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九十章你没有资格管我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姣姣,我准备去京城一趟,要是许越问起我来,你就告诉他,我去乡下找亲戚了,让他不要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临走时,我想到了许越,担心他看不到我后会着急,就这样叮嘱着林姣姣,让她看到许越后给他说声。

    我不想打电话给许越,因为我无法对他解释些什么,不如独自前去。

    “依依,你去京城干什么?”林姣姣听我这样说,非常的奇怪。

    我微笑了下:“去有点事,我妈的亲戚那里,很快就会回来的,不要担心。”

    “哦,那你可要注意安全,记忆中,你好像很少去远门的。”林姣姣细心地叮嘱着我,像怕我丢了般。

    我苦笑了下,确实,自我大学毕业后就结婚了,那时没钱,连蜜月都没出去度,这几年的家庭主妇生活更是把自己禁锢在一个小圈子里,早已忘了外面的世界了。

    这样的独自出去,其实我的心都是忐忑不安的,但现在事情紧急,不得不去。

    “谢谢,我会的。”我答应林姣姣后挂了电话直奔飞机场而去。

    坐在飞机上,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我的思绪游离着,浮现出了一些简短的过往。

    “这么脏的东西都吃,不知道讲卫生吗?”那个时候我还只有几岁吧,应该是才刚有了记忆的年龄,有天,我正拿着一包爆米发在吃着,爆米发体积很大,我拿不稳,不时有爆发粒掉到了地下,我就蹲下去用手捡着吃,正在吃着时,就听到了个男人大声呵斥的声音。

    我吓得抬头望去,记忆中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吧,他身材高大,长相帅气,全身很威严。

    我怯生生地望着他。

    他看着我,面无表情,眸里的光很冷,透着说不出的怨恶嫌弃。

    “把它们丢了,过来洗手。”他厉声喝斥着我,厌恶地看着我。

    我吓得手一抖,爆米发全掉到了地上,散落了一地,我一下就大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女孩子就是烦,只知道哭。”他很不耐烦,冲我喝着。

    我害怕这下,哭得更大声了,那些爆米花可是我最爱吃的,就这样掉了好肉疼呢,还有这个男人,好凶好可怕呀。

    我不停地哭着看着他,可怜巴巴的。

    可这男人丝毫不怜惜我,一把提起我的手臂,将我提到水龙头前,重重放到地上,厉声喝道:“快冼手。”

    我太小了,拧不开水龙头。

    他伸手拧开水龙头,又朝着我喝:“听到没有,快冼手。”

    我吓得笨拙的把双手放到水龙头下,可那水流太大了,溅得我身上到处都湿了。

    他一下就火了,伸手重重地拽了我一下,把我拉后二步,伸出手来粗鲁地捉住我的小手放到水龙头下面重重搓冼着,嘴里说出了一句这辈子我都忘不掉的话:“你怎么不去死呢,偏偏还要生下来干什么。”

    那一刻,我害怕得发抖,男人有力的大手拉,推我,甚至帮我冼手时,都是痛得我疵牙裂嘴的,平时我的爸妈对我都是无比的温柔,宠爱,哪像他这样过呢。

    可那时的我太小了,惧怕他的威势,只能含着泪,不敢哭出声来了。

    后来,我妈妈出来了,看到这个阵势把我抱进了怀里。

    我拼命往妈妈的怀里钻,紧紧搂着妈妈的脖子,想远离那个可怕的男人。

    我听到妈妈对他说:“兰青,何必吓着孩子呢,她有什么错。”

    我听不懂他们的话,只想远离那个男人。

    那个时候我还应该很小,记不起多少事。

    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只知道他对我很不友好,似乎并不希望看到我般,甚至巴不得我去死掉。

    那个男人就是卫兰青。

    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冷漠,无情,嫌弃,厌恶,甚至恨不得我去死。

    这种很不好的印象在我脑海里扎根了,以至于让我看到他就没有好感。

    好在,他很快就走了,甚至在我以后的成长过程中也很少出现。

    而我爸妈给我的爱让我慢慢忘记了他。

    记得中间还偶尔有过一次见到过他吧,好像他还带着个漂亮的阿姨,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带着那个漂亮的阿姨和我的父母去到了一个地方玩,在那里住了十多天,那时的他仍是不苟言笑,冷漠有加的,只是那次没有对我大声喝叫,但也没有好脸色给到我。

    那个漂亮的阿姨倒是对我温言温语的,没有多少恶意。

    那次因为有爸妈在身边,我也没那么害怕紧张。

    但在那一次,我爸妈告诉我,那个男人是我的舅舅,让我叫他‘舅舅’,叫那个他带来的漂亮女人为‘舅妈’。

    我才知道原来他是我的亲戚!

    但我很不喜欢这个舅舅舅妈,只是在妈妈的压力下,还是开口叫了他们。

    这次他留给我的印像除了知道他是舅舅外,就没有任何了,后来,我照例忘了他。

    直至大学毕业,我要与沈梦辰结婚时。

    他又出现了,不过这时的他已经是中老年男人了,四十多岁,身体发福,但面容依然威严俊朗。

    “不准结婚。”只看到我就粗鲁地抛给了我几个字。

    我一下就火了,这时的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有自己的思想主见,我明白他是我爸妈请来的帮凶,说客,是来反对我和沈梦辰结婚的。

    因此,对他本就没有好感的我当然不会听他的了,他是恨不得我去死的,哪会真心希望我好呢。

    于是我激烈反驳他,甚至与他吵了起来。

    后来,他拂袖而去。

    临走时冷冷说道:“算了,从此后我不会再管你了,由着你自己去死活。”

    这样冰冷的话,当时激得我立即朝他大喊:“舅舅,你算什么舅舅?巴不得我去死吧,我才不要你来管呢,你又凭什么来管我,你没有资格,只有我爸妈才有这个资格。”

    他转过身来,暴怒如雷,我望着他的面孔十分可怕,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但那时的我并不怕他,只因为他留给我的印象,除了冷漠外,就是个坏蛋。

    试想一个恨不得我去死的男人会希望我好吗?我不相信。

    因此我很叛逆!

    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的排斥我,我一个女孩子家的从没有得罪过他吧,更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他不喜欢我呢?

    我是没想到再见他时,竟是在许越替他安排的饭局上,而他竟然就是当今重权在握的高官卫兰青。

    毫无例外的。

    在昨天的饭局上,他延续了以往对我的风格,冷漠,嫌弃,厌恶,甚至当面不认识我。

    就在昨天,当我看到他的脸时,有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我明白了一些东西。

    他,恐怕不是我舅舅这么简单。

    我现在急于想要认清楚这个问题。

    在飞机上坐了几个小时,我整个人的思维都是混乱的,那些好的,不好的记忆全部涌了过来,心里烦乱到了极点。

    若我的想法得到验证的话,那现实对我真的太过残忍。

    下了飞机后,我才知道京城有多大,有多繁华,而我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女人下了飞机后感到的就是茫然。

    站在人潮拥挤的街道上,望着那些陌生的面孔,心底里有些害怕,我的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许越的面孔来,还有他那个供我依赖的熟悉的胸膛。

    那一刻,我突然好想他。

    手里紧紧握着妈妈给的纸条,我开始按照上面的那个地址查手机,百度地图,一点点开始寻找起来。

    直到一套豪华阔气的四合院出现在我面前时,我认真看了下地址,没错,就是这里。

    莫名的,我就觉得这里有些眼熟。

    正站在门前站着打量时,里面门响,有管家走了出来。

    看到那个管家,我的心一跳,立即想起来了。

    那天在电视台小黑那个栏目组的办公室里,工作人员给我拍到的视频,不正是这里吗?

    沈梦辰提着礼品到京城来拜见卫兰青,就在这个地方。

    我抬头四处打量着。

    没错,管家也正是那个管家。

    我没有猜错,妈妈给我的这个地址正是卫兰青的家。

    她是让我来找卫兰青的。

    “你找谁?”管家走出来看到我后,朝我问道。

    我站着,不知要如何开口。

    “如果没有什么事那就快走吧,这里是军事用地,受保护区域,卫部长马上就要回家了。”管家看我这样估计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不耐烦地催促着我走。

    我脑子里越来越清楚了,有些不明白的东西也越来越清晰了。

    这时,我手中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

    我接通来,是妈妈颤微微的声音。

    “妈。”我心中很不是滋味,低低地叫着。

    “依依,你找到那个地址了吗?”妈妈沉默了下,在那边问。

    我的心沉了沉,低声答:“找到了。”

    妈妈在那边传来了叹息声,很久后,她开始跟我说起话来,说起一些我曾没听过的话。

    我拿着手机很认真听着,手在微微抖动着。

    ……

    一个小时后。

    一辆加长版的红旗牌悍马车缓缓开了过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