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一百一十章 镇出喷泉景致

时间:2018-08-02作者:步千川

    枪法枪术和枪技是三种不同的概念。

    枪法即枪的用法,囊括了枪术和枪技,枪术是偏向套路的招式招数,枪技则类似于游戏的技能。

    具体到《魔龙伏仙录》,整册《魔龙伏仙录》就是枪法的合集,这种一出便有龙显的攻击手段就是枪技,而在尚未修成或者说用以修成的手法练法就是枪术了。

    陆苏安之前是只有浏览《魔龙伏仙录》,可他当过解码器,帮着长生宝鉴将《魔龙伏仙录》的文字和图案变成游动的蝌蚪和舞动的小人,而后被长生宝鉴得去。

    风过都还留声,雁过都还留痕,游动的蝌蚪和舞动的小人有从陆苏安的脑海里过一道,岂有不留痕迹的道理?

    留有了痕迹,陆苏安再恰逢其会,自然就能有所感悟。

    饿龙欺仙?《魔龙伏仙录》的一十七式枪技没有这么一式,贵人说的也并非陆苏安此刻渐成的枪技的名字。

    “魔龙镇山?”

    四零也没有走远,或者说本已走远的他和桃化李发现贵人的将至,又折返回来的到了余叨家的附近。

    “昨天是,今日是,一天一式?他是妖孽吧!”

    四零不怎么喜欢陆苏安,因为陆苏安不太守规矩,守无仙国的规矩。

    别看四零坑死了雾凝松,实际上若非受规矩的困扰,雾凝松早就被四零弄死了,不止是雾凝松,雾凝松的亲爹雾禅渊,那个相当麻烦的人物,若非有着规矩的困扰,四零早就想方设法的将之搞死了。

    桃化李也是守规矩的人,但他不会被规矩困扰,否则也拍不出“谢佑方!为什么!”那等一个极易招致玄甲军的万劫不复的视频。

    “他可不是妖孽,他是人,七情六欲都有的人。”桃化李是仔细分析过陆苏安的,“他贪财,收走顾白之的绣春刀,搜刮乘渊宗的黄金,都是他贪财的证据。”

    “他好色,但不视色如命,应该说,能引得他心动的女人,他能展开追求攻势,就拿慕容王氏来说,若非他被慕容王氏安上了‘老爹’的名头,保不准他会每天向慕容王氏送花。”

    “慕容凤姑而今也不差,头发染黑,化下妆,相信说她是慕容王氏的姐姐都有人信以为真,他的年纪不小,与慕容凤姑是绝配,娶了慕容凤姑也一点不吃亏,可是碍于当初与慕容王氏之间的误会,他是不会和慕容凤姑在一起的。”

    “他有口腹之欲,这没什么好说的,他有脾气,会生气会愤怒,这事你我的感受颇深,而后……他有野心,光耀宝镜门的门楣,就是他的野心。”桃化李总结说道:“他是人,与普遍大众差别不大的人,至于一天一式《魔龙伏仙录》……”

    桃化李笑着问道:“如果神将大人一开始修的是枪而非刀,你说说五十多年前他老人家的闭关会不会一天学会一式《魔龙伏仙录》?”

    承禹之是天才,全能型的那种,可他也有侧重,侧重之处就是刀道一途,然而即使有着如此侧重,《魔龙伏仙录》依旧被他学去了四式枪技。

    “当年我还没有出生,不清楚当年神将大人的闭关的具体情况,但你应当比较清楚。”桃化李笑着再问道:“我就问你,神将大人是只能学会四式,还是只学了四式?”

    四零回想当年种种,说道:“时间不够,他只来得及学了四式就开赴战场了。”

    “也就是说,当年留给神将大人的时间多些,神将大人学会一十七式《魔龙伏仙录》也并非难事。”桃化李笑容之中带有崇敬钦佩,“据我说知,神将大人在学《魔龙伏仙录》之前从未碰过长枪,他老人家就是从零开始的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就学会了四式我们无仙国最为顶尖的枪技。”

    “陆苏安呢?据昨日在场的几位枪棍大家说,陆苏安在棍术一道的造诣堪称登峰造极,枪棍两道在很多地方是相通的,陆苏安棍道造诣高,枪道的起点就高,而且你别忘了,他昨晚当真将一个灵智如同小孩子的精怪教来能画一品灵符了!”

    “学而优则教,他的教授水平高到那等令人恐惧的程度,学习能力自当可怕之极,加上他的枪道起点又高,一天一式《魔龙伏仙录》,在我看来……”桃化李语气加重,“实属正常之事!”

    桃化李加重语气是有原因的,原因就在于四零对陆苏安的看法和利用之法的不妥帖。

    “他是骄傲的,他也有骄傲的资格,骄傲的人最是厌恶被人当做工具利用,而你的做法正是将他当成工具利用,试问,人家凭什么不生气?再者,我听得出他的威胁并非威胁那么简单,是他真敢那样去做。”

    四零不服气:“你都说他骄傲了,怎么可能投靠别人?哪怕那个人是雾禅渊!”

    桃化李叹道:“当然不可能投靠,雾禅渊也不配令他投靠,但他可以支持雾禅渊啊!甚至他都不需要支持雾禅渊,随随便便找个皇族或者皇亲做那支持,凭他的人脉关系和教授水平,也能将那人推上君主宝座。”

    四零已有所悟,问道:“所以国师派你来请他到国师府做客?”

    桃化李叹了叹气:“其实我也想拿他当棋子用的,不过师尊明显比你我看得远看得深,才有了请他做客的做法。”

    棋子也是工具,只是稍显文雅一些。

    陆苏安当然是骄傲的。

    是身为地球人的骄傲,是身为华夏人的骄傲,是身为身穿者的骄傲。

    如斯骄傲的加身,陆苏安哪有可能心甘情愿的做别人棋盘上的棋子?没有直接朝四零动手,也是看在同为来自地球那边的身穿者的无仙国的开国君主的面子的份上。

    而就教授水平和学习能力上头的骄傲,陆苏安真还没有什么好骄傲的,不外乎长生宝鉴夺他的寿命的交换之物,平常心对待即可。

    这招,陆苏安没法以平常心对待,因为那招一成,必定造成余叨家的破坏殆尽,连带着所在的锦山街也得狼藉一片。

    就此收招是不可能收招的,感悟这类东东,若是不一鼓作气的领悟透彻,过时可不候。

    事后再想重现,必定艰难。

    陆苏安就得寻个宽阔且无人的地界把渐成的彻底完成,且去到那处地界的路途之中,他还不能中断耍枪。

    这就有难度了。

    陆苏安又不会飞,身裹大雁的飞法或者脚踩龙首的飞法在此刻用不了也不能用。

    二白?二白的云纹袋倒是还在,可极具个性的二白回了王慕容那边就不愿再归入云纹袋里。

    知道二白的未归的人不多,贵人属于不知道的人,四零和桃化李同样不知,相反他们都是见到了陆苏安腰间的云纹袋的人,又是知晓筋斗蚊能在无仙国范围飞行的人,他们就不晓得此时此刻陆苏安是何等的焦急。

    祝莫忧是知道的,陆苏安耍枪耍出的动静又有惊动他,也起焦急的他抓住王慕容的衣领,一提再提,嗯~,王慕容太重,提不动~~!

    祝莫忧就抓着厉声说:“你又用不上二白,留着做什么?!”

    其实也不是王慕容要留,是二白不想换主人。

    王慕容是蛊人,视蛊虫为友,也不好强求二白,可就现在的情况,不好强求也得强求。

    二白没有去,或者说在它被强行要求的时候,老白已经音爆一起的赶去了陆苏安那边。

    老白是慕容凤姑的那只筋斗蚊,大白和二白是它的后代。

    小九花被慕容凤姑他们当成家人,她在慕容家的所有蛊虫里头地位就最高,老白都受她的管教,遑论二白?

    “小二,你完了,你完了知不知道!”小九花长矛舞花,“那可是《魔龙伏仙录》,我的矛法都是偷学于它,我还准备找个机会向他借阅,结果你个灰小二在该出动的时候不在他的身边,你摆明了坏我好事!”

    小九花舞花的长矛是在剥离二白凝结的筋斗云,以显出二白的蚊身,进而好做惩治。

    二白瑟瑟发抖,可怜之极。

    公园才可怜!

    昨天才被陆苏安和余叨犁了一遍,今天又遭陆苏安的毒手。

    老白的速度够快,但再快也过去迟了点,陆苏安已到枪技将成的关键时刻,老白只能把他载到最近的宽阔无人之地,也就是那个可怜的公园。

    于是……

    “魔龙镇山!”

    体长四十五丈的魔龙凝显,稍作盘曲的似若化为镇山魔印,当空镇下,轰轰轰轰,公园的中心位置的大片范围的地面层层下沉,一沉再沉,竟成深坑!

    陆苏安适时收招,魔龙散去,镇山魔印崩溃,深坑忽震忽抖,嘭嗡声响,一股桶粗喷泉自坑底喷涌而出,喷出地面数丈之高。

    喷泉不可能一直有数丈高,随着水压的递减,喷泉高度下落,待深坑被泉水填满并有哗啦啦的溢出之时,喷泉仅存离地面半丈即一米五左右的高度,且保持这般高度不再降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