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零九章你是不是爱上许越了?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又等了一个小时后,已经晚上九点了,许越仍是没有回来,我只好先带着妮妮吃了饭送她上楼睡觉去了。

    这段日子我每天加班忙碌,一旦清闲下来,就会发慌。

    我不知以前的家庭主妇生活是怎么过来的,现在空闲下来就觉得特难受,坐在床上胡思乱想,想着那个项目,沈梦辰,前婆婆,还有好几次的遇害,心里乱成了一团。

    十点多时,许越仍旧没有回来。

    我让庄管家和汪姨睡觉去了,又去大厅里傻等了会儿后,也上去睡了。

    次日,我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

    “依依,是我。”手机里是林姣姣的声音。

    我心中一喜,立即叫道:“姣姣。”

    “现在方便出来吗?我们坐坐。”林姣姣在电话那边说道。

    “好。”我立即答应,与她约了个地址,拿起肩包朝外面走去。

    因为我没上班了,冷啡也不再跟着我了,我等了好久的路车才走出这阔气的许氏庄园。

    林记清茶馆里。

    林姣姣早就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上等我了。

    “不错,气色很好,到底当少奶奶比上班好。”林姣姣看着我打趣道。

    我脸红了下,“姣姣,不取笑我会死呀,那天发生的事我还不够惨么。”

    林姣姣看着我,抿唇一笑:“我怕你难过,这不就把你叫出来安慰下么。”

    我叫了杯奶茶,望着她。

    “知道吗?我升职了。”她冲我笑了下,表情有些古怪,“你被流放后,我就升职了。”

    “那恭喜你。”我笑了笑,“真心为你高兴。”

    “依依,你难道不知道我升职背后的意义吗?”林姣姣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抿唇而笑,“那实际是许总安慰你呢。”

    我愣了下:“安慰我?”

    “当然。”林姣姣喝了口奶茶,双手交叉放在下巴上,“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一切不要想得那么糟糕,你应该相信许越。”

    我不解地看着她。

    “你的富豪老公升我的职,当然是为了补偿你。”林姣姣神秘的一笑,低声说道: “依依,知道吗?自从公司周年庆发生你那件事后,短短二天,公司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二天,许越暗中大刀豁虎进行了大量人事变动,今天早上总裁室发出了一份通告,撤换了公司好多骨干,你猜这些骨干都是些什么人?”

    我怔:“什么人?”

    “告诉你,那可都是许晟昆手下的得力爱将,这次许越出奇不意来了个大换血,公司里清除了许多异已,重新用了好多新人,包括我,这确实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林姣姣眼里有赞许之意,那是对许越行为的认可,“从这些行动上来看,许越不是不相信你,而是太相信了,只是表面上装作不在意,不想打草惊蛇罢了。”

    我想着昨晚,略有所思地坐着。

    “依依,前天晚上许越把你赶出许氏集团后,后来的庆典很快就结束了,许悍天特意留了下来与许越在总裁室里呆到很晚才走,昨天,许越大早回到公司召开了一天的特别行政高管会议,以新项目为由,开始撤换了大批公司骨干,所以,许越当时把你赶走,是权衡再三的,他并不是不相信你,而是另有图谋。”林姣姣把那天的情形详细说了遍。

    “可这样下去,我没法亲自讨回公道了,当初他说过要给我个公平公正的机会的,他食言了。”我的情绪仍然低落抵触。

    “所以,他升了我的职啊。”林姣姣接过话题,“他这样做,重用我,是想通过我的手来替你讨回公道。从这点看,他其实对你还是不错的。”

    我低着头,心中暗暗惊讶。

    “许晟昆毕竟是他的亲叔叔,在公司很多年,根基很深,手中握有一些利害关系,暂时还不能动他,相比之下,你离开公司更划算。站在大局立场上,他也不可能与许晟昆彻底撕破脸皮的,就算知道是他下了毒,他也不能让外界看到许氏集团内部骨肉相残,这是他作为决策人的远见,你要理解他。”林姣姣继续开解着我,“但通过这件事,对许悍天的震动很大,许老爷子再怎么说也是护着自己的亲孙子的,他和许越其实心里都是相信你的,当时,为了保护许越,你不顾一切冲了上去,啧啧, 那种勇气让我都为之动容,的确值得嘉奖。”

    林姣姣赞许地说着,朝我竖起了大拇指,把头靠近过来,打量着我的脸,很认真地问:“依依,老实交待,你是不是爱上许越了?”

    我脸一红,立即否认:“哪有的事,别瞎想了。”

    “别骗我了,你的眼神出卖了你。”林姣姣嘿嘿笑着,很有经验的样子,“一个女人要是不喜欢一个男人,会在那样的场合不顾一切后果冲上去吗?那分明是爱到极致了呀。”

    “……”我无比震惊地坐着。

    天,我的表现竟然有那么露骨吗?我已经爱许越到了这种地步吗?为毛我自己都不知道!

    这该死的林姣姣,简直是胡说八道。

    “我想,许越虽然下令把你赶走,但他心里一定很心疼的,依依,好好珍惜吧,说不定这次,你找到真爱了。”林姣姣贼笑着,冲我挤眉弄眼的。

    我心中动了下,突然一拍桌子:

    “姣姣,你好意思说我,那你的事情呢,快点坦白告诉我。”

    我的脸很严肃,那天在俱乐部她与萧剑锋的对话一直在我心底震撼着呢,要不是后来许越发生了那样的事,我早把她揪出来拷问了。

    “我能有什么事呢?”林姣姣绝没想到那天我会偷听到她和萧剑锋的对话,因此,只是眨着无辜的大眼望着我。

    “别装了,快告诉我,三年前,你与萧剑锋的孩子到底怎么样了?” 自我听到她与萧剑锋的对话后,这个问题就植入了我的心里,咯得我难受极了,若不弄清楚,我会疯掉的,这个傻女孩会不会独自生下了孩子呢,这可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呀。

    林姣姣慌神了,望着我:

    “孩子,什么孩子呀?依依,你是不是受到打击神经失常了,我都听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了。”

    她这样说着,眼睛却在明显地躲闪着我。

    “姣姣。”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语重心长地问:“不要瞒我了,孩子呢,真的生下来了吗?难道连我都不信任,都要瞒着吗?你应该知道,孩子可不是一件小事,你若不幸福,我也不会好的,在这个世界上,我可只有你一个好朋友。”

    林姣姣低下头一会儿后,抬起头来,隐藏了眼里有痛苦,仍没有要告诉我的意思,只是摇着头:“依依,我什么事情也没有,你就不要管我了,先把沈渣男的事解决掉吧。”

    “姣姣。”我不满了,加重了语气,“你真当我是你的好朋友吗?”

    “当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的。”她哈的笑了下,“知道吗?这些天,我已经托朋友找了好几家重量级的媒体,准备在竞拍会那天把妮妮和沈梦辰那份亲子鉴定当场宣告,并把他的丑闻报道出来,打他个措手不及。”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虽然说着话,但神色并不太好,眸眼里的痛苦再怎么掩饰得好,可仍没能逃过我的眼睛。

    我的心突然很痛很痛。

    这女孩儿表面上乐观坚强,大大冽冽,竟然瞒了我这么多年,也瞒了大家这么久,可内心所受到的痛苦不知有多少。

    我虽然生下了妮妮,被沈梦辰算计,但好歹我们是在婚姻存续期内发生的事,可她如果生下了孩子,那算什么呀。

    “姣姣,告诉我,你生下了萧剑锋的孩子对不对?是不是这样?”我痛心追问,“你怎么会这么傻啊。”

    林姣姣的脸更加白了,“依依,不要瞎想什么了,我这正上班呢,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这样吧,这几天里我们抽个时间好好商讨下关于竞拍和整治沈渣男的事,这可不能疏忽的。”

    这样说着站起来,拿起肩包就要走。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近乎乞求地问:“姣姣,请告诉我,孩子现在哪?你和萧剑锋的孩子现在哪?”

    “依依,没有的事,不要逼我了。”她把手从我的手掌中抽出来,低头咬唇,慌不迭路的逃走了。

    我跌坐在凳子上,向来直来直去的林姣姣竟会如此遮遮掩掩,这其中要没问题就是怪事了!

    如果她真生下了萧剑锋的孩子,我无法想象将来……

    一会儿后,我走出茶馆后,没有回家,在旁边的利远广场蹓跶着,心情沉重,为林姣姣。

    利远广场很热闹,跳街舞,学戏,唱歌,写生的……五花八门。

    我在一个正在画夹上画画的女孩身边的长椅上坐下来,看着她认真专注的画着画,想着我初学设计那会儿的事,唇角微微翘起,不知怎么,后来脑海里又闪现出沈梦辰的脸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