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宠婚撩人: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第526章 宁负天下人,不肯负她一人

时间:2017-10-20作者:苏果果

    换成其他人,他不会说一句话,成大事者必须有所牺牲。

    只要这个牺牲不是自己在乎的就成。

    可苏瑾年,是和他们一起长大的,是比映雪还亲近的人,洛琛真的忍心,把瑾年推出去吗?

    “我会尽力保住她,她若是知道了恨我,那就恨我吧,我这辈子,什么人都可以负,唯独不想负一个人。”

    慕洛琛神情淡淡地说道。

    容子澈听他这么说,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尽力保也就意味着——能保住就保住,不能保住就算了。

    容子澈想到这个,心头有些烦躁,但事情已经至此,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洛琛不可能再去找个人代替苏瑾年,就算找了,裴老爷子也不会相信。

    容子澈心烦了一会儿,想不到解决的办法,就没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换作他也会这么选择。

    在自己爱的人,还是一个故人身上做选择……

    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爱的人。

    容子澈拿起桌子上放的烟,然后抽出一支点燃,深深的吸了几口,淡蓝色的烟雾在房间里扩散开来,他有些看不清慕洛琛此刻的表情:“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苏家说,他们有办法,拖住裴家,让他们无法动手,我想配合这个时机,对裴家下手。”慕洛琛说。

    “嗯。”容子澈应了一声,说:“那我能做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做,我只需要你做一件事,替我照顾简汐。”

    “照顾她?”容子澈皱了眉头,满心的不悦,“阿琛,不是我不想照顾她,是她现在一直想方设法把如意从我身边夺走,我……”

    “子澈,难道你想就这么囚禁如意一辈子吗?”慕洛琛神色严峻的打断他的话说。

    容子澈闭了嘴,他当然不想,他想跟温如意好好过日子,想和她琴瑟和鸣。

    不到万不得已,他又怎么会走这一步。

    容子澈想到医生跟自己说的,温如意的身体在渐渐的变差,眉头皱的紧紧地,不停地闷声吸烟。

    慕洛琛静了片刻后,淡声开口说:“既然你不愿意,那就听我一句,放手吧。再这么下去,她会死在你手里的。”

    容子澈的脸色登时变得难堪,如果眼前的人不是慕洛琛,不是他一直尊敬的人,他的拳头会毫不犹豫的挥舞过去。

    容子澈极力压住心头的暴躁说:“我不会放手的!我也不会让她死的!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让我放手?”

    他不甘心,为什么自己做了那么多,他们都看不到!

    只说他会逼死她!

    容子澈胸腔里气血翻涌,拳头也紧紧地攥在了一起。

    “喜欢一个人,会想看着她开心,而不是占有。子澈,我喜欢简汐,我想让她过的好。”

    慕洛琛没再多说话,也不再看慕洛琛,端起桌子上已经冷掉的咖啡,不紧不慢的喝起来。

    苦涩冰冷的味道在味蕾上弥漫,他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容子澈浑身紧绷的坐在沙发上许久,一动也不动。

    最后,容子澈低低的呢喃:“哥,我不想放手,嫂子的事情,让我再想想。”

    “可以,我给你时间,不过留给我们的时间都不多了,希望你尽快给我答案。”

    他可以给容子澈时间,但裴锦德不会给。

    裴锦德不止会对付他,还会对付容家。

    若是容子澈不肯保护简汐,那只能他分人力去保护,那样的话,他也无法照全容家。

    这些两人都懂,他也不会拿到台面上说。

    房间里静悄悄的,没一丝声音,容子澈感觉自己胸口的那块石头越来越重,重的他快喘不过气来了……

    他真的不想放手,一点都不想……

    凌晨三点多,街道上静悄悄的。

    两道身影从酒吧里出来,分别上了车之后,往不同的方向行驶。

    而在两人离开后没多久,酒吧的前面一个人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拨了一通电话,对电话那边说:“慕洛琛刚见过了容子澈,但两人的谈话内容,暂时不知道。”

    话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车子行驶在路上,脑海里不停地回荡着慕洛琛说的那些话。

    容子澈感觉自己的脑子快要炸开了。

    脚下踩着油门,不停地加速。

    凌晨的街道上,没有几辆车,他的车几乎是飞驰在街道上。

    盲目了开了很久,停下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布满了汗水,大口喘息的看着前面。

    入目熟悉的情景,让他失去理智的脑子渐渐的清醒了。

    原来……

    不知不觉中,又开到了这里。

    容子澈神情怔怔的看着那栋不远处的别墅,只觉得心口被掏了一个大洞。

    他明白,洛琛跟自己说的那些话。

    喜欢一个人,会想看着她开心,而不是占有她,困着她。

    就像洛琛对叶简汐那样,他为了让叶简汐安然无恙的度过这次劫难,甚至愿意和别的女人结婚,背负一切误会,这才是真的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

    可是,只要想到要亲手放开如意的手,他的心就疼得厉害,像是被人硬生生的一块块的剜了肉一样。

    痛……

    只剩下了这个感觉,痛得不想再活下去。

    容子澈双手紧紧地握住方向盘,用力到手指发僵,也没有放开手。

    天边渐亮——

    容子澈才缓缓地放开手,打开车门走下去。

    院子里,早起的佣人见到他,恭敬地打招呼,可他却一点也没有看到似的,径自往楼上走。

    到了二楼,他走到温如意所在的房间前,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房间的门。

    里面整宿没睡的护士,注意到他,想要站起来打招呼,但在开口之前,就被他阻止了,“你们出去。”

    护士闻言,连忙退了出去。

    房间里没多会儿,只剩下两个人。

    容子澈走到床前,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目光痴痴的望着温如意,她还在睡觉,面上安静而祥和,不像是醒来时总是对他冷眼相对的模样。

    容子澈抬手,轻轻的抚摸上她的脸颊,指腹碰到到她的五官,像是对待一个易碎的珍宝一般。

    温如意睡眠很浅,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抚摸自己的脸颊,刚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睁开眼睛的刹那,映入眼帘的容子澈的面容,吓了她一跳。

    “你在干什么?”

    温如意惊吓之后,毫不客气的问。

    容子澈看着她戒备的目光,胸口钝疼钝疼的。

    “如意。”他忍不住叫了一声。

    温如意愣了一下,但很快皱了皱眉头。

    “如意,我好久没见你笑过了,其实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想,你的笑容可真好看。只是那个时候,我没觉察到自己的心……”容子澈说道这,顿了好久,才继续说:“如意,你能不能再对着我笑笑?只这一次好不好?”

    温如意没想到他会提出这个要求,一时反应不过来,但反应过来,别过了脑袋,不愿意再看他,更不肯给他一个笑容。

    容子澈见她这样,就知道她是拒绝了自己,心头的疼痛迅速的弥漫开来。

    他只是想看看她的笑容而已……

    心底疼,可容子澈面上半点也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了笑,伸手碰触到她的脸颊,强行在她脸上做出一个笑容:“呐,你看,这样笑起来,就好看了很多,你不笑的时候,虽然也很好看,可是笑起来,就像是阳光一样。”

    温如意有片刻的晃神,因为她很久没见到容子澈,这么正常的跟她说话了。

    每次他过来,不是坐在她身边,绷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就是反复的跟她说,他留着她是为了她好……

    “如意,真的不能留在我身边吗?我说过,不会在意你的过去,我只想和你好好的的。”

    容子澈的声音忽然在耳畔,温如意回过神来,抬眸对上他充满了希望的眼睛,动摇的心忽然兜头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不能动摇……

    真的动摇了,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温如意死死地掐住了手心,嘴角微微的扯出一个凉凉的笑容。

    可明明是没有丝毫温度的笑容,却让容子澈失了神。

    “容子澈,你可以再自作多情一些,我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把我困在这里,我有多恨你!”

    温如意只笑了几秒钟,唇瓣微张,极尽讽刺。

    容子澈的脸色瞬变。

    温如意抬手,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脸上,狠狠地拉下来,然后转身背对着他。

    容子澈看着她漠然的背影,心口的疼痛骤然达到了一个最高点。

    疼……

    真的好疼……

    温如意知道容子澈在背后看着她,她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蓦地响起声音。

    “如意……”

    容子澈的声音像是叹息一般,轻的几乎听不到。

    她只模糊的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之后再也听不到他说什么。

    等着她仔细去听的时候,容子澈却没再说了,而是转身走出了房间。

    咔嗒一声关门声响起,房间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温如意缓缓地起身,看向门口,那里已经没了容子澈的身影。

    她怔怔的看了许久,而后抬起手,摸向自己的脸,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这下,他应该是真的伤心了吧。/cent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