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第786章 妈妈不怕,爸爸不在,还有我跟宝宝

时间:2017-10-20作者:苏果果

    天佑说着,稚嫩的小脸带着戒备的神情望着凌老,“爷爷,你为什么对我妈妈那么凶?我妈妈惹你不开心了吗?”

    凌老爷子看着叶简汐跟前的小豆丁,臭着脸哼了一声,没回答他的话。

    叶简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天佑的话,站在原地静默了几秒,弯腰把他抱起来,“天佑,别问那么多,等回头妈妈跟你解释,你先带着天佑去玩,好不好?”

    天佑摇了摇头,勾住叶简汐的脖子,趴在她耳边小声说,“妈妈不怕,爸爸不在,还有佑佑跟宝宝保护你,我们把坏人打跑。”

    叶简汐听到这句话,眼睛一热,泪差点落下来。

    紧紧地抱着天佑忍了好一会儿,叶简汐把眼泪逼回去,笑着拍了拍天佑的背部说,“傻瓜,妈妈没事,爷爷也不是坏人,他……只是心情不好,才会没对佑佑笑,佑佑,你快去玩好不?我跟佟医生一会儿就好了。”

    天佑漆烟的眸子望着叶简汐,不相信的问:“妈妈,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事,佑佑是不是连妈妈的话也不相信了?”

    叶简汐平静的跟他对视。

    天佑摇了摇头,“我当然相信妈妈。”

    “那就听妈妈的话。”

    叶简汐亲了天佑的额头一下,把他放在地上,然后让他跟天宝拉着手,“照顾好宝宝,等下妈妈就回来了。”

    叶简汐说罢,对佟医生说:“走吧。”

    叶简汐走之后,天佑握着天宝的小手,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盯着凌老看。

    凌老爷子只当天佑不存在。

    天宝站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聊,想要跑去玩,于是拉了下天佑的手,“佑佑,我们去玩吧。”

    天佑没动,拉着天宝,到自己的跟前,小声的嘀咕:“我们先不玩,看着这个老爷爷。”

    “看着老爷爷干什么呀?”

    天宝疑惑不解。

    “不让他欺负妈妈。”

    天佑稚声稚气。

    天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不知道天佑怎么知道,这个老爷爷为什么会欺负妈咪,但天佑说的总没错。

    他不要任何人欺负妈咪。

    两个人乖乖的站在原地,四只眼睛瞪得溜圆,一瞬也不顺的盯着凌老看。

    凌老脸色烟沉沉的盯着天空。

    另一边。

    佟医生给叶简汐仔细做了常规检查,觉得她情况有些不对,于是对叶简汐说,“叶女士,你之前负责检查的医生,给你开的单子呢?我能不能看一下?”

    “我找一下。”

    叶简汐翻找了一会儿,找了一些资料,递给佟医生。

    佟医生挨个翻看后,心里发冷,面上却没动声色,把资料还给叶简汐后说,“我看完了。”

    “佟医生,宝宝有什么问题吗?”

    叶简汐把资料收起来问。

    “目前没什么大问题,不过具体的要去医院检查后才知道,叶女士,有空的话,你可以联系我。”

    佟医生掏出一张名片,给叶简汐。

    “好。”

    叶简汐接过名片后,点了点头……

    简单的叮嘱了叶简汐需要注意的地方,佟医生跟叶简汐走出房间。

    裴娜出来,看到家里来了个陌生人,问叶简汐:“这是……”

    “佟医生,给我做检查的。”

    叶简汐简单介绍。

    “你不舒服?哪里不舒服?”裴娜紧张的问。

    “只是常规检查,没什么不舒服的,我先送佟医生出去。”

    叶简汐跟裴娜说了几句,便带着佟医生出了别墅。

    走到院子里,天佑跟天宝坐在石凳上,防贼一样盯着凌老,叶简汐忙走到两人跟前,低声说:“不是让你们跑去玩了吗?怎么那么没礼貌,盯着凌老看?”

    天佑、天宝没说话。

    叶简汐拿两个孩子没办法,只好跟凌老道歉。

    凌老摆了摆手说,“不用跟我来这些虚的,我不需要你的讨好,我只要孩子好,其他的我不管。”

    叶简汐闻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或许不说,才是对的。

    凌老根本不喜欢她,她无论说什么,都是错的。

    叶简汐沉默着不说话。

    凌老带着佟医生走,走了没几步,又停下了脚步,背对着叶简汐沉声说:“叶简汐,阿晟下葬在青水墓地那边,你真的有心的话,就去看看他,别让他一个人太寂寞。”

    话说完,凌老爷子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叶简汐拉着天佑跟天宝,愣愣的站在原地。

    青水墓地。

    那天凌南晟过来,请她每年的五月二十号去青水墓地那边去拜祭一个友人。

    原来,他早就算好了。

    青水墓地,是他为自己选择的最后的安葬地。

    而五月二十号……

    她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她跟他第一次遇到的时间。

    叶简汐眼前浮现那日凌南晟跟自己告别的那一幕。

    胸口有些空落落的。

    他到死都记着她。

     ? ?t5瞽?}@2(s?k\o7sv??g?qo?o?4可他死,她没陪着他,他下葬,她不曾去看他一眼。

    凌家的人恨她,也不是没缘由的。

    她那么没心没肺,怎能令人不恨……

    “妈咪……”

    天宝仰着脑袋,叫了叶简汐一声。

    叶简汐垂了眼眸,看了眼天宝,不发一言的拉着他跟天佑,往房间里走。

    院子里起了风,落叶纷飞……

    裴娜坐在沙发上,腿盘在一起,跟天佑玩飞行棋。

    玩到第七盘,忽然把棋子全部扫翻。

    “不玩了,不玩了,我说,你妈跟如意都怎么了?一个两个都躲在房间里,让我跟你们两个小屁孩玩,我都快闷死了!”

    天佑把棋盘放在桌子上,一脸认真的的陈述,“裴姨,你不是闷,你是输了才会不玩。”

    七局输了六局。

    除了第一局,裴娜教他怎么玩赢了,其他的全都输了。

    裴娜面露尴尬,瞪了天佑一眼,小屁孩干嘛戳破她?跟一个三岁的小盆友玩游戏玩输了,很丢脸好不?

    真是的……

    这臭小子跟慕洛琛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越长大越不可爱,她真怀念他刚出生那会儿躺在床上,等着她换尿不湿的时候!

    裴娜默默地吐槽完,站起来说:“随便你怎么说,我去看看你妈跟如意,你乖乖的坐在这里看电视。”

    话说完,裴娜蹬蹬的往楼上跑。

    到了一楼跟二楼的中间,看到叶简汐跑出来,裴娜站住脚步大喊:“简汐,你终于出来了,快管管你儿子,他刚才虐待我!”

     ? ?t5瞽?}@2(s?k\o7sv??g?qo?o?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