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你见过这样的村姑么 第二三八章 画墓

时间:2018-08-23作者:黑色幕帏

    这个年,有了几个孩子,真是热闹起来,写对子,贴对联,包饺子,挂灯笼,家家户户都这样,过得好不热闹呀,三十晚上,吃了饭,还凑了两桌的麻将。

    大年初一,村里的老人,有的带着家属,有的带着厨娘,就来给他们拜年,这里也没啥亲戚朋友,拜了年,有的人就去外面赏雪,看梅花,有的人就在家里做着吃,有的在玩,而苏妍把他们打发去玩了,自己一个人躲在屋里,写着画着,计算着,修改着。

    叫她吃饭,她去吃了回来接着画,晚上金灿把她的图纸看了又看,这又象房子,又不象,这是啥玩意,上面还有好多的数字。

    直到过了五六天,几个成品的图出炉了,苏妍当着大家的面,把图纸给了大宝,“你是家里的老大,这事你来办吧,这是我画的墓图,我和你爹死后就住这样的墓穴就好”

    “娘,你这上面都写的啥?”

    “你拿去给工匠看,他们懂,那些是机关,当然,最后一道机关,在棺材上,谁动谁死”

    大宝把这几张图仔细的折好,放进怀里,“爹,娘,还有啥吩咐不?”

    “看好孩子,做个明君,别让百姓在百世后扒我们的坟就好”

    “孩儿明白”

    “行了,这破五也过了,你们都动身回去吧,我也没什么可交待给你们的,如果有事,我会派仔仔通知你们的”

    “是,爹,娘”

    三宝,大宝夫妻,在初八这一天,坐着马车离开了,走的时候,金灿拉着三宝的手,“孩子,别委屈自己,碰到合适的,就嫁了,只要他对你好,”

    “爹,放心,女儿不傻,也许这世上,有比找相公更重要的事情,嫁人不一定是女人的出路”

    “嗯,有事就来信啊?”

    走了,都走了,长寿村,就剩下二宝夫妻了,几个人把他们一直送到官道,才溜达的走回来。

    大宝这次路过三宝的地盘,得到娘的允许,他去梨花村,把他丈母娘接了出来,跟着一起回到了金国,为她颐养天年,天颖对苏妍和大宝感激不尽。

    随后天晴的娘,也被接到了长寿村,以后就跟他们一起生活,因为是跟着天晴他们住,所以苏妍两口,就不再过去吃饭了,让人做了饭,送到他们这儿就可以了。

    倒不是有别的想法,而是他们去了,天晴的母妃会不自在。

    一过了十五,苏妍和金灿,就经常出去,到外面看看有没有水晶之类的物件,都收回来,以前盗来的那些东西里面的水晶苏妍都让他留着呢。

    金灿还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但是很听话,攒好几箱子,还在继续收,终于有一天,金灿没憋住,晚上搂着苏妍,“媳妇,你跟我说说呗,你攒那些水晶有啥用?”

    “又好奇了是不?”

    “是啊,谁叫你总不哼不响的,”

    “明天,明天我先做个小个的,试试效果,让你看看”

    “嘿嘿,好,”

    第二天,起了床,苏妍伸了伸懒腰,刚要穿鞋,金灿就把鞋给他穿上,饭早就摆好,“媳妇,快吃,吃了你做,我收拾,要不要我给你打下手”

    “不用,你看着就好,我看你真是闲的难受”

    “是啊,闲得蛋疼,昨办,要不要你给我揉揉”,“滚蛋,老不正经”

    苏妍洗洗脸,刷刷牙,然后坐在桌子前,金灿忙给他盛饭,“来媳妇,吃,吃,我这心呀跟猫抓一样难受,昨天一晚上没睡好,做梦都是水晶”

    “瞧你那点出息,得亏三孩子没随你,一点也沉不住气”

    “我跟媳妇较啥劲,沉不住就是沉不住,谁还能说啥”,说着呼噜噜的赶紧吃完一碗,也不吃别的了,这是在等她,巴巴的望着她。

    气的苏妍也只喝了一碗,他把东西都收拾走,把桌子收拾干净,“就在这儿吧?这敞亮”

    苏妍一挥手,桌了出现了一小堆的水晶,只见她双手一托,这一小堆水晶浮在了半空,一眨眼水晶好象变成了粉尘一样,一粒一粒小颗粒晶体,透明的,浮在半空。

    也不知道苏妍怎么弄的,很快小颗粒就聚在一起,慢慢的成了一个透明的,小小的水晶棺材。

    有一只手那么大小,“媳妇,你原来用水晶做这个啊,”

    “是啊,怎么了,这多好,透明的,以后咱俩躺里面,不用掀棺材盖就看得到了”

    金灿咧着嘴,一副苦笑的样子,“媳妇,咱俩身子骨这么硬骨,就早早准备这个啊?”

    “啊,你以为这水晶好找啊,想凑齐咱俩的同棺,那得多少水晶,得慢慢攒着”

    “那你现在做这个干啥”

    “留着啊,多好看,棺材,棺材,关起门来发财,嘻嘻”

    金灿有些泄气的坐下来,双手托着下巴,看着苏妍用一个小刻刀在棺材上刻着啥,就问了“媳妇你还打算给它穿花衣啊?”

    “懂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这可是有大用处呢”

    “切,就会卖关子,让我心里难受”

    “得得得,我跟你说,你可别难受了,我还巴望你多活几年,我这刻的叫符纹,作用一呢,就是保鲜,作用二呢,就是只要用不合理的手段打开棺盖,就会暴炸,靠近的人会全部嘎屁着凉”

    “哇塞,这么牛叉啊?”

    “那是,也不看看你媳妇我是谁,到时候谁敢去盗墓,想毁棺的,都会被暴个稀碎”

    “那咱俩不也成了稀碎了”

    “必须的,和敌人同归于尽,嘎嘎”

    金灿忧怨的小眼神,一眨一眨的看着那个小棺材,“一会儿找啥试?”

    “弄条小死鱼进去就行了,等我刻好,把鱼放进去,盖上盖儿,先看看这保鲜的功能”

    “媳妇,我昨觉得到时候,咱俩不象人了,象吃食了,还保鲜呢”

    “你要这么说,我也没意见”金灿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出胃里一阵翻腾,赶紧跑了出去,哇哇的吐起来,直吐的一个天昏地暗才回来。

    “媳妇,你能不能把这保鲜两个字,改成防腐?”

    “行,防腐,行了吧”

    “呜呜呜呜,看来我今天一天吃不下去饭了,尤其是肉,想起来我就想吐,”

    “德行,一会儿不放小鱼了,我放进去几瓣桔子总行了吧,等过了一段,要是出来还是原样的,就成功了”

    “看来以后这桔子我也要戒了,苍天啊,大地啊,你就是这样来惩罚我的胃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