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九十六章有那个必要吗?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沈总,恭喜你顺利通过了第二轮竞拍。”记者正在采访着神彩飞扬的他:“你有信心赢得最后一轮竞选吗?”

    “我想,我是有这个信心的。”沈梦辰一身笔挺的西装,衬得他如玉树临风,春风得意,他轻松站着,满脸得体的微笑,十分自信地说道,

    “我们公司请了最专业的设计师,特别是业界知名的刘名正老师,那可是全国顶尖一流的设计师,这批设计图纸就是由他亲自设计的,因此,无论是从专业角度还是从实用性,性价比来看都是十分高的,我相信我们公司的设计师们在刘名正老师的带领下能够取得最后成功的。”

    我浑身一阵发冷,沈梦辰脸上那些得意的笑似乎都是对着我来的,昨晚发生的事……会与他无关吗?

    一股抑郁之气在心里翻涌着。

    突然

    视频画面上,我在沈梦辰身后不远处看到了萧剑峰的身影,大惊之下,眼睛落在他的身上。

    他正跟在一个戴着墨镜,打扮得十分新潮的女人后面,那女人在前面走着,身旁跟着个男助理,看上去很有气派,很张狂。

    难道她就是赵蔓丽?赵蔓云的亲妹妹?

    那林娇娇呢?

    我努力在画面中寻找着林娇娇和许越的身影,但遗憾的是,一个也没看到,倒是陈世章穿着个大红衣在走来走去的。

    竞拍结果到底会怎么样?

    正在我认真听着新闻播报员说话时,有电话打了进来,是林姣姣打过来的。

    “依依,你怎么了?许总说你身体不太舒服。”林姣姣在那边着急地问。

    “我没什么。”我立即答道:“姣姣,你没事吧,我刚看到萧剑峰了。”

    林姣姣沉默了下,“我没事。”

    “姣姣,你可要想开点。”我知道萧剑峰于她的意义,就劝说道,“这世界上大把的好男人呢。”

    “依依,不出我所料,今天竞拍的结果果然是这样。”她在那边默了下,突然话锋一转,冷笑出声来。

    “怎么样?”我心跳了下,立即问。

    “中签了五家:沈梦辰,赵蔓丽,我们许氏集团,还有一家颇有势力的私人公司,你猜还有一家是谁?”林姣姣笑得神秘。

    “谁?”听到我的设计稿也中签了,我松了口气,接着问。

    “冷氏集团的冷昕杰。”林姣姣一字一句地说道。

    “什么?”我失声尖叫起来。

    冷昕杰竟然会参与进来竞拍这个项目?他一个漫画公司搅和这些市政项目干毛?

    突然间,我有种错觉。

    他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嘿嘿,依依,看吧,事情越来越热闹了,一出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林姣姣笑了笑分析着,“看来钱对于谁都不是多的,只要有利可图,有希望的人都会卯足了劲来拼的。”

    我拿着手机,坐着出神。

    合着,这是上演一出王者荣耀呢。

    细细分析这五家公司,我突然觉得许越说的话简直太精辟了。

    社会远比我想象中复杂多了,有多少表象冠冕堂皇,但私底下的内幕谁知道呢。

    如果我代表的是许氏集团的话,那么许氏集团,冷氏集团这二个商业巨头,当属社会的龙头大佬,能参与进来凭的是自身的实力,那另一家公司也是业界很有经济势力的,后台很硬,而沈梦辰要想创造奇迹,只能靠裙带关系,如果他不抛弃我,又怎么可能与这些有实业的公司竞拍呢?

    这样的一种游戏,普通的老百姓是根本触摸不到的。

    而能围绕着这个游戏中心转的,当然是社会的王者了。

    “依依,接下来我们要好好分析下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研究出一个最好的对策来,最后一轮竞拍近在眼前,我们可不能有丝毫的松懈。”林姣姣在手机里很郑重说道:“妮妮与沈渣男的头发我已经送到亲子鉴定机构去了,结果估计很快就要出来了,我们要利用这个机会,给沈渣男一个迎头痛击,绝不能让赵蔓云二姐妹中了这个签。”

    看来,当萧剑锋参与进来后,受到刺激的林姣姣已经化悲痛为力量,下定决心要与赵蔓丽斗争了。

    她这是为了爱情而战,因为爱着萧剑锋,不想他被赵蔓丽毁了,她是真的为了萧剑锋好,可萧剑锋会领这个情吗?

    我感动于林姣姣为了爱情的执着。

    只是,她这样做,真有那个必要吗?

    “好,我明天到公司再说。”我点头答应了,安慰着她:“姣姣,不管什么事情,都要积极乐观点,不要想得太多。”

    挂了电话后,我心思沉沉的。

    最后一轮的竞拍,要想击垮沈梦辰和赵蔓云姐妹,绝对不是件简单的事,首先,就是图纸的设计,正如沈梦辰所说的那样,他已经请了业界最有名的设计师,我凭什么胜过他呢?

    那如果我先把沈梦辰与我离婚的真相揭露出来,把他的丑恶面貌公诸于众呢!

    我下床来,半边脸仍是红肿着,身上也很痛,我悄悄冼簌后下去吃完早餐,又悄悄溜了上来,我不敢去看妮妮,怕我的脸会吓着她。

    如果她看到她的妈妈被人打成了这样,不会吓坏才怪呢!

    我是打不死的小强,越挫越坚,想要如此打击我就让我放弃,那对不起,我不会束手就擒的。

    我沉下心来开始沉入到了设计中去。

    第二天早早就来到了公司里。

    “余依。”我才放下包,陈世章就打来了电话,“许总交代,今天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下。”

    “跟我商量?”我莫名其妙。

    “就那什么,公司五十周年庆典啦,许总说,这个过程让你参与下,有什么事情请示你就好。”陈世章在电话里见我懵懵的,解说着。

    哦,我恍然!

    公司五十周年庆就要到了,定在下个礼拜六的晚上呢,距离最后一轮竞拍只有一个星期时间。

    这次周年庆因为是整数五十周年,当然会举办得较为隆重点。

    “我马上下来。”我挂了电话,朝下面走去。

    陈世章的助理室在许越总裁室的旁边,虽然小了不少,可也算是比较奢华的。

    我敲响了助理室的门。

    “进来。”陈世章尖细的嗓音在里面叫着。

    我推开了门。

    今天的陈世章穿着件紫兰色的衬衣,浓密的黑发油光焕亮,倒显得挺有精神,我进去时,他正拿着面镜子,捏着兰花指站在玻璃窗边修理着胡须,满头的黑发在斜射进来的太阳光照射下逞亮得发光。

    陈世章是许老爷子许悍天小女儿许向晴的儿子,许向晴是个雕塑家,现居住在法国,平日很低调。

    我有听说陈世章以前很不着调,在法国跟个小女朋友谈恋爱,后来腻烦了,不想要那小恋人了,可那小恋人还喜欢他得紧,闹分手后,小女朋友伤心之下竟然自杀了。

    这事闹得动静很大,当时很多新闻都争相报导,把他说成了个纨绔不成器子弟。

    陈世章的爸在法国也是位艺术家,光有浑身的艺术细胞,却不知如何来处理这个事,许向晴急怒交加,找到了许越。

    许越接手这个事情后摆平了媒体,才将这一事情给完善处理了。

    事后,许悍天大怒,抽了他一顿棘条,把他给了许越调教。

    许越果然有二手,只在他身边呆了一年,就把他训得服服帖帖的,他身上有着许家优秀的基因,办起事来绝不像他外表看上去那么娘,反倒干脆果断,有着办大事的风格。

    其实,陈世章随了许向晴,浑身的艺术细胞,平时穿着打扮虽然另类,但并不会庸俗,如果细看甚至会赏心悦目。

    他喜欢颜色艳丽的衣服,虽然他一个大男人,穿得花里胡哨的,但也穿出了他另类的高雅,他的衣服大都是由法国著名的设计师量身订做的,非常时尚有特质。

    现在有些人为了显示高雅,故意穿淡色,青色的服饰以显示自己的清贵,而深恶痛绝艳丽的大红大紫,但在陈世章这里,他却把这些颜色演驿得生动丰富,展示了与众不同的魅力。

    确实,任何颜色都是大自然的恩赐,都有它的魅力,俗不俗气那要看是什么人穿了。

    “呀,这白白的是什么呢?白头发吗?”我走近去,故意大惊小怪道。

    “什么。”陈世章一听,脸色立即变了,向后弹退了一步,转过身来,整个人像被人割肉了般极为紧张:“哪里,哪里有白头发?”

    我抿着唇,极力不笑声出来。

    陈世章的头发黑亮光滑,发质非常好,在如今满世界的小青年都染着黄红橙的各种时尚发型时,他却不随大流,依就保持着真我本色,黑亮的头发打理得干净整洁,配合着他那张近似妖孽的脸,真的非常出彩。

    他的娘们与另类的打扮,有时细看,让像件艺术品。

    “天啊,我要死了,我要辞职,天天被许越那臭小子压榨得连白头发都有了,早衰了呀。”他哭丧着脸,奔进卫生间里,趴在云石台上,低着头扒着头发开始去寻找那根所谓的白头发。

    我看着他翘着屁股趴着,姿势实在有趣,就靠在门边上,拿出手机对准他,笑了笑:“陈助理,你这狗扒模式很有创意,我把他拍下来传到网上去,说不定你会成为网红呢。”

    “别。”陈世章又惊得弹跳起来,兰花指伸过来抢我的手机,嘴里直嚷着:

    “余依,你才跟了许越几天就学坏了,这可不行。”

    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我用手捧腹大笑起来。

    好久都没有这样开心地笑过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