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一百零四章 为何不去问江波?

时间:2018-07-30作者:步千川

    在东方神话当中,鲛人流下的眼泪就是一颗颗的珍珠。

    在西方神话里头,类似鲛人的美人鱼的眼泪也是美轮美奂的珍珠。

    无论鲛人还是美人鱼,那都是歌声能引人迷失,容貌能引人犯罪的存在。

    银当老板的声音粗犷,偏生要捏着嗓子学姑娘家说话,引不了旁人的迷失,只能引得旁人想要打人。

    银当老板的容貌~~,说句实话,也能引人犯罪,是引得旁人忍不住的踩死他而犯罪杀人之罪。

    而后银当老板的眼泪是白银珠子,很圆很饱满的那种……

    陆苏安没去接过白银珠子,上下打量银当老板,忍住反胃恶心,问道:“你是异种鲛人?”

    异种鲛人即变异了的鲛人,即从眼泪是为珍珠的鲛人变异成了眼泪是为银珠的鲛人。

    银当老板轻捻丝巾,掩嘴偷笑,说道:“老伙计,难以想象你的思维的广阔,我发誓,鲛人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的物种,我喜欢他们,就像隔壁大婶的鹦鹉喜欢花裙子的小姑娘,我喜欢鲛人,但是非常的可惜,老伙计,真的非常的可惜,我不是你认为的鲛人,虽然我也想我是一个鲛人,但是我真的不是鲛人。”

    不是鲛人吗?陆苏安暗自松了一口气,真若银当老板是个鲛人,无疑就狠狠的打击了“鲛人”一词在他心目中的“美人鱼”印象。

    不过即便不是鲛人,银当老板也绝对不是普通人。

    陆苏安想到了四零,眉头一扬:“你是白银成妖?”

    银当老板甩了甩捻着的丝巾:“老伙计,你猜错了,我可以肯定你猜错了!我不是成了妖的白银,我是……噢!老伙计,我不想骗你,君主在上,我真的不想说谎话骗你,所以老伙计,请你用你那颗宽容的心宽恕我,我不能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你。”

    “噢!该死!老伙计,请原谅我的自私,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我不能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却想要要求你为我隐瞒真相,我是罪人,我应该受到惩罚,老伙计,你打我吧!用你能打死山上最凶猛的老虎的拳头用力的打我吧!”

    陆苏安并非必须要知道银当老板的真实身份,而他也懂银当老板想要他隐瞒的真相是什么。

    一滴眼泪就是一颗白银珠子,不出意外,那颗白银珠子还是珍贵罕见且值钱的类型,如若此事泄露出去,银当老板必定麻烦缠身,再难待在白银当铺扮女装大佬。

    而打人什么的,陆苏安怕脏了自己的拳头,下不了手,倒是踩几脚的打法,他想尝试尝试。

    然后银当老板的人格又变了。

    “官人,奴家的眼泪是九转秘银,是奴家所知的最好的几种白银之一,您的飞剑应该会喜欢的。”

    陆苏安知道秘银,也懂得九转,可这九转秘银,组合起来怎么听怎么觉着奇怪。

    除开奇怪,一点灵光有现。

    四零说过的话语里有“元素一系的势力”,其中的“元素”,应当是与阴阳五行有所差别的“风火水土光暗雷”的魔法元素。

    秘银这种事物,一向也是出现在以那样的魔法元素为主调的故事之中。

    然则那般的故事多是西方的故事,“九转秘银”的“九转”却是道家术语,是典型的东方特色故事时常带有的……

    陆苏安就凝起了眉头,就出言问道:“你是修真的魔法师?”

    这边的世界是仙侠世界,仙侠才是主流,元素一系即魔法一系想来归属旁支,而且银当老板都说“九转”了,想来也转道走上了修真旅途。

    银当老板很是惊讶,惊讶得大张着血盆大口。

    陆苏安瞧他的惊讶就知道猜对了,好奇问道:“你是几级魔法师?初级、中级还是高级魔法师?亦或者……你已经是顶层次的魔导师了?”

    银当老板的惊讶转为惊喜,惊喜的道:“官人,您去过奴家的家乡对不对?您有没有在奴家的家乡买些土特产,如果有,奴家愿意拿任何东西与您换!”

    银当老板是个久离家乡的人,也是一个再不能归乡的人,他想念家乡,无比的想。

    陆苏安未曾去过银当老板的家乡,便没有他的家乡的土特产。

    “这样啊!”银当老板很是失落,却谈不上失望。

    陆苏安却有点失望,因为九转秘银这等宝贝,破字小剑依旧不存分毫兴趣。

    破字小剑具备一定的灵性,它何尝不失望?受此失望所扰,嗡嗡嗡嗡,破字小剑破空而去,破墙而入,自行杀进了白银当铺的后宅。

    陆苏安嘴角几抽,银当老板一脸恍然。

    “原来如此!”银当老板总算是知道破字小剑需要的白银是何种白银了,伤心欲泣的道:“官人,您的飞剑讨厌奴家,但凡奴家做过加工的白银,它都不喜欢。”

    银当老板的后宅就有不曾经过他的加工的白银,那种白银杂质颇多,品相不好,尚属原材料,不能被拿来当成货品卖给客人。

    陆苏安倒不认为是加工不加工,讨厌不讨厌的关系。

    他在乘渊宗的外门之地搜刮的金器可都是加工过后的物品,且与银当老板仅是外貌的惹人恶心相比,乘渊宗那么一个丧尽天良的地方更惹人厌恶。

    “我想是你的加工手法的问题。”陆苏安由结果分析原因,“你是魔法师,淬炼提纯白银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会用上魔法手段,我的飞剑却是纯粹的修真之物,不喜欢沾有魔法气息的白银,我觉得非常正常。”

    魔法体系和修真体系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体系,体系都不同了,彼此之间自然就有某种隔阂。

    银当老板恍然大悟,赞叹说道:“官人,您好聪明,奴家从未见过如此聪明绝顶之人!”

    赞叹完了是娇羞,陆苏安见着直起鸡皮疙瘩,当即抽身:“我进去看看,免得你的后宅被我的飞剑搞得一团糟。”

    一团糟倒不至于,银晃晃的刺眼睛倒是有点。

    高纯度的银矿,各式造型的银疙瘩,还有大小不一的银锭、银币。

    银当老板的后宅堪称是白银的世界!

    破字小剑竖插在一堆银疙瘩上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吞噬着变化着。

    吞噬的是纯度相对最高的银疙瘩,变化的是剑刃的刃锋。

    破字小剑的剑刃原先是锈迹斑斑的模样,刃锋虽说依旧锋利,缺少了森白的寒意,而今刃锋蜕去锈迹斑斑,改为惶惶银光的样子,更显锋利锋锐,也确实比起之前更加的锋利锋锐。

    “这样的它应该能毁四个零的飞刀了吧?”

    假货四零的飞刀是被炸毁的,加加,三者叠加才将之炸毁。

    破字小剑的剑刃即使更加的锋利锋锐了,陆苏安也不能确定凭它即能毁掉原版四零的飞刀。

    陆苏安就有那么一个片刻的后悔,后悔把温养破字小剑的“破铁”送给了余叨。

    散去后悔过后,陆苏安关注破字小剑本身。

    “剑锷得了黄金,它的速度提高了,剑刃得了白银,它变锋利了,剑身的红纹得了红铜又该是带来它的什么变化呢?还有黑色的剑柄~~。”

    破字小剑的黑色剑柄是最初是什么样现在就是什么样,没有因为离开了温养的破铁就变得锈迹斑斑,但是没有变得锈迹斑斑,不代表它不需要提升。

    “剑柄是黑色,黑色的金属难道是黑铁?”

    金银铜铁,黄金和白银都做了确定,红铜也大致做了断定,铁的话……

    “纯铁貌似是白色的,黑铁~,黑色的铁是铁粉好不!”

    破字小剑的剑柄需要的黑色金属是否是黑色的铁粉,试验之后就知道了。

    彩凤裁缝店那里,慕容凤姑和王慕容也在做着试验。

    雷浣布太过少见少有,他们母子俩哪怕裁缝手艺已夺天工,也不敢直接的拿雷浣布开裁,他们就拿的普通的布料裁剪缝纫的先做几套大熊猫式样的布偶装练手。

    “黑色的四肢,黑色的耳朵和黑色的眼圈,大体上是这样,可是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练手的布偶装均有塞满了棉花,填充起来,圆滚滚的,可掬憨态已有展现,但确如王慕容所说,如斯几个大熊猫布偶,越看越觉得是少了点东西,以致给人距离完美有差好几分的感觉。

    “还有那个棉花团子穿上它和脱下它的方式,我们也得想个妥帖的办法,反正用拉链是不成的,因为那样有损雷浣布的隔电效果。”

    一人计短,三人计长,慕容凤姑和王慕容他们母子就和也在彩凤裁缝店帮忙的祝莫忧和老张叔商量。

    老张叔是花豹成妖,祝莫忧是二哈成妖,都是有爪子的生物,他们是在设计安装在布偶装上的爪子。

    其实彩凤裁缝店还有其他几个人,如炼器大师,如傀儡大师,总之都是在各自的领域拔尖的他们虽然是来帮忙的,却一个二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可自拔。

    他们里边有人被慕容凤姑那边的商量声音吵醒,诧异说道:“你们为何不去问江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