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八十七章她就是我的妻子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下午我认真修改着设计稿,总觉得不满意,无一例外的,又加班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站起来活动下筋骨时就看到门口站着个男人,在昏暗的灯圈下,那身影有些突兀,吓了一跳,走出去看时,竟然是冷啡。

    “你一直站在这里吗?”我惊讶地问。

    冷啡点点头,礼貌地说道:“少奶奶,许总安排我每天负责接送您上下班。”

    我头都大了,拿出手机一看,已经快十点了。

    “既然是这样那就进来坐吧。”我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用了,我站在这里就好。”冷啡礼貌而又生硬的拒绝着。

    我怎么好意思让他这样站着等我呢,再说都不知等了我几个小时了。

    “冷啡,其实你不用等我的,真的,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你这样站在这儿,不太好。”我想了想后这样说道,“要么,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一会儿就好。”

    冷啡站着没动,认真而又礼貌地说道:“少奶奶,这是许总吩咐的,您要是有什么想法就跟许总说吧,我是不能离开的,除非许总让我离开。”

    说完,他仍是站着,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叹了口气,冷啡是绝对的好下属,在他的眼里,一切以许越为瞻,他没错。

    我赶紧坐下来把尾工收了,才跟着他回家了。

    夜色斑澜,带不走时间的沉寂。

    夜风吹来,我头脑清醒了不少,坐在豪华的车子里,仍有做梦的感觉。

    回到家时,妮妮已经睡了,想了想,我都有两天没看到这个小家伙了,看来小宇带得极好,这二天都没听到她哭闹的消息,打电话时都是玩得挺开心的。

    我回到大厅时,静悄悄的,汪姨和小宇应该都已经睡了,庄管家呢,今天倒是没看到,难道许越还没回来吗?

    我悄悄朝楼上走去。

    “阿越,你是不是要气死妈呀,什么人不好找,偏偏要找这样一个女人,离婚不算还要带个孩子,你这脑子是不是短路了,这样做,你让梦钥怎么想?”我还没走到楼梯口就听到这样的声音从书房里传出来,这声音很耳熟,我一下就听出来是许夫人的声音了。

    原来许越回来了,许夫人也跟着来了,这么大深夜的,可真难为她了。

    “妈,我的事您就不要操心了,我让司机送您回去休息吧。”许越有些无奈的声音。

    “阿越,你当我是聋傻么?你这样子叫我如何睡得下?昨晚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恨不得昨晚跑过来问个明白,今天大早跑到公司里,你又出差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明白呀,这样,你让我怎么跟梦钥交差?”许夫人锥心蚀骨的声音。

    我愣愣站着。

    “妈,娶余依是我心甘情愿的,现在结婚证也拿了,您反对也没有用,至于梦钥那里,我早就说清楚了,我们不合适。”许越的声音淡淡的,与许夫人急躁的声音比,那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不合适?你与梦钥不合适,难道与那个什么余依才合适?”许夫人的手拍在了书桌上,怒声喝,“好歹我也是你妈,结婚这样的大事,你竟连我都不通知,你爷爷现在还不知道余依是个结过婚有孩子的女人,我已想法让人给瞒住了,你若再不解决好这个事情,这事真让老爷子知道了,你这总裁就别想当了,明年竞选的政协也不可能有份了,你知不知道,爷爷让你竞选政协的目的?那是为了让你坐稳许家唯一继承人的班啊。今天你必须给我个交待,否则我不会走的。”

    我用手拂了下额角边的发丝,不由得冷笑。

    这许夫人真是目光短浅,连自己儿子的意图都弄不明白,一味地只是看中了梦钥的身世家底,若许越真的如她所愿娶了梦钥,只怕许氏集团的股权早就被许晟昆他们瓜分走了。

    许越要娶梦钥,那可是许老爷子从小就给他们定亲了的,虽然是好事一桩,但许晟昆他们也因此做了十几年的周密计划,能那么轻易让许越得手么。

    我了解到许越有二个亲叔叔,一个在市规划局当局长,一个则在许氏集团当副总,这二个叔叔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不满意许越是许氏集团财产的唯一继承人,一直都在用尽办法打击许越,随时瓜分许氏家族的财产,这二人基本是团结在一起的,因此,暗中一直都有在活动的。

    许越如此精明,应该是很清楚的。

    “妈,合不合适,只有我自己知道,您真不用担心什么,快回去吧。”许越似乎不耐烦了,催促着她。

    “儿子,你必须与那个女人离婚,娶回梦钥,这样你爷爷没话说了,也可以借梦开阳来稳固你在许氏集团的地位,好好想想,许晟昆与许晟明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得到许氏集团的财产继承权的,只要他们一日不死心,你的地位就不会稳固,梦幻工厂与我们许氏集团一向在生意上渊源极深,如果你不娶他的女儿了,他一怒之下撤资撤股,还要暗中搞破坏,那许氏集团就会有灭顶之灾,妈妈是过来人,梦开阳绝不是好惹的,儿子呀,你好想想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吧,妈是不会害你的。”许夫人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许越沉默了下,答道:“妈,我知道了,我知道怎么做的,您就放心吧。”

    “我不管你的安排是什么,总之,你要尽快与那个女人离婚,我会与梦开阳商量你们年底的婚事,这事绝不能马虎。”许夫人坚决地说道。

    “妈,我知道了,这事我有分寸的。”许越用尽耐心地答。

    我站在外面听着失神,不期然书房的门突然开了,庄管家走了出来。

    “少奶奶。”庄管家看到我惊讶得叫出声来。

    很快,许越和许夫人就跟着走了出来。

    我唇角微微扯了下,算是对他们打过招呼了,抬脚就要往楼上走去。

    “余依,过来,我给你介绍下。”许越叫住了我,用眼色示意我下来。

    我极不情愿地走了下去。

    “余依,这是妈。”他走上来牵起了我的手,指着许夫人对我温和地介绍道。

    我朝许夫人望去,她的眸光正落在许越牵着我的手上,那眸里就像藏了一把刀,似乎随时都会飞过来把我的手斩断般,我用力甩掉了许越的手,心里冷笑一声,淡淡说道:“哦,许夫人,我们早上已经见过了。”

    许越眉头一皱,有些不悦地说道:“余依,不要没礼貌,这是我妈,你应该叫妈的。”

    叫妈么?我特么觉得好笑,面前这位尊贵的夫人看我就像是坨屎,我要是叫了她妈,她会不会把我杀了呢?

    我并没有开口,只是迎着她的目光淡定的站着。

    “妈,这是余依,您的儿媳妇。”许越见我没有说话,回头也看到了许夫人对我嫌恶冰冷的眼神,脸色黑了下来,极力克制地对许夫人介绍着。

    “不用介绍了,她的大名人尽皆知,不就是沈梦辰的前妻么,以前就有虐待婆婆的好名声呢,我可受不起。”许夫人从鼻子里冷哼声,毫不留情面的开口。

    “妈,我不管她以前是怎么样的,但现在她就是我的妻子,那就是您的儿媳妇,您接不接受也好,这事已成定局,如果您不给我面子,那我也没必要顾虑您的感受了,夜深了,您还是先回去休息吧。”许越显然被她的态度惹烦了,冷硬地说完这些,不再理会她这个亲妈了,只是牵起我的手朝楼上走去。

    “阿越。”许夫人在后面疾言厉色地叫。

    可许越再没有回过头去。

    我实在想看看许夫人被激怒的模样,忍不住回过头来,白炽的宫顶吊灯下,许夫人面色胀红,鼻子眼睛都气歪了,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尤其当我看向她时,那眸光恨不得上来把我杀了。

    我回过了头来,想着她如此精明却完全弄不明白儿子的心思,只想着去攀附梦开阳来稳定许越在许家的地位。

    若真能如此,她儿子不早就娶了梦钥了么!又何必如此大费周折呢!

    上到二楼后,我先去看望了下睡在隔壁的妮妮,看她睡得小脸红红的,心里暖暖的,这个时候,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亲的人就是她了,她可是我的命根子,只要她能好,我什么苦都能吃,什么罪都能受。

    许越也跟着我走进来,看着像个粉娃娃似的妮妮,脸上闪过抹柔色。

    “我怎么就觉得妮妮与我特亲呢,好像就是我的亲女儿般,你说我们以前是不是睡过呢。”从妮妮房里出来,许越就边开玩笑边调侃着。

    “别想得美了,怕是你做梦与别的女人睡觉吧。”我瞪了他一眼,我与他是二个世界的人,要不是那次面试,这辈子连见上一面都无可能呢。

    许越唇角勾成一个有致的弧度,也没有说什么。

    “阿越,你就忍心这么气你妈妈吗?”我想到还在楼下生气的许夫人,忍不住说道:“其实我与你也就是一纸合约而已,现在你已经达到目的了,你妈又不是外人,你告诉她也行,这样对你我对她都好,她总不会拆自己亲儿子的台吧。”

    我满心的不解,更担心的是,因为这事瞒着许夫人,我怕她会恨死我的,被一个这样的女人掂记着,那种滋味特么太不好受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