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二十四章让你忘不掉我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的潜意识里,只有丈夫与妻子才能那样恩爱。

    如果真的达到那个程度了,那就要求对婚姻的忠诚度,我不想再重温沈梦辰带给我的伤害。

    其实,我只是想要一份完整的爱情而已,哪怕短暂。

    许越沉默了会儿,走到我面前,手指抚摸着我的脸庞:“余依,我喜欢明事理,知进退,识大体,温顺乖巧的女人,你应该懂的,我说过了,该给你的东西我不会少。”

    我咬紧唇,坚守着自己的底线:“阿越,即使演戏,我也是全心全意的,请你顾虑我的感受。”

    今天,只在看到他与梦钥在一起时,我就会心酸得受不了,如果继续下去,这半年,对我会是另一种恶梦,那会把我伤得体无完肤的。

    “看来今天,你看到我与梦钥在一起了。”他似乎明白了事情的根源,脸色有些难看。

    我低下头不说话。

    “余依,还是那句话,我喜欢明事理,知进退,识大体,温顺乖巧的女人,该给你的我都会给的,请你拎清自己想要的。”

    我咬紧唇,跑进了卫生间里,背靠在墙壁上,紧闭着眼睛。

    他的意思是说我不知进退吗?

    手茫然伸过去打开花洒头的冷水开关,冰凉的水从我头顶直直淋了下来,我全身冷得发抖。

    我不知道许越所说的该给我的东西是些什么,其实我并不需要那些,我已经在尝试自己去报仇了。

    之所以我会去找电视台栏目组,去请杨胜军律师,就是想自己替自己冼清冤屈,恢复我的名声,其实是不想拖累许越和许氏集团。

    从内心深处讲,我是希望能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好让我能稍微配得上他,我这样的努力,似乎是在维持着什么,譬如我们之间那种荒唐的婚姻,可明显的,他的初衷仍是那样。

    我把手指伸进嘴里,狠狠用牙齿咬,痛得眼泪流了出来。

    后天

    后天竞拍会结束后,如不出意外,我与沈梦辰的恩怨应该会了了。

    只要我和妮妮能够光明正大的生活着,我就会再去找一份工作,不需要依附于谁的工作!

    从卫生间里出来时,许越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侧脸深沉莫测。

    “过来。”听到我的脚步声,他头也没抬,朝我招了招手。

    我迟疑了下,走了过去。

    他手臂一伸,绕过来箍紧我的腰,用力一圈,我则被他圈得坐到了他的大腿根上。

    “看看这个。”他鼻子在我身上用力吸了下,指着报纸上的一处地方。

    我刚冼完澡,身上是淡雅的花香,睡衣是他给我买的,深v型的,长发散在肩上,这样的我刚坐上去,他的手就不安份地落在了我的胸前,轻轻一握,我顿时呼了口气:“别闹,让我看看这是什么。”

    他轻轻一笑,呼吸又变得灼热。

    我的眸光很快就被报纸上的内容与插图吸引住了。

    这是一份a城晚报,很有名的,几乎家喻户晓,也是市民订得最多的。

    报纸的头版封面上,是我穿着得体优雅的套裙,满脸微笑的写真照,而旁边的黑体大字让我眼睛移不开目:余依,a市最年轻的女设计师!

    后面立即就是大段解说词,大意是:

    我师承杨莘华,设计的作品融合了国内外的优点,新颖,先进,精密,目前国内在这方面的设计还是有许多缺陷的,而我的作品天衣无缝,正好弥补了这些缺陷,因此,许氏集团大胆启用新人,用了我的设计图纸。

    后面紧接着还有大段文字对我的赞誉。

    我看着头有些晕。

    终于,我知道娱乐圈那些明星是如何被捧起来的了。

    “从现在开始,我就会开始大力追捧你,接下来的媒体也会铺天盖地报导你,让你在半年内尽量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只要你认真学习,半年后,你一定会是国内优秀知名的设计家,到时会有许多公司竞相聘请你的。如果这次夺标成功,你的作品我会适时送去国内国际展览拿名次,当然,在这之前,我还会出资举办几次设计竞赛,头名一定是你。”许越手掌心的温度即使隔着层睡衣也能烙得我肌肤泛红,他的话温柔如水,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宠爱。

    “谢谢。”我低头道谢,但我最想他承诺我的东西并没有得到,心里是失落的。

    “真想谢我就拿点诚意来。”他笑得邪肆,眸光从头顶下来落在我的胸前。

    我掩住胸,挣脱他。

    他轻笑一声,朝卫生间里走去了。

    我爬上床,感到疲倦,想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仍然要去电视台与杨胜军那里。

    不知什么时候许越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我听到他在接电话,然后说了声:“我马上就过来。”

    然后,他出去了。

    他一走,我心里一空,蜷缩进被子里,不知怎么的,心情就特别的糟,感觉到整个卧房里空荡荡,我被无边无际的空虚与寂寞包围着,情绪低落地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半夜时分,一双铁臂从我的背后伸过来环住了我,我睁开睡眼惺松的眼,背后的男人突然翻身而起,将我压在身下,我低低惊呼了声。

    “余依,我该要拿你怎么办?不想伤害你,也不想忘记你,更不想怨恨你,我舍不得你离我而去,告诉我,我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十全十美。”

    他边说边将我的衣服全部脱掉,“告诉你,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跟在我的身边,我不允许你逃离我。”

    房子里黑灯瞎火的。

    我睁着大眼想看清他的面容,想看他说话的表情,我喜欢通过他面部的表情来猜测他的心思,可什么也看不到,今天的夜太黑了。

    甚至还没想清楚这话里的含义,他滚烫的身子就直接压了下来,我立刻感觉浑身像着了火。

    他压下来的瞬间,因为疼痛我重重嗯了声,他却趁着我迟缓的间隙强势抵开了我的双腿……

    我不由自主地伸手环住他的腰,承受着他。

    “阿越,我想要的你永远也无法给我对吗?”我明知道这个答案会是什么,还是问出了声,我想听到他的回答。

    他一定知道我最想要什么的,这辈子如若能陪着他,会是多么的幸福。

    他在我身上的动作停顿了下来,黑暗中我听到他的心跳得特别的快,可只迟疑了那么瞬间,他又开始更加猛烈的冲撞我,仍然没有给出我任何承诺。

    我苦笑了下。

    早知道会是这样了。

    他不可能承诺我什么的,我们之间怎么可能长久呢?

    不管了。

    既然你想让我这辈子都忘不掉你,那我也不能示弱,虽然我此时的心像被针在刺般,很痛很痛,但我也想给他留下点什么,让他将来想起我时也要痛苦才行。

    我不再说话,双手捧着他的脸,学着他吻我般,将舌头一点点探入进去,轻柔的吻他,勾缠着他的舌尖。

    他被我的主动惊了片刻,尔后激动得抱着我的后脑勺开始疯狂回吻我,我差点被他吻得窒息过去见了阎王爷。

    这一夜,我们极尽疯狂。

    我完全适应了他,也接受了我们之间的这种亲昵纠缠,与他互相索取着,整整一个晚上,我被他折磨得浑身酸痛,激动兴奋的时刻,我听到他在我耳边深情地叫着:“依依。”

    这是他第一次叫出我的小名,他叫出来的声音与别人不同,特别的粘缠,而且很动听亲昵。

    我很喜欢听,听了后,会觉得心里暖暖的。

    明明知道以后我们不会有将来,他也不会属于我,但我仍旧无法抗拒他的柔情与粗野,随后我搂着他,紧紧缠着他,脑海里只有一个意识,那就是榨干他,在他身上留下我的印迹,让他将来无法离开我 ,只有离不开,才会有留恋,才会不舍得放弃。

    我想我们一定是疯了,整整一个晚上,我们纠缠在一起,在极致的颠狂中,我似乎又找到了一种曾经在梦里拥有的那种熟悉感,那样的一种感觉让我莫名其妙。

    第二天起床时,我的双腿都在发抖。

    身边,许越早就起床上班去了。

    我站在房间里失神。

    直到手机铃声把我唤醒。

    “您好。”我接起电话来,声音都有些发抖,那是纵浴过度的后果,不得不佩服许越的好精力。

    “余女士,我们栏目组终于拍到了沈梦辰的一些东西,你立即过来下。”电话里是小黑的声音。

    我听得心中激动,立即答:“好的,请稍等下,我立即打车过来。”

    放下电话后,我迅速冼簌换好衣服朝外面走去。

    许氏庄园太大了,我一时间还真无法走出去,而我从许氏集团出来后,冷啡也不再接送我了,因此,我办起事来很费力气。

    “余依。”正在我匆匆赶路时,一辆红色的奔驰从后面开过来停在了我的身边,我扭头,梦钥那张精致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唇角似笑非笑,“上来吧,我带你出去。”

    我心中跳了下,脑海里立即闪过昨天许越搂着她的情景,眼中像生了刺般掉过了头来,脸上冷冰冰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