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第900章 神秘人出现

时间:2017-10-20作者:苏果果

    “简汐在哪儿?”

    慕洛琛冷着脸,紧盯着裳于悦的眼睛,一字一句缓慢而冷厉的问。.136zw.>最新最快更新

    “我……不……”

    裳于悦咬着下唇,想要把余下的话说出来,但只说了两个字,手腕咔嚓传来骨头错位的声音。

    疼痛袭来,裳于悦几乎晕厥过去!

    “裳于悦,我问一次,你不回答,我就拧断你身上的骨头一次,一次一次……直到你全身的骨头都碎了,我会拧断你的脖子。”

    森冷的声音,从空气中飘入耳中。

    裳于悦浑身颤抖了起来。

    眼前的慕洛琛简直不是人,而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裳于悦颤抖着身体,倔强着不肯说话。

    慕洛琛再次问,“她在哪儿?”

    死一般的沉默延续了五秒。

    下一刻,左手的腕骨咔嚓一声,同样被生生的拧断!

    裳于悦再也忍不住,痛呼出声。

    “混蛋!姓慕的,你给我等着,别有一天落在我手上!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是吗?你最好保佑自己,能活到那一天。”

    慕洛琛说着,再次握住裳于悦的胳膊。

    要用力的时候,沈清华赶了过来。

    看到慕洛琛这么对待裳于悦,沈清华扣住慕洛琛的肩膀,“你这么折磨她,她会死的!”

    “放开!”

    慕洛琛猩红着双眼,目光凶狠的盯着沈清华。

    “我不放!”

    沈清华怒吼。

    慕洛琛猛地拉住沈清华的衣领,把他整个拉到自己跟前。

    “你再敢拦着我,我连你一起揍!”

    “好啊!你要揍就揍死我!揍不死我,我会一直拦着你!”

    沈清华毫不示弱。

    慕洛琛扬手,就要朝着沈清华的脸打下去,可在他拳头落下之前,寂静的夜空下,乍响起一声车鸣,然后刺目的光线射过来,慕洛琛动作一滞。

    挡住光线,朝着停车的方向看过去。

    那辆车打开,然后一道高大的身影逆着光,朝着两人快速的走来。

    漆黑的影子渐渐的清晰,露出查理的面容。

    沈清华扭头看到是查理,愣了下,他怎么过来了?

    难不成他也知道了,简汐出走的事情?

    沈清华还在想着事情,那边慕洛琛知道是查理来了,没有在理会,伸手把沈清华推开,又要审问裳于悦。

    裳于悦疼得说不出话来,可目光执着的望着查理的方向。网.136zw.>

    查理加快了脚步,走到跟前,恰好看到慕洛琛又要拧裳于悦的胳膊,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慕洛琛,是我让她把简汐送走的,你有什么事情,就冲着我来,别对一个女人下手!”

    “查理,你胡说什么!是我自作主张,把叶简汐送走的!”

    裳于悦大喊。

    查理闻言,扭头看向裳于悦,沉声问:“阿悦,你擅作主张把简汐送走的事情,我回头再跟你算。现在你告诉我,你把简汐送到哪里了?”

    之前他跟裳于悦商量了,要把简汐送到南方的一家医院,那里他已经好了医生,哪怕简汐执意要走,也不至于没办法保住性命。

    他想先把简汐送走,或许在南方住几天,简汐就会想通事情。

    等到时候,就把简汐接回来。

    原本计划的好好的,可裳于悦没有按照约定,送简汐去机场。

    而是带着简汐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到处去找她,但找了一天,都没发现她的踪迹。

    直到刚才,他才得知了她的行踪,立刻赶了过来。

    裳于悦不肯告诉叶简汐的下落,所以别过了脑袋,不再看查理。

    查理眉头皱在了一起,蓝眸里隐隐的含了怒气:“阿悦,你若是不告诉我简汐在哪里,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理你。离开a市的事情,也当我没说过!”

    裳于悦闻言,蓦地回过头来说:“你不能留在a市,你弟弟会杀了你的!”

    “你把我朋友送上绝路,我没办法救她,那就拿我的命来赔偿她!”

    查理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裳于悦急红了眼睛,拼命的咬着下唇,直到下唇瓣出血,才恨声道:“你根本没忘记她对不对?哪怕她对你那么不好,你还是喜欢她……”

    话说到这,裳于悦声音低了下去。

    而后静默了好几秒,她咬着牙说:“我把她送到了b市的桐乡,具体的位置不知道,你们自己去找吧!”

    “你说的是真的?”

    查理有些不确定的问。

    裳于悦见他不信自己,眼里含了泪光:“信不信由你!”

    话说完,不再理会查理。

    查理抬眸看着慕洛琛,“你听到了,简汐在桐乡,你现在派人去找她,还来得及。阿悦已经说了实话,你把她交给我,她手上的伤需要处理。”

    慕洛琛一拳挥向了查理,查理连连退了两步,才站稳了身体。

    裳于悦气的大骂:“慕洛琛,你个疯子!不许动查理,不然我跟你没完!”

    慕洛琛像是听不到她的话似的,目光毫无温度的望着查理,冷声道:“这一拳是你带走简汐的代价,看在你之前救了她,我现在不跟你计较,可简汐若是出什么事情,我要了你的命!至于裳于悦,我不确定她说的是不是实话,在我找到简汐之前,我不会把她交给任何人。”

    找不到简汐,他会把裳于悦杀了!

    哪怕找到了,他回头也要找裳于悦算账!

    查理胸口一阵阵的发疼,可还是忍着疼痛说:“我保证,阿悦说的是实话。.136zw.>最新最快更新”

    “你的保证,对我来说,没有一丝用处。”

    慕洛琛说完话,不再理会查理。

    他拉着裳于悦,走到周文达跟前,把裳于悦推给周文达。

    “到军区调直升飞机,搜索整个桐乡,明天之前找不到简汐,就把裳于悦杀了。”

    “是,少爷。”

    周文达抓住裳于悦,把她推上了车,然后迅速的发动了车子。

    沈清华和查理走上前,想要阻拦。

    可没等他们上前,慕家的人就把他们拦了下来。

    眼睁睁的看着慕洛琛把裳于悦带走。

    沈清华气的直跺脚。

    这都什么人呐!

    一点都不听劝!

    真的把裳于悦杀了,那大家才是真的玩完了!

    沈清华虽然其,但也没敢再原地滞留太久,因为他知道,现在只有尽早找到简汐,才能让洛琛放了裳于悦!

    沈清华转身要走。

    查理说:“我跟你一起去。”

    沈清华眉头拧了下,但还是点头同意,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况且只有查理,能让裳于悦说实话。

    如果简汐不在桐乡,那他们就要去别的地方找她了!

    天气灰蒙蒙的,没有半分的暖意。

    叶简汐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脑袋也昏昏沉沉的,像是有石头塞在大脑里,重的她无法晃动一下。

    被冻醒之后,睁开眼睛,周围依旧是一片荒芜,除了漫天的野草,和一排排枯落的白杨树,再无其他。

    身边没有任何可以看时间的的东西,叶简汐有些分不清楚,到底是几点钟。

    但她感觉自己没睡多久。

    头痛的实在太厉害,身体又冷。

    叶简汐抚着额头,挣扎了好一会儿,才伸展开身体。

    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生病了。

    但这个关键的时候,她不能病倒,否则她和孩子只剩下死路一条!

    离开洛琛,是为了保住他们的孩子。

    她没想过死。

    无论如何,她都会活着回去见阿琛!

    深吸了几口气,叶简汐没敢在大树下继续休息。

    她要走,要运动,只有多活动,才能维持身体的热力。

    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煞白的脸,迈开步子向前走。

    可走了没几步,眼前一黑,身体猛地摇晃了下!

    她差点就栽倒在地上!

    叶简汐勉强稳住了身子,咬着牙站在原地,休息了好一会儿,然后继续向前走。

    顺着道路不停地向前走,坑坑洼洼的路的绵延到天尽头,像是怎么也走不完似的。

    不知道走了多久,叶简汐感觉自己的腿再也无法迈开的时候,视野里出现了一户人家,很小的农村院落,周围栽种了几棵矮矮的树,走近了,才发现是果子树。

    正值秋天,树上稀稀拉拉的长着几个果子。

    叶简汐停下来,看着那些果子,咽了几口口水,像是受到了蛊惑一样,她一步步的向前走。

    直到走到了那户农家院子前面,她抬手轻轻的叩了叩门,院落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

    叶简汐透过门缝,往里面看了看。

    荒凉的院子里,杂草丛生,房瓦有好几处破败的地方,经过雨水的冲刷,有几处都长了野草。

    这里没有人住!

    叶简汐满心的失望,但还是收拾了心情,转身去摘树上的果子。

    金黄色的果子,咬在嘴里,却是涩涩的味道,像是在咀嚼沙子一样,口感很差,也没有多少水分,可叶简汐还是强迫自己咽了下去,她要活下去,要维持体力,必须吃下这些果子。

    连着吃了四个果子,空荡荡的胃里,终于有了饱胀的的感觉。

    叶简汐又把自己的外套脱下,又摘了个果子,然后兜着继续往前走。

    继续走了一段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叶简汐感觉天有些变亮了。虽然依旧是灰蒙蒙的,但最起码能看清楚周围的景物了,只是自己的情况越发的不好,整个人体温迅速的上升,像是血液了起来,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不停地滴落下来,挂在眼睫毛上,下巴上,粘连着衣服,难受到了极点。

    叶简汐感觉自己的双腿在打颤,软绵的没有一点力气。

    好难受……

    像是有人在卡着自己的脖子,无法呼吸……

    好想就这么停下,再也不向前走……

    脑子里产生很多自暴自弃的想法,叶简汐咬牙强撑着。

    可又走了一段路,双腿忽然一软,身体噗通一声,直直的倒在地上。

    叶简汐下意识的的护住自己的肚子,脸颊贴着黄色的土地,眼泪顺着眼角缓缓地滚落。

    宝贝……

    对不起,妈妈是想救活你们的,可没想到,到头来是妈妈害了你们。

    叶简汐心里自责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视野渐渐的变得昏暗。

    直到最后一丝光束涌入眼中,她隐约看到有车缓缓地驶过来。

    是阿琛?

    是他来了吗……

    还是……

    有人经过了呢……

    叶简汐伸手想要抓住那个模糊的幻象,可手根本没有力气。

    最后……

    世界一片黑暗。

    她安静的躺在地上,再没有其他的动静。

    而在她昏迷后没多久,一辆黑色的车缓缓地停在她跟前。

    车门打开,一道瘦长的身影从车上走了下来。

    看到躺倒在地上,毫无知觉的她。

    那人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真是个傻女孩。”

    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他缓缓地蹲下身体,修长的手指握住她的胳膊,穿过她的膝下,将她抱起来。

    车内另外一个老者出来,恭敬地等他把叶简汐放进去后,关上了车门。

    车子缓缓地向前行驶。

    一道略微沙哑的声音响起,“戚叔,医院那边,安排做手术,她现在情况有些不好,必须立刻做剖腹产。”

    “是,先生。”

    老者恭敬地回答。

    男人没有再说话。

    车子很快融入在黑色的夜里。

    在那辆车走后半个小时,天空响起了直升机飞机飞过的轰鸣声。

    直升机上投射下来灯光,将地上每一寸地方,都一一的扫过。

    紧跟着直升机的是,密密麻麻的车队。

    车队上下来人,开始搜索周围的地方。

    慕洛琛从车上下来,看着周围漫天遍地的荒草,眼里透着血丝。

    周文达跟在慕洛琛身后,越发的沉默。

    他们几乎把整个桐乡都翻遍了,现在这里是最后一块地方,如果这里也找不到叶简汐,那只能说明,裳于悦骗了他们。

    而整整一个夜晚都过去了,还是在这么恶劣的条件下。

    以叶简汐的身体条件,根本再撑不住一天。

    哪怕他们能找到她……

    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周文达不敢说话。

    慕洛琛大步的向前走,和手底下的人一起找。

    每一寸土地都被仔细的翻过,生怕遗漏下一丝的线索。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最后一块地方也即将被翻完。

    就在慕洛琛准备开口,让周文达把裳于悦杀了的时候,前面忽然传来喊声——

    “找了了太太的东西!”

    慕洛琛猛地抬头,朝着发声的地方,疾步走过去。

    iech。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