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一百零三章 白银当铺的奇葩老板

时间:2018-07-30作者:步千川

    世上之事,从来就是有了你知我知就会有第三人的知晓。

    断虎伙同四零试探陆苏安的事情,看似保密,实则知晓的人不少,慕容王氏就属于知晓之人。

    有了知晓,又看出断虎的骨头是被长枪这类兵器挑断的,哪还给他好过?借着检查伤势的时机,就让他吃尽了苦头,受尽了折磨。

    老规矩,是慕容王氏的蛊虫在做各种折磨,如斯折磨方式是肉眼看不见的,就没有看头,陆苏安就没有兴趣在旁观看。

    陆苏安去了锦山街的隔壁街望隆街,找祝莫忧所说的那间“银当”换取白银和红铜。

    “话说,银当里边可以换红铜吧?”

    陆苏安也不清楚,但白银肯定是能换到的,毕竟人家的店名就叫“白银当铺”。

    “不过这真是当铺?”

    白银当铺的招牌花里胡哨,当铺外的装饰过分鲜艳,一股刺鼻的脂粉香气还直从当铺大门的花格往外冲……

    “不会吧~~?”

    挂羊头卖狗肉,写“当铺”店名做红灯生意?陆苏安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和双腿,拉开门,迈进去。

    陆苏安绝对不是想要见识见识仙侠世界的活色生香的意思,他就是单纯的想要为破字小剑换点白银和红铜。

    破字小剑的威力不低,速度不慢,在紫焰方柱之中能够挡下假货四零的飞刀。

    假货四零相当于是四零的分身,他的飞刀与四零的飞刀就有着威力上和速度上的差别,破字小剑能够挡下假货四零的飞刀,还是一剑挡十数刀的挡法,可是只能挡,不能毁,且若对上的原版,破字小剑能否挡住是个问题。

    陆苏安就需要提升破字小剑的品质,而以他的猜测,破字小剑是能通过吞噬黄金、白银和红铜进行品质的提升的。

    黄金太贵,再者陆苏安在乘渊宗的外门之地搜刮的黄金器皿全部都被破字小剑吞噬了,陆苏安就暂时不换黄金。

    白银,白日宣……

    “呕!”

    陆苏安以为又香又艳的白银当铺是挂头卖肉的地方,实际上真还不是,即便白银当铺的内里装潢满满的粉色调,满满的旖旎感。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白银当铺的老板的爱好。

    一个胡茬都没刮干净的大叔抹粉涂唇,衣着镂空,胸毛腿毛不要太显眼。

    “嘿!老伙计,真是难以置信,怪不得隔壁的大婶的鹦鹉笑了一晚上,哦!我的君主,我以他的名义发誓,我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帅的老伙计。”

    “老伙计,你的造访,可以想象我有多激动吗?噗通噗通,噢!这情况非常不好,我感觉我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我的意思是,该死的心脏跳得太快,我快承受不住了。”

    浓浓的翻译腔不算什么,引得陆苏安干呕恶心的是银当老板的大手捏着的兰花指和倒了一整瓶的香水,以及浓妆艳抹的胡渣脸。

    银当老板不知自己的恶心,见着陆苏安犯着恶心,上前就要搀扶。

    陆苏安急忙厉声:“停!站住!不许碰我!”

    银当老板正大光明的“偷偷”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说道:“老伙计,你怎么能像土拨鼠那样吼我?你不该这样的,你这样太不礼貌了,隔壁大婶的鹦鹉都知道问好,你……噢!我的君主,看我都说了些什么?老伙计是客人,我不应该骂客人,我有错,我想我应该安静一下。”

    银当老板转身没去休息,转身是如同转换人格,待他转回身时,似若变了一个人。

    “哟!官人,您怎么才来啊?奴家都等了你好几天了。”

    “……”

    陆苏安是觉着头皮发麻,因为银当老板再变也依旧是胡渣大叔装婀娜姑娘。

    “你又长得不秀气,扮什么女装大佬?”陆苏安直截了当:“我要换大量的白银和红铜,黄金要是便宜,我也要换些!”

    银当老板嘤嘤欲哭,不搭话,就知做抹泪动作。

    陆苏安狠狠的抓了抓脑袋,冷声说道:“我数三声,有就换,没有我就走!”

    “一!”

    “一”字刚落,银当老板就抽泣着的说道:“官人,奴家开的是白银当铺,只有白银,没有红铜和黄金……”

    “只有白银也将就。”陆苏安摸出一堆玉盒,说道:“你估算估算,看看它们能换多少白银。”

    玉盒是从那伙恶徒的冰箱里找见的玉盒,总共一十三个,陆苏安一次性的拿了十个出来。

    谈生意的时候,银当老板终于正常了些,他捧起一个玉盒,做了成色的判定,说道:“官人,玉是封灵玄玉,品级三品,玉盒的雕琢手艺虽显粗糙,却未损及封灵属性,是装一二品的灵物的上好容器,一个玉盒~~,一个玉盒奴家也不知道能换多少白银……”

    陆苏安眉头一皱:“啥子意思?你可是开当铺的!你开着当铺都不知道它能换多少白银,你骗谁呢?”

    银当老板抿嘴委屈:“官人,白银有上百种,您又不说是要换哪一种,奴家如何知道能换多少?”

    也就对了!如果白银当铺当真只能换取一种白银,生意自然是好不了的,可若白银的品种极多,情况就不一样了。

    别的不说,修士这个消费群体便能为白银当铺带来不少的生意。

    无仙国是凡人的国度,但是八千多年以来是有着很多的修士来到无仙国的,修士的到来,虽说一下就陷入了“十法九难施”和各处均有毒电的困境,却也不要忘了,连冰制冰箱都能被修士想出来,还有什么东西是修士想象不到的呢?

    因而某些携有的毒电太多的工具或者日用物品,是有修士以仙侠风格做仿制的,即当成法宝一般的炼制,而有那样的炼制,各种材料的需求就少不了,其中想来就有各种白银的需求。

    白银也确确实实有很多很多种,因为白银的“白”形容的是颜色,“白银”二字就可以理解为白色的银子。

    能被乘渊宗随意摆在外门之地的金器当然是普通黄金制作的器皿,与那样的黄金相匹配的白银自然就是普通的白银。

    “普通的那种?”

    “嗯!应该是普通的那种。”

    “官人确定吗?”

    “这个……”陆苏安真不能确定,就说道:“你先拿点普通的出来,我试试看。”

    陆苏安是客人,客人的要求,银当老板自当要做满足,转身就去了隔壁间,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用着一个托盘托着几锭银锭走回来。

    “老伙计,你确定是普通的白银?我……”

    银当老板的人格又变了,翻译腔又回到了他的嘴上,陆苏安自动将之屏蔽,拿过一锭银锭丢进乾坤袋里,丢到破字小剑的旁边,暗中做着观察。

    破字小剑对那锭银锭毫无兴致,陆苏安撤走观察,等了几分钟重新去看,也确认它的确毫无兴致。

    “这是怎么一回事?莫非是我猜测了?”

    陆苏安皱眉几想,想不通,便只有反复尝试。

    “老板,能不能把你店里的所有种类的白银每一种都拿出一点点?”

    “噢!我的天,老伙计,你这是要累死我?我以君主的名义发誓,你是我见过最没有主见的客人,噢!对不起,老伙计,我不是这个意思!”银当老板欲哭无泪,捻着丝巾轻丢,“我的意思是,老伙计能不能告诉我你要的白银是做什么用,我是个天才,只要你真诚的跟我说,我一定认真的帮你想,而且我以我的人格发誓,我绝对不会泄露半个字。”

    “还人格?”陆苏安撇嘴说道:“你丫至少两重人格!”

    说是这样说,陆苏安还是将破字小剑拿了出来,还把破字小剑通过吞噬金器使得剑锷变得金灿灿的变化说了。

    陆苏安之所以拿也之所以说,并非他信任银当老板,而是他有自信在无仙国的范围保住破字小剑。

    出了无仙国的范围,破字小剑驾驭随心,更不好抢。

    银当老板也是眼力惊人之辈,只一眼就瞧出破字小剑与斩舰刀的相似。

    “老伙计,原来你真的是玉面神将的师弟,君主在上,你们的师父太厉害了,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能将斩舰刀的手段完美的用到法宝上的人,看在你们的师父的份上,我决定了,尝试耗费的白银,我全部免费。”

    白银当铺的白银种类拢共有一百八十七种,每一种都是一锭,就是随着价值的提升,相应的银锭在变小,最为珍贵的那种白银,其银锭与其说是锭,不如说是砂,是一颗砂砾的大小。

    饶是如此,它们的全部免费也是银当老板的大放血。

    奈何……银当老板大放了血,陆苏安手里的破字小剑不去接住。

    “居然都不是?”陆苏安苦笑一叹:“看来我是真猜错了。”

    银当老板不解问道:“老伙计,你的师父没有告诉你用哪种白银?”

    陆苏安摇头轻叹:“他送我走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这柄飞剑。”

    银当老板抹了一滴眼泪,说道:“噢!老伙计,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师父的事,我还以为你师父还活……噢!该死!君主啊!我不该提及你的师父,请你原谅我的鲁莽,请你一定收下我的眼泪。”

    银当老板递出了他刚刚抹下的一滴眼泪,银晃晃,圆滚滚,赫然是一颗白银珠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