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第1048章 受伤:你还想让我欠你多少?

时间:2017-10-20作者:苏果果

    唐南适拨开她的手,不想让她看。.136zw.>最新最快更新

    温如意却是将往下滑了一些,避开他的伤口后,借着洞里微弱的看,看仔细了他受伤的地方。

    他右臂上方被打中了,血已经渗透了他身上厚厚的衣服。

    即使没有看到伤口,温如意也知道,他受伤有多严重。

    张了张嘴,她想要说话,可千言万语涌到了嘴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目光定定的落在唐南适受伤的地方,心头掀起铺天盖地的心疼和内疚。

    他对她的心意,她一直明白。

    也因此,他每次对她付出,她都觉得,自己的心里压力越大。

    方才说那番话,也是想让他尽快离开。

    她不想他,再欠她一条命。

    哪怕落到谢尔家手里,她也不想欠他一条命!

    她这辈子,注定给不起他想要的,所以不想欠下自己还不起的恩情!

    可现在呢

    他又为了她受伤了,他为了她,废了左手,赌上唐家的命运,现在又中了一

    她欠容子澈的,她用一生来还。

    可谁来告诉她,她欠了唐南适那么多,用什么来还?

    眼前渐渐的变得模糊,温如意瘫软在地上,干涩的喉咙艰涩的吞咽了几口空气。

    再开口的时候,温热的液体止不住簌簌地落下。

    “唐南适,我让你走,为什么还要救我?你为什么还要救我?你到底想让我欠你多少人情?你说啊”

    话到最后,声音颤抖的不成样子。

    温如意觉得自己心口堵满了石头,难受的快要炸裂开了。

    她抬手,用力的捶打着胸口。

    想让自己舒畅一些。

    但打了几下,就被唐南适制止住了:“如意,我的伤还没事的,你看,我的胳膊还能动。”

    唐南适的声音,从头顶飘落下来,那么温柔。

    可落在温如意的心上,却像是针扎一般。

    她宁肯听到他怪自己,也不想让他安慰自己!

    恼怒自己到了极点,温如意伸手,抓住了唐南适的胳膊,“你不想要你的手了吗?唐南适,你是不是想让我再欠你一只胳膊?!好啊,你继续动,等你这只胳膊残废了,我就废了我自己一只胳膊,还给你!”

    唐南适看着又哭又愤怒的温如意,沉默着说不出话来。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唐安抖落了身上的土,又仔细观察了一番坑洞,发现没有引起进一步的塌方,刚放下心,就听到温如意说的话。

    唐安的心头顿时一凛,猫着腰走到唐南适的跟前,说:“先生,你受伤了?”

    唐南适点了点头。

    唐安此刻也注意到了,唐南适肩膀上,有一处已经被鲜血浸湿。

    眼下别说没有条件把取出来,就是时间也不允许。

    唐安心疼唐南适的同时,又对温如意产生一丝不满。怎么说,唐南适也是为了她才受伤,可她不关心也就算了,还对着唐南适又吵又闹。

    但心里再怎么不满,有唐南适在,唐安也不敢说什么:“先生,你的伤口,先紧急包扎下。谢尔家他们比我们熟悉这里的环境,他们会很快追上来,所以我们必须尽快离开。”

    用微型炸毁洞口,只能阻挡得了那些人一时,唐安担心,有别的地方,可以通到这里。万一谢尔家真的从别处,带着人堵住他们,那他们真成了瓮中之鳖,在劫难逃。

    唐南适头道:“嗯,你先帮我处理伤口。”

    唐安拿出准备好的纱布,把唐南适上衣解开,准备给他包扎伤口。

    唐南适余光里注意到温如意在看着自己,笑了笑,抬手挡住她的眼睛:“别看,如意,很快就好了。”

    手遮挡的地方,被一片温热的液体浸润。

    唐南适感觉,那液体流淌过的地方,几乎被灼烫成灰烬。

    可他始终没有把手拿开。

    直到唐安把伤口包扎好,他长长的松了口气:“唐安,你背着如意走。我自己可以走,还有,我们不能继续在山洞里躲着,也不能去千叶峰了,谢尔家既然发现了我们,也很有可能,发现了阿其勒。同时,他们极有可能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目的地。我们再赶去千叶峰,只怕会有大批的暴乱分子,等着我们。”

    “现在,我们找到最近的出口,从这里跑出去,等我二哥把那群暴乱分子解决,会过来找我们。”

    唐南适道。

    唐安心不甘情不愿把温如意背在背上,说:“先生,如果你撑不下去,一定要告诉我。”

    到那时,他会舍弃温如意,拼死保住唐南适。

    唐安默默地对自己说。

    唐南适不知道唐安是怎么想的,捂住手臂上的伤口,拿着刀护两人撤退。

    洞口的另一侧——

    谢尔家眼睁睁的看着洞口被埋没,面上的肌肉一点点的变得扭曲。

    待扭曲到极致,他道:“追,继续追!刚才那个人被我打中了,一定会留下线索。无论如何,都要把他给我宰了!”

    听到他的命令,身边的人瞬间四散开来。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谢尔家伫立在原地没几秒,冷笑了一声,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洞走去。

    ******

    唐南杨这边,收到了唐南适发出来的信息,立刻带着人,冲进了洞穴里。

    可深入到里面,却发现暴乱分子的老巢,根本没几个人。

    他意识到不对,准备让手底下的人去别的都地方继续搜查时,手底下的士兵却拖着一个血淋淋的人走了过来。

    唐南杨上惯了战场,见了不少血腥的场面,可在看到那人时,胃里还是忍不住的翻腾。

    因为那个人根本已经不能称为人了,下半身的肉已经没了,只剩下两根白骨。而身上的肉也被撕扯了大部分,露出的部分几乎没有了完好的皮肤,有的只是血淋淋的伤口和白骨。

    最后是他的脸,那张脸不知道被什么野兽,撕扯去了一块,只有右眼残存的一块皮肤上,其他的五官都是模糊一片。

    士兵带着那人到唐南杨跟前,说:“唐中将,这人是我们在一间养着藏獒的房间里找到的,他说有话跟你说。”

    唐南杨忍着恶心,道:“说吧。”

    “谢尔家已经知道你们会在千叶峰汇合要要小心”

    男人的喉咙里发出模糊的字眼。

    唐南杨听了一会儿,眼里的恶心转为了震惊,因为他知道了眼前的人是谁——阿其勒!

    那个跟容子澈告密的人!

    他沦落到这一步,应该是被谢尔家发现了踪迹。

    唐南杨想到这个,心随即一沉。

    如果谢尔家发现了阿其勒的踪迹,那是不是也代表着,也发现了南适的踪迹?

    唐南杨猛地上前一步,一把抓住那人的胳膊,厉声问:“南适呢?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吗?他现在在哪里?”

    他的力道很大,这么抓着阿其玛的身体,阿其玛很痛。

    但或许是疼痛到了极点,身体已经到麻木的感受不到疼痛,所以他对唐南杨的动作,根本没有任何感觉。

    阿其玛望着眼前的唐南杨,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

    那些声音太过含糊,让人听不太真切。

    唐南杨听了一会儿,眉宇间的暴躁,越发的浓重:“阿其勒!你到底说,南适在哪里?只要你说了,我立刻把你送出去医治!”

    阿其玛听到唐南杨的话,灰暗的眼睛亮了一下,而后湮灭。

    现在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就算活着能有什么用呢?不过是活受罪罢了。

    可害他的人还活着!

    谢尔家!

    他绝对不会放过谢尔家!

    阿其玛眼里的恨意越发的浓重,安静了一会儿,他开口想要说话,可吐出的不是言语,而是大片的鲜血。

    阿其玛感觉,死神已经临近。

    他伸手,用力的抓住唐南杨,吐着血,一字一句的说——

    “谢尔家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最后一个字出来,阿其玛的眼睛失去了焦距,手也缓缓地垂了下去。

    谢尔家杀了南适

    谢尔家杀了南适

    谢尔家杀了南适!!!

    唐南杨脑子里不停地回荡着这句话,眼睛逐渐变得赤红。他把南适送进来,想过南适会出意外,但他没想过,南适会死在这里!

    听到南适死讯的那一刻,唐南杨根本没办法承受,失去自己亲弟弟的痛苦!

    心头涌起的怒火,唐南杨的理智全无。

    他想杀了谢尔家,为南适报仇!

    谢尔家!

    谢尔家!!

    谢尔家!!!

    咬着牙根,唐南杨在心里默念了这个人名三次,手紧紧地攥在一起:“林副官,通知所有人,不要再赶去千叶峰,在山洞里进行全方位搜索。凡是遇到谢尔家,只许生擒活捉,不许杀了他!其他的人,一律看到就击毙!”

    他要把谢尔家抓住,亲自解决了谢尔家,来告慰南适的在天之灵!

    “中将”林副官想要劝唐南杨。

    但他只说了句称呼,唐南杨一记眼刀杀过来,那眼神似乎在传达一个消息——谁敢替谢尔家还有那群暴乱分子说话,他唐南杨绝不会客气!

    包括林副官也不行!

    林副官看到他这样,便知道他已经是怒极,根本听不进去话,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林副官服从了唐南杨的命令。

    “是,中将。”

    林副官的命令很快传达了下去。

    唐南杨心里对谢尔家的恨意,却越来越深。

    ******

    唐安背着温如意,在洞里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终于从漆黑的洞里,爬到了洞外。

    可是,洞外的情况,没比洞里好多少。

    天空又开始飘大雪了,鹅毛般的大雪密密匝匝的布满了整个天空,可见度不足一米,他们甚至连雪山的坡度是多少,都看不清楚,更不要说雪下隐藏的无数的杀人陷阱。

    以他们三人现在的情况出去,无疑是在送死。

    唐南适看着外面的冰雪世界,沉默了好一会儿,说:“我记得我们来的时候,有一处比较隐秘的洞穴,我们先去那里躲着,等外面雪小一些,再出去。”

    唐安点点头,背着温如意折回去。

    等到了地方,他把她放了下来,去检查唐南适的伤口。

    唐南适的伤口没有多大的事情,但他的情况有些不好。

    失血过多和高原反应一起,让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唐安探手的时候,感觉到唐南适的体温在上升,心里的担忧越发的浓重。

    唐南适知道自己的情况,他用眼神,无声的提醒唐安,不要把他的情况告诉温如意。

    唐安心情很不好的起身去侦查周围。

    唐南适缓缓地靠在了石壁上,闭目养神。

    温如意躲在他的背后,没有出任何声音。

    时间不知不觉得流淌

    温如意感觉自己的身体越发冷,忍不住出声说了话,“唐南适,你来了,姚明琪的案子怎么办?”

    “那件事,已经差不多做完了,现在南枫在接手。”

    唐南适声音平静的回答。

    温如意听到唐南枫的名字,心头涌起复杂的情绪。

    让她沦落到现在这个境地的是唐南枫,该怪唐南枫吗?确实应该怪的,可她没办法责怪唐南枫

    唐南枫说的对,唐南适对她的付出,已经越来越多。

    如果她没办法离开唐南适,唐南适会一直继续下去。

    而此刻,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如果她一早就死了

    唐南适也用不着为了她,挨下谢尔家那一。

    “如意,你在想南枫吗?她做错的事情,我会让她接受惩罚,等你跟我回去”

    “我没有想南枫,我只是在想我自己。”温如意打断唐南适的话说,“唐南适,其实不是南枫逼迫我的,是我自己想走的。我染上了毒瘾,没办法控制自己是我自己想放弃我自己的我本来就打算,背着子澈离开,找一处地方,偷偷地了结残生。南枫不过是恰好在那个时候,提出了要求罢了。对我来说,是去某个地方赴死,还是落在谢尔家手里,被折磨致死,都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南枫没做错人事情,你别为了我,再跟她起争执。”

    温如意说了一番话,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膝盖。

    她现在是真的有了想死的念头。

    如果她死了,唐南适就不用拖着没用她,也不用被她连累了。

    唐安会带他出去。

    让他安安全全的联络上他哥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