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第1024章 我要把她找回来

时间:2017-10-20作者:苏果果

    慕洛琛看着朝自己挤眉弄眼的容子澈,绷紧了下巴。.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月儿听到容子澈骂慕洛琛,扒着他的肩膀,哭着说:“慕叔叔没欺负我,是我自己想哭”

    容子澈准备好的‘训斥’慕洛琛的话话,在听到月儿说的,都咽回了肚子里。

    想到自己刚才骂慕洛琛的那番话,不由得哈哈笑了两声,擦干了月儿脸上的泪水,说:“月儿,你怎么不早点说清楚,让我误会了你慕叔叔。”

    说着,他又看向慕洛琛道歉。

    “阿琛,对不起啊,是我性子急,没听清楚月儿的话。”

    慕洛琛没功夫同他计较,脸色沉凝的说:“子澈,我有件事情,要同你说。”

    容子澈低头哄着月儿,不怎么上心的的说,“是不是顾家那件事?我不怕他们家,他们也就只能折腾我了”

    “不是顾家的事情,是如意的事情。”

    慕洛琛打断他的话说。

    容子澈敏感的捕捉到了‘如意’两个字,抬眸看向他,奇怪的说:“如意的事情?如意有什么事情?”话说到这,忽然想起如意要戒毒的事情,“是如意戒毒?这点,你跟嫂子放心,我已经了两家戒毒所,等如意好一些,我会跟她提去戒毒所的事情。”

    慕洛琛不想听他在胡猜乱想下去,直接把事情说出来:“如意今天早上走了,我以为她是被人绑架的,可和陈一峰一起查过之后,发现她是自己愿意走的。现在我们只查到她的行踪到江城那边,她到江城之后失去了踪影。我把你从检察院带出来,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

    “阿琛,你在开玩笑吧。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如意怎么会离开?”

    容子澈脸上的笑意渐渐的凝固,他身体僵硬的抱着抽搭的月儿,呼吸从急促一点点的转为冗长。

    “你觉得我会拿这件事开玩笑?”

    慕洛琛肃着脸,反问。

    容子澈闻言,脑子嗡的一声,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呆呆的站在原地好久,他忽然把月儿放在地上,朝着房间里跑过去。

    月儿被他的动作吓到,惨白着一张小脸站在原地。

    慕洛琛走到她跟前,把小丫头抱起来,说:“别怕,叔叔陪着你。”

    月儿搂着慕洛琛的脖子,小声的说:“我想要容叔叔”

    “嗯,我们去找他。”

    慕洛琛抬步去找容子澈。

    *******

    容子澈发了疯一样,把容家上下翻了个遍,没看到温如意的身影,他又冲到车跟前,上了驾驶座,要去医院。

    慕洛琛抱着月儿,拦在车跟前:“子澈,你就算去医院找,也找不到她。她现在已经离开江城,失去了踪影”

    “你给我让开!”

    容子澈怒吼,双眼里仿佛要滴下血一般。

    慕洛琛和他对视了片刻,缓缓地退到了一旁。

    容子澈发动车子,将车子驶出慕家。

    慕洛琛抱着月儿上了另外一辆车,紧跟着容子澈而去。

    仁和医院——

    容母把准备好的晚餐,端到病房里,准备跟容父一起用晚餐,却忽然听到外面传出来嘈杂的声音。

    她把碗筷放下,说:“外面怎么那么吵?”

    “不知道。”容父道。

    容母站起来,说:“你先吃饭,我出去看看。”

    “好。”

    容父点点头。

    容母走出房间,就看到容子澈一脸杀意腾腾的走过来,迎上去问:“子澈,你这是怎么了?”

    容子澈墨黑的双眼布满了恐怖的血丝,脸色苍白,青筋暴起,那模样活脱脱的像个杀神。

    他抓住自己母亲的胳膊,问:“妈,如意在医院这边对不对?她跟我说,她来医院这边的,可我找不到她。妈,你告诉我,她在哪里”

    容母听到他问起如意,心咯噔一下,生出不好的预感。

    子澈会这么失态,除了温如意出事,还能是为了什么?!

    可温如意前不久才出事,这怎么又出幺蛾子了!

    容母心里不安,面上假装镇定的说,“子澈,你先别着急,不管是什么事情,咱们慢慢商量好不好?你别吓妈妈。网.136zw.>”

    “妈,我找不到如意了,她在哪里?你告诉我”

    容子澈声音里带着祈求。

    容母泪顺着眼角落下,“子澈,我、我不知道”

    容子澈闻言,心里,有什么东西崩塌了!

    猩红的眼里,怔怔的望着自己的母亲,几乎要落下泪来。

    她真的没在医院里。

    可她明明说了,她在医院里。

    为什么他来了,她却不见了?

    大脑里像是打了死结,执拗的想着关于她的一切。

    她说,我会好好的养病。

    她说,好啊,我们领养月儿做女儿。

    她说,晚上记得给我带小吃回家。

    她说,再见

    回忆定格在早上离开时,她欲言又止的说出那句再见,泪毫无征兆的流了下来。

    容子澈身体踉跄了一下,跌撞在墙上。

    心脏,疼得难以忍受,每次呼吸一下就死死地疼。

    早该想到的,从她被注射毒品醒来,她就没闹,也没表现出任何不开心。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表现的那么平静?

    是自己傻,以为只要把月儿带到她身边,哄她开心,她就能解开心结。

    容子澈忽然抬起拳头,朝着墙壁砸了过去。

    边砸边发出兽一般的嘶吼声。

    “子澈,你别吓我,子澈”

    容母吓得哭喊着叫出声。

    可无论她的声音有多歇斯底里,容子澈都像是听不到似的,他沉入自己的世界,一下下的砸着墙壁。

    只有身体上的疼痛,才能缓解他心里的疼痛。

    一连砸了十几下。

    容母实在看不下去,伸手抓住容子澈的手,“你别再折磨自己了!要打你就打我吧!我养了你那么多年,不是为了让你自己折磨自己的!”

    容子澈的拳头带着风声落下,容母睁着眼睛直直的望着他。

    直到拳头离她不足一寸的地方。

    容子澈猛地停住。

    容母的泪簌簌地落下来。

    慕洛琛抱着月儿赶过来,看到容子澈要打容母,把月儿放下来,冲到容子澈跟前,大力的扯住他的领子,把他推倒了一边:“容子澈!你要发疯到什么时候?!她走了,你就朝着身边的人发火?那是你妈,她辛辛苦苦的把你养大,你就这么回报她?”

    容母见慕洛琛发了火,哭着解释:“洛琛,子澈没想打我,是我自己冲过去。”

    慕洛琛回头看了一眼容母,心头蹿起的怒火,灭了一半。

    但说出的话,依然气势不减。

    “子澈,如意只是走了,不是再也找不回来了,我把你放出来,是为了找她回来。你如果放弃找她回来,那还有谁会去找她?!指望我们吗?我们可没你对她那么一往情深!你想解决事情,想把她找回来,就先冷静下来。你乱了阵脚,还怎么做事?”

    慕洛琛的话,一字一句的涌入耳中。

    容子澈陷入混沌的神志,一点点的拉回来。

    他张嘴说话,喉咙里像是塞了一把沙子似的:“阿琛,把她所有的资料都给我,我要把她找回来。”

    他要把她找回来,当着她的面,亲口问问她——为什么那么狠心,一次又一次的把他推开?

    她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

    为什么他捂了那么久,她还能那么冷血?

    太多的话,他要当着她的面质问。

    如果不说出来,他这辈子都无法安心。

    慕洛琛大力的捶了他肩头一拳,冷声道:“我可以给你,不过收起你这幅人不人鬼不鬼样子!”

    容子澈往后趔趄了一步,撞到了墙上。

    容母忙上前扶住他。

    容子澈推开母亲伸过来的手,自己站稳了身体,然后抬手用袖口狠狠地把脸上的泪擦干:“现在,可以给我吗?”

    “资料都在你家里。”

    慕洛琛道。

    容子澈抬步要离开。

    容母担心的叫了声,“子澈。”

    容子澈背对着自己的母亲,说:“妈,我没事,家里的事情,我会好好处理,你留在医院这边,照顾好爷爷就好。”

    容母想再说话,可没等她把话说出来,容子澈便走了。

    慕洛琛把月儿抱起来,对容母道了声再见,便匆匆的跟上了容子澈的脚步。

    *********

    回去的路上,车内的死一般的安静,

    月儿躲在慕洛琛的怀里,拿眼睛偷偷地看容子澈,偷看了好一会儿,见容子澈都冷冷的,又缩到慕洛琛的胸口。

    慕洛琛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没说任何话。

    到了容家。

    慕洛琛把调查来的资料,都拿出来,递给了容子澈。

    容子澈把调出来的录像带看了一遍,在看到温如意决绝的跟着那个干瘦的女人,走的那一慕。

    容子澈恢复平静的双眸,再次充斥了血丝。

    他一千个,一万个,不想相信她是自愿走。

    可看到这一幕,他死心了

    她是真的铁了心要离开。

    她欺骗了他那么久,甚至为了稳住他,连月儿都答应领养。

    这世上,还有比她心肠更硬的女人吗?

    容子澈现在想到自己一厢情愿,傻呼呼的规划属于两人的未来,心头说不出的绝望和愤怒。

    他拿起遥控器,猛地砸向液晶电视。

    ‘嘭——!’

    一声巨响响起,容子澈双拳紧握,恶狠狠地说,“温如意,别让我找到你!”

    再让他找到她,不管她愿不愿意。

    他都要把她的腿打断,看她还敢不敢那么轻易地离开!

    v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