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九十四章阿越,救我!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急急坐上了电梯,此时公司的大门早就关了,我不知许越会把车停在哪个门口,想到每次都是在b出口等我的,我就坐电梯到了负一层。

    b出口的那条路直接通向许氏庄园的。

    地下停车场里昏暗的光圈发出模糊的亮光,我有些心慌,拎着包快步走着。

    突然,好几条人影在黑暗中快速向我靠近过来,我吓了一跳,凭直觉,这几条人影可不是什么好人。

    我加快脚步就跑,可迟了,那几条人影已经形成了个包围圈朝我靠近。

    “你们是什么人?”我厉声喝问,浑身绷紧了,伸手去拿手机。

    “嘿嘿,今晚你还想跑?”其中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狰狞笑了声,轻俏地说道:“今晚上,好好陪大爷玩玩,尽兴了,还能给你条活路。”

    我浑身发冷,厉声怒喝:“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你们这是犯法行为,是要坐牢的。”

    “哼,臭娘们,警局那什么局长都要看老子眼色行事,犯个屁法。”那男人恶趣一笑,恶狠狠地骂了声,点燃了根烟,站着不动了,朝着手下挥了下手吩咐道:“快把这臭娘们给我绑过来,今晚老子可要好好玩玩,尽兴。”

    立即,那几条黑影向饿狼般朝我扑来。

    “不要过来,救命啊。”我趁着说话的功夫,低头打开了手机,刚要拨号码,那几个男人眼尖朝我穷凶极恶地扑过来。

    我拿着手中的包狂甩着,扯开嗓音拼命地喊,这个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许越,我知道他在附近等我,希望他能听到我的求救声后及时赶过来救我。

    “裱子,闭嘴。”一个男人冲上来一把抢夺走了我的包,一脚朝我肚子踢来,我惨叫一声痛得弯下了腰去,捂着肚子再也起不来了。

    “告诉你,不要想会有人救你了,你不识抬举得罪了人,今天晚上有人买定了你,让我们好好玩死你。”那个男人走过来,在我面前站定,阴笑着。

    “什么人要这样害我?”我听到这样的说话声整个人都发起抖来,抬起头来哀求着:“大哥,发发善心,放过我吧,我家里上还有老母亲躺在床上,下还有个一岁多的女儿,求求你,我与你无冤无仇的。”

    那男人阴笑一声:“放过你?你当我是慈善机构的好人?电视剧看多了吧,听话点,今晚好好取悦大爷,大爷高兴了,还能让你多活几天。”

    说完朝地上狠狠吐了下口水,一把揪住我的衣领朝前面拖去。

    我被拖得在地上滑行,绝望到了极点,满脑海里都是妮妮和妈妈的影子,我拼尽全力,大声叫喊:“阿越,救救我。”

    我痛苦的叫声在地下停车场里格外的渗人。

    “臭裱子,我让你不老实。”身边一个男人伸出一脚朝我肩上踢来,我立即痛得冷汗都彪了出来,疼痛让我的意识更加清醒了,绝不能被他们带走,这一带走,我再也不可能出来了。

    很快,他们就把我拖向了一辆停着的商务车面前,打开了车门。

    就在他们打开车门,要把我拎向车子里时,我的手紧紧抓住了车的门框,死活也不肯上车,拼尽全力喊:“阿越,救救我。”

    “啪”的一下,里面的男人揪住我的头发狠狠扇了一巴掌,恶狠狠地骂道:“裱子,打不死你,乱叫。”

    我被这一巴掌扇得眼冒金花,鲜血从唇角流了出来,我狠狠吐了口血水,朝着他们破口大骂:“畜牲,欺负女人,断子绝孙。”

    为首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倒是不急不恼地看着我,冷笑着:“骂吧,臭娘们,一会儿老子会让你骂不出来的。”

    说完拦腰抱起我,一旁的男人一脚踢掉了我死死抓着车门的手,就要把我塞进去。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一声惨叫声在我耳边响起,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只听到拦腰抱住我的那个男人丢掉我,双手捂住了后脑勺。

    我身子掉到了车厢里,鼻翼间都是血腥味,我以为我快要死了,猛然间就听到外面传来男人们鬼哭狼嚎声,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一双强健有力的大手伸进来抱起了我,我落入了一个刚健的男人怀抱里,鼻翼间闻到的是熟悉的男人气息,我心中一阵激动,双手伸过去紧紧抱住了男人的腰,颤声喊:“阿越,求你救救我,妮妮不能没有我啊。”

    说完我哭了起来。

    “余依,别怕,我来晚了。”许越把我抱进怀里,温言安慰着我。

    我浑身发抖,死命抱住他,像落水的人抓住唯一的浮萍般,紧紧抱着他,浑身颤粟着。

    “许总,您抱着太太先上车去,我马上就来。”冷啡沉静地朝许越说道。

    我睁开眼睛就看到后面一个男人手握着尖刀朝许越刺来,吓得失声尖叫:“阿越,小心。”

    许越眸中闪过道寒光,冷冷一笑,转过身去,狠狠一脚精准地踢掉了男人手中的尖刀,男人被他这一脚踢飞了过去。

    “冷啡,这里交给你了,小心点。”许越朝冷啡吩咐了声,抱起我朝着不远处的宾利房车大步迈去。

    他抱着我上了房车,把浑身发抖的我放到软床上,可我太紧张害怕了,双手只是紧紧缠着他的腰,把脸埋进他的怀里,不停地喊:“阿越,不要丢下我,求求你。”

    “没事了,别怕。”许越只得抱着我在软床上坐下来,我浑身筛糠似的,好大会儿后,才敢隔着车窗心惊胆颤地看着外面。

    只见那群身手非常健壮的男人正朝着冷啡一哄而上,可瘦削的冷啡身手不凡,双眼如鹰般沉锐机警,沉着应战,他身手非常敏捷,一招一式直取敌方要害,精,准,狠,不到一会儿功夫,那群男人全被他打翻在地,抱头直哀号。

    为首的男人眼见不妙,满脸恐慌,爬起来就要逃跑,冷啡一个健步冲上去飞起一脚狠狠踢中他的胸膛,男人被踢得朝我们的房车飞过来,我吓得尖叫一声,抱住了许越。

    “许总,歹徒全部被放翻了,这个头目可要好好审审。”冷啡走过来朝许越说道。

    说完弯腰下去抓住那个男人的衣领把他拧起来,对准他的后膝窝狠狠一脚踢过去,厉声喝道:“跪下,好好回答许总的问题。”

    男人扑的一下被踢跪在地,还想逃跑反抗,冷啡一脚朝他脸上狠狠踢去,瞬间,男人惨叫一声,鲜血从他嘴里流了出来。

    “说,你们为什么要来害许太太?谁让你们来的?有什么目的?”冷啡一手抓着他的头发,一只脚抵在他的腰上,厉声喝问道。

    男人眦着满嘴的血,大声叫道:“我不知道,有人给我钱,我收钱办事。”

    “冷啡,有人竟敢欺负我的太太,你说要怎么办?”许越抱紧我在怀里,冷冷问道。

    “许总,是男人就废了他的老二,女人送去黑道。”冷啡毫不含糊的答。

    许越点点头,淡淡开口:“那你看着办吧,动作快点。”

    “是,许总。”冷啡立即会意,抓起男人的头发,厉声喝道:

    “你tm还不老实交待。”

    说完伸出右手左右开弓狠狠抽了他二巴掌,冷笑道:“吃了豹子胆,竟敢欺负我家少奶奶,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告诉你,老子今天废了你的老二,让你这辈子都做不了男人,看你还老不老实。”

    话刚落就抬起一脚朝他裤裆里踢去,踢完从他身上搜出把明晃晃的尖刀来,就要朝他的下身飞去。

    男人痛得连声哀嚎,双手在空中乱摆,满脸的恐慌,和着嘴里喷涌的鲜血,异常的恐怖:“许总饶命,饶命啊,我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您的太太啊。”

    许越冷冷说道:“现在既知道了,那你要怎么样?”

    男人捂着下身,恐怖的喊:“许总,有人给了我们十万块钱,让我们来抢走这个叫余依的女人,让兄弟们玩死她,我们收了他的钱,就来办事了,其它真不知情啊。”

    “妈的。”冷啡听得火起,又朝他一顿拳打脚踢,男人被打得杀猪似的嚎叫着。

    我么?

    我听得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手指紧紧攒得许越的西服,浑身的每个毛孔都在冒着寒气。

    我一个柔弱无依的女人,到底得罪了谁,用得着下如此毒手来对付我?

    ‘余依,告诉你,若一定要与我斗下去,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耳边不停地回想着沈梦辰这句话。

    事到现在,我仍不愿意相信曾经的枕边人会要如此来置我于死地,再怎么说我们也有了女儿妮妮,曾经也曾信誓旦旦的恩爱过。

    如果我死了,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人心真的会如此残忍恶毒么!

    警笛声开始在夜空里响起。

    “冷啡,上车,把他们交给警察就行了。”许越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不安与恐惧,抿唇沉默了片刻,对冷啡吩咐道。

    冷啡坐上来,发动了车子。

    我确实被冷啡的身手吓到了。

    他性格内敛,从外表看,并不像一个打手,没有发达的肌肉与健壮的身材,整体看上去甚至有些书呆子气,第一印象,我甚至认为他应该是一个医生。

    但现在完全颠覆了。

    怪不得那天许越说会给我配司机和保彪,我认为,他只记得给我配司机而忘了保彪的事,今天看到冷啡的身手后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而我竟然自作主张地把他打发走了,真是活该。

    ,。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