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要你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许越抱着我的屁股往上一提,我整个人被他弄高了些,张着嘴刚想说话,嘴唇就被男人凉薄的唇紧紧封住,边走边吻……

    我呜呜着双手抓住了他的后背。

    出了停车场有条柏油马路,直通向别墅,路灯不算暗,模模糊糊的,照得树影摇曳生姿,刚下过暴雨的夜十分的纯净,清新,夜色静谧得迷人,而我的心更加的荡羡。

    这样的一个深吻,似乎让这男人越吻越上瘾,一会儿后,我就感到他身上褪下去的体温又升高了,那些没有释放的浴望似乎越来越高涨了,身子里的热浪在极速乱窜。

    许越边走边抱着我吻,吻着吻着就想往下而去,可我毕竟趴在他的胸膛里,很难往下吻,他就单手抱着我,另一只手伸进了衬衫里,我听到有脚步声朝这边走来,推他的手,他却吻着我,索性在路旁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这男人怕是疯了,刚才还担心我穿着那样被人非议,而现在竟然抱着我在许氏庄园里面热吻,手还不规矩,这不是惹人非议么!

    我并不是特别排斥他,总觉得我们走到这步,亲密是自然而然,水道渠成的事,因为我们是夫妻。

    就算只是合约夫妻,没有什么感情,但我也不觉得怪异,毕竟我已不是花季少女了,那样的年龄早过了,现在的我们都是成年人,都知道自己在干啥。

    我被他吻得七萦八素的,浑身难受。

    “余依,你个妖精,我现在就想要你。”他隐忍得很痛苦,呼吸越来越喘急。

    “我们回家去。”我的理智是清醒的,后面的脚步声正在越来越走近,我听得很清楚,那应该是许晟睿从地下停车场里走出来了。

    这样的夜晚,就算我们是夫妻,但这样搂搂抱抱着,还是有伤风化的,我并不想被许晟睿那样心思极重的人看到。

    “不,我要你,就现在。”他却忍受不了,不管不顾,全身紧绷得像个炸弹般。

    “看,你叔叔来了。”我听到脚步声在后面响着,浑身冒起了冷汗,挣扎着离开了他的唇瓣,在他耳边轻声提醒着他。

    “管那么多干嘛,我们是正常夫妻。”这下他倒不管什么议论不议论了,又贪焚地吸吮着我的唇瓣,吃也吃不够似的,我感到了男人身子下面的变化,羞得满脸通红。

    “放开我,不要在这里,我抗议。”我很紧张,那个脚步声似乎停住了,我却无法集中精神了,强烈要求着。

    “瞧瞧,已经这么湿了,还假正经。”许越的手指不安份的在我身上游走着,不正经地嘻笑调戏着。

    我恼得不行:“阿越,我说过了,我不要在这里。”我低声吼,似乎感到那双阴沉愤怒的眸子正在暗处盯着我,让我浑身发寒,身上涌出来的浴望也被这样的一种直觉弄得消退了下去。

    我挣扎着要下去,“你要再不听话,我就这样走回家了,随你怎么样!”

    我狠狠威胁着他。

    许越的眼睛泛起红色。

    我越是反抗,越是坚定了他要我的决心,他紧箍住我的腰,不准我逃脱,另一只手扯开了我的裙子。

    我浑身一僵:“混……蛋,嗯。”

    “瞧,都这么多水了,还假正经,分明也是想要嘛。”许越在我耳边吃吃的低笑,我呀一声,男人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裤带……

    不知名的虫子在吱吱叽叽的叫着,空气里飘着花香,令人沉醉,下过暴雨的夜空很纯净,一轮小小的弯月斜斜挂在半空中,如给浩瀚的许氏庄园撒上层轻纱。

    许越咬着牙,一遍又一遍的低咒着,我渐渐忘了那个脚步声,那双阴沉得令我生粟的眼睛。

    不知什么时候,我终于被许越抱进了别墅里,他把我从浴缸里捞出来,弄到了床上,压住我,又开始疯狂要我。

    在极致的疯狂中,我情不自禁把手放到他汗意涔涔的后背,我听到他一遍遍叫着我的名字,英猛如草原上的野马,我的手指划破了他的后背。

    终于,累极倦极的我们沉沉睡去。

    第二天,我是被强烈的太阳光照醒的。

    睁开眼来就是许越那张俊脸,卧室的窗帘没有拉严,他安静的睡着,阳光就那么照射在他脸上,给他白晳的肌肤蒙上了层金色,睡着了的他仍是那样的冷酷。

    我的头枕在他的胸口上,他一双大手紧紧搂着的身子。

    我睁着眼睛看着他,很久很久,怔神……

    我不相信,我已经拥有了这个如神抵般的男人!

    轻轻伸出手指点着他下巴长出的青色胡须,看到他唇角跟着抽动了下,用手来扶我的手,非常的滑稽可笑,我忍住了笑,悄悄从他身上溜了下去,走进卫生间里泡起了澡。

    待我冼漱完再走出来时,许越光着上身正坐在床头,精神饱满。

    一晚上的赤诚相对,彼此再见面时,我们之间似乎又近密了许多。

    “余依,我们以后多做点。”他把我拉进怀里,吻我的耳垂,坏坏笑着。

    我昨晚已被他折腾得浑身酸痛,一把将他推倒在床上,白了他一眼:“无聊。”

    他哈哈大笑,站起来去卫生间里冼簌,冼簌完后拿着公文包上班去了。

    “依依,你猜我搞到了一个什么最有意义的东西,于我们最有利的?”许越刚走,我就接到了林姣姣打来的电话。

    “什么?”我换了衣服,正准备拿肩包出门,听到如此说立即好奇地问道。

    “哈哈,一段视频,你知道是谁的吗?”林姣姣在那边很兴奋,又极为神秘。

    “谁的?”我笑了笑,“难道你捉到了沈梦辰婚内出轨的视频?或者是赵蔓云偷,情的证据?”

    这个时候能于我们最有利的,当然莫过于沈梦辰或者赵蔓云二姐妹不雅的视频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