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你见过这样的村姑么 第三一四章 番外23

时间:2018-10-11作者:黑色幕帏

    因为巧娘接的活高级,赚的钱多,所以苏家对巧娘和苏妍还算可以,每天都可以吃的饱,巧娘是出自大户人家,对宅斗可是看的多了,不是那种无知的人。

    她跟苏氏和苏有宝就说过,家里的活她都做,但是不能虐待孩子,不然她什么活也不做,要么合离,要么休弃也不会呆在苏家。

    苏氏也是看在她绣活好的份上,对她和苏妍,也算是没给过难听话,苏有宝虽然没打骂过苏妍,但是也没对苏妍好好说话过,就这样平淡的过着日子。

    其实有时候我也不明白,可是那时候女人都是这样的认为的吧,明明自己有手艺,可以养活自己和孩子,可是偏偏要嫁什么男人,就为了户籍?

    嘿嘿,反正这个时候,苏妍还没穿过来,巧娘在的时候,苏妍还算是吃得饱,穿的暖,要不是巧娘意外死了,估计苏妍也不会穿过来吧。

    一连过了好几个月,巧娘的肚子也没有动静,巧娘自己不觉得有什么,怀孕也没有什么惊喜,这家人她压根没指望着什么,而这个男人,她也是失望的很。

    自私,小心眼,白捡了一个这么好的媳妇,也不知道对她好,只有他需要她的时候,才会扑上来,解决完,提起裤子就走人,该干什么干什么。

    所以巧娘也不盼着怀孕,反正现在有了户籍,最好休了她,然后带着孩子,两人在屋子随便花个钱租个空房子,就是搭个窝棚也是没问题。

    可是现在苏家人可不这么想,她的绣活那么好,几乎是三个嫂子赚的一倍还多,家里的钱大部分都是她赚来的,如今她养着一家人,怎么会放她走。

    要不是娶不起,没准早就急了,给苏有宝纳个小妾,谁叫他们家太穷,不过在知道巧娘好长时间没有身子的时候,他们的本面目就暴露了。

    什么不下蛋的鸡,什么狐狸精,明里暗里的指桑骂槐,而且三个嫂子也一起欺负她,指使她干这个活,干那个活,不过巧娘也有自己的应对。

    那就是绣活少接,每次交绣活回来,交的钱就比以前少,苏氏瞪着眼,“巧娘,以前可不是这么少的,说,是不是你藏了钱?”

    “娘,我怎么会藏钱,不信你可以搜,您也不看看,晚上不让点灯,白天这个嫂子让我干这个,那个嫂子让我干那个活,该我干的,我都干了,她们的活也让我干,我哪有时间做绣活,绣活少,自然银子就少,这还用问嘛?”

    气得苏氏,把三个儿媳妇喊到跟前,“你们三个臭不要脸的,自己做绣活赚那么点,还好意思叫巧娘干这个,干那个,从明天开始,谁要当误巧娘做绣活赚钱,看我们让我儿子休了你们”

    其实吧,她也想搓磨巧娘,可是巧娘有绣活这一手艺在身,她要搓磨巧娘,巧娘就让她搓磨,但是绣活就没钱可赚,两者你自己选。

    所以从巧娘嫁到苏家三年,也就是苏妍五岁,苏家四个兄弟媳妇,每人一天家务,一个月也就是六天的活,干完全是做绣活赚钱。

    男人则是打个零工,周围村子一到农闲,零工都不好找,而且价钱也低,竞争的太历害,好多人都找不到,也不会做生意,全靠女人做点绣活。

    象什么筐子,编了也不好卖,家家户户的爷们都会这一手,平时没事都是自家用。

    想学个手艺,谁都把手艺藏的死死的,即便花了钱也学不到什么真正的手艺,所以一到冬天,好多爷们都在家闲着了,没事喝喝酒,聊聊天的。

    巧娘带着苏妍,不让她做活,如果苏氏一为难苏妍,她就绣活少领,交的钱就少,而且冬天烧坑,苏氏要是一不让烧,她就自己捡柴,也不做绣活了。

    苏氏也拿她没办法,谁叫巧娘人家赚的钱多呢,看在钱的份上,也就忍了。

    巧娘这三年来对家人了解很深很深了,这一群烧不疼了不热的人,就好象一家人没有什么亲情,眼里只有钱,只有利益,谁干活多一点,就心里受不了,谁少干一点,都看在眼里,非要闹谁都不高兴。

    过年的时候,家里的孩子,连个压岁钱也没有,能吃上一顿肉都是不错的,也不知道这几个媳妇绣活赚的钱都去哪儿了,也没见他们买什么,就是愣没钱,家里的地也不少,打的粮食也够吃,可是钱去哪儿了?

    家里一个物件都没添置过,于是巧娘就长了一个心眼,平时偷偷多做一点活,她不在这个镇上,而是向相反的镇上接绣活,多接一点,交的时候还是以前那么多,多的那些,她都偷偷攒起来。

    妍儿就象她的孩子,她心疼她好吃的吃不上,于是有点钱就买些好吃的带回来,趁着没人的时候,让妍儿一个人在房里吃,她在门口绣活守着。

    而且攒的小银锭,她把主家给的玉佩和银子,缝到她的里衣,虽然不多,但是也是怕有个应急的时候。

    而苏妍从小就被巧娘教育的挺好,很少出去玩,做什么都在巧娘的身边,也没惹过事,巧娘护她也护得紧,总得来说,苏妍五岁之前,活的也不算差吧。

    直到这一天,轮到巧娘做家务了,大冬天,刚下了雪,她挑着两个木桶,去村中间的水井打水,脚一滑,掉了进去,说实话上天还是挺可怜她的,掉下去的时候,脑袋磕到井里的石头上,直接磕死了,没让她受罪。

    那天没人出来,没人看见她掉进去,不然就这样这么冷的天淹死在里面,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惨。

    要不然村长老魏也不会叫人把井水淘干了,死了人的井谁还敢去打水喝。

    而老苏家直接就用了一个破席子,连衣服都没给巧娘换,直接就找了一个荒地给埋了,自比苏妍的生活就一落千丈。

    说实话,让我写极品我还真写不出来,别看我看了不少,可就是写不出极品的狠,一个五岁多的孩子,在现代正是幼儿园的孩子,能做什么

    苏家赚不了那么多钱,跟一个小孩子身上撒什么气?从巧娘一走,苏妍就被赶到了厨房里,在柴火上睡,只有一条破被子,连个枕头也没有。

    每天小小的人儿,一听到他们起床,就要给他们倒夜桶,还要给他们打水洗脸,做饭的时候,还要变成专用的烧火丫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