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四十章 难道妮妮真不是沈梦辰的女儿?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你呀,还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当初我说要把孩子生下来后再把房产证写上她名字的,可你却鬼迷了心窍,一心护着她,想当初,你对余依时,那才叫精明呢,处处好算计,把她算得死死的,滴水不漏,可现在呢,却被赵蔓云玩得团团转,你想想,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真不是你的,房子也不是你的了,那我们以后睡哪里,吃什么呀。”前婆婆说到这儿哭了起来。

    “妈,别说了。”沈梦辰烦燥不安,没好气地说道,“这是我的事,您不用担心,反正不会让您睡大街的。”

    “儿子呀,我不说,还有谁会来说呢?这几天我每天打你电话,不是不接,就是三两句话打发了我,现在都这样了,我能不急吗?”前婆婆仍然哭着,“我看那个竞拍什么的,没中就算了,你也没有那个命去中,你看看人家那都是大公司的,你这小公司,哪有那个资本与别人拼呢,还是先把自家那套房子给守住,别让赵蔓云套走了,那可快值一千万呢,那才是摸得着的实实在在的钱啊。”

    我站在外面听得满头雾水。

    沈梦辰公司没有中标吗?许越难道没有放弃?不可能,他既答应我了,就一定会放弃的,那最后到底是谁中标了?

    如果沈梦辰没中,那妮妮呢,怎么样了?

    我的心都跳到嗓门口了,正准备推门而入,就听到沈梦辰的声音:

    “妈,现在名字已经改成她的了,她会轻易配合我改回来吗?放心,我们有结婚证的,她带不走的。”

    “是,有结婚证,但万一有个什么,她也要分走一半,那可是四五百万呢,哎哟,我就是想着都肉疼。”前婆婆捶胸顿足起来,“我看你是真的爱上赵蔓云了,说实话,这个赵蔓云要不是有个当市长的爹,那还真不如余依呢。”

    我站在外面听他们提到我,不由好笑,直到现在才念到我的好,真是悲哀!

    人都是这样,失去了才知道是好的,我没耐心听下去了,就要推门。

    “梦辰,你说妮妮会不会真是我们老沈家的骨血呢?”正在此时,前婆婆的话又飘了出来。

    这样的一句话,让我的手僵抬在了半空中,再也没办法落下去了。

    什么意思?

    难道妮妮真不是沈梦辰的女儿?

    开什么玩笑!

    这前婆婆的猜忌心也太重了吧!

    我正在心中冷笑,想要狠狠踢开办公室门时。

    “不是。”沈梦辰二个字肯定有力的回答让我浑身一软,差点摔了下去。

    不是,他这意思是说妮妮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吗!

    我用手揉了揉耳朵,就听到沈梦辰在里面肯定地说道:“妮妮肯定不是我的女儿,说实话吧,我从没有真正动过余依。”

    我傻了。

    就连里面的前婆婆也惊傻了。

    “梦辰,你说你从没有动过余依,那怎么可能?我记得那时你说过你也是爱余依的呀。”一会儿后,是前婆婆十分讶异的声音。

    “是的。”沈梦辰咬紧了牙关,声音里也有了丝痛苦,“那时的我是爱过余依的,也是真心想要与她成家立业的,可不都是因为家贫吗?那个时候,我刚毕业出来,单位没有,房子也没有,这些都是余依向她家里要的,您想想,那时的我有多狼狈窝囊呢,得到那个单位又有多么来之不易,就在结婚前几天,我带着余依去了趟规划局,那天,我们单位有活动,要求带家属的,那时的我们已经拿完结婚证了,后来……”

    他似乎说不下去了,停了下来。

    前婆婆立即追问道:“后来怎么了?”

    我屏住了呼吸,手指揪紧了胸口的衣服,就感觉到有股浊气在胸膛里咆哮着要喷涌而出,异常的难受。

    “后来,我带着余依去了单位,我们在单位走廊里参观时,遇到了规划局局长许晟睿,他对我很热情,可一双眼睛老往余依身上瞧着,余依确实长得出众,很能吸引男人的眼光,当时的我只认为余依漂亮,他多看几眼而已,也没在意,那天晚上单位准备了丰富的晚晏,我们都留在了公司里用餐,许晟睿也参加了,我们下属人员轮流向他敬酒,他很高兴,那天晚上,我们都喝多了,当公司散会时,我竟然发现余依不见了,于是四处寻找,在找了好一会儿后仍找不到人正准备报警时,有人拦住了我,把我叫到了一间办公室里,我认真一看,原来那个拦住我的人竟然是许晟睿的秘书,我有点惊讶,忙问他找我什么事,他笑了笑,拍着我的肩,先恭喜我,说我有福气,以后会官运亨通。

    我笑着道谢,很莫名其妙。然后他就直接告诉我,许局长看上我的未婚妻余依了,今天晚上让我不要再去找她了。

    我当时脑子一哄,,就要发作,可他立即变脸了,冷冷看着我说,如果我愿意让未婚妻陪许局长一晚,他答应以后让我在规划局平步青云,如果不愿意,明天就让我滚蛋,并且还会封杀我,以后别想有好单位要我了。

    我当时傻了。

    他说完后,拍了拍我的肩,让我想开点,还拿出了张卡塞给我,说那里面有三万块钱现金,他让我好好想想,权衡下得失。”

    我浑身发冷,僵立着,整个人像被定住了般。

    “梦辰,然后,你就选择了把余依送给那个许局长,再然后你拿了那笔钱,留在了规划局?”前婆婆喃喃着问道。

    “是的,就是这样,妈,这真怪不得我,谁让许晟睿看上她呢,您也知道,那个时候,进那个单位花了多少力气,而我们这套房子又还欠着银行多少贷款呢,我不能离开规划局,更不敢去得罪许局长,除了忍气吞声,只能是这样了。”沈梦辰的声音很底气不足。

    前婆婆惊讶地问:“那余依呢?她也同意吗?可见她也是个贱货。”

    “不,余依那晚被下药了,她自己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醒来时,我坐在他的身边,然后我带着她回来了,后来,我们举行了婚礼,但自从那晚后,我再也没有真正碰过她,只有一个多月,她就怀孕了,妈,您说,都这样了,那孩子还能是我的吗?”沈梦辰憋着口气闷声问道。

    我的身子摇晃了下,重重摔了下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