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九十八章 一箭四雕,好箭法!

时间:2018-07-30作者:步千川

    丰裕镇外的良田佳土和果园竹林有着一个相同的地方,那就是面积够大,动辄就是以公顷为单位计算。

    一公顷是多大?是一万平方米,也就是长一百米宽一百米的地界的面积。

    那处果园的尽毁给人带来的震撼就相当的浓郁,在兼职护卫的随从的保护之下依然因遭受波及而灰头土脸的雾凝松则在满心震撼的同时,第一次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死亡的恐惧。

    雾凝裳也没能逃脱灰头土脸的模样,震撼也有袭上她的心头,但她没有恐惧,有着的是似若霓虹般的眸中异彩。

    陆苏安呆立着,呆望着,脸上的厌恶是那么的清晰。

    他厌恶蘑菇云,因为在地球那边,正是一朵又一朵的蘑菇云毁掉了一切的一切。

    他厌恶弄出蘑菇云的自己,因为简简单单的恨屋及乌。

    他厌恶承禹之、四零和雾凝裳等人,因为是他们一点一点逼着自己弄出了蘑菇云。

    他厌恶战争,厌恶尔虞我诈,厌恶争权夺利,厌恶这种那种各种各种!

    厌恶的情绪来得突然,也来得十分了然。

    锦山街街上氛围的和谐,人们的和谐,凡人与修士、人类与妖类的共同生活的和谐,是见识过了核平过后的崩坏世界的陆苏安喜欢的。

    可是现在的他越来越远离那些和谐,被卷入了污浊肮脏的烂泥泥潭,且他卷入越深越能瞧出那些和谐底下的丑陋丑恶,这叫他如何能不起厌恶?

    而后陆苏安见到了更令他厌恶的地方。

    ……

    四零是无仙国的大人物,即便是身在暗处,盯着他的人想必也非常之多。

    陆苏安是新窜起来的名人,而且除开名人身份,还有着承禹之的师弟和游妮旎的师叔这么两个足以引人关注的身份,因而暗中盯着他的人自然也不会少。

    但是四零邀见陆苏安的事相信知道的人绝对不会多,而陆苏安出手将四零所变的金属集装箱点金变成黄金集装箱的突发事件,更是无数人根本预料不到的。

    当然了,这里是无仙国,无仙国归属在仙侠世界,说不定真有那种预知未来乃至推算未来的人,可是那种人放在任何地方都是顶尖或者辅佐顶尖之人的存在,想来不会把目光投到陆苏安这般一个新来之人的身上。

    再者即便有着那样的人间目光投在陆苏安的身上,那样的人辅佐的对象也不可能是雾凝松这个很蠢的蠢货。

    既然如此,借叛军之手埋伏四零的做法只怕是临时起意,既是临时起意,被四零以飞刀诛杀击杀的叛军就应当是仓促之间埋伏于此。

    然而事实呢?陆苏安看得清楚,先前埋伏在果园的叛军的埋伏是符合伏击手册的,即他们的埋伏看似时间仓促,诸多的布置和准备却做得妥帖。

    这就非常的矛盾了。

    试想啊!仓促之间做的埋伏,即便手法娴熟,刨除赶路过来的时间,留给他们布置和准备的时间短得可怜。

    除非他们早就在此做好了埋伏,不过原先是想埋伏其他人,因为突发的点金事件临时改成了埋伏四零,亦或者……他们不需要在赶路上耗费时间,也就是此地就有他们的叛军基地。

    事实是第二种。

    ……

    核弹爆炸产生的蘑菇云都有消散的时候,陆苏安弄出的爆炸产生的蘑菇云自然也会消散。

    蘑菇云消散了,爆炸的威力造成的破坏是消散不了的,摆在那里,留在那里,震慑人心,暴露秘密。

    秘密就是藏在果园地下的叛军基地,它被仿佛核弹爆炸的爆炸掀去了遮盖和遮掩,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在陆苏安的双目之中。

    “这才是他们想要的,这才是他们的目的啊!”

    任何国度,任何朝代,剿灭叛军都是大功一件,而今叛军的基地都有暴露,此次的剿灭便是一锅端的全部剿灭,因之所得的功劳着实够大。

    “然后四个零的死也能推到叛军身上……”

    陆苏安转过身,看向灰头土脸的雾凝裳,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雾凝松?他个蠢货想不到如此一箭三雕的计划!

    就是一箭三雕!因为陆苏安也是其中一雕。

    四零、断虎等人是被他点成了黄金雕像,四零用来代替真身的假货也是死在他的手上,他就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犯此大罪,他若不想逃离无仙国,就只有受知晓“真相”的雾凝裳的胁迫式庇护。

    雾凝裳回以微笑,而随着她的微笑的露出,是她的兼职护卫的随从杀向叛军基地。

    她的身边再无一个护卫!

    雾凝松身边的护卫一个不少,一个未动,是雾凝松不敢让他们动。

    雾凝松很害怕,怕得明知将有大功落到他的头上,他的脸上也找不见得意或者笑容。

    雾凝松从未如此害怕过,即使是刚才的恐惧也不及此刻的害怕浓重。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雾凝松想不通害怕因何而来,因何而起。

    陆苏安看出了他的害怕,灵光一闪,轻叹说道:“好一个一箭四雕!”

    一除四零,二得功劳,三获陆苏安,四杀雾凝松。

    以雾凝裳的能力和手段,哪甘心屈居人后?以她的气魄和野心,哪甘心一直辅佐蠢货?

    雾凝松就必须死。

    无仙国的开国君主必然是惊天动地的人物,身上流着他的血脉,雾凝松再蠢,临近死亡了也会有血脉带来的冥冥感应。

    所以雾凝松才会有那般浓重的害怕,所以才会有陆苏安看出并点出,所以雾凝松反而平静了下来。

    “姐,非杀我不可吗?”语气平静,语调平静,雾凝松的眼神表情都很平静。

    “非是非杀不可,是为非死不可。”微笑不变,平和不改,雾凝裳似若在看已死之人。

    “就因为我以前做的那些事?”雾凝松自问自答:“也对!我好歹是无仙国的皇族,却和外边的修士有所勾结,间接害死了承禹之,我对不起老祖宗,对不起无仙国,确实非死不可。”

    承禹之的死属于自愿赴死,毕竟他本就快要老死了,自是愿意临死之前帮着无仙国除一外敌外加肃清内部。

    但若无仙国只有外敌,内部没有那么多的虫子和狗贼,承禹之是用不着选择赴死的,他完全可以在无仙国之外以修为境界高深的修士的身份为无仙国铲除外敌。

    而那虫子和狗贼的多就和雾凝松有些关系,是他为了一些利益为了一些享受,有和修真世界的某些门派和势力做着交易,变相的为他们大开了门路。

    其实有做类似事情的人不止一个雾凝松,其实这些人本心上是不曾想过叛出无仙国的。

    就比如雾凝松。

    雾凝松是典型的皇族,够骄傲够得意也够有野心,同时他也清楚,他的骄傲和得意是无仙国的开国君主的血脉带给他的,他以那份血脉为荣,就不可能做出有辱那份血脉的事情。

    叛出无仙国无疑就是最为辱没那份血脉的事情,雾凝裳不可能去做,也绝对不会去做。

    与修真世界的门派和势力做交易的事情,原本不算有辱那份血脉的事情,因为无仙国本就不是闭关锁国的国度,朝廷和官府也都有与外界做各种商业贸易上的来往。

    可凡事有个度不是?过了那个度,性质就不一样了。

    雾凝松就有有意无意的过了那个度,此时此刻的他也觉着自己在很多地方过了那个度。

    而且此时此刻的他也意识到了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即他非死不可的原因。

    ——他过了那个度的很多地方是能被人当成把柄要挟的,一旦那样的要挟的出现,他只要贪个生怕个死,便会为无仙国带来无尽的麻烦乃至是灾难。

    “还有就是……”

    雾凝松的愚蠢掩去了他的智慧,明知必死之后,他的智慧盖过了他的愚蠢。

    “姐,四零的死,你就说他是被我害死的。”

    雾凝松不想死,可他必须死,既然必须去死,他选择以自己的死为雾凝裳铺路,于是他用飞刀杀死了自己。

    飞刀是四零的飞刀,确切的讲是四零曾经送出的飞刀,自然不是送给雾凝松,是送给了别人,雾凝松机缘巧合的再从别人那里得来。

    雾凝松死了,他的随从也死了,因为他是用的炸开飞刀的方式杀死的自己,就有多余的炸出的飞针波及他的随从。

    雾凝裳自始至终没有阻止,微笑的看着,但她八米的气场骤然扩大到十八米,由此可知她的心间未必有在微笑。

    陆苏安是懒得阻止,也不想阻止。

    不谈雾凝松与修真世界的门派和势力勾结一事,单单一个谋害一心为了无仙国的四零,雾凝松他就该死。

    雾凝裳呢?之前的平和都是虚假,此时的微笑也是虚假,虚假之下的她,难道真的只有勃勃野心和邪道歪门?

    陆苏安看着她,看不透她。

    雾凝裳在某一刻看向了他,收敛气场,收敛微笑,抱拳揖首,一揖到底。

    她是在无声的感谢,可她为何感谢?陆苏安端是愕然,顿觉莫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