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八十五章 奇异力量绕金钱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陆苏安真不介意为游妮旎遮风挡雨,也不介意中了承禹之的算计,只要游妮旎拜他为师,一切的一切都好说。

    慕容王氏尴尬说道:“老爹,这个事不容易,因为……因为小泥人儿对你有成见。”

    陆苏安也能猜到游妮旎的成见是怎么来的,而要消除游妮旎的成见,与慕容凤姑去到六扇门那边登记是个办法。

    可惜慕容凤姑不是他的菜……

    “要不这样,你先拜我为师,等你拜了我为师,再想办法劝说油腻腻。”

    这倒是个办法,典型的迂回战术。

    慕容王氏摇头不干,老爹是老爹,师父是师父,两者是不同的。

    陆苏安苦笑,收徒之旅真不容易,他可是主角,纳头便拜才是他的标配,一个二个的都做拒绝是不对滴。

    慕容王氏似有所觉,转移话题道:“老爹,我哥说那什么骧真子的储物袋,要等他做好了衣服再给你。”

    骧真子的储物袋就是殒岭老祖从骧真子的身上摘走的那个储物袋,后来殒岭老祖为了讨好陆苏安,将那个储物袋送给了王慕容,借此请求王慕容将自己的一个储物袋转交给了陆苏安。

    储物袋这种东西与乾坤袋不同,乾坤袋是一旦认了主,除非其主人身亡,否则是没有办法夺走的,储物袋则是只要修为境界比对方高就能夺过易主。

    骧真子是熟知此中道理的,挂在腰间明显处的储物袋也就没有装多少值钱的东西。

    但值不值钱是相对的,至少以乘渊宗的富裕,骧真子的那个储物袋里头装着不少的值钱物件。

    王慕容不贪图那些物件,毕竟是他阻止了陆苏安洗劫搜刮乘渊宗的内门之地,他有必要补偿陆苏安,可他需要用到那些物件。

    棉滚滚的衣服不是那么好做的,尤其是陆苏安拿出了雷浣布缝制的衣服做那主料。

    雷浣布太过稀少,都拿它做了主要布料了,就不能在其他的用料上吝啬了。

    陆苏安是知道这个事情的,甚至就是殒岭老祖的那个储物袋,他也拿出了几样好东西做添头。

    殒岭老祖比起骧真子更显富裕,不过他拿出的那个储物袋装的东西总共不到十样,可是那十样东西的每一样都抵得过骧真子那个储物袋的所有东西的价值。

    只是那些东西多是珍贵的未曾加工过的材料,陆苏安暂时用不上,他留下的就是当中的两样成了型的法宝。

    都不是攻击所用的法宝,却是相当有意思的法宝。

    一样法宝是个仙舞葫芦,是拔掉葫芦塞就有类似投影的光亮从葫芦口照出,而后于那光亮之中投影出曼妙的仙舞?

    怎么可能!那种张牙舞爪的舞姿配上丑不拉几的人形,也好意思叫“仙舞”?叫它“鬼舞”还差不多!

    “老爹,这鬼舞怕是有些名堂。”

    陆苏安是见多识广,可那是在小说电视等等里边的见识,真正的仙侠世界的见识比不过慕容王氏。

    当然了,陆苏安也觉得仙舞葫芦的鬼舞式仙舞有些名堂,就是看不出它的名堂在什么地方。

    “像身法啊老爹!”慕容王氏指着舞动的鬼物式仙影,说道:“你看它的这个动作像不像是在躲避攻击?还有这个动作像极了是在错身绕背。”

    身法归属在武技范畴,是对敌之时十分有用的手段。

    “就是层次有点低。”

    不怪陆苏安觉着层次的,着实是层次若是足够,长生宝鉴早早的就该跳出来闹幺蛾子了。

    长生宝鉴对此仙舞没有半点的反应,很是说明仙舞的动作之间所隐藏的身法的层次不高。

    “这还不高?”

    “当然不高,都比不上卖蛋糕的的。”

    慕容王氏是知道的,小的时候她还找过祝莫忧求学。

    “没学到是不是?”陆苏安讥讽两声,“敝帚自珍的家伙!”

    也只有陆苏安有资格说祝莫忧家传的乃是自珍敝帚,慕容王氏想了想的也知道他的资格来自何处。

    《魔龙伏仙录》在陆苏安的面前都是拿到手过后,不到半个小时就学会了当中一式,而且还在学会的同时就做了改良改进,这样的他,眼界自是高得惊人。

    慕容王氏对《魔龙伏仙录》没有兴趣,已然不是小孩子的她也没有了学习的兴致,她有想法的是另外一个事情。

    “老爹,要不找机会教教你外孙?”

    到底是疼爱自家宝贝的母亲,有什么好事都是优先想到自家的孩儿。

    陆苏安大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之感,急忙点头:“好好好!教,我教!不用找什么机会,现在就去教!”

    陆苏安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余叨的家,余叨的家是栋自带院子的两层小洋楼。

    余叨去了老张猫馆那边,李谨言肯定是跟着去了的,余兮鸣回了问题人士安置中心,游妮旎回营了。

    游妮旎回的还不是驻扎在丰裕镇的玄甲军临时营地,她是回玄甲军的大本营虎贲营。

    慕容小文和白小袄以及棉滚滚是来了余叨家的,她们三个是在二楼的露台鼓捣那里的小小花台。

    说小也不小,那里的花台能种好些花花草草,余叨原先也有在那里种些蒜苗、小葱和藿香之类。

    现在那些东西被挖到了花盆栽种,小小花台被以白小袄为首的三个小家伙征用了。

    她们要在花台里边种花,名为“雾炎花”的花。

    白小袄受不了余叨老拿棉滚滚毁了他的雾炎花说事,得知陆苏安那里有雾炎花的花种,就讨来了准备种下。

    三个小家伙都在忙碌,有点种植花草经验的慕容小文还时不时的出言纠错。

    “老爹,以后再教吧,今天就算了,难得文文这么开心。”

    慕容小文确实很开心,小姑娘的脸上的笑容清新而自然,一点也不羞羞怯怯,而且纠正白小袄和棉滚滚错误地方的时候的声音也不是嗡嗡若蚊的小小声音,陆苏安远远的都能听得见。

    “的确不适合今天教,改天找个机会……”话到一半,陆苏安指了指慕容小文,问慕容王氏:“她那么害羞,怎么帮人剪头发?”

    剪头发是要见人的,且见到的大多是不熟悉的人。

    “见人是要见人,却不见得非要文文亲自动手啊!文文有帮手的。”

    这么说慕容小文还是大师傅,手底下还有学徒了?稀罕稀罕。

    陆苏安留下的另外一样法宝也是稀罕事物,因为它能点物成金。

    甭管是木头还是纸张,哪怕是罕见鱼种的鱼,只要被它一个碰触就能变成金属质地。

    “就是有点耗费法力。”

    那样事物是点金仙笔,毛笔的模样,不知名的兽毛制作的笔头。

    点金仙笔的笔头沾不住墨水,是以法力度入笔杆,仙笔笔头自动生墨润墨,而后每每一个点金,笔头所生之墨就会耗尽,若想再来点笔成金,就得重新度入法力。

    耗费法力是必然。

    耗费法力点物成金的金不见得是金灿灿的黄金,反而黄金是点金仙笔能够点出的最低层次的金属。

    “就是点出的金属是暂时性的……”

    如果是永久性的,陆苏安靠着这一支点金仙笔就能富甲一方,暂时性的嘛~~,拿来骗人是最为常见的用法。

    而有点出的黄金在面前,陆苏安就想到了连渣滓都不剩的金器,就又把破字小剑摸了出来。

    陆苏安早已气过了,不会再拿破字小剑出气。

    慕容王氏是第一次瞧见破字小剑,剑上的“破”和“剑”将她逗得乐得不行,只不过当她捏过一看,神色渐渐郑重而严肃。

    破字小剑是柄好剑,反正慕容王氏从未见过比它还好的剑。

    “而且这东西貌似是仿照斩舰刀炼制的……”

    承禹之也有仿照斩舰刀炼制的刀具,也就是他以刀神的方式出场的时候环绕他好几圈的那些宝刀。

    然而那样的仿制只是仿制外形,构造结构之类是相差甚大的。

    陆苏安的破字小剑不同,结构和构造都仿照了斩舰刀,即便只仿照了斩舰刀仙侠法宝那一半。

    自然不是完全仿照,当中也有掺杂其他的炼器手法。

    慕容王氏几个细看,忍不住问道:“老爹,你不会真是承禹之的师弟吧?”

    破字小剑是陆苏安的师父炼制的,雷浣布的衣服也是他的师父的,一个仿照了斩舰刀的结构构造,一个能防御无仙国的毒电……

    “承禹之肯定不是我的师兄,不过我的师父应该来过无仙国。”

    陆苏安不想提不知跑到何处逍遥的师父,他在琢磨如何令破字小剑彻底的焕然一新。

    “它吞了黄金,金色的剑锷就变新了,会不会吞了白银,白色的剑刃就也变新了?还有剑身上红色的纹路,莫非是要用红铜?”

    白银,陆苏安有,银元不就是白银铸造的?

    红铜是纯铜,铜钱里面有铜。

    见着陆苏安取出了银元和铜钱,慕容王氏笑了笑的说道:“老爹呀!铸钱的金银铜和平常用的金银铜是不一样的。”

    不一样,大不一样!

    陆苏安以前没有发现,此刻得了慕容王氏的提醒,再看铜钱、银元以及再取出的金环之时,眯眼间发现其上有股奇异的力量的萦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