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八十一章 广告小圆扇的威力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慕容小文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她这个小姑娘是绝对的素食主义者,鱼丸这种东西她是不吃的,甚至就是溅了红汤锅的油花的清汤锅煮出来的素菜她也不会吃。

    赵阿婆是知道慕容小文的素食坚持的,专门为她端了一个素汤小锅,也亲自为她挑了几样洗菜切菜之时不曾沾染丁点荤腥的素菜。

    棉滚滚强求不来,慕容小文不吃,它就自己吃,不过吃着吃着它就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几乎桌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它的身上。

    白小袄的目光也有落到它的身上。

    “滚滚,吃鱼要吐刺的,吃排骨也要吐骨头的。”

    原来红汤锅里煮的黄辣丁和海兽排骨,棉滚滚是偷偷捞起蘸碟过后就往棉团里边送,几送几送,却没有吐出半根刺和半块骨头。

    棉滚滚偷人家的蜂蜜吃的时候,一不小心吃到趴在蜂巢上的蜜蜂,都知道事后吐出蜂针蜂翅,自然知晓应当吐刺吐骨头。

    它这是条件反射,或者说当初在深山老林的生活经历还对它有着影响。

    棉滚滚是精怪,可它这种精怪战力低得连野猫野狗都打不过,就是蜜蜂一多,它也招架不住,于山间行动就得小心翼翼的,哪敢吃了东西就吐刺吐骨头?也不怕一不留神就招来了动物的觊觎。

    “所以你连夹菜都是偷偷摸摸的?”陆苏安透过慕容小文的翻译,知晓了这些,摸了摸棉滚滚的软软棉花,柔声说道:“你现在可是我的二徒弟,有我做你的靠山,我看谁敢觊觎你。”

    陆苏安刚要说“放心大胆的夹菜吐刺儿”,余叨就打他的脸。

    “二滚,你欠我的雾炎花还没还呢!我也不要你卖棉花还钱,你帮我打工,到老张叔的猫馆打工,打够半年,我们就两清了。”

    棉滚滚够萌,辅以老张猫馆的萌萌喵咪,集体卖个半年的萌,不愁挽不回生意。

    白小袄严词反对:“你敢要求滚滚帮你打工,我就敢告你非法使用童工!”

    棉滚滚算童工?好吧!就它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好奇又什么都害怕的风格,与孩童的差别不大,要它打工真还是个童工。

    余叨思维敏捷,换一种说法:“那就当吉祥物,当吉祥物不是打工,就算不上童工不童工的。”

    让棉滚滚当吉祥物的办法是可行的。

    “只是不是现在,得等到凤姑他们做好了它的衣服,才是它扮吉祥物的最好时候,而且到时候老张的猫馆也可以附带着的卖它的周边,像什么毛绒玩具、贴子挂件之类。”

    陆苏安也不贪心,只要相应获利的三成。

    余叨不开心:“老师,还要什么获利啊!阿喵是自家人。”

    亲兄弟都还明算账的好不!陆苏安说道:“再说获利的三成又不是我要,是你二师弟该得的劳务费、肖像使用费等等费用。”

    余兮鸣间歇性的清醒:“有搞头?”

    陆苏安咧嘴一笑:“搞头大了!”

    大熊猫一出,动物园里谁与争锋?没有!一个都能打的都没有!

    棉滚滚穿上大熊猫式样的布偶装,本身就萌的它再来卖萌,挽回老张猫馆的生意是小菜一碟,引发轰动,造成进个猫馆都得排半天的队才叫正常。

    “这么夸张?”

    “夸张就对了!”

    也不看看地球那边出国的大熊猫引发的轰动效应和拥挤场面,在这边不说全如那边,有个十分之一的效果就足以令老张叔赚钱赚得睡觉都会笑醒。

    “当然了,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小阿喵,你拜我为师,我教你几手厉害的。”

    铺垫那么长,便是为了收阿喵为徒,陆苏安也是够下功夫的。

    阿喵扭扭捏捏的还没说话,余叨替她说道:“老师,阿喵还要忙着考大学,没时间拜师。”

    无仙国也有大学?无仙国不仅有大学,中学小学照样都有,除此之外还有人数稀少的太学。

    “太学?”陆苏安不懂:“太学是教什么的?”

    游妮旎声音冷淡的说道:“太学是教太子的。”

    确切的说,太学是教准太子的。

    “无仙国的君主之位的继承不是传统的父离子继,是比较复杂的从皇族乃至皇族近亲的子弟当中挑人继承。”慕容王氏为游妮旎做解释,“被挑选出来的人都是准太子,准太子就是在太学接受教育教导,然后待时机成熟就跑出来攒功劳、拉人气。”

    陆苏安微微一愣,微微讶然:“这么说,刚刚那个家伙还是准太子?”

    慕容王氏摇头:“不是。”

    雾忻棠并非准太子,他是欲借丰裕镇之旅谋得准太子的身份,而后进入太学,接受正规的太子教育,再来谋划君主之位。

    “没想到还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人!”

    不走寻常路又如何?不走寻常路的雾忻棠惹了陆苏安和游妮旎,或许还能硬着头皮的在丰裕镇待下去,可想要再在这里攒功劳、拉人气就不太可能了。

    “我也认为他不会离开丰裕镇。”

    提出如此说法的人是赵阿婆,她有她的见解。

    “丰裕镇暂时还是整个无仙国的舆论关注的中心和重点,在这里能有更高的曝光率,去了别的地方,同样大的事情,收获的关注可远远不及。”

    雾忻棠的的确确不想离开丰裕镇,不仅是舆论关注的强度远高于别的地方的原因,还有在丰裕镇能够更容易的遇到叛军的缘故。

    叛军不见得是叛国之军,也可以是反叛皇族的人士。

    无论叛军具体是哪种,雾忻棠只要抓住三五个,因之而得的功劳就大了,他想要的名气自然也就有了。

    为了引出叛军,雾忻棠也是非常之狠,直接拿自己当诱饵。

    “这样也算是诱饵?”

    “当然算诱饵,只不过他当我们是傻子。”

    雾忻棠又没有受虐的嗜好,断然不可能舍了生死的当那诱饵,因此他当的诱饵就明里暗里有好些随从跟随着保护着。

    可惜他的随从的演技不过关,早早的就暴露了各自的身份。

    其实也不算是演技的不过关,而是他们的对上比他们高明老道,一眼就瞧出了他们的身份罢了。

    “那我们还按原计划行事?”

    “废话!我们来都来了,不行事不就白白做了布置吗?”

    藏纳在丰裕镇的狐鼠也不见得都是叛军,当中不乏有着与雾忻棠一眼的野心的皇族的手下,还有就是逃过一劫的虫子和狗贼。

    真还有逃过一劫的虫子和狗贼!

    打着无仙国的主意的修真门派和势力不要太多,其中也有的是不曾与乘渊宗有过联络和勾结的类型。

    这般类型的虫子和狗贼里边就有不少事先不知道承禹之会投靠乘渊宗,就傻乎乎的跑去海边看承禹之的收徒,随后就陷入了戮神刀阵,再被送到幸存者的第五胃之中。

    他们当中有人在那个时候忍不住的暴露了行踪和身份,也有人城府极深,成功的熬到了“重见天日”。

    前者无一例外都死了,死在了混在镇民里头的各路高手的手上;后者基本上都好好的活着,活着的见识了承禹之的大戏和无仙国的肃清。

    实际上活着的后者鲜有不害怕的,着实是承禹之的大戏的手笔太大,无仙国一方的配合也堪称太狠。

    别的不说,就说那些为了保密而自裁自刎的狠人,他们的狠是吓到了很多侥幸逃过一劫的虫子和狗贼的,吓得那些虫子和狗贼有了离开无仙国的想法。

    可是无缘无故的离开形同战时当了逃兵,逃离了无仙国,他们回去也得遭受惩处。

    为此,他们需要不得不离开无仙国的借口以及斩获一定的功劳。

    暗中挑起无仙国的皇族与无仙国的叛军的战争,这功劳够大,而有了那等挑拨,也确实不能再在无仙国待下去了。

    “成败在此一举,因而谁也不能退缩!”

    “该有的布置都布置好了,现在不是退缩不退缩的问题,是那个叫‘雾忻棠’的皇族入不入套。”

    雾忻棠的智慧比不上能在无仙国潜伏几年乃至几十年而不暴露的人,入套便成必然。

    套是连环套,称不上多么精妙,然则效用无穷。

    有人在说雾忻棠的坏话,有人在讥讽他这个皇族简直是在丢皇族的脸,也有人说他在陆苏安面前被吓得尿了裤子……

    各种各样的街旁闲言和巷尾碎语,一点一点积攒雾忻棠的怒气,一点一点堆砌他的愤怒。

    雾忻棠是皇族,是想要当无仙国的君主的人,心高气傲、志比天高,哪能受得了街头混混的污蔑奚落?

    好在雾忻棠还记得此来丰裕镇的目的,也记得此刻的诱饵任务,没有一个生气就将那些真流里流气的混混一顿收拾。

    但是他是真的生气啊!气得要死的气。

    凑巧,一把写着“还担心宝宝尿裤子吗?赶紧购买馨堂纸尿裤吧!”的广告小圆扇映入眼帘。

    “馨堂,忻棠?!!”雾忻棠眼中怒火似若清晰可见,“你们给我死!”

    雾忻棠一脚踩中那把广告小圆扇,一踩就踩了个地裂屋崩。
小说推荐