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八十四章我迟早是要走的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依依,昨晚睡得太晚,怕打扰了你的睡眠就没有叫醒你,没事,叔叔阿姨都是自己人,不会计较的。”许越像往常那样,手指抚摸上我的秀发,冲我笑了笑。

    果然,梦钥连厕所都没上,妆也没补,如临大敌般走了过来,不过这次,不是在许越的身边坐下,而是在她妈妈梦夫人的身边坐了下来,因为许越的身边已经被我占了。

    我看到她脸色发白,紧握着手指,像攒了许多气似的,眼里都是怨恨。

    梦夫人更不用说了,自我出来起就一直盯着我打量,阴冷的眸子似要把我射穿般。

    梦开阳呢,虽是沉稳地坐着,可一双高深莫测的眼睛看着我,饶是他如此镇定,我也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些惊讶与底气不足。

    呵呵,我心里直想笑,原来卑微的我也能把如此高傲贵气的一家人的气势给压了下去,想来我还真是个人才呢,心底里,暗自为自己欢呼打气。

    扭过头去时看到坐在我身边的许越唇角微微翘着,我竟从他的眼里看到了赞许的笑意。

    我霎那间明白了,我所有的底气都是我身边的这个男人给予的。

    因为他爱着我。

    是他的爱让我如此从容淡定。

    “阿越,这位是?”我想梦开阳夫妇早就知道我是谁了,仍然装作大方地微笑着问道。

    许越清了清嗓音,将眼底的笑意收起,礼貌地说道:“梦叔叔,她是我的妻子余依,有点不懂礼貌,睡到现在才醒,不好意思,见谅了。”

    梦夫人一听,在旁嗤笑了声,握紧了梦钥的手。

    “不好意思,叔叔,阿姨,昨晚陪阿越工作得有点晚,睡过头了,来不及招呼叔叔阿姨,请见谅见谅。”我双手合什,顺着许越的话谦虚地说着。

    “无妨。”梦开阳毕竟见多识广,岂会被我这样的行为惊到,只是淡淡一笑:“我们是来看阿越的,有些事要与他商量,你不在也没关系。”

    说完不再看我,把眼睛看向了许越:“阿越,我还有点事准备先告辞了,希望刚才我们商量好的东西要及时落实,我也只有一个女儿,她现在失去了右臂,我对她也是格外的疼爱些,从来都是只要她喜欢的,都会尽量给予,不想委屈她半点,她其实怪可怜的,我想阿越能够明白我的心情吧,毕竟她也是为你受伤的。”

    这样的话,看似温言细语,实际上把许越逼入了绝境。

    我的心瞬间像被掏空了似的。

    许越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放心,梦叔叔,我知道轻重的。”

    “那就好。”梦开阳笑了下,对着梦夫人说道:“锦云,我们也该走了,下午还要陪周书记钓鱼呢。”

    梦夫人会心一笑,点点头,拉着梦钥的手就要站起来。

    “妈,我不走, 我要陪许越哥哥。”梦钥却任性地说着,摇着梦夫人的手撒娇。

    梦夫人愣了下,这宝贝女儿开口了,她可没了主意,只是把眼睛看向了梦开阳。

    梦开阳沉吟着把眼睛望向了许越,眸里都是试探的光。

    他们似乎都在等着许越的决定,无非是想看许越的态度。

    许越沉然坐着,抿了下唇,对梦钥温柔地说道:“小钥,我公司发生了一些事,这些天忙得透不过气来,你陪着我并不太好,还是回家去好好休养,刚才叔叔不是说你右臂伤口经常发炎么,还是回家去配合好医生检查,千万不能任性,你要不好,我也会于心不安的,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后,再带你去玩可好?”

    说完他冲着她笑了笑,希望她能接受他的意见。

    “不好。”梦钥却在听到许越这样的说话后噘着嘴巴倒进了梦夫人的怀里,撒着娇:“妈,我不想回家,我想陪着许越哥哥,就算再忙再累,我也开心,至于我的伤口,您就叫于医生过来这里帮我治疗好吗?”

    说完在她怀里像个孩子般耍起娇来。

    梦夫人立即满脸的心疼,对着许越说道:“阿越,既然小钥想陪着你,那就让她陪着你吧,她要是敢胡来或者影响了你,你尽管告诉我,我来批评她。”

    许越无奈,只得笑了笑:“阿姨,我只是为了小钥好,毕竟我会很忙的,怕照顾不了她,既然您这样说了,她想留下来就留下来吧。”

    “耶!谢谢许钥哥哥。”梦钥一下从梦夫人怀抱里跳了起来,奔到许越面前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亲了口。

    许越的这番话应该让梦开阳夫妻还是满意的,而梦钥的这一动作惹得他们俩都高兴地笑了起来。

    我站在许越的旁边看到梦钥扑到了我的丈夫身上,那种感觉可能没人能懂,我想我是该要有多坚强才能做到脸上始终挂关淡笑呢。

    梦开阳夫妇走后,梦钥留了下来,那这间办公室里就显得拥挤了,从来一山容不得二虎,我站着就觉得无比的凄凉

    我是有心要陪着许越度过这段危机的,但显然,梦钥不会让我这样的。

    诚然,我的陪伴并不能为许越解决什么,而梦钥的陪伴才更有意义。

    趁着许越带着梦钥去送梦开阳夫妇去了,我走进了套房里开始收拾起东西来准备离开这里。

    在我收拾东西的瞬间我意外的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她让我回家一趟,说是有事情要跟我说。

    眼下我也正没地方去,听到这个,立即同意了。

    我提着行礼袋还没走出套房门,办公室里就响起了脚步声,很快许越带着梦钥走了进来。

    “小钥,你看我这些天很忙,今天还有好几个会议要召开呢,这样吧,我给你到沃维尼酒店开个总统套房,你去那里玩游戏去吧。”许越刚进来就对梦钥这样说着,语气里都是无可奈何。

    “不,我只陪着你。”梦钥立即红着眼睛摇头,“我哪也不想去。”

    说完她拉着许越的手,“许越哥哥,刚才你当着我爸妈的面答应了我的,怎么他们才走,你就变褂了呢?”

    “我……”许越一时语塞。

    “阿越,梦钥想留下来那就让她留下来吧,正好我妈要我回家了,这里就让给她好了。”我提着东西走了出来,淡淡地说着。

    “不行。”许越看着我,大概觉得特别内疚吧,走过来拉着我的手欲言又止。

    我浅笑了下:“没事的,让我走吧,我迟早是要走的。”

    大概是我的话引起了许越的感伤,他的脸顿时很黑,也很难看。

    “依依,我要你陪着我,我说不许走就不许走。”他眸光深重地望着我,语气有些捉急。

    我没有理他,提着包就走。

    “依依。”许越突然拦腰抱起我朝里面的套间走去,进到里面后,一脚踢上了门,反锁了。

    “依依,你在生我的气吧?”他把我抵在墙壁上,双手捧着我的脸,望着我红红的眼睛,用特别内疚的声音说道:“对不起,我现在无法给到你任何承诺,但你要相信我,我会尽力的。”

    说到这儿,他想再说几句安慰我的话或者誓言之类的,却张着嘴无法说出来。

    我扶开他的手,笑了笑,就觉得我笑得特别的悲凉。

    “阿越,公司到了这个时候,你再不能得罪梦开阳了,我无法帮到你什么,只有我走,你才能更好,只要你以后能幸福,我就开心了。”说这些话时,尽管我的心像万剑穿心般,却仍是无比的坚定果断,说完这些我就想掉头推门而走,怕再呆下去不争气的眼泪会蜂涌出来。

    许越突然从背后紧紧地拥住我,不让我走。

    “依依,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我不允许。”他抱着我,唇就要过来吻我。

    “许越哥哥,有电话来了。”正在他的唇贴到我的唇上时,梦钥在外面扯着嗓音喊着,用手重重地拍打着门。

    “你快去工作吧。”我理智迅速清醒过来,一把推开了他。

    “你先在这里呆着,不许走,我会想办法把梦钥带走的。”他望了眼外面,命令着我,“我还想吃你做的饭呢,这可是你答应了我的。”

    说完他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许越哥哥,那边质检局的人过来了,都在会议室里等着你。”梦钥眨着明亮的眼睛说着,脸有焦虑之色。

    许越闻言大踏步朝外面走去,甚至连看也没看她一眼。

    许越一走,梦钥的眼睛就落在我的脖颈处,刚刚许越亲吻我时将我的头发和衣服弄得有些乱。

    “姐姐,你想与我斗是不会赢的,我劝你还是及早离开许越哥哥吧,刚刚许越哥哥已经与我爸妈商量好了我们的结婚日期,这次再不会更改了,告诉你吧,日期已经提前了,很快,我爸妈就会把这个喜讯向外界宣布了,而在这之前,你必须要与许越哥哥离婚的。”梦钥的眼睛里泛着妒嫉的暗光,脸上都是得意洋洋的笑。

    我整理了下衣领,不想与她废话,心里担忧质检部门会来找许越的麻烦,就想先去看看外面的风声。

    可梦钥堵在门口不走,我就无法越过她出去,只得冷冷说道:“请你让开点。”。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