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五十章 昨晚,他在哪里过夜?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姐姐,妮妮受伤了,吓得不轻,当然要去接了,明天我会和许越哥哥一起去接你们回家的。”梦钥很热情,拉着我往妮妮的房间里走:“来,我帮你一起整理下妮妮的衣物吧,这么久没穿了,是该要好好消毒清冼下了,这也怪我,都没想到这些呢。”

    我被她拉得往外面走去。

    心想,这关她毛事么!这么热情做什么!

    “小钥,我先送你回家。”后面,许越的声音稳稳传了过来,有点冷,命令的口吻。

    我正在想着要如何甩掉梦钥,听到许越这样开口说话,暗暗松了口气。

    梦钥脸色沉了下,很不情愿,但许越既然这样说了,没办法,只得顺着答应了,笑眯眯地对我说道:“姐姐,那我今天先走了,改天我们再好好聚聚。”

    我嘴角扯了下,算是回应了她。

    许越带头朝外面走去。

    “姐姐,沈梦辰,赵蔓云,赵蔓丽的证据我已经给了许越哥哥,你可不要食言哟。”梦钥返回房中拿了手袋,走出来时在我耳边小声说了句后,才追上许越走了。

    我怔了下,走进房中,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头。

    “少奶奶,妮妮还好吗?”我僵直地坐着,一个温和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抬起头来,是汪姨满脸亲切的笑。

    “还好。”我笑了笑,站起来,“汪姨,谢谢您这段时间煲的汤水。”

    这段时间在医院里,汪姨每天都会煲我和妮妮喜欢喝的汤水让人送过去,我很感谢她。

    “应该的,不谢。”汪姨慈爱的笑了笑,“明天就要回来了吧?”

    “是的。”我点点头。

    “哎。”汪姨轻叹了声,想说些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

    “少奶奶还没有吃饭吧,我先下去做饭了。”她迟疑了下,走了出去。

    我站着呆了会儿,开始去妮妮的房间收拾衣服。

    妮妮的衣柜里塞满了各种名牌衣服,随手一件就是上千,有的甚至上万,十几万的都有,这全是许越给她买的,有些价格都是我事后在网上才查到的,如果当时知道的话是绝不会让他买的。

    小孩子没必要穿得这么好,再说了,妮妮也并不是许越的什么人,他这样的花费让我承受不起。

    外面,秋天的太阳势头仍猛。

    我把妮妮的衣服用晒衣架杆拉到后花园的太阳底下暴晒,走进去时,竟然看到后花园里大变样了,最明显的就是多了很多灯,虽然藏在花树下面,但低头时,显而易见。

    后面有一大块空地,上面竟然架起了舞台,搭了天兰色的天顶,上面都是彩灯。

    整个后花园与原来的淡雅幽静大不同,放眼望去,如公园般,新潮,西式化。

    我皱了下眉,回到客厅,这才发现客厅里连沙发都换了,多了许多国内少见的高档家俱。

    “汪姨,客厅沙发挺好的,怎么就换了呢?”我站在客厅里好一会儿,走进了厨房,汪姨正在做饭。

    “哎。”汪姨叹了口气,“少奶奶,不瞒您说吧,您不在的这一个月里,梦钥几乎每天都来,有时就睡在了这里,这些都是她布置的。”

    我站着有些发呆。

    汪姨摇了摇头,炒完手边的菜,回头同情地看着我:“少奶奶,您可能不知道吧,上个星期天,梦老爷子来了,带了许多商团过来,据许老爷子房里传出的消息,这次,他们商定了少爷与梦钥小姐的婚事,又请了香港算八字的测了他们的生辰八字,订在正月十八举行婚礼,这次,梦钥二家又签订了许多商业合作,好像要成立什么基金协会之类的。”

    “哦,我知道了。”我终于听明白了,笑笑:“谢谢汪姨。”

    汪姨担忧地看着我:“少奶奶,您可千万不要想不通,豪门家族都是这样的,婚姻很多时候都是与家族利益紧密相连的,少爷身为许氏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有些事情他不得不做出妥协,您可不要多想。”

    “放心,我不会多想的,原本我与少爷就是二个世界的人,我也没那个资格去计较些什么,少爷与梦钥小姐才是天生的一对,我应该祝福他们。”尽管我内心很苦涩,可我仍平静地说着,笑容也很淡定。

    这一个月在医院里,我无时无刻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我能说我早就做好思想准备了么!

    汪姨大概被我的淡定惊讶到了,“少奶奶,您能这样想那就好了,其实少爷对您和妮妮真的挺好的,哎,世事就是这样无两全,不能做到十全十美。”

    “我懂的。”我笑了笑,“我也很感谢少爷对我的好,我不会让他难做的。”

    这样说着,我又上楼去清了妮妮的衣服,提了个包,走下楼来。

    汪姨已经把饭菜摆在了餐桌上。

    我没有什么胃口,不吃吧,白费了汪姨的一番心血,只好勉强坐在餐桌上拿起了碗筷。

    “少奶奶,我多么希望您能陪着少爷一直走下去呀,那个梦钥小姐,真的,我不看好她,表面上,她知书达礼,漂亮,高贵又有教养,可实际上,为人尖酸刻薄,心机特重,这样的女人真的不适合少爷,少爷与她结婚不会幸福的,可没办法。”汪姨站在一边,眼睛湿润了。

    我抬头看到她的眼睛红红的,笑了笑:“谢谢汪姨对我的肯定,不过,您别担心,梦钥出身豪门世家,又那么爱着少爷,她一定会是嫁给少爷最适合的人选的,你要相信许老爷子,他的眼光不会错的。”

    汪姨叹了口气:“但愿如此吧。”

    我点点头,喝了碗汤后,离开了许氏庄园。

    回到医院时,林姣姣来了。

    “依依,你明天出院了,还要回到许氏庄园去吗?”林姣姣看着我,很有些忧虑:“我看这二天的报纸说,许越要跟梦钥结婚了,这是许梦二家的家长定的婚期。”

    我笑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与许越只是个合约婚姻,半年而已,他们结婚时,我与许越的半年之约已经到期了,对我没什么影响的。我答应了他的,不能反悔,而且签了合约呢。”

    林姣姣看着我,“依依,我真的心疼你,我们二个都是苦命人。”

    我愣了下,摇着头:“不,不能这样想,其实我能在这段时间遇到许越,真的是很幸运的了,否则的话,你想想,我与妮妮现在会是怎么样呢?真的,他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能与我有这半年的婚姻,我觉得值,至少在这段时间里,他给到了我应有的尊重,与他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林姣姣惊讶地看着我:“依依,你真会想,要是我,可能做不到。”

    “姣姣,人的一生不会一帆风顺的,一个诚实生活,积极向上的人是从不会抱怨命运的,只要我们拥有坚强的意志,优秀的品格,热爱生活,是不会被那些假设的命运击败的,我觉得真没有什么。”我握着她的手,诚恳地说道:“姣姣,看开点吧,以后带着孩子好好生活,一切都随缘。”

    “嗯。”林姣姣似乎被我感染了,脸上一改这些天的沉郁,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第二天,我把妮妮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院。

    “爸爸,抱。”我刚拎好包,就看到许越走了进来,冷啡跟在身后,手里拿着些住院的病历账单,显然是刚去办好出院手续了。

    “妮妮好漂亮哟。”许越走到妮妮面前,伸出双手把她抱了起来,亲了下她粉嫩嫩的脸蛋,亲昵地夸奖着。

    妮妮用小手摸着许越的下巴,脸上是幸福满足自豪的笑。

    只有一夜没见,许越看上去不如昨天那么精神,脸上有些憔悴,下巴也长出了青色的胡茬,虽然眸光中满是宠溺温柔的笑意,但并不如往日那么炯然有神,看到他这副模样,我的心竟然会莫名的疼了下。

    昨晚,他在哪里过夜?

    这些天,虽然他每天会抽空过来陪妮妮,但晚上是不在的,昨天听汪姨所说,他应该是回到了许氏庄园里了,毕竟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梦钥几乎每天都在的。

    我轻嘘了口气。

    “走吧。”许越朝我说了声,抱着妮妮朝外面走去。

    冷啡接过我手里的东西,走在了我的后面。

    医院外面,许越的宾利房车正稳稳停靠在正前方。

    我上车后,才发现梦钥并没有跟过来,心情放松了下来。

    冷啡发动了车子。

    一会儿后,我发现车子并不是朝着许氏庄园的路上去的,感到奇怪。

    许越正抱着妮妮玩着,二人很亲昵。

    “妮妮受了惊吓,我们去深市呆段时间,换个环境。”车开上高速时,许越看我东装西望的,这样解释着。

    “哦。”我轻‘哦’了声,恍然,心中不由升起股喜悦。

    很好,这样我就不用看到梦钥了。

    看来,他也是怕我难堪吧。

    算算,只有三个月了,如果能在深市呆一段时间,简直太好不过了!

    深市是特区,比起a市来繁华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在一个别墅区停了下来,我探过头去一瞧,小区门口用烫金的大字写着‘富丽园’三字,光看门面就是非常的豪华大气,绝对是富人区的顶级别墅区。

    果然,整个小区里面的绿化环境,公共设施全是当今国内一流的,真可谓是富丽堂皇。。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