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一百章无比的惊讶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那可不行。”陈世章紧接着反对:“现在余依是许总的妻子,许家的少奶奶,这样的庆典,按规定,许总是必须要带着少奶奶一起敬酒的,这其中的一个敬祭祖先的活动,少奶奶是一定要跟许总一起拜祭的,否则会惹非议,也是对许氏祖先的不尊重。”

    别看陈世章在海外长大,对这些传统文化还是挺尊重的。

    “切,她算哪门子少奶奶?她也配跟着我的许越哥哥去拜祭许氏的祖先吗?”梦钥尖锐不满的声音很刺耳,直冲着陈世章吼。

    “不管怎么样?现在余依法律上就是许总的妻子,你要有本事,许越怎么不跟你拿结婚证呀。”陈世章可不理这么多,尖细着嗓音,固执与她辩论着。

    “你……个死太监。”梦钥气急败坏,“告诉你,我才是许越哥哥的妻子,从小就定好婚约的,那个贱女人算个毛线,许越哥哥只是玩她的,而且今天许爷爷与我爷爷都会参加这个庆典活动,到现在为止,许爷爷都不知道许越哥哥与个什么样的女人结婚了呢,他要知道了真相,肯定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你现在就这样安排,存的什么心?是不是要成心气死他老人家?再说了,他们连结婚酒席都没摆,这能算结婚吗?许夫人曾告诉我,许越哥哥只是借用她结婚掩人耳目而已,年底才会要真正娶我,我们年底就要结婚了。”

    一番话说下来,陈世章竟然也没有了主意,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告诉你吧,这一切都是我的许越哥哥让我安排的,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安心做好你的助理吧,不要没事找事,惹祸上身。”未了,梦钥又瞪着眼睛,凶狠的威胁着。

    “可不管怎么样,我也是许总要求这样做的,我必须要坚持,否则,到时许总怪罪下来,我可担当不起。”陈世章仍然坚持着不肯让步,他确实挺怕许越的,毕竟许越发起火来蛮可怕的。

    我站在门外,冷冷笑了下。

    许氏集团这次庆典活动,唯一继续人许越肯定会要向众人敬酒。

    许悍天为什么会要求许越结婚后再宣布他继承许氏集团的股份,这也算是一种仪式吧,许家祖上规定的。

    因此,有三杯酒许越是必须要喝的,而且还是要带着妻子一起喝的。

    第一杯,敬许氏集团先祖,第二杯,向家主许老爷子敬酒,以示感谢与敬重,第三杯,则向许氏集团全体职员和受邀嘉宾敬酒。

    原则上,这三杯酒都是要我这个少奶奶挽着许越的手,共同参与的。

    这三杯酒的意义很大。

    我明白,梦钥更明白。

    别人不在乎,梦钥可是非常的在乎!

    她知道我若喝了这三杯酒,那几乎有可能把我的地位定性。

    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如此积极参与这场庆典活动了,不外乎是来向我宣示主权,不让我得逞的。

    我知道这几杯酒,她一定不会让我喝下去,唇角浮起了抹苦笑,推开了dj室的门。

    “陈助理,就听梦钥的吧,许总一人就够了,我不需要参加的。”我对着陈世章笑了下,无所谓的说道。

    我本就只是许越的协议妻子,这些有没有真无所谓,而且我出现得越少曝光机率越少,对我以后越好。

    而这些争风吃醋的事,我还是少惹为好。

    陈世章大为惊奇,像看怪物般看着我,后来见我自己都不坚持,也没有了办法,只好耸了耸肩:

    “好吧,随你,只是等下要是许总怪罪下来,你可要主动承担哟。”

    “放心,我不会让你难做的。”我微微点头笑了下,宽了他的心。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麻雀想飞上枝头做凤凰,只怕跌下来会摔死的。”梦钥冷嘲热讽着,漂亮的眸子不屑地瞪了我一眼,高昂着头走开了。

    “我说余依,你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梦钥一走,陈世章就惋惜地朝我说道:“这么好一个机会,干嘛要白白错过?要知道这次我外公要是认可了你,以后,谁也无法改变了。”

    他摇着头,满脸都是“你真傻”的表情。

    我抿了下唇,心里泛酸。

    就算是许悍天认可了我,全世界的人都认可了我,可许越不认可那又有什么用?我们只是合约婚姻,六个月而已,这可是许越亲自强迫我签的,我又何必倒贴热脸呢。

    当然,陈世章是不会明白这些了。

    “所有东西都准备齐全了吧。”我别开话题,检查着dj室认真询问。

    今天可有大量媒体在场,这里要是出了点什么差错,丢的那可是许氏集团的脸。

    “放心,全都准备齐全了。”陈世章从口袋里掏出一面化妆镜对着脸开始化起妆来,我看了他一眼,摇了下头,朝外面走去。

    “姣姣,你怎么会搅和到那个竞拍会去了?”我才走出去,想去上个厕所,经过一个暗角时,竟听到了这样的声音,我听出来了,那声音是萧剑锋的。

    我惊得站住了。

    “什么叫瞎搅和?”林姣姣没好气的声音,“难道像沈梦辰和赵蔓云二姐妹那样的人渣参与竞拍,谋取不正当利益就是正而八经了。”

    “不是,姣姣,这中间关系很复杂的,我不希望你插手这件事,这对你不好,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开开心心生活就好了。”萧剑锋的声音有些着急。

    “嗯。”林姣姣冷笑一声:“我爱着的男人舍弃我去找那么恶劣的女人,我能开开心心生活吗?”

    “姣姣,清醒点吧,我们之间早在三年前就过去了啊。”萧剑锋的声音里满是无奈。

    “是,三年前我是答应了你,但我马上就后悔了,你知道当时我是怎么过来的吗?当时的我肚子里已经怀有三个月的身孕了啊。”林姣姣愤怒的说着,突然失去理智般哭诉了起来。

    “什么?”萧剑锋惊呆了,我站在外面也是惊呆了。

    “姣姣,你到底在说些什么?”萧剑锋惊讶得连声直问。

    “说什么?”林姣姣冷笑,一字一句地开口:“我说我三年前怀了你的孩子,可你却为了前程不管不顾去了法国,再没有音信,你听清了吗?”

    萧剑锋惊得张着嘴半天合不拢来。

    “姣姣,你说的是真的吗?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他拼命摇着林姣姣的肩,满脸潮红,语声焦灼。

    “告诉你?”林姣姣凄惨的笑,“我当然想要告诉你,可你的手机第二天就换掉了,我没办法找到你,只好去了你家,然后,你那个高傲的妈让我把孩子打掉,骂我不要脸,并责令我以后再不许纠缠你,她说,你以后要从政,要当大官,我这种平民百姓不配与你在一起,第二天,你就狠心去了法国,从此后沓无音信,你说我怎么告诉你?萧剑锋,你可够绝情的。”

    说着说着,林姣姣大滴眼泪溢了出来,痛哭不已。

    我站在外面眼前一阵发黑,手扶住了墙壁。

    “这就是你自杀的原因吗?”一会儿后萧剑锋喃喃问道,“那孩子呢?”

    林姣姣哭得不能自己,多年来压抑的情绪彻底崩发了,我就听到她痛苦的哭声中夹着悔恨的声音:“当初,是我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这样冷漠见异思迁的男人,你说要去法国深造,为了你的前程,我愿意与你分手,可第二天我就知道有了你的孩子,这时,我不想与你分手了,再怎么说孩子也不能没有爸爸吧,可你就那样消失了,这么多年,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有过,真没想到你是如此的冷血无情,我看错人了。”

    萧剑锋呆呆站着,林姣姣的哭泣声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似乎还没消化掉这个事实。

    “姣姣,快告诉我,那孩子呢?孩子到底怎么样了?”他的声音已经非常急迫了。

    可林姣姣偏偏不给予正面的回答,只是含着眼泪问道:“萧剑锋,我问你,你有爱过我吗?”

    “姣姣,我承认我以前爱过你,你是我的初恋,这辈子我都忘不了你。”萧剑锋叹了口气,声音里也有了痛苦。

    “那现在呢?现在完全不爱我了吗?就因为那个赵蔓丽,那个肤浅狂妄的女人?”林姣姣锥心蚀骨地追问着。

    我听到萧剑锋的呼吸有些急乱,“姣姣,不要钻牛角尖了,我问你,孩子呢,最后怎么样了?打掉没有?”

    “哈哈。”林姣姣忽然笑了起来,悲哀地说道:“萧剑锋,你这么关心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因为真的想要他还是因为怕赵蔓丽知道后会容不下你的过去,而因此毁了你的政治前程?”

    “姣姣,你怎么能这样想呢。”萧剑锋的声音为难,无比的纠结:“毕竟我们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也快要结婚了,我们之间真的很难……”

    他的说话声停了下来,双手捧起了头,满脸的痛苦。

    林姣姣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眼里全是苦涩的泪。

    “剑锋,你真的变了,变得连我都不认识你了,那个时候你说爱我,会爱我一辈子的,我竟然傻傻地相信了你,如果你真的找到了个好女人,我也无话可说,可事实是,你竟然找了个肤浅,毫无修养,狂妄的女人,只因为她有个当市长的爸,我不相信你真会爱她,可你却为了自己的前程,什么都可以放弃,甚至愿意牺牲自己一辈子的幸福,你怎么会变得如此势利?这还是从前我爱着的那个你吗?这样的你与沈梦辰又有什么区别呢?”林姣姣这样说着,号啕大哭起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