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六十五章激烈碰撞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你不让我跟着过来,所有的借口都只是为了来见冷昕杰的,是不是?他有什么好,能让你如此不顾一切?是不是他的时间比我长,技术比我好?”他突然发狠似地摇着我的肩,脸色铁青。

    我的身子被他摇晃得站立不稳,差点摔倒下去,可他没有怜惜,仍在凶神恶煞地盯着我,满脸的恼羞成怒,像要把我给吃了。

    疯了,这男人已经疯了!

    我想,现在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不会信的。

    “是的,正是这样。”我忍住心痛,冷冷说着,趁着他失神发呆的瞬间,狠狠推开他朝我家的楼下跑去。

    这男人太可怕了!

    招惹上他是我这辈子的错!

    我用尽力气朝我楼下跑去。

    可来不及了。

    男人的长腿几步就赶上了我,伸手一扫,有力的手臂就把我搂进了怀里,我本能的反抗,他一只大手落在我的腰间,手臂一圈,收紧,我在他怀里再不能动弹。

    “许越,你疯了,放开我。”我怒声挣扎着,又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只能是压低了声音。

    我这样的回答可能是彻底激怒了他,让他感受到了羞辱与漠视吧,他脸上的肌肉抽搐着,一把打横抱起我朝着一边走去。

    我挣扎间就看到他的宾利房车正停在一棵大树下,但那里并不是我家的楼下。

    他三步并步二步走近了房车,伸出手臂拉开了后面的门,把我抱了进去,呯的一下带上了车门。

    他的气势太过阴厉,我开始吓得发抖。

    这样恼羞成怒的许越是我从没有看到过的,这男人在商场上的手段可是出了名的腹黑,凌利,我不知道他会要把我怎么样,身子被丢到房车床上后,我不由自主地朝后退缩着。

    “许越,冷静点。”我朝她喊。

    “哼。”他冷哼一声,脸色胀红,眸底的暗光像头正在发怒的老虎,恍若随时都能扑上来将我生吞活剥般,不用想都知道是多么的可怕。

    “冷静点?你现在让我冷静点,你觉得可能吗?”他闷声冷冷开口,白晳的手指狠狠抬起我的下巴,用力锁住,咬紧了牙关,而锁住我下巴的手指却在越来越用力,我就感觉到下巴好像不是我自己般,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唇角扬起抹似笑非笑,而脸上的表情诡异莫测,特别是眼底深处那丝冷像是罩着层千年寒霜,能把我瞬间冻成冰块。

    “依依,你太让我失望了。”他的声音格外低沉,冷漠。

    我知道他误会了,“阿越,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与冷昕杰什么都不是,不要多想。”

    “是么?”他冷笑,阴沉的眸光望向了车窗外。

    “依依,依依。”车窗外,冷昕杰正朝着这边走来,叫着我的名字。

    我惊出了身冷汗,他竟然还没有走。

    大概是他一直在背后注视着我,后来觉得不对劲,怕我遇到什么危险,就跟了进来吧。

    房车后面有扇玻璃窗并没有关严,那是许越留着通风透气的,而冷昕杰的声音通过那扇窗户就那样直直地穿透了进来。

    我望向外面,夜色中,冷昕杰正在抬头四处寻找着我,嘴里仍在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

    “好个郎有情妾有意,不错嘛。”许越的面色狰狞,笑容很可怕,他在我床边坐下来,贴着我的脸,在我耳边低语:“回答呀,让他过来看看我们二夫妻正在做些什么,不是更好么?”

    我咬紧唇含怒瞪着他,哪里敢出声,只能屏息凝气。

    他在我耳畔轻轻一笑,脸色和缓了些,可怒气并没有减少,眸光盯着窗外,分外的冷冽,像头猎暴。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会把我给撕裂。

    而这时外面冷昕杰似乎发现了这辆宾利房车,正朝着这边走来。

    “很好。”许越轻轻一笑,张嘴一下就含住了我的耳垂,我张嘴刚要叫,他松开了我的耳垂,在我耳边轻声说着:“叫吧,好让他来看看,我们有多恩爱。”

    我吓得张着的嘴立即紧闭了。

    这男人已经疯了,他说得出肯定做得出的,我哪敢叫,只好瞪着眼睛怒视着他。

    他笑了下,手指一把扯掉了我的内,衣,手覆在了我的胸前……

    “你……不要脸。”我气得低声骂,他的唇堵住了我的唇,啃咬了下,放松,低语:“喝酒了?好。”

    听着他的语气平静,我却似乎听到了利剑削铁的寒气声。

    他伸过手去,拉开旁边的冰箱,从里面取出一瓶白酒来,拧开,对准了唇。

    看着那白酒像水般倒进了他的嘴里,我又惊又吓,刚想上去夺过酒瓶。

    “依依。”车窗旁,竟是冷昕杰的脸,他正贴着车窗玻璃在外面叫着,一双眼睛朝里面望来。

    我的心抽紧了。

    这个车窗玻璃是特殊材料做的,我能看得到他,他却不能看到我们。

    他现在站的这边车玻璃窗是关着的,可另一边有扇车玻璃是半开着的,如果他绕到另一边呢。

    我屏住了呼吸,眼巴巴地望着他,希望他能尽快走开。

    许越却笑了起来。

    我听到了他松动皮带的声音,吓得我浑身抖了下。

    “怎么?害怕了?”他看着我笑,蹲下来,手落在我的胸前。

    我受不了这种刺激,身子发抖,望着他:“阿越,我什么也没有做,不要这样。”

    “这个时候才知道后怕,迟了。”他眼圈泛红,嘿嘿发笑,拿起旁边的酒瓶猛喝一口,噙住,覆上我的唇,把嘴里的酒全部踱到我的嘴里,然后强吻住我逼迫我吞咽进去。

    霎时,我胃里像着了火般难受,这可是高度白酒,珍藏了很多年的茅台,头也开始晕了起来。

    他邪气一笑,一把扯掉了我的裙子,架高了我的腿……

    “不……”我的唇被他吻住,想叫却又叫不出声来,车窗外,冷昕杰仍在敲着车窗,朝里面望来,在叫着我的名字。

    许越冷笑一声,毫不犹豫的,没有前戏。

    我疼得张开了眼睛。

    冷昕杰的脸贴在玻璃车窗上,眸里的关切焦虑格外的明显。

    他是看不到我们在里面的,但应该感知了什么,最少,他应该知道这台车是许越的。

    我的心抽痛。

    许越看着我心痛的表情,胀红的脸上更加阴沉,我浑身颤粟如筛糠般,手指狠狠穿透了他的肌肤,我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后来,他的唇离开了我,却换来更猛的……

    而我张着嘴,却不能叫出声来,因为冷昕杰明显感到了车身的晃动,正盯着车身看着,脸色渐渐的难看,浓郁的剑眉拧成了一团。

    那样的一刻,我简直如在火上烧烤,直盼着他快点离开,毕竟这样的一幕,不管是谁看到都会说不出的难堪的。

    许越似乎强要我上瘾了,兴趣盎然,他的脸色渐渐温柔下来,可唇角边挂着的那抹笑仍然特别的阴冷。

    他像在极力发泄着什么。

    不一会儿,我额角上全是汗液,身上也是。

    他俯身下来,在我耳边戏谑:“怎么?不敢叫出声来,怕让他看见?”

    我恨得张嘴去咬他,他轻笑一声,我受不住,轻哼了声,慌乱中又用手捂住了嘴,那情景别提有多难受了。

    而许越特别混蛋,竟在这个时候卯足了劲来要我,偏偏,我这不争气的身体早就习惯了他的攻势,在他的挑,逗下,竟跟随着他沦陷,起伏。

    我想我快要死了。

    在他一阵猛烈的进攻下,我用手指去抠他的背。

    看着我难受的模样,他唇角的笑越加的绵长,那点恨似乎也消失殆尽了。

    后来,外面安静了下来。

    我朝车窗看去,冷昕杰似乎已经离开了。

    我松了口气。

    而许越也在激情奋战后,释放了所有的热情,伴随着他离开我的身体,我瘫软在床。

    整个车窗里都是暖昧的气息。

    我的秀发粘着汗液遮掩了半边脸,瘫软在床上,眼泪如水般往下流着。

    “怎么?看不到心爱的男人,哭了。”许越弯腰下来,有些湿滑的手指拂去了我脸上的发丝,俊容冷沉萧瑟。

    我咬紧牙关:“许越,你混蛋,我恨你。”

    他身子震颤了下,墨瞳深深望着我。

    我们彼此望着,似乎都想把对方的心思看透。

    “恨吧,总好过对我无爱无恨,你说不是么!”他低低笑,手指轻抚过我的脸庞,想要揩去我的眼泪,最后捧住了我的整张脸。

    “我说过的,以后老老实实的,不要招惹我,你应该知道,你现在还是我的妻子,不要去招惹那些野男人。”他的脸逼近我,狠狠威胁着。

    “你混蛋,我从没有招惹过你。”我怒声骂。

    他带着我来到深市,一边与我做着夫妻之事,一边却在总公司大刀割斧地与梦开阳合作,他与梦钥的婚姻已经提上了议程,却不允许我与别的男人来往,我与冷昕杰除了同学,还能有什么呢。

    太霸道了!

    我爬起来,拼尽全力拿起床脚边放着的一个东西朝他打去,我也不知那是什么东西,当时只是气昏了。

    “咣”的一声,那东西打在他的身上,碎成了好几块,我瞬间看到了血液的飞溅,有温热的液体溅到了我的脸上,全是血腥味。。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