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七十一章离过婚又怎么了?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跑近一看,大片的花海开得灿烂,惊艳得捂住了嘴。

    高大的桂花树全部开花了,缠绕上面的牵牛花,大片的菊花,昙花,木槿,月季……

    眼前全部都是一片花海,各种香气交织,浅浅吸一口就直入肺部,满鼻的馨香。

    我喜欢花。

    这些都是许越让人替我栽种上的。

    站在花海中,我流连忘返,激动地用手一朵一朵地去抚摸着,又闭着眼睛去闻,

    最后,我小心翼翼地采摘了一大把月季,海棠,蔷薇,用双手捧住朝着前院走去。

    我沿着长廊走着,心情特别好,想把这些花拿给许越分享下,让他也能感受到我的喜悦。

    经过书房时,我听到了熟悉的手机铃声。

    扭头望去,书房门并没有关。

    这手机铃声是许越的。

    我站住了,捧着鲜花准备走进去。

    “小钥,什么事?”里面的手机接通了,是许越低沉磁性的声音。

    小钥?梦钥?

    我的脚抬不起来了,像被定住了般,僵立在那儿,恍若有盆凉水大清早就当头浇了下来。

    这几天,我竟然忘了梦钥的存在了!

    “许越哥哥,为什么要把婚礼推后三个月?”大清早的,空旷的别墅里特别安静,梦钥哭泣的声音从许越性能优良的手机里清晰地传了出来,我的心拧成了一团。

    许越与梦钥的婚礼推后三个月了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会不知道!

    “小钥,卫兰青部长率领的工作组会提前来a城视察工作,你也知道我明年三月份要竞选政协,这次竞选的政协委员明年三月份是要去参加京城的两会的,因此要求极严,卫兰青部长也会提前来做准备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十二月份就会竞选出相关人选了。”书房里,是许越极耐心温言的解释声,“你应该知道竞选政协对我许氏集团和我们新成立的基金协会是多么的重要,在这个关头,你认为离婚对我会很好吗?”

    许越的声音很冷静,很温和,清晨,一股穿堂风吹过来,我打了个冷颤。

    “许越哥哥,正因为这样,你才应该离婚娶我呀,你想想,余依的名声并不好听听,离过婚,还带着个孩子……”梦钥在电话里的声音很激动,很不理性。

    “胡说。”我听到许越打断了她的话,严肃地说道:“谁说余依的名声不好听的?她的遭遇现在很多人都已知道了真相,那并不是她的错,她只是离过婚而已,离过婚又怎么了?难道离过婚就不能结婚了吗?这规矩是谁定的?我竞选政协难道上面还要管我跟谁结婚么?但是,我若在这个时候离婚马上就来娶你,那不是第二个沈梦辰么?这是道德败坏,懂吗?我不可能会这么做的。”

    梦钥应该是在电话那边傻掉了,好久也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我也站着出神。

    “不,许越哥哥,为什么会这样?”很快,梦钥就在那边神智失常地叫出声来,“为什么当初你要找余依那个贱女人结婚?为什么当初不是我,明明我们二家已经商量好,订好了婚期的,余依不过是玩你的,她爱的人是冷昕杰,许越哥哥,你与她离婚吧,我保证离婚这事不会影响到你政协选举的,相信我。”

    梦钥的情绪异常的激动。

    “许越哥哥,你就是爱上了她,是不是?这一切都只是推托,对吗?我知道你不爱我,但她有什么好,要什么没什么,你为什么要爱上她?如果你爱个比我条件好的女人,我还能想得通点。”梦钥在电话里歇斯底里,哭着叫喊。

    “够了。”许越冷厉的声音已经隐忍到了极限,沉着脸:“梦钥,我早就对你说清这个问题了, 不想再做解释,如果你一味地胡搅蛮缠,那我对你的承诺也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梦钥在手机里的声音立即小了下去,只剩下哀哀的哭泣声。

    她是很怕许越的。

    我竟不知道许越这几天与我呆在一起,表面上放荡不羁,背地里竟然做了这么多事!

    看来做这些,都是被他特意掩盖了媒体的,否则许越与梦钥婚礼延期的事媒体上面没有透露半点消息呢。

    能挑选去两会的政协委员,那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不能有一点点负面新闻。

    这绝对不是娱乐圈。

    梦钥现在这样的气急败坏,可以推断,许越在婚礼延期这件事上已经通过了双方的家长,甚至连梦开阳都是认可的。

    我心里竟然有股莫名的轻松。

    “许越哥哥,听说你现在带着余依去了深市,与她住在一起,是吗?”梦钥在那边痛苦地问道。

    许越沉默了下,声音很淡漠:“梦钥,你听谁说的?跟踪我?”

    “不,我没有。”许越的声音非常的冷,听起来很可怕,梦钥应该是害怕了,颤声否认了。

    “小钥,你知道我喜欢什么女人吗?我喜欢乖巧听话,识大体的女人,你应该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是靠什么来维系的,若拎不清这些,只能给自己找痛苦,我还是那句话,你应该去找一个爱你,疼你的男人,而不是与我这样勉强下去,这对你并不会好,当然,如果你一定要嫁给我,我会遵守承诺。”许越并没有否认与我在一起,而是用非常淡漠的口吻说道:“你要记住,余依现在是我的妻子,我不与她住在一起,那要与谁住在一起呢?”

    说完我就听到了电话挂断的声音。

    我微微的怔神。

    梦钥或许不了解许越,或许是忍耐到了极限才会如此不冷静的。

    因为他们的爱情太不对等了!

    我想她是明白的,他们之间要想保持着这种关系下去,梦钥是不能剖析许越的一切的,更不能去管他的私生活,如果她执着如此,对她来说只会万劫不复。

    女人面对爱情时往往都是极不理智的, 一旦爱上了就会失去一切自我,甚至被伤得遍体鳞伤还不自知,想当初我盲目爱沈梦辰时不也是一样吗?真正清醒过来后,才发觉自己的执着是如此的可笑滑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