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第1227章 不惜一切代价讨好53

时间:2017-10-20作者:苏果果

    抽打了十多分钟,裳于悦连声音都发不出了,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浑身遍体鳞伤,像个死人一般。yilego.

    王毅山攥着鞭子,不停地喘气,缓了一会儿,又走上前大力的踢了踢裳于悦:“别装死!你以为装死就能让我对你心软吗?休想!我告诉你,这次我不会再由着你戏弄!”

    “”

    裳于悦身子动了动,却是没有吱声。

    王毅山眉心皱在了一起,半信半疑的弯下腰,把趴在地上的人翻过来,看到她青灰的脸,他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心顿时咯噔了一下,她的气息竟然微弱的几乎感觉不到!

    难不成自己真的把她打死了?

    可不能!虽然自己打的比较狠,但自己有分寸,知道不至于把她打死!

    王毅山脸色阴晴不定,头脑却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在裳于悦回来之前,他的确被气坏了,想着只要找到了她,一定不听她说任何话,直接把这个贱人给宰了。

    可现在她无声无息的躺在自己面前,像个死人一样,他忽然就心软了。脑海里也不由得回想今天她流产时的悲怆,以及她说自己是被慕洛琛的人绑架走的那些话。

    如果她真的想走,又何必回头?

    或许真的像她说的,是被慕洛琛的人带走,而非是自愿走的!

    心头生出这个念头,王毅山立刻甩了甩头,告诉自己别相信她的鬼话,裳于家的女人最会骗人,一个裳于云害惨了他,再听信裳于悦的话,说不定自己会万劫不复!

    “来人!”

    王毅山忽然扬声叫人。

    一名佣人走上前:“二爷,有什么吩咐?”

    王毅山的视线扫过裳于悦的身上,然后阴沉着声音说:“把她带到偏房关着,不许任何人靠近她。”

    “是。”

    佣人上前,把裳于悦背起来,往偏房走。

    而王毅山在裳于悦走之后,把自己派出去的人都招了回来,然后又询问了派去调查裳于悦的人。负责调查的人说,涉嫌这件事的人几乎都已经被人封口,仅剩下的梁城维已经疯了,说不出个所以然,但对梁城维下手的人的确是裳于悦。

    王毅山听到这,心里莫名的舒畅了一些,因为裳于悦会对梁城维下手,说明她的确不喜欢梁城维,是被他**的!至少在精神上,裳于悦没有背叛他!

    独自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王毅山又叫了马龙回来,问清楚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马龙被他那一鞭子抽的胆子都快吓破了,可还是结结巴巴的按照裳于悦说的,把事情都详细的跟他说了一遍,

    王毅山听到裳于悦又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心里又是生气,又是恶心,脸色也变得不怎么好看。

    马龙赶紧说:“我找到她的时候,她本来想寻死的,说自己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没有颜面回来见你了,是我把她拦下来的。我跟她说,慕家的人把她害的那么惨,不报复就这么死了多不值得?可她说,自己已经累了,不想再报仇了,只想回来见您最后一面,所以我带她回来王家。二爷,裳于悦对你是一片痴心,纵然她有千般不是,但她对你没有作假,你真的冤枉她了”

    王毅山不语,垂着眼帘似是在考量他话里的真实性。

    马龙不敢再多说,恭敬的候在一旁,等着他发话。

    两人相对无言静立了片刻,王毅山出声道:“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是。”

    马龙小心翼翼的退出了王毅山的视野,然后大大的松了口气。

    他能帮裳于悦的也就到这里了。

    不管王毅山会不会相信他的话,都跟他没有关系了!

    ******

    另一边。王毅山听到马龙的话,久久没有挪动脚步一下。虽然心里告诉他,裳于悦和马龙的话不能相信,但心还是渐渐的倾向于相信,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对裳于悦那么狠心。

    她经历的所有的事情,不过是被强迫的,所以她并没背叛他!

    这般对他痴心的女人,自己怎么就狠下心对她下那么重的手?

    王毅山沉吟了片刻,迈开步子朝着关押裳于悦的房间走去。

    到了房间门口,他刚跟佣人说了声打开门,房间里忽然传出来“咚”的一声闷响。

    王毅山顿时感觉到不妙,推开门走进去。

    只见裳于悦脖子上系着一条围巾,正挂在门框上!

    王毅山脑子嗡的一声响,怒吼了声:“你干什么!”

    佣人反应过来,立刻冲上前把裳于悦从围巾里抱出来。

    裳于悦被拖出来,咳嗽了几声,哭喊着说:“让我死!像我这种贱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用?让我死!”

    王毅山听到她的话,心里最后一丝犹豫被扯得七零八落,搂住癫狂不止的裳于悦,说:“阿悦,之前是我错怪你了,对不起。你原谅我,我以后会对你好好的!”

    裳于悦听到他这话,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面上却依旧装作癫狂和悲伤的模样,不停地挣扎。几分钟后,她蓦地一软,软绵绵的倒在了王毅山的怀里。

    王毅山吓的脸上血色都没了:“赶紧去叫医生!”

    佣人闻言,马上跑出去。

    王毅山费力的把裳于悦抱起来,放到沙发上。

    看着容颜憔悴的话,内疚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经历了那么多事情,阿悦应该是最难过的那一个,可自己没相信她,还毒打了她!难怪她会一而再的寻死!都是自己的错!

    等她好了,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对她,不会再让她受半点委屈

    *****

    躺在沙发上的裳于悦,昏迷了没多久,就幽幽的睁开了眼睛。因为她不能让医生做检查,那样只会暴露她根本没流产的事实!所以,只能昏迷一时,吓吓王毅山!

    “阿悦?你醒了?阿悦”

    王毅山看到裳于悦睁开了眼睛,欣喜地伸出手,想要抱住她。qkvm

    裳于悦却从沙发上跳下来,迅速的躲到了角落里,然后迅速的把自己抱成一团,不让他碰自己:“别碰我,我已经脏了。姐夫不王二爷,你说的对,我就是个贱人,理应去死的,你又何必救我?这样只会脏了你的手,让我去死吧,我现在死了到另一个世界,还能跟我没有缘分的孩子见面。”

    王毅山的心狠狠地刺了下,差点落下泪来:“阿悦,你别这么说。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气话,不是真的想骂你,你原谅我,好不好?”

    裳于悦没说话,把脸埋到自己的膝盖里,默默地哭泣。

    王毅山无声无息的走到她跟前,将她抱在怀里。

    裳于悦拼命的挣扎,可无论她怎么闹腾,他都没有放手。

    最后,裳于悦忽然放弃了挣扎,开始大声的哭喊了起来。

    那模样像是受尽了天大的委屈。

    王毅山紧紧地抱住她,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快被揉碎了:“对不起,阿悦,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对你的。”

    可是此刻情圣附身的他,根本没看到,躲在他怀里的裳于悦,被泪水覆盖的脸上,绽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

    没多会儿,佣人把医生请了过来。

    王毅山让医生给裳于悦做检查,但她死活都不肯,每次医生一碰她,就开始拼命的尖叫。

    医生为难的看向王毅山。

    王毅山说:“算了,她刚受过刺激,你先开一些外敷的伤药,等下我帮她敷药,其他的等以后再说。”

    医生听从他的话,开了些药。

    医生和佣人走之后,王毅山拿药给她涂抹药,看到她身上那些青紫的痕迹,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再怎么原谅裳于悦,但真的看到她身上染上别的男人的痕迹,他也无法做到心平气顺。

    擦了一会儿,王毅山猛地站起来,把药膏放在了桌子上,说:“我先出去透透气。”

    他迈开步子想走。

    裳于悦却忽然抱住了他的腿,“姐夫,你是不是嫌弃我身子脏了?”

    “你别多想。”王毅山心浮气躁。

    裳于悦自然发现了他的异常。

    不过这些都在她的预料之中,王毅山能原谅她已经不错了,还能指望他不介意她被别人强暴过?

    不,当然会介意。

    所以,她要不惜一切代价讨好王毅山。

    只要能活下去,她就有机会再重新爬起来!

    “姐夫,你不用回避我的问题,我知道你介意。回来这个家,我也没奢望能再跟你在一起,用这具肮脏的身体服侍你,我以后只要远远的看着你就心满意足了。”

    裳于悦满是哀凄的说。

    “你别这么说”王毅山的语气稍微软和了下来,转过身想要跟她说话。却没想到,裳于悦恰好坐在床上,他这么一转身,她的脸恰好对着他的小腹。

    王毅山愣了下,打从他跟裳于悦在一起后,他还没碰过她。要么是他忙,要么是她身体不舒服,所以心里纵然痒痒,可终究没有付出行动。此刻,看着裳于悦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里不是不动摇的,但想到她被很多男人碰过,心里又有些膈应。

    王毅山心头刚涌出嫌弃的情绪。

    裳于悦忽然紧紧地抱住他:“姐夫,我知道自己脏了,不配跟你发生关系,不过我只求留在你身边,哪怕只是做一个不见光的女佣也可以”

    “我不会让你轻贱自己的,你放心,我自有安排。”

    王毅山说完,还是拉开了她的手。

    看着王毅山决绝离开的背影,裳于悦攥紧了手。

    没关系

    今天能挽回他到这个地步已经很好了,只要再多给她几天时间,她一定会把王毅山再重新攥得牢牢地!

    裳于悦思及此,眼里露出狠毒和志在必得的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