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七十四章他离开了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依依,我能如此容忍你,如果不在乎你,你觉得你还能在我面前出现吗?今天明明有小夕陪着了,我还要把你叫过来,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你是我的太太,这不是尊重你吗?为什么你非要把有些事情想得那么复杂?”许越的话透着些无奈。

    我张了下嘴,心里憋着的那股无名火在听到他的这些贴心话后,突然熄灭了下去。

    这是许越第一次对我说这么多话,他能做到如此,已经难能可贵了!

    “那你能保证在我们合约期内只能有我一个女人,只能跟我在一起吗?这段时间只能你爱我,能做到吗?”我昂起脸望着他乞求地问。

    与许越的这段孽缘,我从没有想过会走得多远,只想能走得完美点,能让我对爱情留点美好的幻想,仅此而已。

    许越眉目间染上了层柔色,紧绷的脸也缓和下来,手指轻抚摸着我的脸庞,低低叹息了一声:

    “依依,我真是拿你无可奈何,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与你拿结婚证吗?就是为了给你公平尊重,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暂时我能给到你的都在尽力给予了,不想在你我之间留下遗憾,请你相信我的诚心。”

    他捧着我的脸,语声温柔得令我陶醉。

    霎那间,我心底的猜忌在他的这一番话面前全都消失了,竟又出奇的平静下来。

    既如此,我又何必执着呢。

    我顺手搂起他的脖子,亲了下他的下巴,正欲收回去,许越的手趁势捧起我的脸,吻住了我的唇,深深浅浅吻了下,“现在不生气了吗?”

    “不生气了。”我抿了下唇,轻‘嗯’了声。

    “没想到你这醋尽还挺大的。”他又捧着我的脸,吻着我的唇,把舌尖探进来追绕着我的舌纠缠了好一会儿后,才放开了我,哈哈笑了声。

    “回家吧,冷啡的车来了。”我伸手捶了他一下,冷啡早就把车开到路边不远处静静侯着我们了,他一向善于装聋作哑,视而不见的。

    “以后不许再多想了。”他刮了下我的小鼻子,搂着我,朝着房车走去。

    至此,小夕的事情到此告一段落了,我也很快忘了她。

    其实我也很容易患大多数女人都容易犯的错误,把男人逼得太紧的后果只会是得不偿失。

    回到别墅时,还不算太晚,心里老师刚跟妮妮上完心里课。

    我去厨房里给妮妮拿牛奶,切了一盘水果端进客厅,许越已经与心里老师李慧季谈完了话,听她的口气,妮妮这段时间恢复得还是蛮好的,这点许越和我都挺满意。

    送走李慧季老师后,我给妮妮喂水果吃,顺带也会用牙签签了果肉送到许越的嘴里。

    我们三人很融洽 ,特别温馨。

    许越最让我满意的是,在妮妮面前,他总是一个慈父的形象,不管怎么样都是和颜悦色的,也很注重小孩子的教育,这让我很感动。

    稍晚些,许越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去书房里忙碌了,我把妮妮送去了儿童房里休息。

    误会消除后,我心里特别的舒畅,拿了本设计的书看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我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后半夜,我感到身上有酥麻的感觉,唇上也是热热的,温温软软的东西,睁开迷糊的双眼,许越健硕的胸膛正把我压在身下。

    我轻吟了声,眸光如水雾般望着他。

    “我累,想睡觉。”我推他,语声含糊不清。

    他轻笑一声,捏着我的鼻子:“小妖精,你这样看着我会让我喷鼻血的。”

    我嘟着嘴:“都这么晚了,放过我好不好?”

    “不好。”他干脆的答,剥光了我的睡衣,滚烫的唇开始在我身上点火。

    我敏感的身子受不了这个诱惑,很快化成了一汪水,直到他强硬挤进我的身体,我意识模糊,开始随着他浮浮沉沉的,不知今昔是何年。

    次日,我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的,起床时腰膝酸软,走路都有些虚浮。许越昨晚拼命要我,可谓是英勇之极,这男人好像永远都喂不饱似的,纠缠到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彼此累极倦极睡过去后,零晨五六点时,他又把我按在身下,狠狠压榨了我一次,直到我喊饶,他才意兴澜珊地放过了我。

    在我们的感情达到顶峰时,他趴在我身上不停地喊我的名字,僵硬的身体死死搂紧我:“依依,不要多想,我明天就要回a城一段时间,你带着妮妮好好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随时打我电知,等我的好消息。”

    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他明天就要回a城,离开我了。

    难怪会如此的压榨我了!

    我的心顿时像泡进了盐水里般又涩又胀,快感交错迭起时,我搂着他泪湿衣衫,我的双手紧紧抓着他的后背,像要把他深刻入我的脑海里。

    饭厅里,保姆已经把早点热了好几遍了。

    我仍在许越座位的右侧坐下来,形单影只地吃着早餐,并没有什么胃口,只喝了点稀饭后就回到了设计室里开始继续修改冷昕杰给我的设计稿。

    没有了许越的别墅里空旷静谧得让人渗得慌。

    我只能把自己大部分时间都泡在设计室里,或陪着妮妮。

    一个月后。

    我正从设计室出来,准备给冷昕杰打电话时,却接到了好久不曾联系的林姣姣的电话。

    “依依,你重色轻友,这段时间与许越恩爱得把我这个好朋友也忘记了,太过份了。”电话接起来就是林姣姣的抱怨声。

    我陪着笑脸,心中特别的抱歉,这段时间,呆在深市,每天沉迷于设计中,真的完全忘记了a市,忘记了好朋友,甚至连妈妈都忘了。

    许越后段时间大部分呆在a市,只有一个星期六日回来陪了下我和妮妮,我在不知不觉中做起了金丝鸟,并乐在其中而不自知。

    林姣姣的电话算是把我拉回了这个现实中。

    “姣姣,你现在还好吗?”我轻声问。

    “不好。”她立即在那边答,很干脆。

    我吓了一跳,“怎么了?”

    “依依,一言难尽,你现在哪里?我想见见你。”林姣姣沉默了下后才开了口。

    “好。”这次我没再犹豫了,立即答应了,“姣姣,你找个地方等我,我马上就打车过来。

    “好,到a城后给我电话。”听得出林姣姣的情绪并不是太好,我心情有些烦闷,挂了电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