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八十九章这事一定要查清楚!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看到他这样湿乎乎的头发,而吹风筒是放在卫生间里的,难道他就要这样去睡觉么?

    本来很困的我一下子竟没有了睡意,心底里涌出丝莫名的揪心来。

    一会儿后,我看到隔壁套房的灯关了,他真就这样睡了!

    我腾地爬起来,从卫生间里拿起吹风筒推开了卧房的门,摁亮了灯。

    “你来干什么?想和我睡觉?”他抬起有些迷糊的眼,仍然不忘调侃我。

    “少来。”我走近他,很严肃地说道:“你不能就这样睡觉,头发要吹干才行,这样寒气进到体内,会得头风病的,不要以为男人的身子就是铁打的,一样要懂得爱惜身体。”

    说完,就把电风筒对准了他黑亮浓密的发丝吹了起来。

    “嗯。”许越真的很累了,只闭着眼睛轻‘嗯’了声,我给他吹头发时,他眼皮都没睁开来,待头发吹干时,已经传来了轻微的鼻息声,早跟周公约会去了。

    我忤着,心里竟有丝酸楚。

    许晟昆的话在我耳边回想,看来,他的生活一点也不会比我的好过,坐在高位,有时要担负的责任更多,肩上的重任更大,更何况每天还要面对着如许多的业务与心机叵测的对手。

    幸福真的只是相对的,不知道他的人只认为他风光无限,生活得无比幸福呢。

    收好风筒,我轻轻走出去关上了房门。

    第二天,我起床冼簌完后就朝着楼下走去,才走到楼梯口就听到了客厅里传来的嘻嘻笑声。

    我仔细一听,竟是许越和妮妮的。

    楼下客厅里,许越正抱着妮妮逗着玩,妮妮咯咯笑着。

    我站在楼梯口望着这一幕,不禁莞尔。

    妮妮真的很粘着许越,她似乎只要有了他就足够了,甚至从没有半点失去沈梦辰这个亲爸的失落与不安。

    她能这样,我也感到欣慰,但一想到,六个月后……我的心会隐隐的疼。

    站在楼梯口上怔了会神,才走了下来。

    “妈妈,妈妈抱。”大概有二天没有看到我了,妮妮终于还是想起我这个亲妈来了,朝我伸出了手,我微笑着伸手接过来,抱起她疼爱的亲了亲,轻声说道:“妮妮乖,妈妈吃完早餐要去上班了,等过了这段时间,妈妈再带你出去好好玩玩,好吗?”

    妮妮倒挺懂事的,任小宇从我怀里抱走了。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懂事,在妮妮身上我就时常有这种感觉,或许自生下来起就没有得到过什么关爱吧,她特别渴望爱,又或许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吧,她总能敏锐的感觉到身边大人的情绪,然后她的喜乐哀乐也会随着大人的情绪小心敏感的波动着,有时甚至会惶惶不安,每每想起这点,我都会心疼不已。

    我恨我自己无法给她一个完整的家,也给不到她一份独特的父爱,我常常因此内疚,正因如此,一想到沈梦辰那副嘴脸,我的心就会特别的痛,特别的心寒。

    将来妮妮要如何来面对这份不堪的父爱呢?有时,我就想,不如放沈梦辰一码,至少,将来他风光时,妮妮也会好受点,毕竟一个成功的爸与一个落魄的爸相比,还是前者为好,哪怕沈梦辰并不会认她。

    倘若不是被逼入绝境,我又何须如此!

    须知任何一个女人走上这条路都是一个何其艰难的选择啊!

    吃完饭后,我心情郁闷地拿起包朝外面走去。

    许越跟在我身后。

    出乎意料的是许越竟跟着我坐上了这辆保时捷豪车去上班,我有些疑或地看着他。

    “我的车子去保养了。”他淡淡说了句。

    原来如此,我释然。

    冷啡把车子开进许氏集团后,远远的,我就看到赵蔓云和沈梦辰正站在大门口。

    他们手拉着手,紧紧挨在一起,很恩爱的模样。赵蔓云的肚子已经很大了,特别打眼。

    我眼睛像被针扎了般刺痛,我是真的恨沈梦辰,恨他身上的每一根汗毛,如果不是这个男人,我与妮妮现在何须这样,这男人做事太心狠手辣了。

    我抿紧唇,别过了幽冷的眸光,绷紧脸,手指不觉间就握紧了。

    一双温暖的大手适时伸过来包住了我握紧的拳头,我转过脸去,许越紧紧握了下我的手,唇角微勾了下,侧脸上有柔和的光。

    我的心莫名沉静下来。

    自‘嫁’给许越后,这段时间,我从沈梦辰那里受到的委屈与伤害竟神奇地平复了许多,要不是看到沈梦辰,我几乎快要忘了这个人了。

    昨晚上,许越对我的安慰,给我的心里洒上了一层阳光暖意洋洋的。

    车子稳稳停下后,冷啡下车打开了车门,许越一手拿公文包,一手握着我的手从车里走了下来。

    “许总,早上好。”沈梦辰和赵蔓云迎上来朝着许越点头哈腰的,可当他们看到身后的我时,脸色就僵硬了许多,特别是当他们的眼光落在许越紧握着我的手时,脸色更是难看。

    我还真是舒心。

    他们不高兴,不乐意,我就挺开心的。

    “嗯,早上好。”许越微笑着朝他们点了下头,算是回应了他们。

    “许总,明天就要进入第二轮竞拍了,今天我们过来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您指正的。”沈梦辰得体的微笑着,很谦逊。

    许越淡淡一笑:“你们做好准备就行,到时专业评委会给你们提出意见的。”

    “那是,那是。”沈梦辰汕汕笑着附和道。

    “许总,不知您今晚方不方便呢,我们想先请您吃个便饭商讨下方案。”赵蔓云冲许越妩媚的一笑,娇声说道。

    许越抬了下眉眼,看向了她,有那么会儿,他的眸光停留在她身上,莫测阴冷。

    “赵小姐,听说你昨天来我公司了?”一会儿后,他沉沉莫测地问道。

    赵蔓云脸上掠过丝不安,点头附和着笑:“是的,许总,昨天……”

    “听说,昨天你在我们许氏集团里摔倒了,现在怎么样了?”许越紧接着慢条斯礼地问道。

    “这……”赵蔓云抿了下唇,看了眼许越紧握着我的手,吞咽了下口水,笑了笑:“那个哈,虽然余依昨天故意推倒了我,但许夫人办事很公正,立即把我送到了医院,是动了那么点胎气,但也没什么大的事,看在许夫人和许总的面子上我不会计较的,这事算过去了。”赵蔓云声音甜美的说道,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模样。

    “那可不行,在我公司里摔倒了,我就得公正处理。”许越淡淡接过话题,不动声色的说道。

    赵蔓云脸色变了下。

    而我在旁边听得那是心头火大,这女人黑的说成白的,也不知这脸皮怎么会这么厚。

    “赵蔓云,我问你,昨天是我推倒的你吗?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句话。”我怒声责问。

    赵蔓云眼眸一转,看向我,笑了笑:“余依,别这么凶嘛,虽然梦辰不要你了,你咽不这口气,总想故意来报复我们,但我们也是有身份的人,不会与你这种失意,心态扭曲的女人计较的。”

    我一听,快气疯了,浑身发着抖,拳头都快拧出水来,可一想到昨天许夫人带着我们去到监控室看那录相视频只是一片黑时,心里就涌起股特别的难过绝望。

    “赵蔓云,我再说一遍,昨天是你自己故意倒在地上诬赖我的,我并没有推你。”我咬紧牙关,“你敢以你肚子里的孩子起誓你没有诬陷我吗?”

    赵蔓云脸上的肌肉扭曲了下,挽着沈梦辰的手臂委屈地说道:“梦辰,怪不得你不要这样的女人了,简直太恶毒了,明明做了坏事,还要诅咒我们肚子里的孩子,她生不出儿子,现在就不想看到我们有儿子了。”说到这儿,眼圈都红了。

    沈梦辰也冷厉地望着我,眸里闪着凶恶的光。

    我就感觉到眼前发黑,那股恶心气从心底里直接窜到头顶再也下不来,身体摇晃了下。

    “看来昨天发生的事情很恶劣,我许氏集团一向风清气正,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呢,这事一定要查清楚。”许越目光里淡射出威严的光,不折不饶地说着,拿起了手机:“陈助理,过来下。”

    很快,陈世章一路小跑着过来了,今天的他穿了件花衬衣,红色七分短裤,边跑边用兰花指护着满头黑亮的发丝,生怕弄乱了那满头油光放亮的黑发。

    “许总,您找我?”他跑近,匀了下气息,捏着兰花指,冲着许越妖孽的一笑。

    我就看到许越脸上的肌肉扭曲了下,吩咐道:“陈助理,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一遍。”

    陈世章一扭头就看到赵蔓云,哼了声,不满地说道:“哎呀,你怎么又来了?昨天我可在医院里陪了你好半天,那可是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合着这是让我陪你去做孕检么,讨厌。”

    赵蔓云鄙夷不屑地瞧了他一眼,“就你这不男不女的家伙陪着我还倒了胃口呢,怪不得昨天我一直吃不下东西。”

    “呀,许总,您瞧,她在污辱我的人格。”陈世章急了,哭丧着脸朝许越喊冤。

    许越眸光一沉,沉声问道:“陈助理,先把昨天的事情说一遍。”。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