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五十五章春宵一刻值千金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许越看着我着急的模样,唇角是抹狡黠的笑意:“这样最好,不过我要告诉你这事不行。”

    说完唇角勾了下,重重开口问道,“你知道那个晚上,如果不是我恰好去接你,会是什么后果吗?”

    我浑身打了个冷噤,哆嗦了下,低声说道:“知道,可你不是恰好在吗?正是因为救了我,我才下定决心要爱你的。”

    他看着我笑:“你可真会说。”

    我以为他会放弃了,也笑:“祸福总相倚,这世上的事没有绝对的好坏。”

    他忽然摇了下头,捏着我的鼻子:“余依,你不用担心什么,我是一定要给你一个公道的。”说完又一本正经的:“我答应过你的,一定会给你报仇,沈梦辰那样的男人不配做个男人,他必须要接受惩罚。”

    我抬头,眼里有担忧之色:“可是……”

    “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定。”他抿了下唇,忽然伸手挑起我的下巴,邪邪一笑,轻俏地别开了话题:“如果你真觉得需要感谢我,那现在就可以好好回报我了,天色不早,我们该好好做做功课了。”

    说完,直接抱起了我举到了头顶上,转了个圈。

    我身子离地,飘在半空中,吓得尖叫一声,死死攥住他的手,一点也不敢放松,我很怕他就会这样丢下我,消失不见,独留我在这个可怕的人世间挣扎浮沉。

    看我紧张的模样,他哈哈大笑,扛起我朝卧房里走去,直到进了卧室,身子被他猛地一个反转,头晕脑胀中,他把我压在了身下,我无法动弹。

    “阿越。”我晕乎乎的张开唇。

    “不要说话,一刻值千金。”他的手指竖在我的红唇上,眸眼里已染上了层情浴的气息,声音嘶哑。

    我望着他墨瞳里我的倒影,与他交缠在一起,像棵合,欢树。

    我眸眼里含了泪,手指抚上了他的脸庞。

    他眸子一沉,吻,铺天盖地落下。

    在炙烈的热吻中,他的大手急不可耐地撕扯着我身上的衣服,直到我全身与他无缝贴合,他才缓缓吁了口气,滚烫的掌心将我全身的肌肤变成了绯红色,他不停地呢喃着我的名字,牙齿轻轻刮过我身上的肌肤,引得我一阵阵的颤粟。

    我头晕乎乎的,唇被他堵住,呼吸急促,在阵阵颤粟中,迷离而空虚的感觉包围着我,我情不自禁地抬起了双腿,死死缠绕着他的腰。

    他开始更加用力吻我,吻遍我全身,我觉得疼,又酥痒不已,那样的一种感觉让我快要晕厥过去,似乎整个身体都不像是我自己的了。

    不管了,这段时间,我们是夫妻,是法律上名正言顺的夫妻,他全身心都是属于我的,我们都是人世间的凡夫俗子,不去理会那些纠缠困扰着我们的事,只想要索取得更多更多。

    我将自己全身心的打开,放纵,直到我们双双攀上了绚丽的云颠……

    第二天我醒来时,头正放在他的胸口上,右腿缠在他的左腿上,整个人紧紧靠着他。

    许越早就醒了,靠在床头看着手机。

    我依恋地偎在他的怀中,手指在他胸口轻点着。

    “妮妮醒来没有?”

    “我让小宇带她在园子里玩。”他的手指过来将我面颊上一缕发丝往我耳背上侧了过去,别在后面,弯腰下来吻我的脸:“你可以再睡个回笼觉。”

    我懒洋洋的躺着,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男人的胸膛热乎乎的,宽厚结实,我的脸颊放在上面,鼻翼间都是淡淡的味道,像薄菏清香,又像某个品牌的香水,分明昨晚他大汗淋漓的,却闻不到一点点汗液味。

    我有些迷恋的闻着,唇角挂着微微的笑意。

    窗外一珠梨花树影在窗边摇曳着,清风徐徐,秋天的太阳光斜斜洒进来,映下斑驳的花影。

    我微微睁着眼睛,一会儿后磕目,又睡了过去。

    在梦里,我看到了一个城堡,那里只有我,许越和妮妮,大片的草原,我们一家三口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我在梦里笑了。

    睁开眼睛时,我斜卧在床边, 一只有力的大手正放在我的胸前,我挣扎了下,那只大手用力圈紧了我,把我拉向了他的胸膛。

    我翻过身去,太阳已经晒进床上了。

    “你还在睡?”我含糊不清的问,今天他没有往常那样大早出去,而是把全部时间陪在了我的身边。

    “嗯。”他轻嗯了声,唇吻着我的额头,宠溺地问:“睡好了吗?”

    “好了。”我想要坐起来,他忽然轻笑一声,伸手把我的身子整个搂到他的胸膛上,用手搂着我的腰。我整个人软软伏在他的胸膛里,男人的身体滚烫,热浪不断传递给我,我浑身的每个细胞似乎又在叫嚣起来。

    “别闹了,妮妮要哭了。”我知道这男人要干什么,用手扯着他的耳朵,提醒着他。

    他笑了笑:“妮妮与我是一条阵线的,她知道爸爸妈妈正恩爱着呢,不会哭闹的。”

    这也可以?

    我可会相信的,伸手推他。

    他捧住我的脸,密密麻麻的吻着我,当他的唇移到我的唇畔时,我睁大了眼,“连牙都没刷,别闹了。”

    他胀红着脸,打量着我的唇,用鼻子闻了闻:“不错,很清香,娇艳欲滴的,似鲜花,我可不会嫌弃。”

    他很享受般,笑得很欠扁。

    我伸手去打他,他捉住我的双手按在头的二侧……

    我低呼一声,闭上眼睛,彻底沉沦。

    他好好睡了一觉后,精力更加充沛,整个上午,卧房里战况激烈。

    我再度沉睡过去,再醒来时,已经要吃午饭了。

    许越已经走了,我一个人睡在床上,被子盖在我的身上,大腿露在外面,窗帘拉得很严实,里面的光线不那么刺眼。

    我肚子里饥肠辘辘,下床时,两条腿都是软的,我支撑着去淋浴室里冼了个澡,换了身睡衣,吸着拖鞋朝外面走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