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七十九章针锋相对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阿姨,你凭什么打我?”屈辱,不堪,愤怨都朝着我袭来,我脸痛的同时,是心底深深的刺痛,就算我地位卑微,也不是他家的童养媳,并不代表她能随意打骂我,因此,我捂着脸,大声朝她怒问,不再把她当成长辈那般敬重了。

    吴向珍冷哼一声,满脸森严地朝我怒喝:“贱人,我打的就是你,勾引我儿子,把他迷得团团转,为了帮你报仇还得罪了赵副市长,现在把我们许氏集团整得风雨飘摇,危在旦夕,告诉你,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我听了气得浑身发抖,痛苦不堪,但我仍昂然屹立着,一双眼睛逼视着她,大声说道:

    “许夫人,请你听清楚了,我从没有勾引过你儿子,许氏集团走到现在这步,也不是我想看到的,你现在把这一切都怪责我,是不是太小看你儿子的智商了?他一个总裁,职场精英,只有他算计我的时候,哪能轻易被我勾引呢?虽然我没钱没地位,但绝不意味着就可以让你任意欺凌,今天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但下次,你若敢再这样打我,那对不起,谁打我,我就绝对要打回去,绝不食言。”

    我声音很大,整个客厅都能听到。

    说完后,我特意挺直了腰肝站立着,一双眼睛无所畏惧地逼视着她,气场一点也不输于她,

    她竟被我逼视得后退了一步,脸上闪过丝心虚,但就算是这样,还是丝毫没有改变羞辱我的意图:“余依,行了吧,你是什么货色我还不清楚么,说得你有多清高似的,还不是骗得许越给你在深市买了套别墅,就连我们许家祖传的珠宝都被你骗去了,你说这手段该有多高超呀!现在得了便宜,还来卖乖,难不成即想做裱子又想立碑坊呢,我呀,是早就看透了你们这一类女人。”

    她说得堂而皇之,直把我气得眼前发黑。

    “许夫人,那套别墅是不是我让你儿子买的,你怎么不去问下你儿子后才来说这种羞辱我的话呢?至于那套珠宝,告诉你,我一点也不希罕。不要以为人人都像你这样见利忘义,为了许氏集团的利益,为了你的所谓虚荣心,把儿子强卖给别人,牺牲儿子的爱情,幸福,根本不顾虑儿子的感受,难道这样的你不比别人更来得丑恶吗?”我讥讽地说着,与她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你……”她被我气到了,用手指着我,“贱人,你吃我儿子的,喝我儿子的,带着个拖油瓶,处处算计我儿子的财产,利用我儿子去报仇,现在把我们许氏集团整成了这样,竟然还敢在我面前如此嚣张,等着吧,我会让你有好看的。”

    她语无伦次,脸色发红,眸里闪着对我无比嫌恶厌弃的光,直接寒了我的心。

    我突然悲哀地觉得,与这样的女人去计较只会浪费了自己的时间与精力,现在有了梦钥主动给许钥做饭了,这里真用不着我了,我转身去就要朝楼上走去。

    “站住,贱人。”偏偏许夫人不肯放过我,朝我厉声问道:“上次,我给你说过的事,你什么时候履行承诺?”

    我惊了一跳,站住了,回过头去,冷冷问:“不知许夫人说的是什么事呢?”

    “什么事?”吴向珍冷笑,“又在开始装傻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放弃这个名份吧,告诉你,你舍不得也好,不想放弃也好,你是没有资格做我们许家少奶奶的,因此,你必须要尽快与我儿子离婚,这事是没得商量的,如果你乖乖离开,那我儿子给你的别墅,珠宝,我也就算了,不要了,否则,你一分财产也拿不到,婚还是照样要离,不信走着瞧。”

    她这连珠炮似的说了出来,倒让我想起来了,心如明镜,扭头一笑:“许夫人,我也还是那句话,只要许越同意了,我就随时带着女儿走人,而且还不会要你们许家的一分财产。”

    许夫人哪里会信呢,只当我是拿这话来要挟她的,当即怒气冲冲地说道:“好,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我儿子把你赶走的。”

    “随你的意,最好快点,越快越好。”我冷冷回了句朝楼上走去。

    许夫人一下跌坐在沙发上,黑着脸,用手抚着眉心。

    我慢慢走到楼上一看,惊呆了。

    整个楼上全部重新装潢了一遍,特别是我与许越的卧房,简直是大大变样了,刚开始我还怀疑是走错了房间呢。

    里面装修成欧式风格,用的是最流行的硅澡泥墙纸,卧房里的地角线,木条,包括镂金的大门全部是金黄色的,金壁辉煌,人走进去,直如走进了一个富丽堂皇的皇宫般。

    我看着这些几乎是用钱堆起来的豪华装修,倒吸口寒气。

    看来我不在的这二个月里,梦钥已经在一步一步的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现在这里的一切都昭示着,它的女主人是梦钥,而我早已无立足之地了。

    我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养会儿神,想了想,算了吧,既然就要放弃了,又何必去争这一时之气呢。

    轻吁口气,走进卫生间里去找我的东西,可卫生间里到处都是高档的化妆品,壁橱里也全是梦钥的东西,而我的东西不见了踪影。

    突然的,我就有了股愤怒。

    就算她要与许越结婚了,就算她装修了这里,那也行,我可以不管,但却不能把我的东西给随意拿走。

    这样做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我噔噔地走下楼去。

    许夫人仍坐在沙发上生闷气,我没心思理她,只是跑到了厨房里。

    “梦钥,楼上卧房里我的东西呢?你凭什么把它们拿走?难道你不知道那是我与许越的卧房吗?”我冲进去劈头就问。

    梦钥正在认真切着菜,没想到我会如此来质问她,抬起头来,笑了下:“哦,你的东西呀,我给你放储藏室了,你自己去拿吧。”

    储藏室?我的衣服冼簌用品之类怎么能丢到储藏室里去了呢,那里可是一天到晚都见不到阳光的,而且都过了这么久了,还能用么!

    瞬间,怒气又在我胸海里焚烧,可梦钥却像没事人似的,继续切着菜。

    我刚想发火,抬眼间就看到她正用左手切着菜,右臂伸出来的手指按着菜柄显得苍白无力,细细一看,果然是个超度仿真的假右肢。

    霎时,心底里的那股火又莫名的消退了下去。

    她是真的喜欢许越的,女人喜欢一个男人也没有错吧!

    算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虽然我也救过许越,可再怎么样我还是好好的,四肢健全,可她呢,一个妙龄女孩因此而失去了右臂,是多么的凄惨,她确实更需要许越的照顾。

    “汪姨,少爷要喝汤,清粥,麻烦您帮帮梦钥吧。”我朝着正在忙碌着的汪姨说道。

    “好的,少奶奶。”汪姨笑眯眯地答。

    一声‘少奶奶’不知又怎么惹怒了梦钥的神经,她突然把刀往桌上一放,冷声说道:“汪姨,不用你帮了,我自己会做。”

    汪姨脸上的笑容凝住了。

    我看了汪姨一眼,想到许越确实肚子饿了,只好朝她做了个请求的表情,汪姨当然明白我的意思,朝我点了点头。

    然后,我默默转过身,朝楼上走去。

    果然在储物室里找到了我的东西,全被丢得乱七八糟的,上面落满了灰尘,那些化妆品之类的肯定不能再用了,衣服倒还可以冼冼再穿的。

    只是,我很快又满肚子怒火了,我竟然在这里发现了妮妮的东西。

    这让我的怒火无法压抑。

    我的东西再怎么样也无所谓,可妮妮的东西竟然也会出现在储物室里就不可理喻了,如果说我的东西碍了她的眼,那妮妮的,怎么会碍着她的事?

    看着小家伙的那些衣服裤子上全部落满了灰尘,乱七八糟躺着,我真的是心痛不已。

    可我还是不想多事,想想还是算了吧。

    只是,在我弯腰去捡妮妮的衣服时,我又被气得炸毛了。

    墙壁的角落里,妮妮的衣服被包扎成一个小人,上面写着妮妮的名字,插满了小针,那些小针全都扎在小人的主要脏器上。

    霎时,我眼前一黑,嘴里有股腥甜的血腥味涌出来。

    太恶毒了!

    尽管我知道扎小人只是迷信的报复手法,可这样的做法足可以看出人心的险恶,妮妮那么小,能有什么错,招谁惹谁了呢?为什么连个孩子都不肯放过?

    我一怒之下,拿着扎满了针的小人朝着楼下跑去。

    “梦钥,我想知道这个小人是怎么回事?”这次,我的声音很严厉,我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边缘了。

    梦钥回过头来看到了我手中拿着的小人后,脸上先是闪过丝心虚,接着就故意好奇地问道:“姐姐,这是什么呀?”

    “这是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我冷笑一声看着她,“没想到你心地如此歹毒,妮妮还只是个孩子呢,她什么地方得罪了你?”

    梦钥看着我,满脸的无辜:“余依,你这样就不对了,这事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也不能血口喷人诬陷我呀?”。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