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第1340章别碰我,我嫌你脏36

时间:2017-10-20作者:苏果果

    见面的地面定在了市中心的国贸大厦顶层的咖啡厅。

    这天早上,慕洛琛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何漫枫,“安排这次见面是为了稳住萧雁南,一是为了让他别再伤害天宝,二也是为了最后设计他做准备。何女士,我知道,让你去跟他服软,很委屈你。但我现在还差一些事情没能完成,所以,这一次请你务必忍住。”

    “你放心,我会按照你说的做。”

    何漫枫答应。

    慕洛琛又给了何漫枫一个呼救器,只要萧雁南对她动手,她按下呼救器,他会立刻带着人冲进去。持此之外,他还叮嘱何漫枫,脚上的脚链千万不要摘下来,一旦发生什么万一,他可以根据脚链,进行追踪定位。

    他说的话,何漫枫都一一谨记在心。

    再三检查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一行人乘车出发去约定的地方,周文达又带了更多的人,在暗中保护他们。

    到了地方,慕洛琛让人推着何漫枫,去见萧雁南,两人在包厢外面,把身边所有人都撤了下去。

    慕洛琛说:“萧先生,我把何女士交到你手上,是想给彼此一个信任。您若是做出了对她不利的举动,那我们下一次的见面,就是兵刃相见了。”

    “你的人不是都在外面吗?我能对她怎样?”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萧雁南看着何漫枫的目光,却不是他说的那么释然。他从一出现,视线就落在了她身上,偶尔移开,也始终有几分余光放在何漫枫身上。

    换做别个人这么做,或许会感觉到是之间的专注,可此刻萧雁南眼底隐隐的透露的嗜血,怎么看怎么不像是那回事儿。

    何漫枫低垂了眼帘,没有抬头去看萧雁南。

    可她哪怕不去看,也能感觉到,他投放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有多么的灼热。好像利剑一般,能穿透她的身体,楔入她的心脏,将她原本愈合的伤口,再次撕扯得鲜血淋淋。

    萧雁南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这才收回了目光,迈开步子,优雅的踏入了咖啡馆里。

    慕洛琛叫来了咖啡厅里的服务员,让她把何漫枫推了进去。

    两人都进入咖啡厅后,外面守着的慕洛琛的人和萧雁南手底下的人,立刻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咖啡厅里——

    服务员把何漫枫安置好后,拿着目录单,走到两人跟前,恭敬地问:“请问二位需要什么?”

    “一杯白开水。”

    “烟咖啡。”

    两道截然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萧雁南和何漫枫脸上均出现了一丝不自在。

    服务员没有察觉到,笑着说了声好,然后退了下去。

    没有其他人在场,何漫枫变得无所适从,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在他跟前,都无法做到全然平静。

    但不同的是,以前是因为她爱他。

    现在是因为,她恨他,以及无法报血海深仇的无力。

    萧雁南落在她残废的双腿上,缓声开口问:“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我说了,你会回答我吗?”何漫枫攥着手心,竭力让自己平静的开口。

    “看情况。”r90

    简短的对话之后,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直到服务员端来咖啡与水,何漫枫抿了口冷水,说:“当年江梦雪的死,不是我造成的。”

    “呵”萧雁南冷笑着,表达他对这句话的不信任,“你觉得我四年之前不信这句话,四年之后会相信你吗?何漫枫,你为了和江晨一起逃走,把梦雪杀害了,这是事实,不用再想着诡辩了。”

    果然,说了也是白说。

    他根本不信她。

    何漫枫摇了摇头,柔声说:“你说我是诡辩,那就当我是诡辩吧。你想为她报仇,要杀了我,我也无话可说,只求你告诉我,我父母还有爷爷葬在了哪里。”

    “当初你撇下他们离开的时候,义无反顾,怎么现在又装孝女了?”萧雁南讥讽道。

    “我当初是”话解释到一半,何漫枫鼻子酸涩的差点落泪,明知道自己说出来,他不会相信,只会不停地羞辱她,说那么多还有什么用呢?

    萧雁南丝毫没因为她的哽咽,停止提问,反而咄咄逼人道,“你当初是怎样的?”

    她当初是怎样的?

    他会不知道吗?

    何漫枫很想这么问他,想到慕洛琛吩咐的话,她眨了眨眼睛,红着眼眶,鼻音浓重的说:“当初在a市,前往码头的路上,你的人撞翻了我所乘坐的车,我的双腿被压断。去到美国之后,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这双腿再也没好了。我之后因为肺部发炎又大病了一场,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昏沉之中,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月后了,也因此我并不知道,我父母在你手上。”

    萧雁南闻言,眉心皱了皱,脸色有些发沉。

    何漫枫以为他心里有所松动,犹豫了下,伸手去抓他的手。

    可刚碰到他,萧雁南像是被蛇蝎蜇到了一般,迅速的撤回自己的手,动作之快,连带着桌子上的咖啡也被扫到。

    褐色的咖啡飞溅到了脸上,何漫枫也愣在了当场。

    好一会儿,她回过神来,说:“对不起。”

    “别碰我,我嫌你脏。”萧雁南一字一句的挤出这句话,恨意之深,似乎已经融入到了他的骨髓。

    何漫枫有几秒钟时间,才回味过来他这话的意思,随即不由得凉笑,他嫌她脏,当初他周旋在江梦雪与她之间,为什么不觉得脏呢?明明开始纠缠的人是他,最后不许结束的人也是他,他怎么能那么理直气壮的指责,她脏呢?

    心里悲愤到了极点,何漫枫还不忘记慕洛琛说的,要忍,要让萧雁南觉得她依然爱着他,这样下一次见面,萧雁南才会更加不假思索。

    缓缓地垂下了眼帘,何漫枫低哑着声音说,“当初我跟江晨发生那件事,是被江梦雪设计的。她说,她厌恶我抢走了你,所以要让我付出代价。”

    话说完,何漫枫自嘲的笑了笑,说:“只是,我说出来这话,你大抵也是不相信的,由始至终,你信任的都只有她一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