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九十一章求你放过我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许越,这个女人就是个贱货,她存心跟我作对,我才不会跟她道歉呢。”她气怒攻心,狂傲开口。

    “住口,不许在我公司里污辱人。”许越额角的青筋暴露,眸中寒星迸裂,声音极其冷厉威严:“今天赵小姐要么道歉,要么立即取消你们公司明天的竞拍资格,你们自己想好,这批竞拍项目是市政公共项目,道德败坏,品行不端的公司是没有资格参赛的。”

    空气里安静得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蔓云,向余依道歉。”一会儿后是沈梦辰冷厉的声音:“这事本来就是你的错,道歉也是应该的。”

    “你个窝囊废。”赵蔓云突然哭了起来,朝着沈梦辰又打又骂。

    可沈梦辰这次一点也不含糊,一把捉住她的双手,厉声逼她向我道歉。

    赵蔓云慑于许越的气势,又被沈梦辰这样逼着,只好抹干泪,朝我说了声“对不起”。

    可这声音实在含糊不清,惹得许越的剑眉拧起来,不满的反问:“赵小姐,你这是什么态度?”说完厉目又看向沈梦辰:“沈经理,看来你们是完全没有诚意了。”

    沈梦辰脸上变色,立即朝着赵蔓云怒喝:“蔓云,道歉你都不会吗?”

    赵蔓云怨恨地瞪了我一眼,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大声对我清晰地说了声:“对不起,余依,我不该动手打你的,下次再不会了,请原谅。”

    我咬紧唇,眼泪在眼眶里转着,这么久以来,我终于听到了一个小三对我应有的一声歉意,虽然她所做的远远不止这些,但这对我来说也已经够了,至少我得到了起码的尊严。

    “赵蔓云,今天的事情我看在你爸的面子上就这样算了,请你记住,我公司不是菜市场,容不得任何人来无理取闹。”许越重重说道,说完看了众人一眼,牵起了我的手,朝着众人警告道:“你们听好了,余依是我太太,谁敢对她不敬,随意欺负她,那就是对我的不敬,我对谁都不会客气。”

    说完,环视众人一眼后朝着沈梦辰说道:“沈经理,请你先把你太太送走,记住,以后不要再带她来我们公司,她怀有身孕,应该在家里养胎为好。”

    “好,许总请放心,以后她不会再来了。”沈梦辰脸上涩涩然,陪笑答道,说完拉了赵蔓云的手朝外面走去。

    赵蔓云满脸不甘,回头恨恨瞪了我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

    “沈经理,送走你太太后记得来我办公室里一趟,我还有点事找你。”许越想了下后就朝着沈梦辰的背影说道。

    沈梦辰立即回身陪着笑脸:“好,许总,我马上就来。”

    许越这才放开我,拿着公文包朝着办公室里走去了。

    “余依,行呀,许总这样维护你,你可真是长脸了。”许越一走,陈世章就走到我身边直冲我挤眉弄眼的。

    我瞪他一眼:“昨天我被狗咬又没见你帮我,没意思。”

    陈世章哇哇怪叫:“天地良心,我昨天真没看到这一切,要是早知是这样,我昨天就该半道把那给丢了。”

    我噗的一笑:“那你记住了,下次若有人欺负我,你可要帮我打狗。”

    “那当然了。”陈世章把兰花指一翘,妖里妖气地答,引得旁边的保安队长嘴直偷笑。

    我也笑着走了出来。

    回到设计部办公室后,我把昨天的设计稿拿出来,再三看了下后,决定亲自拿下去给许越。

    我自有我的想法,如果这次,他还不满意,我准备与他理论一番,把我的思路原理给他演说演说。

    我站在电梯门口,想到刚才许越就那样赶走了赵蔓云,心中隐隐不安,凭直觉,赵蔓云那女人娇纵惯了,会这么甘心被许越羞辱吗?

    正站在电梯里出神,电梯门开了,我抬头时,心里猛地跳了下,许晟昆正走了进来。

    “许副总好。”我不得已朝他点了点头。

    许晟昆看着我,脸上挤出了丝笑容:“哟,是余依呀,现在可是我的侄媳了呢。”

    我笑了笑:“叔叔好。”

    “哎。”他回答得倒挺干脆的,“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呀,我这等着喝喜酒呢,许越那小子也不通知我们这些长辈。”

    他红光满面的脸上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我想到了那天晚上偷听到的话,心里一阵发寒,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的虚伪,明明心里恨不得把对方生吞活剥了,可表面上却装得关怀备至,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假么!

    但现在的我,经历过这么多后,也不会喜怒形于色了,我虚以委蛇的笑:

    “放心,叔叔,我们办酒晏时一定会给您送请谏呢,叔叔的红包那可是一定要的。”

    “哈哈,放心,我一定给份大的。”许晟昆哈哈一笑,亲切地说道。

    我连声道谢,电梯门开了,我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出来。

    许越的办公室在一楼朝南的一个特别建筑的大套房里,其实这时电梯根本没到一楼,但电梯门一开,我就溜了出来,实在不愿意与这样的一个人呆在一个空间里。

    我站在楼梯口看到电梯下到了一层,再上来时,我又坐了电梯朝着一楼而去。

    刚走到许越的办公室门口,我还没来得及敲门,总裁室的门就开了。

    沈梦辰正从里面走出来,而他的手上,提着一个密码箱。

    我看这密码箱极眼熟,正在思忖间,沈梦辰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朝着一旁拽去。

    “沈梦辰,你又要发什么疯?”我怒目瞠着他,甩开了他的手臂。

    “余依,算我求你好吗?求你放过我。”沈梦辰眼睛泛红,脸上的肌肉扭曲着,眸眼直直逼视着我:“这个项目对我太重要了,我不能失手。”

    我的眼睛却看着他手中的密码箱,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密码箱,那天许越给我看的,里面装的全是美元,赵蔓云送给许越的。

    怪不得沈梦辰要抽疯了,许越把它还给他,那就是明的拒绝了。

    我突然想笑。

    “沈梦辰,你求我干什么呢?我不过是一个最底层的平民百姓,你应该去求赵副市长,让他直接把这个项目给你就是了,许越是个有谋略,有远见的商人,他在乎的是名声,是许氏集团的未来,又怎么可能拿如此重要的东西与你这个小人做着这些丑恶的交易呢。”我不无嘲讽地说道,心情真是大好,许越这样做,真的让我看到了一些光明,至少,这个社会还不至于太过黑暗。

    “余依,行,你牛。”沈梦辰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我给掐死:“你以为傍上了许越就可以把我打跨吗?就能报复得了我吗?告诉你,别得意得太早。”

    我遗憾地摇了摇头,“不,沈梦辰,你还是没能醒悟过来,你的思想还是这么的龌龊,没错,你对我丧尽天良,我是想要报复你,但你认为许越是因为我才不接受你的贿络吗?错,许越的思想,目光岂是你这样的势利人小所能理解得了的,他不缺钱,他需要的是信誉,是一个公司长久发展的百年大计,市政把这么敏感的项目给他,他会冒着这个风险为了你这点小钱而与你承担这么大的风险吗?不可能。”

    这样说着,我看着沈梦辰,无比痛心地说道:“你只认为许越是为了我才为难的你和赵蔓云的,其实,他是为了许氏集团能走得更远,沈梦辰,醒醒吧,人在做,天在看,有些东西,你以为掩盖住事实,就可以掩盖住黑暗,但事实是,曙光是黑暗罩不住的,看在你是妮妮亲爸的份上,我还就劝告你,趁早收起你的那些邪恶思想,堂堂正正做人,凭自己的能力与本事去争取该属于你的东西,这样才能心安理得,你说呢?”

    沈梦辰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嘿嘿直冷笑:“够了,余依,社会经验方面我可比你强得多,不用你来给我说教,我还就告诉你,别把我给逼急了,否则我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听着他这疯狗般的话,我悲哀的发现,这个男人已经丧心病狂了,不管与他说什么都是浪费口舌。

    “沈梦辰,告诉你,我没有逼你,许越这里是绝对公平公正的,只要你有本事,那就凭真本事来夺标,我随时等着你,我也要告诉你,属于我和妮妮的东西我也一定要夺回来的,我想信世上自有公平正义在。”说完不再理他,越过他朝着许越办公室走去。

    “余依,算你狠,既然你如此无情,那就休怪我无义了。”沈梦辰在我背后咬牙切齿,阴森森地说道。

    我听得毛骨悚然。

    刚推开办公室的门,就撞到了一堵骨胳精奇的肉墙上,我惊讶抬头,许越那张俊脸映入了我的眼帘。

    呃,敢情正在听墙角呢,他竟然会有这种习惯?

    “许总,不好意思。”我情急之下竟然忘了敲门,慌忙道歉。

    许越脸上掠过丝淡淡的红晕,有些慌乱的避过了与我对视的眼睛,清了清嗓音,满脸的严肃:“谁让你进来的?还有没有规矩了?”

    我吞咽了下口水,连忙说道:“那个,许总,要不,我出去后再重新敲门进来可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