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四十四章我愿意给你一切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那天晚上,局里举行了个热闹的晚晏,许晟睿也来参加了。

    他兴致很高,所有的职员趁着酒兴轮流向他敬酒,他来者不拒。

    沈梦辰也带着我去敬酒。

    我们给他敬酒时,他只是呵呵笑着,像对所有人那样表现得很高兴,并无特别之处,我完全没有多想。

    不知什么时候我竟然醉了,醉得很厉害。

    其实,那晚我只喝了二杯酒,一杯是给许晟睿敬的酒,另一杯是许晟睿作为领导来我们这一桌来礼貌性敬的酒。

    我现在所能记起来的所有意识,就是我醉了,浑身火烧火撩难受,口渴得要命。

    我到处找水喝,后来似乎推开了一扇什么门,真的找到水了,很解渴的那种……

    那晚,我睡得极不安稳。

    在梦里,刺痛的感觉让我身子孪缩成了一团,还夹着一种前所未有的酥麻感,我不知在做什么,像经历了一场爬山涉水的艰苦旅行。

    第二天,睁开眼睛时,浑身像散了架般疼痛。

    沈梦辰正坐在我的床边,背对着我,手指放在太阳穴上,低着头。

    我爬起来,傻眼了。

    此时的我浑身不着寸祼,肌肤上全是青紫淤斑,触目惊心的吻痕,我立即明白昨晚发生什么了,脸上火烧火撩的。

    但也没有什么特别好惊讶的,毕竟那时的我与沈梦辰已经拿了结婚证,如果不是我一再强调要把最美好的初夜留到新婚夜,那我们早就和所有的恋人一样同居在一起了,说不定孩子都有了呢。

    只因为我是保守主义者,觉得女人应该把自己的初夜留到新婚之夜,这样才算是最完美的。

    沈梦辰那时很爱我吧,也认同了我。

    我真没想到那天夜晚,沈梦辰会迫不及急待地夺去我的初夜,当然,我也不会怪他的,毕竟那天,我们都喝了酒嘛,而且我们也马上要结婚了。

    直到今天才知道,那一夜并不是沈梦辰要的我,而是许晟睿,那个白眼球多个黑眼球,心思莫测的男人。

    我呆呆坐着,想到我的清白竟然是被那样一个恶心卑鄙的男人夺去了,手捂住嘴,跑进卫生间,开始强烈呕吐起来。

    太恶心了!

    丧尽天良的沈梦辰竟然会为了自己的前程与许晟睿做了那样一个见不得人的交易,而我一直都被蒙在鼓里,直到现在。

    我双手抱着头,痛苦不堪!

    现在再想想,觉得当时还是有些异常的,只是我太单纯了,完全不敢想象会发生那样的事。

    仔细想下,那天起床时,沈梦辰背对着我坐着,头抚着太阳穴,我原以为是他疲劳所致,现在想想大概是痛苦,羞于面对我吧。

    毕竟相恋了好几年的未婚妻就这样被别的男人霸占了,还是在他的眼前呢。

    那天我含羞带娇跟他说话时,他答应着,却躲躲闪闪的,当时只以为他强行要了我,挺不好意思呢,哪里知道,那是无颜面对我。

    现在想想也就是了,自从结婚后,他似乎对我冷淡了许多,总是对我若即若离的,夫妻生活基本没有,那时我还怀疑是自己性冷淡,身体出了问题呢。

    直到一个多月后怀孕了,才释疑了。

    而怀孕后,沈梦辰总以我有身孕为由,更是不碰我了,那段时间他挺忙的,每天早出晚归,有时甚至彻夜不归,只说是在单位有项目要加班。

    我怀着身孕,每天疲倦,也相信了他,后来才知道,他那哪是加班呀,完全就是与赵蔓云鬼混呢。

    经过这样一回忆,我终于能想明白以前的一些疑点了。

    如此来看,妮妮肯定是许晟睿的孩子了。

    望着妮妮,我的心一阵抽搐。

    妮妮长得很漂亮,一双眼珠子黑亮亮的,笑起来二个小酒窝,这模样怎么也无法与许晟睿那个模样联系起来的。

    我坐在病床前,再仔细看妮妮的五官,心也越来越惊,还真别说,妮妮与许家的人长得还有点像呢,我以前总觉得从妮妮的五官中能看到稍许许越的影子,原以为自己眼睛有问题,现在听了沈梦辰的话后才恍然大悟。

    妮妮原本就是许家的孩子,自然与他们许家人长得像了。

    只是

    我要把这个事实告诉许晟睿吗?

    他会认妮妮吗?

    据我所知,许越的二个叔叔那都是有名的花花公子,玩过的女人无数,对于像我这样被玩过一夜的女人,估计数都数不清,我要是真去找他,估计都不认得我是谁,只以为我是贪图他的钱财去纠缠他的呢。

    在无数次比较思考后,我终于选择了放弃。

    妮妮本就够可怜了,若再加上一个私生子的名声,对她来说太过残忍。

    其次,许晟睿是公务员,家里已有妻子,女儿了,我若把妮妮这个事情捅出去,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就他那个老谋深算的样子,保不准为了自己的前途名声恼羞成怒之下把我和妮妮给人道毁灭了呢。

    现在的状况是:许晟睿不缺女儿,而是妮妮缺爸。

    因此反复思考后,我决定把这件事永藏心底,烂在肚子里算了。

    沈梦辰也是不敢在外面乱说的,这次竞拍失利后,我估计他很快就要回到规划所去上班了,毕竟是他的上级,这样的事真不光彩,他自己当了王八,肯定也不想别人知道。

    他是精明人,如果真能说的话,早就说了,也不会等到现在才偷偷说出来了。

    况且,于我来说,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妮妮是我的女儿,我不需要任何人来认,而且我也不能确认许晟睿知道妮妮的身世后,会做出什么反应,这样不光彩的事曝光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不如就这样平平淡淡带大她,尽我所能的给她幸福吧。

    就这样,我坐在病床前思前想后,,只要稍一想到许晟睿毁了我的清白,就会恶心得想吐,而一看到妮妮,想到她是许晟睿那个恶心男人的种,心里也会不舒服。

    好在妮妮的五官长得像我,就是偶尔有些像许家人的地方,我只把她当成是像许越了,这样一来,心里会好受得多。

    不知不觉中,脑海里就闪过了那个夜晚,我和许越在停车场遇到许晟睿那闪铄不定的眸,阴沉莫测的脸,在许氏庄园的长椅上,许越与我纠缠时,躲在黑暗中的那双像鬼火般的眼睛。

    我不寒而粟,毛骨悚然。

    “余依,余依。”直到一个声音叫了我好几声,我才回过神来,仰起头,是许越略有些憔悴的俊脸。

    “阿越。”我惊得要站起来,许越却按住了我的肩,皱着眉:“你在想些什么?我叫你那么多声也不应,怎么不躺下睡觉呢?”

    “没……没什么。”我有些慌乱的摇着头,神情恍惚地看着他:“是不是那二个包工头绑架的妮妮,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许越只是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回答我的话,把眼睛看向了妮妮,走到床旁,弯下腰去抚摸着她的小脸,轻轻喟叹一声,眸光里有痛惜。

    他的表情是那么的真挚,有股感动在我心底流徜着,人海茫茫中,能有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在意我们母女俩,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

    “那二个包工头确实参与了,但他们都是受别人的指使,幕后黑手暂时还没有挖出来。”许越的声音有些沉闷。

    “会不会是沈梦辰指使的?”我立即脱口而出,他直起身子来看着我:“不排除这个可能,但仅仅一个他,还不够这个狗胆,如果有可能,最好连根拔除。”

    我听着失神,沉郁不已,缓缓坐了下去。

    “天快亮了,先休息下,天亮后随我去派出所接林姣姣出来。”他脱掉西服,朝卫生间里走去。

    林姣姣?

    她要出来了吗?

    我难过的心总算有了丝喜悦。

    “阿越。”一会儿后,许越光着上身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我看着他,脸有些发红,男人健硕的胸膛,强健的腹肌,很能吸引女人的眼球,我总是能被他迷住。

    “嗯。”他轻‘嗯’了声,抬头望我:“叫我有事?”

    我张了张嘴,他来到我面前站稳。

    “阿越。”我突然伸出双手环绕上他的胸,把脸埋进了他的胸膛里,这是我第一次如此主动去缠绕上一个男人,完全遵从自己的心。

    “怎么?想我了?”许越身子一僵,大概没想到我会有这个动作,唇角一勾,取笑着。

    “阿越,谢谢你。”我把脸在他胸膛上噌了噌,“我很高兴认识你。”

    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沉默了下,手落在我的秀发上,抚摸着:“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不要太在意,我也应该感谢你,你也救过我二次了。”

    就这样一句话,竟让我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心酸感觉。

    “阿越,我愿意给你一切,不需要你的任何承诺,回报,甚至名份,我知道你不得不娶梦钥,半年后,我会离开的,不会纠缠着你,以后,只要你与梦钥生活得幸福就好了。”我无比真诚地说道,手指轻抚过他的肌肤,闭上了眼睛。

    梦钥那么爱他,我想就算他不爱梦钥,他们也会生活得幸福的,更何况梦家那么有钱,将来的一切都是他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