越,你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就要娶梦钥了却又拿着我不放手,难道你想让我做你的情妇?”我的手打得累了,可他还跟没事人似的,我懊恼地跌坐在床上恨恨地问。

    他脸上的笑容没了,沉默了会儿,只说了二个字:“不会。”

    我怔了下,这二个字什么意思?是说不会娶梦钥还是说不会再缠着我让我做他的情妇?

    我打量着他的脸,他闭上了眼睛,脸庞上面的疲色难掩。

    “不会那就最好,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放在你前排车驾位上了,希望能尽快接到你的通知去民政局办理离婚证,这样的事越快越好,我不希望拖泥带水的。”我理所当然地理解成了后种意思,他这辈子是要照顾梦钥的,除了后种意思,我想不出还会有哪种意思!

    因此,我催促着他。

    他仍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我爬起来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准备下车。

    身子才挪动了下,他的大手立即伸过来抓住了我的手臂,沉声问:“去哪里?”

    我回头,冷冷的:“许总,请放开我,我现在是冷氏集团员工,当然要回冷氏集团上班去了,难不成真跟着你走么?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搔扰我,尊重下我。”

    “不许去。”他葛然睁开了眼睛,命令的口气。

    “凭什么?”我大怒,“你把我赶出了许氏集团,还不许我去别的公司上班,有你这样的吗?真当我是你的宠物啊。”

    他剑眉拧成一团,似乎对我的发怒有些不满,眸光深重的看着我:“你回深市带好妮妮就行了,不需要你上什么班。”

    “哟。”我冷笑:“我回深市不上班,被你养着,吃你的,喝你的,直到你厌弃我那天,把我们娘俩扫地出门,就是这样吗?许越,你可真会想,可惜,我不是你的玩具,不会随你处置的,更不会坐等你把我扫地出门,我要去上班,挣钱,养活我和妮妮,我相信只要凭我的努力,终有一天会寻到幸福的。”

    说完挣扎着,欲甩掉他的手。

    他坐了起来,脸色骇然:“你的所谓幸福就是要趁着自己还年轻努力去讨好冷昕杰,成为冷太太是不是?”

    我听得差得晕过去。

    亏他能想得出来!

    可我不想与他废话了,只是冷声说道:“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与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也没必要向你解释什么,许总,你身为如此大的集团公司总裁,又是富家子弟,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呢,又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请不要再纠缠着我,而我也绝不会去做你的金丝雀的。”

    说完我用力挣扎着要下车。

    他的大手牢牢握住我,似在思考着什么。

    正在这时,冷啡在外面说道:“许总,冷昕杰已经下来了。”

    我扭头朝车窗外一看,冷昕杰大概是在上面等得我太久了,走了出来,眼睛四处看了下后直接朝着我们的房车后面看来,他猜测我们正在车上吧。

    许越干笑了声。

    我狠狠甩掉了他的手,“许总,请不要再过来纠缠我了,我要去工作了,也请你不要为难冷昕杰,来他公司上班是我的意思,完全与他无关,请你们许冷二家还和以前一样,不要为了我产生什么误会,否则我可承担不起什么‘女人是红颜祸水’的罪名。”

    许越的脸越加的阴沉可怕。

    这时冷啡在外面焦急地说道:“许总,这个时候我们还不能完全不顾及梦家的势力。”

    梦家?是指梦开阳么,我愣了下,扭头看着许越。

    他眸色沉然,阴沉的脸上讳莫如深!

    我看不懂他的意思,其实我发现自已永远也无法弄明白他的心思,许家忌讳梦家,明眼人都知道,可这关我什么事呢。

    我又扭回头来准备下车。

    许越的大手再次拉住了我的手,阴沉沉地说道:“我能允许你在冷氏集团上班,但你要记住,你不能与冷昕杰发生任何男女之间的事,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不信的话,那就走着瞧。”

    说这话时,他的声音冰冷得像千年积雪,冒着丝丝寒气。

    我顿时浑身发冷,手脚冰凉。

    这男人,太霸道了!

    他凭什么可以这样要求我。

    正在我想回驳他时,冷昕杰已经走到车窗边敲响了车门。

    许越透过车窗看着他的脸,他的脸上有焦虑,担忧,甚至有深深的怜惜,那都是对我的,这点我和许越都懂。

    他略微弯着腰,把脸靠近车窗里朝着里面张望,亦如那天晚上般,在我家楼下,他也是这般的靠着车窗望着里面的我们。

    然后第二天他就病了!

    我的心突突跳着,内心闪过丝内疚复杂的情感。

    许越唇角浮起抹冷酷讥讽的笑,阴沉着脸,抬手过去,慢慢摁开了车窗玻璃。

    “原来是许总。”冷昕杰看到许越后立即笑了笑:“许总既已来到了敝公司门口,不如上去喝杯茶?”

    这样说着时,他的眼睛就在车里面扫了下,看到我正坐在里面时,眼睛一亮,笑容温和:“余秘书,你的事情办完了吗?上面办公室已经收拾好了,你去看看吧。”

    说完看了下表,

    “半个小时后,与影评娱乐有个合约要签,需要你的陪同。”

    “冷总,已经好了,我马上下去。”我立即笑了笑,答道,推开了车门。

    “许总,要不要上去喝杯茶?”冷昕杰抬起身子,看着许越,再度客气地开口。

    许越沉沉然一笑:“冷总,喝茶就不必了,既然我的妻子这么喜欢在贵公司上班,我一向都是极宠爱她的,也就由着她了,只是还请冷总照看好我的妻子,我先谢谢了,改天请再你吃饭。”

    他故意把‘我的妻子’咬得很重,那是在提醒冷昕杰呢,不要对我做些什么。

    冷昕杰岂能听不明白,只是笑了笑:“请许总放心,余依是我的秘书,我理当关照好她,在她还是你的妻子前,我绝不会让人伤到他一根寒毛的。”

    这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在我还没有与许越的离婚手续办好前,他是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他懂这个规则。

    许越的脸色一下就暗沉得可怕,可他只是从喉咙里挤出了点笑声来:“冷总可真是个好人,我代余依谢谢你了。”

    我在一旁听得直想骂他,他代我去谢冷昕杰,他算哪根葱呢,只要他大笔一挥,我与他之间什么都不是了。

    可他脸皮就是这么厚。

    “依依,既然冷总找你,那就下去好好工作吧,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电话,晚上,我会让冷啡过来接你的。”我这还没反应过来,他的一只大手就摸到了我的脸上,低沉的笑了声,无比宠溺地说着。

    我的身上就一阵的鸡皮疙瘩,他竟然还想让冷啡晚上过来接我,简直是不要脸之极。

    我会把自己送上门去给他睡么!

    简直是好笑。

    “不用了,许总,我想我们之间以后不需要这样近密联系了,晚上我暂时寄住在冷总家里,请你记得快点签好字再通知我。”我一把推开了他的手,直接干脆果断地答。

    说完脚步有些慌乱地跳下了车,站在地上车子的另一边,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看着我,脸上是高深莫测的阴笑,说了声:“依依,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

    说完朝着冷啡说道:“开车去潮记。”

    车子慢慢开动了。

    “冷总,余依是我的太太,请你记住这个,我不想我们许冷二家再起什么争执。”他对着车窗外冷静阴冷地说着。

    车子绝尘而去。

    他一走,我后退一步,松了口气 。

    “依依,不要紧吧,他有没有伤害到你?”冷昕杰在旁边扶住了我,关切不安地问道。

    “没有。”我摇头,“但愿他能尽快签字就好。”

    “嗯。”冷昕杰嗯了声,沉思着,并没有说什么。

    我回到了十八层冷昕杰的办公室,果然我的办公桌已经摆设好了,在左边弧形区,离冷昕杰有一点距离,但我们二个办公桌并排着,彼此扭头就能望到对方。

    这样的摆设还真是让我有点不太适应,我明白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像我这样呆在冷昕杰的办公室里,几乎毫无可言,看似近密,可站在政治和心理学的角度上,其实是很危险的。

    冷昕杰虽然温润如玉,平易近人,看上去比许越要好很多,但他一样也是心思深不可测的人物,他的手段可以说与许越是不相上下的,势均力敌。

    我的身份则是非常的敏感,他能做到对我如此信任,只能说是一种信任,但这种信任很难持久,除非我们之间的关系能更进一步,譬如:成为他的女人。

    但目前对我来说,是不太可能的。

    我只能边走边看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