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七十九章措手不及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那个赵蔓丽是什么东西,狂傲,任性,自负,与赵蔓云一样的货色,不过是冠着市长千金的头衔罢了,而且长相也很一般,可萧剑锋却要因为她而放弃我,你说我悲哀吗?”林姣姣眼中的泪大朵大朵地溢出,是说不出的心痛。

    “不,不可能。”我身上发凉,连连摇头:“萧剑锋应该不是那样的男人,他与沈梦辰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的。”

    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我也不愿相信,可事实就是这样,你看看吧。”林姣姣说着拿出手机来调出一组新闻后递给了我,我接过来一看,上面赫然写着赵副市长的千金赵蔓丽与萧剑锋将在下个月订婚的公告,附图上萧剑锋挽着赵蔓丽的手,二人亲密的偎依在一起。

    我的眼珠都快要掉出来了。

    “姣姣,没想到我们二个都是这般的命苦,都找了这样的男人。”我与林姣姣抱头痛哭。

    “姣姣,振作起来吧,别哭了,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现在要想办法让这些渣男得到报应。”我擦着眼泪,咬紧了牙关。

    “是的,沈梦辰是不想萧剑锋与赵蔓丽结婚的,这二姐妹勾心斗脚,互相拆台呢。”林姣姣总算理智了,冷笑着说道:“那天沈梦辰特意告诉我萧剑锋回来了,他知道我还爱着萧剑锋,就是想利用我去报复的,他这是一剑双雕,太精明了。”

    “嗯。”我点了点头,“沈梦辰这人最善于借刀杀人,他的虚伪我最有体会。”

    “依依,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林姣姣抹干眼泪后说道,眸中闪着丝寒光。

    “什么办法?”我心中一喜。

    “我们手上不是有沈渣男的头发吗?那就赶紧把它送到dna鉴定中心去,这样就可以赶在最后一轮竞拍前把结果拿到手,然后在正式竞拍那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把沈渣男的这个丑闻爆出来,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到时我会请几个很专业的记者到场帮我们的。”林姣姣胸有成竹地说道。

    我听得心中一喜,立即点头赞成:

    “嗯,这个主意不错,可以一举把沈渣男整得身败名裂,我就不信,当他的如此恶行被揭露后,许越还敢把这样的项目当着广大市民的面交到他的手上去。”

    我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能走到最后一轮留下来与沈梦辰竞拍的肯定有我,因为我背后有许越做后盾,那沈梦辰呢,有赵逼市长在,更是志在必得,如果我不想办法阻止他,估计是没人能治得了他,我不能让这些公共项目落到小人手里。

    林姣姣用手拂了下额前的青丝,眸光望向江面,苦涩而又朦胧:“我决不能让赵蔓丽毁了萧剑锋。”

    她眸里如蓄了一汪污水般浑浊不清,却载满了深情与痛苦。

    我心尖葛然一痛,坚强如林姣姣也有柔情似海,情根深种的时候,这样的女子难道不应该得到爱情么?萧剑锋的脑子是不是锈透了?

    “如果沈梦辰这个丑闻爆发出来,赵副市长的女儿当小三,拆散别人家庭的事肯定会受到谴责,怎么说对赵副市长都会有一定的影响,我有小道消息,听说明年赵副市长与另一个副市长会要竞争市长,如果不成功的话就有可能调到b省或进到省人大去,总之,他不能再当副市长了,若这样的话,明升暗降,就失去了政治资本,萧剑锋的父母肯定知道看的,我就不信,他们还会让自己的儿子去娶一个没有任何光环罩在头顶的坏牌气小姐,而沈梦辰若拿不到这个项目,以后再难有这种机会了,也等于是废掉了。我相信世上自有公平正义在,心绪不正的人是得不到好下场的。”林姣姣的头靠着我的肩,慢慢说着,脸色有些虚白。

    “嗯,放心吧,我们一定能赢的,先回去休息吧,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我扶着她的肩,轻声劝道,“自古良缘天注定,不要想太多了。”

    如果说我以前百分之百相信男人的话,那现在对男人这个物种也充满了不确定性,我始终认为在利益面前,真的没有绝对,萧剑锋是不是自己愿意攀龙附凤呢,我不敢肯定,但今天他在我面前谈及与林姣姣的这段感情时那个态度还是让我心有余悸的,我不希望林姣姣再沉沦下去了。

    “剑锋是爱我的,他只是被父母所逼,他父母希望他能平步青云,而我的身世太普通了,支撑不起这个愿望,萧剑锋不愿意父母伤心……”我扶着林姣姣走着,她边走边仍然这样小声地说着,似乎想倔强的证明些什么,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陪着她。

    把林姣姣送回家后,我想到今天又耽搁了一天的时间,而设计图稿纸还没有着落,心急如焚,就朝着许氏集团而去,至少我要在这几天时间里完成二张像样的设计图纸,如此只能靠加班了。

    许氏集团楼下的大厅黑乎乎的,我开了手机上的手电,朝着电梯里走去。

    设计部在八层,整层办公室也是黑乎乎的,我摁亮了走廊灯。

    回到办公室后,我特意把手机关机,打开电脑就忙碌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终于完成了一张稿纸的设计图,站起来活动下后准备上个厕所。

    我的办公室是与设计部好几个设计师一起合用的,里面没有厕所,只能去走廊上的公共厕所。

    偏偏当我来到公厕时,那公厕外竟然竖起了块牌子,说是里面的蹲厕位因漏水维修补了水泥,今天不能用,要等水泥干后明天才行。

    我用手抚了下太阳穴,只好朝着楼上走去。

    “许副总,许越那小子不按套路出牌,竟然在昨天结婚了,与那个新来的女人,沈梦辰的前妻,真tm太出乎意料了,您说这小子是不是疯了?”我刚从后楼梯走到楼上时竟听到了这样压抑的男声。

    我惊得一怔,脚步停住了。

    此时楼道里黑乎乎的,而传出声音的这间办公室正靠窗,我甚至来不及打开走廊灯。。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