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第665章 我要你的心头肉

时间:2017-10-20作者:苏果果

    第665章 我要你的心头肉

    “回头?只要你跟我在一起,别说是回头,你让我怎么做都可以。”

    慕洛琛沉默着不说话。

    苏瑾年嘴角讥讽的弧度越来越大,早就应该知道,这个男人是铁石心肠。

    他不会跟她在一起的,永远不会。

    苏瑾年拉着慕洛琛,往野里走。

    漫天遍地的草里掩映着一座废弃的工厂,工厂的铁门经过风吹雨打早已锈迹斑斑,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工厂上方的窗户支离破碎,风灌涌而入,整个工厂弥漫着萧杀的气息。

    在两人进入工厂后,随后跟过来的人,就把铁门关上了。

    工厂里大概有十几个人,见到苏瑾年都很是恭敬的样子。

    苏瑾年没理会那些人,带着慕洛琛,走到工厂的二楼。

    二楼上一部分地方被打扫干净,摆放着一张桌子,还有几把椅子。

    “坐。”

    苏瑾年拉开其中一张椅子说。

    慕洛琛一言不发的坐下。

    苏瑾年坐在他旁边的一张椅子上,扭头看着他,说:“你不问问我,接下来会怎么对付你?”

    “我问了,你会停止这一切?”

    慕洛琛淡声问。

    当然不会。她花费了那么大的心思,才把唐潇潇骗到帝都,就是为了得到慕洛琛,怎么会那么轻而易举的就停止这些?

    苏瑾年没回答慕洛琛的话,倚靠在椅子上。

    “阿琛,还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的话吗?你说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初我救了你一命,后来你一直对我很好,这些我都记得。阿琛,这次你失踪,我很担心你,也找了你很久,为了你,我吃了很多苦头,也花费了很多心思,可这些我都觉得值得。因为我知道,你会记得我的好,对不对?哪怕我做错了事情,你也都会原谅我的……”

    “我原谅一个人,不是没底线的原谅,这次你做的太过了。”

    慕洛琛清冷的声音响起,打断了苏瑾年的话。

    苏瑾年余下的话,噎在了喉咙里。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说话,目光静静的落在慕洛琛身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慕洛琛微抿着唇角,漆黑的眸子平静的如一汪湖水。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瑾年笑了笑说,“好,我们先不说这些,你陪我吃一顿饭吧,我们很久没一起吃饭了。”

    她轻拍了手两下,手底下有人把饭菜端了上来。

    简单的四五道小菜,冒着腾腾的热气,香味在空气中扩散开来。

    苏瑾年递给他一双筷子说,“我没想到你会来,让人从附近找农户做的,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你尝尝看。”

    慕洛琛看着递到跟前的筷子,迟迟不肯接。

    苏瑾年嘴角的笑容,渐渐的发僵,变冷……

    “洛琛,你非让我逼着你,你才肯吃吗?唐潇潇现在可是在我手上,我随时都可以要了她的命。”

    “我要先看看她是不是安全。”

    “好,我可以给你看。”

    苏瑾年说着,拿出手机,点开其中一段刚发来的视频给他看。

    视频里——

    唐潇潇换了个地方,被绑在了一张椅子上,而她的身后像是一个冷冻仓之类的,那些箱子里源源不断的散发着冷气,唐潇潇的唇色已经有些泛白了。

    再这么下去,她迟早会支撑不住。

    慕洛琛的目光瞬间变得凌厉。

    苏瑾年感觉到她气场的变化,收回了手机,漫不经心的说:“你放心,我把她放在冰库里,每隔半个小时,会让人带她出去十分钟,她不会出事的。不过……”

    苏瑾年故意顿了下,吊胃口道:“你若是不配合我,我恼怒之下,打电话让那边不再放她出来,她会出什么事情,想必你比我清楚吧?”

    说着,她把手里的筷子,递到他跟前。

    慕洛琛接过筷子说,开始吃饭。

    苏瑾年脸上恢复了笑容,拿起自己的碗筷,也开始吃饭。

    筷子轻碰到瓷碗,发出清脆的声音。

    苏瑾年一向对食物很挑剔,可现在粗茶淡饭,竟也觉得美味。

    “阿琛,你多吃点。”

    “这个鱼很新鲜,是他们亲自从河里打捞上来的,你尝尝。”

    “你吃一些菜。”

    ……

    苏瑾年不时的帮他夹着菜。

    慕洛琛看着碗里堆叠的菜,神情淡漠的一一吃下。

    很快,饭菜去了大半,慕洛琛放下碗筷说,“我吃饱了。”

    苏瑾年见他停了筷子,立刻没了胃口。

    “把这些都撤了。”

    指挥手底下的人,把饭菜都撤了。

    桌子很快变得干干净净。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怎样才肯放了唐潇潇了吗?”

    慕洛琛冷声问。

    “急什么,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都没做呢。”

    “你想做什么,就一次性全部说出来吧,免得麻烦。”

    慕洛琛一脸的漠然,话里隐隐的透着不耐。

    苏瑾年眨了眨眼睛,眼底的亮光如同此刻窗外被乌云遮挡的阳光一样,沉入无尽的黑暗中,直直的望着慕洛琛许久,她勾了勾唇角说,“你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摆脱我?哪怕一天的时间,都不肯给我?”

    “瑾年,我们已经没可能了。不管当初的真相是如何,我们都没可能了。”慕洛琛面部紧绷,使得棱角更加的分明。

    “是吗?你这么觉得,我可不这么觉得!人定胜天,不拼怎么知道最后的结果?我觉得我们还有可能!”苏瑾年神情彻底冷了下来。

    “你强行做这些,只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

    “即便是那样,我也要试试!”苏瑾年倔强的说。

    慕洛琛还想说什么,苏瑾年抬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现在她不想听他说话,哪怕一个字都不想!

    “你不是想问我,怎样才能放了唐潇潇吗?好,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给你两条路选择,要么,你这几天都陪着我,直到让我怀上你的孩子;要么,你把自己的心头肉剜下来给我,我得不到你的人,宁愿毁了,也不会让叶简汐得了!”

    苏瑾年冷笑。

    慕洛琛脸色沉了下来,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攥成了一个拳头。

    苏瑾年挑起眼尾,睇着他:“对了,我警告你,别想着通过其他人去救她,洛琛,我跟你们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你们那些手段我早就想到了,只要你们敢轻举妄动,看着她的人会立刻把她杀了!”

    话到最后,苏瑾年脸上尽是狠厉。

    慕洛琛目光一瞬不瞬的望着面露狞色的苏瑾年。

    苏瑾年咬着牙,等着他开口。

    经过这段时间,她已经想明白了,既然洛琛不要她,那她还有什么可在乎的?

    此时此刻,她只想鱼死网破!

    时间像一只耐心的蜗牛,一点点的爬动。

    偌大的工厂里,安静的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苏瑾年等了好一会儿,没听到他开口说话,勾唇笑了笑说,“洛琛,你只要陪我……”

    “把刀拿来。”

    慕洛琛冷声打断她的话说。

    苏瑾年一怔。

    “你不是要我的心头肉吗?”慕洛琛淡声问。

    他说的每一个字,清晰的映入耳中,提醒着她,他不是在开玩笑。

    苏瑾年的脸色一寸寸的变白,死死地咬着下唇说,“你宁愿死,都不肯陪着我?”

    “是。”

    慕洛琛毫不迟疑的回答。

    苏瑾年怒极反笑,话一句句的从齿缝里蹦出来,“好,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她头也不回的朝着身后的人喊,“把刀拿过来!”

    没多会儿,刀就拿了过来。

    苏瑾年用力的攥着刀,刀刃折射着冷白的光,锋利到了极点,“这刀原本是我用来准备送给叶简汐的,她今天若是来了,我就一刀一刀的把她身上的肉片下来,让她尝尝我所受的滋味。现在让你代替她,来取心头肉,你放心,等你取下来了,我会吃一半,另一半送给叶简汐,让她亲眼看到,你的心是什么做的!”

    苏瑾年说完,把刀扔到了慕洛琛跟前。

    慕洛琛单手接过刀,说:“可以换个地方吗?我不想死在这里。”

    “你想去哪里?”

    “楼顶。”

    “好。”

    苏瑾年说着,转身往楼上走。

    工厂是三层楼组成的,楼顶年久久远,没人清理,积了不少的灰尘。

    野上,风格外的大。

    偶尔吹过来的风,席卷起地面上的灰尘,更显凉。

    慕洛琛伫立在风中,呼啸而过的寒风,吹的他的衣服凛凛作响。

    看着这样的他,苏瑾年喉咙有些干,“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真的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慕洛琛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抬手解开衬衫上的扣子。

    一颗……

    两颗……

    ……

    白色的衬衫随风飘扬,露出他结实的胸膛。

    苏瑾年冷冷的目光落在他的皮肤上,刹那转为了震惊。

    怎么会这样?!

    她记得他身上没什么伤疤,可现在他身上遍布了数不清的伤疤,裸露出的肌肤沟壑纵横,看起来像是他整个人被撕成了碎片,又重新拼接在了一起!

    苏瑾年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慕洛琛拿着刀的手,微微的抬起来,刀刃在寒风中折射出一抹冷光,而后迅速的往他心脏的位置落下。

    噗——!

    鲜血在半空总飞溅开来,那一瞬间,时间被无限的拉长。/cent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