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第1100章 发现端倪00

时间:2017-10-20作者:苏果果

    容母敏感的察觉到他话里有话,问:“洛琛,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唐南枫过晋升了上将。yi。”

    慕洛琛没有任何隐瞒,把实话说出来。

    容母顿时哑口无言。

    这则消息,不用慕洛琛详细说,她也知道对子澈的冲击有多大。想到这么多时日以来,自己心交力瘁,才盼来子澈稍微的好转,容母恨唐家恨得,几欲把齿根咬断。

    容母忍了又忍,最后说:“我会注意,不让子澈知道这个消息,谢谢你提醒。”

    “容姨,你客气了。”

    结束了通话,慕洛琛把手机收回来,转身准备回卧室。

    可在转过身的那一刹那,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衣衫单薄的叶简汐。

    她脸色白的没一丁点血色。

    不知道是站在那里久了冻得没血色了,还是听到他说的话变成了这样。

    “简汐。”

    慕洛琛迈开步子,走到叶简汐跟前。

    伸手握住她的胳膊,触手的冰凉让他不由得拧了眉头。

    “你出来怎么不穿件厚衣服?跟谁过不去,都不能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唐南枫升为上将的事情,是真的?”

    叶简汐仰着头,愣愣的看着他问。

    慕洛琛漆烟的眸子眨了下,淡淡地嗯了声,“是真的,今天早上的消息。”

    叶简汐僵硬的脸上,缓缓地扯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如意尸骨未寒,唐南枫就升为了女上将,这可真是莫大的讽刺。

    更可笑的是自己

    说了为如意报仇,可至今唐南枫都好好的

    “简汐,别这样笑。”慕洛琛用指腹,把她嘴角没有温度的笑容压下去,“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再等等等时机成熟了,我一定会让她付出应有的代价。”

    叶简汐所鼻子酸涩的厉害,她开口想说话,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唇瓣翕动了几次,最终缓缓地闭上眼睛。

    抱住慕洛琛的腰部,把到嘴边的千言万语都堵了回去。

    如果自己得了艾滋病,不知道能不能等到时机成熟的那一天

    她怕

    怕自己哪怕死了,到了另一个世界,也无颜面对如意。

    慕洛琛轻轻的拍着叶简汐的背部,安慰着她。

    落雪无声,暗处有梅香随风吹来。

    远远的望着两人,宛如一对璧人。

    *

    沈母远远的看着两人,脸上露出笑容,对旁边的老太太说:“这小两口,感情可真好。”

    “是啊。”

    沈老太太说了一句,转身往走廊的另一头走。

    沈母跟上老太太的脚步。

    两人来了又走,都是悄悄的,没惊动慕洛琛和叶简汐。

    直到离得远一些。

    沈母又开口说道:“老太太,你不是说,有事情找洛琛他们吗?”

    今儿一大早,老太太就到她屋子里,说是要她陪着去见慕洛琛和叶简汐两人。

    现在一声不吭的离开,老太太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沈母不懂。

    沈老太太心里烦乱,也不想跟儿媳妇说。早上她得到消息,知道昨天出了岔子,裳于家的人趁着瑶瑶和简汐出去玩,把两人给绑架了。中间不知道慕洛琛使了什么手段,将人讨要了回来。

    本来两人都没受伤,也没什么。

    可让沈老太太耿耿于怀的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瑶瑶和洛琛竟然没向自己吐露半点。

    沈瑶是沈家的人,是她嫡亲的孙女。

    纵然她上次没替沈瑶出头,可不代表在沈瑶生命有危险的时候,依然坐视不理。

    这件事,慕洛琛不让沈家知道。固然有不想让她们担心的意思,可说到底,沈家的人都不知道,不去关心瑶瑶。

    瑶瑶心里能舒坦?只怕最终会对沈家人产生怨恨。

    这是沈老太太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一早起来,沈老太太就过来,想问清楚慕洛琛,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定程度上,是来兴师问罪。

    但这个念头,沈老太太在看到慕洛琛的时候,又改变了。

    慕洛琛或许是真的无心的

    自己去问了,一来会伤了慕洛琛的心,二来就算质问了,又能得到什么结果?

    慕家和沈家的关系,维系了几十年,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断了。

    沈老太太决定还是把这件事忍下来。

    眼下安慰沈瑶最重要,她也就不去管慕洛琛的事情了。

    *

    带着沈母,往沈瑶房间走的时候。

    沈老太太才把沈瑶和叶简汐出事的事情,告诉了她。

    得知沈瑶被绑架,沈母惊得脸色都变了,颤着声音,说:“这么大的事情,那个孩子怎么都不开口跟家里人说?”

    “她是不想让我们担心,等下进去了,你好好的安慰她,别责备她。我们家瑶瑶从小到大都顺顺利利的,偏偏这几天多了波折,唉,看来我是要去寺庙多拜拜菩萨了。”

    沈老太太的话看似无意。

    可内里隐藏的深意,沈母一听就猜到了。

    在叶简汐来之前,沈瑶哪里得罪过什么人?也没闯过什么大祸,偏偏叶简汐来了,沈瑶的灾祸就接连不断。

    这个“偏偏”,实在是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沈母脸色有些难堪。

    沈老太太点到即止,也不多言。

    两人一路沉默,走到了沈瑶的房间,敲了敲门,门内没有声音。

    沈老太太把佣人叫过来,问是怎么回事——这都日上三竿了,沈瑶怎么还没起来?

    佣人吞吞吐吐了好一会儿,说:“昨晚,小姐出去玩到了凌晨四点多才回来,这会儿子还在睡。”

    沈母眼皮子一跳。

    ——凌晨四点多,这大晚上的有什么可玩的?还不是那些不三不四的场所?

    以前瑶瑶可从来没这么玩出去过!

    沈母憋着一股气,说:“去拿钥匙过来,把门打开。”

    佣人说了声是,然后去取钥匙。

    没多会儿,钥匙拿过来,沈母和沈老太太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窗帘拉着,外面透不进来光线,整个卧室昏暗难辨。

    沈母打开了灯,看到抱着被子缩成一团的沈瑶,心里是又气又心疼,走到跟前,叫了声:“瑶瑶,你快醒醒,我跟你奶奶过来看你了。”

    话音落,躺在床上的沈瑶,没有任何反应。

    沈母伸手去拍她,想把她拍醒。可手碰到沈瑶的脸,感觉到她的皮肤滚烫。

    ——起烧了。

    沈母拧着眉头,看向佣人,骂道:“瑶瑶都烧成了这样,你们就都没察觉到?是不是等着把人烧傻了,你们才去请医生?沈家请你们,是让你们照顾好瑶瑶,你们可倒好,偷懒耍滑,把人照顾成这样!”

    一番话,让佣人战战兢兢。

    沈老太太没去看那些佣人,她的视线落在了沈瑶裸露在外面的脖颈上,那处有一枚青紫的痕迹。

    看着像蚊子叮咬的,可她知道不是。

    沈老太太心里惊疑不定,走上前,把被子往下拉了一些。

    这下更为清楚的看到沈瑶的脖颈。

    那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青紫色的痕迹。

    沈老太太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脸色顿时一沉。

    沈母训完了佣人,回头看着老太太抱着沈瑶,哭着说:“妈,我带瑶瑶去医院。”

    “不用去医院,把家里的医生叫过来。”

    沈老太太沉声道。

    “可是,妈,家里的医生没医院里的医生”高明。

    沈母话还没说完,就被沈老太太厉声打断。

    “我让你去你就去,哪里那么多话?”

    嫁入沈家将近三十年,沈母还从来没被老太太丢过脸子。

    乍听到老太太厉声呵斥自己。

    沈母顿时愣住了。

    等回过神来,看沈老太太神色严厉,沈母也不敢多说话,连忙去请家庭医生。

    这厢,沈老太太用被子,把沈瑶遮的严严实实的,对站在一旁的佣人说,“这里不用你们了,先下去吧。”

    “是。”

    佣人纷纷退出房间。

    最后一个走的时候,沈老太太让她关上了房间的门。

    确定房间里没人了,沈老太太又仔细检查了沈瑶的身体,更加验证了自己的想法。

    ——瑶瑶昨天出去和男人发生关系了。

    沈家的家规一向严格,虽然不说和以前封建社会一样,要求女孩子三从四德。但对女孩子的清白方面,比别的人家要求严格的多,最起码在婚前不能出去鬼混。

    因为女子在这方面向来是弱者,男人出去沾花惹草是正常,女孩子若是怀孕,打了胎,那就是破鞋。为了能让家里的女孩,能顺顺利利的出嫁,沈老太太对家里的女孩子盯得比男孩子多。

    前面沈瑶两个姐姐,没出什么岔子,平平顺顺的嫁入了好人家。

    到了沈瑶这里,她一向乖巧,连夜店都不肯去。

    沈老太太对她,自然放宽松了许多。

    可没想到,就是自己这么一放,就出了岔子。

    瑶瑶竟然在外面有了男人。

    这事情要是传出去,加上之前裳于家往瑶瑶身上泼的脏水,谁还敢娶瑶瑶?

    沈老太太面色沉如水,抱着沈瑶怒气一点点的往上蹿。

    到底是谁撺掇的瑶瑶,让她和别的男人厮混?

    这件事若是查出来,自己一定不会轻饶了背后的人!

    ouns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