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第654章 安家旧事

时间:2017-10-20作者:苏果果

    第654章  安家旧事

    “嗯。”

    温如意淡淡地应了一声。

    叶简汐静静的看着温如意,沉默不语。

    她了解如意,一旦她说考虑,一定会考虑的清清楚楚。

    现在如意和子澈的感情越发的深厚,如意那么重情义的人,不会轻率的对待感情。

    最后,她一定会选择和子澈在一起的。

    另一边。

    安家。

    安亦舒坐在床上,面容有些憔悴,她已经被关在这里很多天了,每天都有人监视着,连死都不能。

    她恨爷爷。

    明明她失去了清白,可爷爷非但不为她做主,反而帮着慕洛琛说话。

    脑海里回想到那天醒来,慕洛琛对自己冷眼相待的模样,安亦舒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好恨……

    真的好恨……

    她到底哪一点比不上叶简汐,要被慕洛琛踩在脚下。

    “小小姐,你不能进去。”

    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打断了安亦舒的沉思,她抬眸看向门口。

    门吱呀一声打开——

    露出一道小小的身影。

    那道身影探着脑袋站在门口,瞪着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安亦舒。

    安亦舒嘴角往下一压。

    “小姑姑。”妞妞稚声稚气的叫。

    “你来干什么?你也想看我笑话?病秧子生出的小杂种,你还不配!你给我滚出去!”

    安亦舒恼怒的大吼。

    妞妞被吓了一跳,可还是站在门口。

    安亦舒看着那些佣人,大声命令:“你们都死了吗?一个两个站在那里,还不把她扔出去!我不想见到她!”

    佣人为难的看着安亦舒,却没一个人上前抱妞妞。

    安亦舒气恼得从床上下来,大步的走到妞妞跟前,想要抱起她,把她扔出去。

    可就在这时——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出来,抓住了妞妞的胳膊,把她往后一拉,轻巧的避开了安亦舒。

    安亦舒抬眸,看到安墨卿,脸上瞬间呈现扭曲。

    安墨卿像是看不到她眼底的怒气,眸色平静的说:“爷爷让我处理你的事情,我带妞妞过来,跟你说几句话,你看她不顺眼,也不要大声的跟她说话,会吓到她的。”

    “我就大声跟她说话怎么了?!安墨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骨子里卖的什么药!你巴不得看到我这样!”

    “我们是堂兄妹,我怎么会巴不得看到你这样?亦舒,你这话可是错怪我了。”安墨卿不咸不淡的说。

    “你在怪我——”安亦舒话说了一半,想到了什么,又把话全都咽了回去,脸胀的通红的说,“总之你就是见不得我过的好!安墨卿,我用不着你假慈悲,你给我滚出去!我要其他人来见我!”

    安墨卿瞥了她一眼,说:“对不住,来不了其他人,爷爷吩咐我要做这件事,那就只会由我做。”

    “你——!”

    安亦舒瞬间炸毛。

    安墨卿平静的像一汪潭水,静静的看着她闹笑话。

    安亦舒恼怒了半天,最终咬着牙,说:“好,既然是你办事情,那你把洛琛叫过来,我要当面跟他谈,还有,无论你怎么处理,最后都要洛琛负责,我要他娶我,我要做慕太太,否则,我就把我和他的事情捅出去。”

    安家不顾她了,她也不会顾安家的颜面!

    安亦舒一股脑的,全都说出来。

    安墨卿嘴角蓦地勾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容。

    “你笑什么?”安亦舒瞪眼。

    安墨卿笑容里带了几丝凉意,“慕洛琛不会过来,爷爷说了,他已经结了婚,他妻子是叶简汐,我们安家不会让你跟一个有妇之夫纠缠,那样有损安家的百年清誉,所以无论如何,慕洛琛都不会对你负责,也不会娶你。你若是想把这事情捅出去,我们安家不介意多供养一个阁楼小姐。”

    安亦舒听他说的,顿时愣住。

    阁楼小姐,意思是安家那些犯了错的人,被困在阁楼上,一辈子都不允许出去,这样的人的下场十有是要疯了!

    就像当初的安墨卿的老婆景飒飒一样!

    “亦舒,我劝你还是乖乖别闹,现在家里已经帮你摆平了媒体那边,等着风平浪静了,你还是安家的二小姐,整个帝都的青年才俊,都由着你挑。”

    安墨卿不紧不慢的说。

    安亦舒的眼睛通红,“安墨卿,你这是在报复,你在报复我……”

    “报复这么严重的罪名,亦舒你可别往我身上推。这事情,我是从爷爷那里知道的,事情的处理也是爷爷的意思,可没我办点事情,何谈报复?”安墨卿说着,拿出一方手帕,递到安亦舒跟前,“擦干眼泪,别跟爷爷闹了,他已经够心烦的了。”

    安亦舒视线落在他递来的那方手帕上,猛地抬手,打掉了那方手帕!

    安墨卿就是在报复她!

    那方手帕上,绣着一丛菊花!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景飒飒的名字由来就是从这首咏菊的诗里来的,当初她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用的全部是这种手帕!

    景飒飒经常跟她说起这首诗,说是所有人都只会用‘英姿飒爽’来形容她,只有安墨卿一个人,在见到她的第一面,说了这首诗。

    安亦舒浑身颤抖了起来。

    景飒飒!

    景飒飒!!

    安墨卿从来没忘记那个女人!

    他明面上装作对那个女人心不在焉,实际上一直想为那个女人报仇!

    这次的事情,一定是他搞出来的鬼!

    安墨卿看着飘落在地上的手帕,弯腰捡起来,说:“亦舒,既然你不领情,那我就无话可说了,反正话我已经搁这了,你再这么闹腾下去,只会让自己陷入更不堪的记忆。”

    安墨卿说着,抱着妞妞转身往外走。

    安亦舒望着他的后背,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安墨卿,你没忘记四年前的事情对不对?你想报复我,不,你想报复整个安家,你连爷爷都想报复对不对?!安墨卿,你不会得逞的!我会把所有事情都告诉爷爷!”

    安墨卿脚步不停,轻轻的说,“随你便好了。”

    他一点也不怕。

    因为这个家,已经没人会相信她的话了。

    四年半过去了……

    还有几个人记得,当初被困在阁楼里,的景飒飒?

    没有……

    已经没人记得,那天大雨夜,被火烧的灰飞烟灭的飒飒了……

    所有安家人,都心安理得享受,一个女人的身体换来的荣耀。

    安墨卿嘴角微微的勾起,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凉薄和狠厉,他会一步步的,把整个安家逼上绝路,以慰萨萨的在天之灵。

    所有阻挡他的人,他都不会手下留情。

    包括慕洛琛……

    安亦舒快要疯了,她想把安墨卿说的那些话,告诉爷爷。

    可爷爷根本不见她。

    偶尔来几个人来看她,她告诉他们,他们根本不相信。

    所有人都以为,她想出去想疯了,编造出这样的理由,来陷害安墨卿。

    安墨卿打从那以后,每天都过来传达爷爷的意思。

    听到他说,爷爷要把她困在安家一辈子,或者找一个人,让她迅速出嫁。

    安亦舒的心里的防提渐渐的崩塌。

    白天的焦虑,让她晚上也睡不着,这几天,她甚至梦到了景飒飒。

    “飒飒……”

    “飒飒,别过来,我不是故意的……”

    “飒飒,求求你,放过我……”

    午夜梦回,安亦舒嘴里经常情不自禁的喊出这个名字。

    佣人见她的情况不好,报告了安老爷子。

    安老爷子拧了眉头,看了眼安墨卿说:“知墨,不是让你开导亦舒吗?怎么他情况越来越差了?”

    “爷爷,亦舒她……或许对以前的事情有心结,对我不是很喜欢。”安墨卿垂眸回答。

    心结……

    安老爷子听到这句话,目光再也没从安墨卿的身上移开过。

    亦舒的心结,是当初景飒飒的死。

    景飒飒是景家的独女,景家在帝都也算是大家。

    飒飒生的貌美,性格又好,在当时风头不亚于现在的亦舒,甚至比亦舒的风采更甚。

    可偏偏这样近乎完美的飒飒喜欢上了安家的私生子,安墨卿。

    景家哪里舍得女儿受苦,在得知飒飒跟墨卿在一起后,曾和安家联合施压,想让飒飒离开墨卿。

    飒飒那么柔弱的女子,被逼到不得已的时候,也没妥协。

    在景家父母跟前,跪了三天三夜,求着父母点头同意。

    景家二老最后答应了这门亲事。

    飒飒嫁给了墨卿,简单的婚礼,只有景家的几位亲戚,因为景家顾忌着世交的颜面,景家的世交里,有位小子喜欢飒飒,喜欢的为她要死要活的。

    他们不能不顾及。

    飒飒不介意这些,哪怕嫁给墨卿,要顶着安家私生子妻子的名头,她也不介意。

    婚后,他自作主张,让墨卿和飒飒住进了安家。

    毕竟是安家的子孙,他不希望墨卿和飒飒流落在外。

    而墨卿和飒飒生活在安家,日子一直过的平平顺顺的。

    亦舒打小和飒飒走得近,嫁进安家后,和亦舒更是亲如姐妹。

    飒飒和墨卿结婚后一年,生下了妞妞。

    景家父母亲自上门,请求安家让安墨卿认祖归宗,给墨卿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顺带着,也别委屈了飒飒。

    那个时候,他点头应允,因为根据他观察,墨卿的确是个好人才,品行不错。

    墨卿认祖归宗的事情,原本定在妞妞满月宴的时候宣布。

    可他没想到,在举行之前,安家被查,他被秘密带走。

    困在监察局的时候,他以为安家要玩了。

    可没想到,最后安家度过了劫难。

    再出来的时候——

    他听说了飒飒的事情,是飒飒救了安家,也是墨卿救了安家。

    因为是墨卿把飒飒送到了吴家小子的床上,求吴家放过安家一马。

    可飒飒从回来的那天开始就疯了,墨卿把她关在了阁楼上,结果飒飒在暴雨夜,一把火烧了阁楼。

    四年半前安家的后院,阁楼都是连片,用数十年的老竹子做的。

    火一点,就燃了。

    大火连着烧了三天,把安家后宅所有的阁楼都烧毁了。

    飒飒临了连块骨头都没留下。

    发生了这件事后,墨卿抱着女儿,跪在他跟前, 承认是自己做错了事,让他帮忙瞒着安家,说飒飒是不小心碰倒了烛台,才被烧死的。

    这相当于承认,的确是他自己害了飒飒。

    他那时候,真想给墨卿一巴掌,让他滚出安家。/cent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