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一十五章你真舍得打我?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这媳妇肯定是指赵蔓云了!

    她肚子里的孩子真动了胎气么!

    我愣了下。

    忽然冷笑。

    这哪会是摔了一跤呢!

    分明是被许晟昆给弄的吧!肚子都那样大了,还在外面与男人鬼混,不动胎气才怪。

    道姑开始做法了,看到前婆婆那小心翼翼的模样,我心中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现在的她已经改了以前那种俭朴,节约的作风,仿佛是财大气粗的有钱人家般,身上的穿着也开始追求上档次了。

    只是,再好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除了显得市刽势利外,再无其它。

    “你在看什么?”看到我脸色不好,许越不解地问。

    我拉着他的手走在小巷子里,一路走来,不得不承认,若没有身边这个男人,我现在不知会过着什么日子呢,这点我还真的要感谢他。

    我想这半年之约真不算什么,人不能太贪心不是么,许越如果能全副身心属于我半年,对我来说,也是上天对我的一种恩赐。

    空气里有些闷,气压很底,天边有雷电闪过。

    “我看到了一个最不想看见的人。”我苦涩的笑,慢慢地走着。

    “沈梦辰也会来这里求神?”许越满脸的疑惑,不无好奇地问。

    “不是他,是他妈,我前婆婆。”我眸光有些飘忽,茫然,叹口气,“阿越,你真相信我会虐待婆婆吗?”

    “傻丫头。”许越的手抚上了我的后脑勺,明白我的心结,安慰着我,“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你的事情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不能怪你,只怪你当时看错了人。”

    “你真的相信我?”我回头看他,眸光泛红,一个雷声在天边响起,有闪电划过,闪电落下,我看到了他的脸,一张俊逸得让我心跳的脸,最让我心醉的是他的眸,眸底溢满了柔色,黑亮深遂,恍若一汪幽深的湖,眼眸眨动时卷起圈圈涟漪,随时把我吸入了进去。

    “当然,如果不相信你,我怎么会娶你做媳妇呢。”他笑了笑,捏了下我的鼻子,“快走吧,要下雨了。”

    “我想再走走。”走出了城中村,旁边有一个波光潋艳的人工湖,许多情侣正在湖边散步,或依偎,或拥抱,雷声响起后,他们陆陆续续散去了,空荡得很,小时候,我爸爸妈妈经常带我来这里散步的。

    “等下淋雨了会感冒的。”许越有些无奈,看着天边的闪电表示出担忧,此时的他温顺得像个孩子。

    “我不怕雨。”我笑了笑,拖着他往湖边走去。

    阵阵凉风袭来,很舒爽,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凉风里夹着些许凉意,炎热的盛夏快要过去了,初秋就要来了。

    许越陪着我在湖边散步。

    “真的没想到有一天陪在我身边的人是你。”我望着湖中央发出了感慨。

    许越听我说这话,似乎也想起了什么,默认了我的这种心情。

    “你在想什么?”很久,我都没有听到许越的说话声,回头看他时,他眸光深远,脸上讳莫如深。

    “余依,我在想,如果你首先认识的是我该有多好。”他说话声有些感叹,藏着些许遗憾。

    我心中一酸,忽然扭头笑,笑容有些悲凉:“放心,我知道自己身份的,不会赖着你,这世上没有‘如果’二字。”

    我知道他的意思,我现在的身份让他阻力重重,我们之间只能是以‘离婚’收场,世俗的眼光是容不下我们的,哪怕他握有一定的权力地位,强势霸道,可面对着世俗家族的压力,他也要有所顾虑的。

    “你这是想些什么呢!不许胡思乱想。”听到我这样的说话,他回过头来,责备地看了我一眼,不许我乱说。

    我苦笑了下,不再谈论这个话题,拉着他沿着鹭河边慢慢走着,来到了一座石拱桥上。

    “好凉爽啊,我想叫。”风雨即将到来,大家都回去了,此时的鹭湖如同一弯明月架在鹭河桥面上,宁静温和。

    “那就叫吧。”他站在我身边搂着我的腰,微微的笑。

    “啊。”我张开双臂,对着河中央呐喊,仿佛肺里的浊气都给吸走了,特别的舒畅。

    河风阵阵,伴随着阵阵雷声,把我的叫声淹没在湖中央。

    许越搂着我,唇瓣落在我的耳垂上,轻柔的吻着,弄得我浑身酥酥麻麻的。

    “快走,要下雨了。”一个闪电过后有雨点滴在了我们头上,我们二人几乎同时叫出声来,然后我们又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走。”他牵起我的手,我们二人快步朝着岸上走去,可还是迟了,夏天的雨很急,一不小心,我们就淋湿了全身。

    “瞧,都湿身了,这可不能怪我吧。”许越的眸光盯在我的身上,看着我的裙子被雨水淋湿后紧紧贴着曼妙玲珑的身子,颇有深意地笑着。

    我用手打了下他的肩膀,只觉手心胳得生痛,不甘心,又打了下他的胳膊,又是生生的痛,我不高兴了,冲他叫:“你身子怎么会这么硬,故意的?”

    他哈哈一笑:“没办法,美人在侧,我不硬就不是男人呀。”

    我脸上发烫,自知失言,这次学聪明了,不打他,用指甲去掐,他一把捉住我的手掌,“你真舍得打我?”

    “有什么舍不得的,你又不是我真正的丈夫。”我把手掌抽出来,用指甲掐他胳膊的肉,很用力的,他终于感到了痛,嘴里直嚷叫:“余依,你还真是狠心,等下看我回去好好收拾你。”

    我笑了起来,“千万不要得罪女人。”

    我们二人手拉手冒雨朝着车子跑去。

    “来,擦擦雨水。”房车后面,他把干净的毛巾递给我,自己脱下衣服来擦着额头。

    “我帮你。”我拿起毛巾,抱着他的头先替他擦了起来。

    “不用,我来帮你。”许越从我手中抢过毛巾,将毛巾包在了我的头发上擦拭着。

    我看到雨水从他光滑的肌肤上滴落下来,就替他拂掉了那些雨水。

    我们二人互相抢着,手忙脚乱,不知什么时候,他呼吸灼热,一个翻身就把我压在身下,刚健火热的胸腔与我无缝贴合。

    他的唇重重落在我的唇上。

    手一把伸过来推高了我身上的裙子,手伸进了那层薄薄的丝袜里……

    然后他死死压着我,吻我的唇。

    “余依,知道吗?今天看不到你,我没心思上班,就连采访时,我都没心思,你也是这样吗?”他逗,弄着我,呼吸急喘,“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本想挣扎的我听到这样的话语声,浑身一软,彻底失去了挣扎的意志。

    半年又怎么样?

    就算只做半年的夫妻,我也愿意,因为他值得。

    我们疯狂拥吻在一起,这么强悍的房车,我也似乎感到了它的震动。

    ……

    狂妄霸气的房车在畅通无阻的城市道路上狂躁的奔跑,我躺在后座上,丝袜在刚刚的激情相吻中,早被许越给扯掉了,我晃着脚丫子,哼着歌,心情无比的畅快。

    我裙子的上半身被他扯烂了,我索性将拉链拉下,解开齐着腰的上方打了个结,包裹了整个胸,只露出了我芊细的腰。

    车子里许越的衬衫已经没有了,被他穿上了,我只能如此了。

    车子终于开进了许氏庄园。

    我拉开车门就要下去。

    “等等,你就这样下去。”许越先我一步走了下来,看到我这个模样,皱起了眉来。

    “不然呢,你想要我怎么办?”我看着他笑,衣服早被他扯掉了。

    他咬了下牙,“这里可是许氏庄园。”

    “嗯。”我点头,表示我知道。

    “你就不怕有人非议你吗?”许越看着我神经大条的样子,很头痛的模样,“你瞧你,整个腰都露了出来,家里还有管家,这样子回去怎么去见人?”

    我笑了笑:“谁让你把衣服撕烂了,我能怎么办?”

    许越看着我,唇角一勾,把衬衫解开,扯过我趴进他的胸膛里,将衬衫包住我,往上一提,我的头到了他肩头,他兜住我的屁股一抱,将我的双腿分开架上他的腰,一手拂过裙子包住我的屁股,摔上车门,转身后,长腿迈开……

    我趴在他怀里,整个胸前,腰都被他遮得严严实实,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睁着眼睛看他的脸,用手戮他还没长出来的胡须。

    “别闹,等下我会让你求饶的。”许越大概痒得难受,狠狠威胁着我。

    我咯咯的笑。

    一束汽车强光灯朝车场这边射来。

    我眯着眼睛,看到有辆豪车驶进了车库里,车子停下,拉开车门,就见到了一张阴沉的脸,脸上是一双转动的阴沉的眼睛。

    “睿叔好。”许越也看到了车门打开后伸出的那个头,微微点头向他打了声招呼,抱着我朝外面走去。

    “叔叔好。”我在许越身上看到了许晟睿,含糊不清的打了声招呼,对许越的二个叔叔,我全然没有好感,能不见到最好不见。

    后面的汽车门被狠狠盖上了,似乎含着股愤怒,我就感到后脊骨发凉,莫名的,背后那双阴沉的眸更加阴冷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