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章昨晚,你睡在哪里?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许,冷二家公司的长辈很有眼光,在很多年前就看上了这条街,分别依街而建了二栋大厦,随着商业的发展,这里早就成了a市的商业风向标,因这了二个龙头公司,甚至这一块地也成了a城乃至全国的商圈旺地。

    在a城几乎无人不知许氏集团与冷氏集团,也无人不知多少年前许,冷许二家的那场商业搏斗,所谓血雨腥风。

    其实就目前而言,许冷二家相安无事,但真正的来往并不密切。

    望着街对面那金光灿灿的‘许氏集团’几个大字,我深刻的意识到,如果我的问题不解决,对许冷二家公司来说未必会是好事,我可不希望他们二个总裁因我而起风波。

    我绝不是变,态,乐于看着这二家公司的总裁为我争风吃醋的。

    因此,在我把头朝下面看过去,隐隐看到冷氏集团楼下面似乎停着辆加长版房车后,我就扭头对冷昕杰说道:“冷总,我先请个假,出去几分钟,这个时间不会很长的。”

    “要我陪吗?”他似乎知道我想做什么,担忧地看着我。

    “不了。”我摇摇头,苦笑了下,拿了离婚协议书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许越很有可能就坐在下面的房车里。

    这样也好,我可以当面交给他。

    我这一走,冷啡也跟在我身后走了出来。

    电梯门合上的那一刹那,我靠在电梯门板上,闭上了眼睛。

    我脑海里仍然是妮妮的哭声!

    现在的我要想彻底与许越脱离关系,只能像所有的夫妻那样正式办理离婚手术,因为那个该死的结婚证是真的。

    像许越之所以敢让冷啡闯进冷氏集团来,也正是因为把握了这个。

    毕竟他占据了道理。

    很快,电梯门开了,我走出来。

    果然,大厦的前面正停着那辆加长版宾利房车,房车的窗户是关上的,我不能确认许越到底是不是在车上。

    我盯着车子看着,冷啡从后面跟了上来。

    “少奶奶,您上车吧。”他朝我说着,想要给我打开车门。

    “你家许总在不在车上?”我站着没动,只是冷冷地问。

    冷啡迟疑了下回答。

    我立刻知道许越一定是在房车上了,我猜此时的他一定是坐在房车里某个位置上正怡然自得地看着我,看我到底能不能逃脱他的枷琐吧。

    车玻璃窗是深色的,他能看到我,我根本看不到他在哪里。

    当下我也不需要冷啡回答了,大致猜测着他平时喜欢坐在哪个地方,就对着那个位置的车窗玻璃大声说道:

    “许总,昨天离开前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你那么聪明的人不可能不懂我的意思吧?现在你来了也好,那我就把离婚协议书当面交给你了,那上面我已经签好字了,只需要你签字就好了,请你拿了后立即带着冷啡离开,也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到我的工作,我现在比不得你,你是富豪之家,有的是钱,可我上有老,下有小的,要工作养家,请你理解我,谢谢。”

    说完走到前排,把离婚协议书塞到了座位上,然后转身朝大厦里走去,正当我走上第二个台阶时,我就听到他有些略带疲倦的声音:“依依,先跟我回家,回家后再说。”

    “不,我没有家,更不会跟你回去。”我掉头,“请你拿了离婚协议书早点离开,免得被媒体拍到不好。”

    车子里没有了声音。

    我认为他应该想清了,就回过身来继续走,不知怎么的只觉得心脏里特别的难受,好像上面压了好几斤石头般。

    正在走着时,突然后面的车厢门开了,一股风过,一双强劲有力的手臂从背后拦腰把我抱了起来,我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就被男人抱进了宾利房车后面。

    当我稍微清醒些时,已经被他放到房车后面的软床上了。

    我气极了,冲着他吼:“许越,你这个疯子,快放开我。”

    边吼边爬起来就要跑,可还没翻过身,那双强有力的大手把我的肩膀朝床上一按,我又仰跌倒了下去,紧接着,男人如堵厚厚墙壁般的胸膛重重地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瞬间无法动弹。

    “告诉我,这二个晚上去哪了?手机为什么关机?”他沉锐的眸光副近我,阴沉沉地问。

    “不关你的事,我乐意。”我气急了,朝他吼。

    “你跟冷昕杰在一起?谁允许的?”他逼视着我,眸眼泛红,眸底里带着血丝。

    我愣了下,朝他瞧去,原来这张意气风发的俊脸上竟满是憔悴,眼底里布满了血丝,就连一向整洁的发丝都显得凌乱不堪。

    这还是那个大集团公司的总裁吗?

    我不在的这二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莫名的,我的心尖疼了下,心底里的那道坚固的长城似乎软了点。

    据以往的经验,为了防止他突然强迫吻我,我死死地咬着唇并不答他的话。

    他似乎恼羞成怒了,那个模样是恨不得要把我给掐死般。

    “许越,你就是个神经病,当初是你亲口说的,我们之间只是个合约婚姻,彼此不干涉对方的私生活,我也不能爱上你,可你现在这个模样,什么意思?”过了会儿后,我终于忍不住嘲讽地开口了。

    “那是以前,现在不一样了,因为我现在已经爱上你了,这个游戏规则从来只能由我来改写。”他霸道无赖地说道,伸手捏住我的下巴把我的脸往左偏,往右偏,边往我脖劲里看去,似在检查着什么,我突然明白过来,急怒攻心,趁机抽出手来,狠狠朝他脸上打去。

    他没有躲避,硬是让我那一巴掌狠狠扇在了他的脸上,立时,他右边脸上出现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消气了吗?”他愣了会儿,看着我。

    我没想到他居然甘愿被我打,有些失神。

    “消气了就好好好告诉我,这二天晚上你睡在哪里?”他嘶哑着嗓音,再次追问,“你要是不肯说,那我只能自己来检查了。”

    “你个混蛋,无聊,不要脸的。”我知道他所谓的检查是什么 ,气怒交加地朝他骂。

    他唇角不屑地撇了下,邪气地笑:。

    “告诉你,我就要对你混蛋了,今天要是让我知道这二天里你背着我与别的男人上了床,哼,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一只大手按住我,另一只大手熟练地剥掉了我身上的衣服,一双眼睛在我身上来回棱着,还把我翻过来覆过去的,最后大概是看到我身上的肌肤光洁如玉,并没有那些所谓的吻痕,脸上的表情和缓了许多。

    我被他像个牲口般检查着,简直要气晕过去,可他人高马大的,我这瘦弱的身子骨哪是他的对手,除了任他摆布外,根本就毫无办法。

    看到他脸上转晴了,我以为检查到此为止了,可没想到,这男人的猜疑心竟然如此重,他大手竟顺着我身上的肌肤往下一拉,把我的裤子给扒了下来,我脸上一白,立即冲他怒喝:“许越,你要再混蛋,我要告你。”

    “告我?”他不屑地一笑,“有本事那就是去告呀,有哪个做丈夫的不能碰自己的老婆呢?”

    “可我不是你的老婆,再说了,你这属于婚内强,奸,我不愿意。”我气急败坏,朝他吼。

    “你真不愿意?”他似乎吃定了我般,雅魅一笑,低头就强吻上了我的唇,手趁机落在了我的胸前……

    立时我整个身上像火在烧,浑身都在颤粟,那样的一种似乎已经离我远去了好久的酥麻感觉又以星星之火开始撩原,渐渐地激起了我体内最原始的渴望。

    “我看你也是蛮想要的吗?一点也不诚实。”他明显感知了,在我耳边轻笑着,伸出舌尖舔了舔我的唇,大手顺着我的身子往下游离着下去。

    “许越,我警告你不要碰我,我们的合约婚姻只剩下半个月了,我不欠你什么,你绝不能再碰我,现在不比以前了,以前是我愿意,现在我已经完全不愿意了。”我脸上阵阵绯红,咬紧牙关强忍着,恨恨瞪着他,朝他发出了最后的警告。

    我这话一出口,立即就后悔了。

    果然这男人不听还好,一听我竟然完全不愿意了,立即就发疯,逼问:“你不愿意给我,是要留着给冷昕杰吗?告诉你,休想。”

    说话间,他的手伸向了……我只觉得一沉,身体里似乎有异物入侵……这男人竟然把他的手指放了进去,真的来检查起我了。

    委屈,愤怒,屈辱,齐齐涌上了我的心头,我气得浑身发抖,张嘴就朝上面的男人咬去,这一咬正好咬住了他的鼻子。

    愤怒使得我紧紧咬住了他的鼻子不放。

    他吃痛,手指离开了我的身子,嘴里发出闷哼声。

    我已经气糊涂了,只管狠狠咬着,直到有血腥味出来,我的理智才稍微清醒了些,一口闷气提不上来,换气间松开了嘴,头跌落在床,屈辱却让我的眼泪叭哒叭哒地大滴流着。。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