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八十章凭什么逼我离婚?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姐姐,我真的没有。”梦钥听到这儿丢掉手中的菜跑了出去,边跑边哭。

    “小钥怎么了?”客厅里,吴向珍迎着泪眼链链的梦钥慈爱地问,“好好的,怎么就哭了呢,快,别哭了,女孩子家的哭花了脸可不好看哟。”

    “阿姨,姐姐欺负人。”梦钥抽泣着,满脸的委屈。

    吴向珍正拿着纸巾给梦钥擦脸,听到这样说,立即把头掉过来对着我嫌恶地说道:“你又要怎么了?刚回来就要欺负小钥么?告诉你,有我在,门都没有。”

    “阿姨,我能欺负到她吗?你们不是富太太就是豪门千金,我这个老百姓哪能有那个胆呢?”我讥讽地开口。

    “哟,我看你这胆就大着呢,什么事情都敢做出来的。”吴向珍根本不问缘由,直接就这样污蔑我。

    我知道她不可能会向着我的,对我那是恨不得扫地出门才好,当下就把手中扎满了针的小人放在她面前摇了摇,不无讥讽地说着:“阿姨,看看吧,这就是你们豪门贵妇,小姐们的丑恶心态,连个一岁多的孩子都不肯放过,令人心寒。”

    “这是什么?”吴向珍这才注意到了我手里的小人儿,连忙问道。

    “阿姨,你自己好好看看吧。”我把小人递到了她面前,她接过去一看,脸色有些变了。

    “小钥,这是你弄的?”她把头扭向了梦钥。

    “不是我,阿姨,真的不是我,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余依是故意诬蔑我的,您不要信。”梦钥摇着她的手一个劲地哭。

    吴向珍脸上阴晴莫定,又仔细看了下小人,见上面只是写着‘妮妮’的小名,眉头舒开了,用十分淡漠口吻说道:“这没姓没名的,谁知道写的是谁呢?要说叫‘妮妮’小名的,全世界多的是呢,我看就不一定是针对你的女儿了,你也没必要多想。”

    我一听,只想呵呵了!

    这明的就是狡辩了,替梦钥开托的,大家心知肚明呢。

    妮妮自生下起,没人管,甚至连名字都是我自已查黄历取的,只为当时上户口需要,而我一直都是叫她妮妮的,大名从没叫过,因此,他们都不知道妮妮的大名。

    “就是呀,这叫‘妮妮’的多了去了,怎么就见得这害的是你的女儿呢?再说了,这都不知道是谁什么时候弄的呢,可不要冤枉我。”梦钥有了吴向珍这句话,立即顺着杆儿爬,又理直气壮了。

    我冷笑了声:“梦钥,我离开前还晒过衣服,去过储藏室,那时根本没这个小人,你说这段时间怎么就出来了呢,有些话不要再说了,说出来都丢人,我相信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

    一席话又说得梦钥满脸委屈,泪水涟涟地望着吴向珍了。

    吴向珍则用手握着她的手,轻轻拍着,好一派情深意重的模样。

    我看得心里难受,也不想去管这事了,只是默然转过身去想继续到楼上清理东西。

    可是有些人还是不想放过我!

    “余依,告诉你,楼上的卧房是我和许越哥哥的婚房,从现在起你不能再住进里面去了,知道吗?”梦钥从背后叫住我用命令的口气提醒着,好像这里已经是她的家般。

    我的背影僵了下。

    “是的,余依,梦钥与许越很快就要结婚了,这里都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你不能再住进主卧房里去了,如果非得要住回来,那就挑间客房住吧。”吴向珍也在一旁冷冷交待着。

    我站着,心像被罩了层铁丝网,缠得透不过气来。

    “余依,你都答应过我的,会尽快离开这里,离开许越哥哥的,现在都过去二个月了,怎么还赖着不走呢。”梦钥大概是仗着吴向珍在这里,依然不依不挠地继续逼问。

    我沉默着。

    “余依,赶紧与我儿子离婚吧,这样对大家都好,其实你这样呆在这里也没意思,对不?”吴向珍跟着催促着,突然叹了口气,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我呵呵笑出了声,实在是内心里那股压抑不住的气息在心底里来回叫嚣着,快要把我逼疯了。

    这些人,永远把自己当成了神,高高在上,可以随意无视别人的一切,包括人格与尊严。

    在他们的眼里只有自己高贵,别人永远都是那么的不堪。

    我手握了握,拳头松开,缓缓转过身来。

    我站在楼梯口,以绝对的优势俯瞰着她们。

    “请问,你们凭什么要我离开这里?凭什么逼我离婚?又凭什么跟我如此说话?凭的是什么?法律吗?”我的手放在扶梯上,身子微微前倾,脸上的笑有些古怪,

    “真不知道你们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首先,我要郑重申明,法律上,我是许越的妻子,不管我们现在感情怎么样,这是事实,在我们还没有正式离婚前,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们的婚姻是受到法律保护的,现在应该是我来问你们,问你们凭什么随意出现在我的家里?凭什么没经我的同意就把我的家改装成这样,这算不算违法呢?”

    我的语气咄咄逼人,高高在上站着,毫不留情地抨击着这些自以为是,随意践踏我尊严的人。

    我并不是怕她们,只是不想与她们闹事,但她们欺我太甚时,我也要做出反击,既然许越给了我结婚证,也就是给了我这个权利,我当然要利用了。

    她们的脸色很快变了,互相对视着,傻傻站着,似乎还没适应突然反击的我。

    “因此,在我和许越离婚前,请你们不要逼我太甚,不要对我做太过份的事,否则,我会拿起法律的武器毫不留情地把你们告上法庭,告你们强闯民宅,随意侵犯他人的财产,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报警,把你们二个强闯民宅的人清出这个属于我和许越的家。”这样说着,我拿起了手机来,装出要报警的模样。

    吴向珍立即脸色胀红,气急败坏的用手指着我:“余依,太过份了,我可是许越的妈,你敢这样对我试试。”

    我淡笑了下:“阿姨,梦钥小姐呢?她是许越的什么人?凭什么私自改造我的住宅?这算什么罪,你不会不明白吧?”

    吴向珍呆了呆。

    梦钥的脸色霎时惨白,用手拉着她的衣袖,泪眼汪汪的。

    “小钥,这样吧,你先回去,到时我与许越商量后再说。”吴向珍是聪明人,知道我说的在理,现在她们是斗不过我的,只能这样先劝着梦钥。

    “可是阿姨,我这里己经花了这么多精力和金钱装修成这样,难道要……”梦钥哭出了声来。

    “放心,这里不会变的,我跟你保证。”吴向珍立即安慰着她,“你先回去,让他们先离婚后,咱们再来,不急在这一时。”

    梦钥的眼泪叭哒叭哒地流着,最后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先离开了。

    看着吴向珍亲自护送着梦钥离开这里,她们临走时回头看着我那怨毒不甘的眼神,我真是舒心极了,心里是说不出的畅快。

    原来,她们都只是纸老虎,当我强硬时,她们也会毫无办法,只能灰溜溜地逃走。

    终于安静了!

    我松了口气,拍拍手走进了厨房。

    “少奶奶,好样的。”厨房里,汪姨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我叹了口气:“汪姨,我也不想这样的,毕竟吴向珍是少爷的妈。”

    “少奶奶,别难过,我们都懂的,对待恶人就应该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权,您没有错,那个梦钥什么玩意,这段时间天天在这里指手划脚的,我们早就看不惯她了,您不必在意这些,只要少爷爰你,支持您,那就比什么都强。”

    我呆了下,唇角浮起抺苦笑!

    时间不早了,我没再说什么,开始专心替许越熬汤煮粥来。

    稍晚些,我清理了些衣物洗簌用品,用小篮孑提了吃食出门了。

    夜色朦胧,我的脚步也飞快。

    许越肯定饿坏了,想到目前公司的处境我心思重重的。

    “许总,现在公司面临险境,如果不能力挽狂澜,将会非常危险,这时一定要慎重啊!”我走进公司时,许越正在召开股东大会,会议室里气氛异常激烈,烟雾弥漫的,我站在门外,从门缝里看到许越正沉稳淡定地坐在会议桌首席位上,面无表情,似乎对这些提议无动于衷。

    我静静站着,想叫他出来吃饭又担心打扰了会议,可接下来听到的话让我如坠入了万丈深渊,浑身发冷。

    “许总,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要分析原因,对症下药,很明显的,这是许氏集团得罪了赵副市长,只要把这个打点好就会解决一切了。”资深老股东杨显华用非常严肃的声音说道。

    “是啊,许总,我们股东都把全部希望押在许氏集团里,你可要对我们负责啊!”

    “许总,说句不好听的,这一切的根源还是因为那个叫余依的女人,你为了红颜得罪赵副市长就是不对,任何一个总裁不管何时何地都要为了公司的利益着想,而不是循私情。”

    “许总,我已经去拜见过赵副市长了,他的大意就是只要你现在与余依离婚,对过去不再追究,他就会放过我们许氏集团,至于沈梦辰那儿让他坐牢,赵副市长没意见,只要以后不牵涉他二个女儿就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